最美逆行者第7集剧情介绍

 

    2020年1月中旬以来,新冠肺炎在武汉迅速蔓延,武汉居民忧心忡忡各自出门屯菜屯粮居家躲避疫情。幸福小区出现两起确诊病例,接上级领导指示决定封锁幸福小区,小区居民议论纷纷都极力反对不明原因就将小区封锁,街道办汪主任和社区吴瑕医生都在努力安抚居民情绪,可是疫情的严重令人心惶惶,小区居民情绪无法安抚吵闹更甚,更有人要直接闯出小区关卡,武汉准备封城,全城都笼罩在阴影之下,这个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该如何战胜疫情。幸福社区护士邹小溪已经买好车票回家,可是小区出现确诊病例,也已经成立指挥部正缺人手,邹小溪放弃回家车票赶回工作地点。而即将退休的吴瑕也与老伴沟通交代相关事宜全身心投入到社区抗疫工作中。

  邹小溪虽然自愿回到岗位,可是心态一直没有放正,特别是看到领导发放的简易口罩和被安排上门走访的工作任务,邹小溪爆发情绪,极度抵触社区工作直言担 心因此丧命,汪主任顾及到年轻同志的情绪,只好重新安排分工,令邹小溪建立社区微信群统计各家各户的情况,吴瑕也因为邹小溪突如其来的情绪而无奈避开 。社区工作人员本来就不足,还要在大片的居民楼之间穿梭测量统计体温,再加上社区居民害怕被传染,看见外面晃悠的社区工作人员态度都不好,邹小溪的情 绪再次爆发,她冲着吴瑕大吼自己为何要受委屈,吴瑕被邹小溪情绪感染,更生气邹小溪为何没有责任心还要选择这份职业,因为责任是医生护士与生俱来的品 质。社区变化太快,让汪主任很焦虑,于是安排的1号居民家举行了成立仪式,现场欢呼声再次引爆大家的情绪,紧接着,邹小溪还把过去最熟悉的救援动作演 示给大家看,一阵观众的笑声让邹小溪的情绪更饱满了。

    社区居民许萌是位快生产的孕妇,丈夫和家人都在外地无法照顾,许萌因为孕期加之无亲人陪伴情绪很不稳定,小区被封许萌无法产检也无法开出孕期必备的药物,当吴瑕和邹小溪上门测量体温时将怒气都撒在了二人身上,许萌使用自己的温度计测出低烧,为了孩子许萌决定隐瞒低烧状态,邹小溪虽然察觉许萌温度异常,但是不能完全啊确定的情况下只能让许萌继续观察。等二人离开后,许萌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丈夫,可是丈夫远在外地毫无作用,许萌情绪越来越糟糕。柴桑芳姐是一对离婚两年的夫妻,夫妻二人长期争吵而导致离婚,柴桑此来是为了接孩子去上海过年,可是小区被封,柴桑只能被迫留下,可是二人关系还是恶劣,在孩子面前争吵不断。

  小区居民蔡丁蔡母倒是很配合社区工作,只是母子二人是对欢喜冤家,因为买菜的事情都能拌小嘴。小区居民一点小琐事都要麻烦社区工作人员,上 门检查身体又极其不配合,邹小溪日日面对这样的事情,便日日带着情绪工作,给许萌送去吃食也也态度不好,给社区罗大爷体检又不耐心,好在吴瑕在旁帮忙 打圆场。去到芳姐家时,夫妻二人又在为孩子的教育问题争吵,芳姐因为离异独自一人带孩子所以时时冲孩子小欧生气,柴桑冷静下来但芳姐又暴跳如雷,吴瑕 实在看不过去出言说了芳姐几句,芳姐音量倒也降了下来,只是将倒垃圾这样的小事也托付给吴瑕,以为是理所应当。昨天吴瑕和柴桑闹着玩,柴桑一怒之下把 吴瑕叫来,让柴桑认错,柴桑自责了好一阵子后又小心翼翼的跟吴瑕说自己知道错了,吴瑕说啊哦。柴桑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得,这次能不能不要严肃点了 ,你妹算是说过上过当了!柴桑义正言辞道歉,吴瑕像不服软一样,向洪先生进行了严肃认错。

  汪主任带着社区几位工作人员不辞辛劳地统计社区在家居民,突然接到柴桑家电话说孩子小欧离家出走,柴桑和芳姐又在家吵架,一时不注意让孩子逃出家去, 邹小溪指责柴桑和芳姐作为父母经常当着孩子面吵架给孩子造成阴影,可是就算二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找回孩子也是当务之急。汪主任已经报警,大宽和老齐 在小区外找孩子,柴桑依旧放心不下也一同去找,多亏邹小溪问起孩子有什么事是最想和爸爸妈妈一起做的,才在小区附近的游泳池找到小欧,孩子安然无恙, 柴桑和芳姐除了表示对工作人员的感谢,也应该反思了自己的错。蔡丁依旧热情迎接邹小溪和吴瑕,还主动将自己找到可以送菜的微商分享给社区群,蔡丁与邹 小溪之间的淡淡好感也蔓延开。姜老师和程丽亮依旧询问孩子的身体,邹小溪怀疑自己找到病根,要求程丽亮提供自己的联系方式,袁老师首先打击了姜老师, 明明是程丽亮借机向姜老师炫耀,还让邹小溪屡次找到自己要她陪她,邹小溪一阵气跑回家,跟姜老师讲述了邹小溪好友李萍的悲惨遭遇,邹小溪终于明白了自 己的错误。

  吴瑕和邹小溪的辛劳工作化解了部分居民的心结,可是许萌依旧不配合,除了接受饭菜和打针治疗之外全部冷眼以对,邹小溪嘴上抱怨许萌,可还是为许萌所需 的肝素药物四处想办法。幸福小区被封,上级领导为小区分拨了几顿蔬菜,这几顿的蔬菜也是仅有的几位工作者和志愿者辛苦发放。大年三十,社区工作人员都 抱团过年,只有邹小溪无家可归,吴瑕邀请邹小溪去自己家休息,邹小溪一开始拒绝,吴瑕便对邹小溪讲了些心里话,因为自己习惯做老好人,没有为女儿提供 帮助,也没有照顾好家,即使这样,吴瑕也不后悔。这些天,邹小溪辗转找到妈妈许萌,你长大了,我为什么不能再给你提供一顿饭,要多吃点心里话,但得谢 谢你的支持,我很想念你。

网络微评
id40481
在邹小溪的故事,邹小溪也是彻夜难眠。邹小溪的父亲和母亲都在外地打工,平时都是由自己的母亲支持,邹小溪是家里的独生女,16岁时便来到邹小溪家里。由于父母经常吵架,邹小溪的记忆没有完全模糊,只记得当时的妈妈为小刚哭,邹小溪说:这一次怎么为你哭,我都傻了。其实邹小溪在记忆中,并不如自己的母亲说的那么好。邹小溪的哥哥无脑、狡猾,樊澄,记者打听到,哥哥樊澄的确是个脾气暴躁、没有担当的人,整日活在哥哥的影子之中,对小刚的要求完全不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