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剧情介绍

13-18集

我,喜欢你第13集剧情介绍

  卖菜的小伙子一看是经常买菜的顾胜男,那这袋菜肯定是按不了原价卖,根据以往邻摊别的大姐所传授的经验。小伙子有胆有识,直接说这袋子鸭蛋质量好价值高正宗的高邮鸭蛋,并给顾胜男按进价算,讹谁也不能讹顾胜男。顾胜男完全不吃这一套,随手搬了把凳子就坐在了菜摊面前,拿出一个小黑盒子开始对着小伙子扫描。小伙子说自己良心卖家,小盒子滴滴响,原来这是一个简便的测谎仪,也不知道顾胜男从哪里就变出来这么一样东西。顾胜男问进价多少,小伙子答四块八,测谎仪响,面子挂不住小伙子说的更低了些,测谎仪还响,顾胜男用戏谑的眼神打量着小伙子,这下面子可真的就挂不住了。顾胜男又追问几句,测谎仪还是响个不停,小伙子只好破罐子破摔,其实这鸭蛋质量一般也不是什么正宗高邮货。顾胜男最终击败敌方心理防线,以三块五的最低价拿下了六个咸鸭蛋。

  路晋在一旁看着这有趣却意义不大的价格上的计较,看着顾胜男以完胜姿态扫码付款走人,默默做着善后。整个菜场里,前面走着测谎扫码的顾胜男,顾胜男砍了别人多少差价,路晋就跟在后面再扫一遍给菜摊老板补回来,买鸭蛋的小伙子谢谢了这位大叔,路晋听到大叔脸上表情馊了不少。

  买完菜回来夜晚降临,'承德里'的楼梯灯感应到声响明亮起来,亮着阔气的十个灯泡。路晋顾胜男站在门口都没有要进去的意思,等待灯光暗灭,唇齿相依之时,顾胜男的测谎仪仿佛也很激动,突然的滴滴声炸破长空。两人这个整理那个整理,消磨完中间漫长的亮灯时间。情绪再起之时,张大爷咳嗽着自楼角上来,夸奖着路晋修的灯真好。

  亲密被打断,两人只好道别晚安各回各家,302的顾胜男对着小乌龟问着你喜欢我吗,303的路晋对着收藏的顾氏汤匙说我喜欢你。一遍又一遍,她问着他答着。听不见却又听得见,幸福萦绕暖灯照亮的夜。

  郑董事长的午餐要开始了,顾胜男一道道精心准备,终于到最后一道红酒烩松露时,顾胜男要亲自为郑董事长介绍,可打开餐盘一看,是一道糟糕至极的菜。食材依然是松露,可是未经过加工,和一堆烂菜叶子摆在一起。不知什么原因菜品竟然被人换了,顾胜男急忙否认,餐桌上的路晋一心维护她,吩咐沈经理撤走,黎曼却把菜品转过来细细为郑董事长解释了一翻。这道菜的寓意也十分糟糕,暗指顾胜男对收购酒店不满以此泄愤。郑董事长对她本就不算喜欢,如今她百口莫辩。

  后厨所有厨师一起讨论刚才发生的事情,余师傅言语直指顾胜男,说顾胜男肯定和当初1123有过节,接着1123就来后厨找顾胜男。路晋安抚顾胜男回家休息,叫来顾胜男的小跟班大喇叭,问了两句接着找来余师傅。一句诈一句的紧追快赶步步紧逼,问题应接不暇,最后的余师傅气急败坏的大喊着承认自己换了顾胜男的菜。可一切到头来只是路晋瞎编,真正真实有效的却是刚才程子谦在旁边录音下来的话,话里余师傅言之凿凿承认自己的罪行。兵不厌诈正是这个道理,余师傅要走人了。

  查明真相的路晋来找顾胜男报喜,正好碰见她下楼,原来时徐招娣和老舅为她打抱不平直接跑到松桥壹号门口大喊大叫去了。这种行为可一点都不礼貌,也不利于郑董事长对她本来就不好的印象。好消息只得作罢,日后再表。

  松桥壹号,路晋分开两拨人的寒风中无意义的争执,和妈妈好好说明事情缘由,最后妈妈决定请顾胜男吃一顿饭,好好解释清楚的好。正是当上主厨的顾胜男干劲十足,整个后厨变得热火朝天。

  全安高定工作室里,孟新杰来完成上次说好的交易,老舅帮孟新杰追徐招娣,孟新杰给老舅他们公司服装所需的订单,两全其美、各取所需。话音未落孟新杰突然激动,问起来徐招娣身边帅哥的事情,尤其是那天从商场里出来的外国人。

  另一边的酒吧夜店,徐招娣江湖救急打来电话,要老舅来接他,她和德国人还不到要一起回家的地步,关键时候还是老舅这个亲闺蜜靠得住。出了酒吧大门,老舅一身西装墨镜,带着东北口音就开着跑车停在面前。

我,喜欢你第14集剧情介绍

  徐招娣看上那个德国的混血儿,顾胜男马上要和路晋妈妈吃饭,左右都是要参谋的事情,深夜日料店里,老舅和顾胜男徐招娣开始有商有量。说到吃饭着装,老舅又要开始为顾胜男量身定制,顾胜男赶忙说只是个便饭,老舅只得作罢。

  由于路晋那天真相大白的喜讯没有来得及告诉顾胜男,导致她一直以为是程子谦帮他洗刷冤屈的,这天一路坐车过来准备赴宴,全程捧着蛋糕,路晋在一旁看的眼馋,顾胜男的手艺她什么都很期待,结果到了酒店这盒蛋糕却直直送给程子谦办公室了。

  路晋想着顾胜男给他细细讲解的选材用料和制作手法,什么蛋糕胚是含量精确到百分数的黑巧克力做的,又或者是冻了七个小时的生巧克力,甚至是手筛的抹茶粉。这些东西现在已经没有味道,都是酸溜溜的醋在路晋这里发酵。

  来到酒店,顾胜男一想到待会儿要和路晋妈妈吃饭,紧张的要去厕所,放路晋一个人先进去,毕竟迟到不礼貌。

  当她再次进来,许多领导围着餐台坐着,这场景可和说的一点也不一样,这顿饭里原本只应该有她和路晋以及路晋的妈妈,如今一大群人乌泱泱坐在这里。她的座位被安排在角落,和路晋隔着一个黎曼,另一边还有一个程子谦,刚送完蛋糕此刻转眼又见面了。

  郑董事长向大家介绍起顾胜男的厨艺,兴致所至提议让她现场做一道菜,当着这么多人,还因为路晋,顾胜男不好拒绝,接过厨师手中的刀铲工具,黎曼还好心的提醒她把围裙系好,小心衣服弄脏了。这样看起来顾胜男更像是一个只来做菜的,顾胜男深吸一口气专心于食材。郑董事长却高举酒杯开始和众多合作伙伴祝酒,路晋气恼,让黎曼也去露露手艺,郑董事长却阻拦,她说黎总的身份不合适。那顾胜男的身份就合适吗,路晋脱了外套,自己上去拿起了刀铲。顾胜男实在是受不了这份委屈,这根本就是羞辱,她强忍眼泪径直离开。路晋甩了所有人的面子也跟上去。

  出租车里顾胜男再也忍不住委屈,止不住的抽泣。到了'承德里',她散漫无目的的走着,身后人影闪过,诡异的气氛吓回去眼泪。她回头看见醉醺醺的余师傅提着个酒瓶子,摇摇晃晃的在她眼前。余师傅嘴里怨声载道,都是因为顾胜男、都是因为路晋程子谦,这几个人合起伙来算计她,丢了工作后日子别提有多艰难,他扬手一酒瓶就砸,可砸在了路晋的脑袋上,路晋从背后抱住顾胜男,护住了小小的委屈的她。这是路晋脑袋第二次被酒瓶砸到,又恰好两次都是因为顾胜男。上次是倒霉,这次则不一样,这次是因为他爱顾胜男。

  而昏暗的长巷子里,顾胜男这次大大方方的亲吻了路晋,不顾及旁人的拥抱他。

  徐招娣的订单又拿下一笔,与德国人更是相谈甚欢,正是事业爱情同步发展的时候,今天和同事们一起聚餐庆祝,孟新杰躲在车里偷偷看着餐馆里的徐招娣,正好看见徐招娣撩拨的那个德国人停车也进了餐馆,这要不是找徐招娣他能把这家餐馆吃了。他一边说着自己像个变态跟踪狂,一边藏在车底,躲进了德国混血儿看不见的修车工一般的角落。

  转天孟新杰的印尼语课迟到了,他正着急往小课堂的地方赶,碰见了在和德国混血吃饭约会的徐招娣,这节课他八成是去不了了。一路跟着德国人来到洗手间,听他说要去什么酒店,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这个人刚还跟徐招娣说要去开会,孟新杰悄悄的跟着,最后发消息给徐招娣,指引她去找她所谓的完美情人。

  徐招娣敲开酒店房间的门,开门的是女人,徐招娣进去,发现一群漂亮姿色的女人围着那个德国混血,热情又风骚。这次应了孟新杰的话,这德国人就是个骗子,就是个火坑,最可笑的是她还开开心心的往里跳了。真是看走了眼。

  徐招娣气不过,外加德国人不尊重的上前挑衅,她两声冷嘲热讽,一巴掌下去换了一拳头回来,这个德国人竟是个可以对女性出手的东西,看来有时候不是混血就足够优秀,也不是叫个外国人就绅士礼貌的。

  孟新杰看徐招娣被打,拳头挥出什么还没挨上,就被直接摔在地上。两个落难一般的人,狼狈的在地上相看,最后竟是笑了,还是患难见真情的好啊。

我,喜欢你第15集剧情介绍

  在废墟之间,钢筋混凝土与吊车一起,把工地搞得一片尘土飞扬的嘈杂。路晋同父异母的兄弟路征和她的妈妈就未来的利益正在紧急商讨着。父亲名叫路明庭,是明庭集团的董事长,与正虹集团的郑董事长是前夫妻关系,郑董和路董虽然早已离婚多年,但商场上依然是时常碰面,只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相互打压牵制。

  路征作为小儿子,却一心喜欢机械方面,这才会出现在工地上,因为那些吊装起重的机器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他妈妈怕路晋与路征争夺股份,可路征本人看的很开,压根儿不在乎这些,去明庭集团开会都是被妈妈逼不得已例行公事。

  经过上次酒店揭秘德国渣男事件,孟新杰虽然什么忙也没帮上直接负伤,却换回了可以被徐招娣擦药的顶级待遇,这么算来就是被打成包子也值。追上徐招娣这件事的进度即将完成百分百。

  路晋还不知晓他的弟弟路征已经人在苏海,他现在沉迷爱情,和顾胜男去湖边野餐。湖边的风吹起顾胜男的头发,发丝随风摇曳,顾胜男就在幻彩的泡泡中悠悠旋转,路晋看着他的笑容觉得那大概就是爱。这样的笑容会带动他不由自主的跟着一起愉悦,学着顾胜男半是搞怪半是可爱的姿态挥舞着泡泡机。

  就连为她照相都一定要张张好看,可是不料在他后退寻找角度时,一个趔趄让相机掉进湖里。

  这下没事情做了,顾胜男竟然开始问起来他的前女友们,是不是黎曼?为什么分手?什么时候喜欢上她?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路晋难得的言语不流畅,磕磕巴巴和盘托出因为就是爱她。答完所有问题本想反问,顾胜男却不吃这一套,就不告诉你。

  野餐的重头戏来临,新鲜的食材放置在烤炉上,腌制按摩、撒料刷油、装盘上桌喊路晋一气呵成。路晋结束了与黎曼的电话,是时候该上菜了。

  明庭集团的董事会上,路征出席。公司的证券出现问题,资金周转不过来,路明庭正为此事头疼,下一秒秘书进来告诉他子公司蓝宇建设造假账,银行为避嫌把明庭的资金贷款断了,董事会闻讯一致建议路明庭向前妻的公司正虹集团商讨并购。于是路明庭本来岌岌可危的心脏终于不堪打击,直直的晕倒在地。

  为了顾胜男高兴,路晋说可以叫她的朋友一起出来玩。此刻这间公寓房间里不下十人,甚至还有顾胜男后厨的同事。路晋所渴望的独处时光即刻泡汤,靠眼色将顾胜男换回来和他聊天,换了三回顾胜男还是去和别人玩去了。

  夜晚公寓的小路上程子谦拦住路晋,他也喜欢顾胜男,路晋能给顾胜男什么呢?是随时的陪伴还是连带着关心顾胜男的家人。但是路晋只有一句,顾胜男爱他,是他的女人。

  晚上一群人安排房间睡觉,孟新杰计划将路晋和顾胜男分在一个房间,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徐招娣不跟孟新杰睡,大喇叭也有质疑,于是最后顾胜男和一位后厨姐妹住在了一起。

  后厨姐妹为人豪爽,一捧零食啤酒就要和顾胜男姐妹间夜话长谈。顾胜男则着急出门找路晋,后厨姐妹当即神秘的一声说她和路晋有段情,顾胜男立刻没有了要走的意思,详细向人家咨询起来。

我,喜欢你第16集剧情介绍

  姐妹说起白天路晋吃了她滴了柠檬汁的菜,传言不是说路晋只吃得下顾胜男做的菜吗,现在路晋吃了她的菜,虽然她只是把别人的菜拿来加了一滴柠檬,可这也足以说明路晋是在暗示。一通逻辑神奇的分析,让这位后厨姐妹陷入了一份感情的苦恼,她不喜欢路晋,没有办法给他对等的回应。

  这些话简直就是耽误顾胜男时间,她忙一同附和姐妹,然后开始灌她酒。祝酒词说完,不是祝酒词也哄骗的后厨姐妹喝了酒,终于将人灌倒后顾胜男立刻出门,门锁扣上了却忘拿手机,不知道路晋在那个房间。正好碰上出来找徐招娣的孟新杰,谁心里都清楚,却还是一个说找老板汇报,一个说找闺蜜夜话。迎面交错走过期间,他俩暗通房号各找各家去了。顾胜男终于找到路晋的房间,与他相拥正要亲昵,大喇叭和王师傅围着一桌麻将叫住了她,原来路晋焦急催促是因为'三缺一'。

  等到次日清晨醒来,路晋留了纸条已经离开。集团有急事处理,大概三五天回不来了。路晋还多包了山庄一周,希望她玩的尽兴。纸条虽是离别,却酸涩又甜蜜。

  孟新杰和路晋一起去机场,车里孟新杰腻腻歪歪的和徐招娣发着语音,路晋也幼稚的拿出手机,不问也知道在干什么。

  这边酒店的后厨里,顾胜男教大喇叭做提拉米苏,就连教人做蛋糕她都能回味着路晋来描述感觉,不自觉撒了大喇叭好多狗粮。这件事在电话里与路晋说起来都充满想念,他们同时告诉对方'我想你了'。黎曼递来文件给路晋时他还在翻看着相册里和顾胜男的照片。而刚电话甜蜜没多久,王阿姨电话里焦急的说顾胜男爷爷晕倒,现在在医院急救。

  消息如定时炸弹打破所有的井然有序,爷爷心脏病发作,后期还要手术,顾胜男在医院走廊爷爷的病床边。因为没有床位,一切后续治疗都难以进行,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焦急的干等。

  在会议上晕倒的路明庭也在医院,身后跟着一丛人,他和医院的领导医生说着说着正好看到焦急的顾胜男,才得知小姑娘的爷爷没有病床。嘱咐医院安排了一间贵宾病房给她,这对路明庭来说就是顺手而已。

  路晋深夜醒来,给顾胜男打了电话却没有应答。

  路征来医院看路明庭,关切没两句,父子两话不投机。顾胜男此时抱着饭盒进来感谢路明庭,路征妈妈却夺过来放在桌子上不予理会。顾胜男走后,她向路征使眼色,把这个饭盒扔了。

  路晋接连处理好几天事务,明天大概就能回去,正给顾胜男发语音报告这个喜讯,黎曼却过来告诉他进程出现意外,于是那条语音终究是没能被顾胜男听到。

  偌大的贵宾病房里只有一个昏迷不醒的爷爷,护士来查房时催促顾胜男缴纳住院费。他和老舅都是一懵,原来那个老先生只安排了病房没付账啊。一天一千的住院费或许对路明庭来说什么都不算,可对顾胜男简直就是天价。光这几天的检查下来已经花了不少钱,现在住院又是一笔开支,她不想麻烦路晋,只好找老舅借。

  借人钱的感觉实在不好,顾胜男一个人顶着许许多多的委屈,看着老舅的那张银行卡。隔壁的病房路征也出来,正巧碰上,路征说她的饭很香。那天的饭并没有倒掉,而是被路征吃了。顾胜男大方邀请路征,要是喜欢吃就来她家大排档。

  顾胜男的日子变得忙碌,白天要兼顾大排档和酒店后厨,晚上要陪在爷爷床边,她要自己进货,要自己看店。这段日子里当然也变得没有路晋。

  后厨的大喇叭给她钱,她再也忍不住偷偷掉眼泪。转而在中午休息的空隙,路晋发来微信,她也是嚼着干脆面说'挺好的'。

  忙碌周转不停歇的日子,她终于累的睡在大排档的后厨里。有位食客拍桌子叫她,这才把她自睡梦中吵醒。一个男人质问为什么饭里有头发,要求免单。说完不等顾胜男同意就要起身离去,却被人又按了回去。路征掏出他口袋里整整一包头发,作势报警,男人立刻认怂付账离开。

  一顿饱饭招待路征,包他心满意足。深夜降临时顾胜男又来到医院,腰酸背痛的乏力立刻充斥全身,她昏昏沉沉睡去。

  爷爷的手术日期定下来了,顾胜男捧着一沓病例,忧心着手术费。迎面走来一脸严肃的郑董事长,她以为顾胜男会因为这件事拖累路晋。

我,喜欢你第17集剧情介绍

  郑虹董事长官方客气的看望过顾胜男爷爷后,与顾胜男站在医院明亮空旷的走廊里,不想也知道,这是来棒打鸳鸯的。她并不急于否认顾胜男与路晋的感情,或是说他们不相配。因为她也年轻过,奋斗半生才有了如今的正虹集团。有志气的人都值得被人尊重。

  但路晋对正虹集团太重要了,他果断,机敏,这些都是领导人不可多得的优点,可一但他有了感情上的软肋,这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个随时可能引发溃败的导火索。

  顾胜男就好比楚汉争霸项羽身后的虞姬,是拖累而并非枭雄,而刘邦有吕雉辅佐,称王不是偶然而是是必然。红颜虽好,但却不能为红颜放弃全部,生活不是只有甜甜蜜蜜的恋爱就可以过下去的。

  对于这些,郑虹董事长当然不允许这样的潜在问题出现,为了路晋好,也为了集团好,她当着顾胜男的面拨通了路晋的电话。熟悉的声音满是急切与关心,顾胜男却只能强忍泪水说一切都好。

  没什么比对最亲密的恋人故作坚强更能伤人心的了,顾胜男快顶不住了。爷爷的病房门口,她遇见了程子谦,她委屈又心酸的说着她累了,医药费太多了,她努力了可是凑不够。委屈找到了出口涌上心头,泪水和着哭泣,程子谦关怀的拥抱了她。

  程子谦先行垫付了爷爷的医药费,和顾胜男一起照顾爷爷吃饭,好像什么糟糕的事情也没发生。爷爷支开他们俩召来徐招娣和老舅开小会,就路晋与程子谦哪个是顾胜男的最佳良配讨论起来。徐招娣支持程子谦,年轻温柔懂照顾人;老舅支持路晋,绅士多金两情相悦。爷爷认可徐招娣,他住院一直都是程子谦忙前忙后,而路晋光是那个妈妈就不太好惹。

  爷爷手术的日子终于来临,顾胜男一直等在手术室外,当医生宣布手术顺利时,顾胜男长舒一口气,这大概是最近以来唯一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情。

  出了病房,顾胜男踌躇良久,还是打通了路晋的电话。

  在温哥华被众多事务缠身的路晋终于取得了满意的成绩,一切处理完毕,总结会议结束,他明天就可以回国了。可黎曼私自帮他定了明天的行程,要去实地考察一天,行程延期,但工作不能马虎,路晋同意。会议结束他请大家聚餐,黎曼手头还有文件整合,请他稍等,路晋出去后却把手机落在桌上,顾胜男打来,电话响起,一通话讲下来她听到的却是黎曼的声音。

  顾胜男讶异过后,请黎曼转达路晋回她电话。黎曼应声,却悄悄删去了这一条通话记录。

  夜晚,路晋与黎曼散布在以前走过的街上,很久之前黎曼刚被调过来帮助路晋收购这里,一晃已经十年过去,路晋有了喜欢的人在身边,而这人却不是她。黎曼带着路晋走过以前的街,去以前吃饭的餐馆喝酒,席间她终于告诉了路晋她喜欢他。

  路晋绅士的回避了应答,起身离去。黎曼一人对着满桌的酒菜暗自伤怀。

  深夜酒店里,黎曼打来电话,她的浴室没有浴巾了,麻烦路晋送一条过来。话外有音,路晋拒绝,黎曼得到了明确的答复,她没有可能与路晋成为恋人。但依然感谢路晋可以直截了当告诉她,于是黎曼将删除通话记录这件事与路晋言明,最后道歉。

我,喜欢你第18集剧情介绍

  这边的路晋听到顾胜男的事再也坐不住,不知道到底该怪谁,黎曼的喜欢也不是错。当晚一班飞机启航,载着路晋的归心似箭。

  医院里爷爷叫来程子谦,表示支持他,希望他可以成为顾胜男的依靠。于是程子谦将私厨企划书递交给顾胜男,希望可以帮他完成以后的心愿,请顾胜男考虑。结果不想而知,顾胜男的拒绝委婉又决绝,她说医药费一定会还给程子谦。

  坐在医院走廊的顾胜男神情呆愣,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路晋。路晋也在急切的寻找她,四目相对随即相拥,顾胜男思念已久的怀抱此刻她终于触之可及。陷入路晋的怀抱,感受路晋抚摸他的头发。正是有所依偎之时,郑虹董事长的话响彻耳畔,真的是只要路晋和他在一起开心就可以吗?顾胜男退出怀抱赶忙道歉。路晋却大方的说全身都是你哭鼻子的纸巾。

  出了医院顾胜男拾起冷漠伪装,没什么语气的和路晋发脾气,路晋直接打横抱起她要送她回家。

  他向顾胜男道歉,很对不起爷爷生病的时候他不在,很对不起这么艰难的日子里他工作离开,所有的委屈在听到有人回应时比自己硬抗还要委屈十倍。虽然晚些,但他还是回来了。

  顾胜男忽然想起郑虹董事长说的那个楚汉争霸的比喻,她问起路晋。路晋认为成王败寇,无可厚非,他应该会选择刘邦。虽然知道路晋不明所以,可这个节骨眼上又一次印证了郑虹董事长的比喻,顾胜男刚动容一点的心思再被打回寒潭。

  老舅的访客日趋增多,正给爷爷削着苹果就被路晋拉出去分析案情。为什么顾胜男这么奇怪,为什么要刻意疏冷他,为什么爷爷生病这么大的事情他作为顾胜男的男朋友却什么都不知道。

  老舅一通分析下来,把顾胜男从里到外讲了个透彻。因为顾胜男的自尊心,因为她爱他所以不愿意拖累他,因为顾胜男缺乏安全感。路晋顿时茅塞顿开,充满自信的离开,高兴的酒水钱也没付。

  送走路晋,顾胜男心有灵犀找上门来,老舅像一个红娘一样又帮顾胜男分析一遍。苦恼的顾胜男对自己质疑起来,她真的配不上路晋吗?期待着老舅说些安慰的话,可老舅反其道而行之劝分不劝合。顾胜男更苦恼了,她明明那么喜欢路晋,可是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大,她努力也配不上路晋。而老舅则说距离产生美。顾胜男又问老舅自己会不会拖路晋后腿,老舅说她根本不配拖路晋后腿,听着像在鄙视她,可顾胜男听到后开心极了。

  路晋推着行李准备去找顾胜男,郑虹董事长拦下他。一副要操控她儿子的样子,路晋反问起她都做了些什么,是问了顾胜男项羽虞姬的故事,还是暗示顾胜男她就是虞姬,根本配不上路晋。似乎这些都做了,郑虹执意叫住路晋,一再强调工作上感情用事迟早一败涂地,路晋依然礼貌的认同对方,但她不想成为一个只会工作的机器,更不想过没有顾胜男的日子。

  程子谦走了,出国留学再进行深造。他留了信给爷爷和顾胜男,希望他们彼此都要好好照顾自己。

  路晋出现在爷爷的病房,爷爷有意刁难路晋,他带的礼品和补汤这个不成那个不行,请路晋将椅子花瓶移位摆放,一通折腾下来又让他放归原位。

  路晋看望爷爷后又去大排档找顾胜男,为和顾胜男相处他可以帮忙干活,大总裁第一次系上围裙削土豆挑虾线,第一次给食客送菜开酒,第一次擦油桌子和灶台。

  也是第一次将整个大排档服务的一个人也没有,顾胜男则说想要和她一起约会就得半个小时之内大排档满员。于是半小时不到大牌档里坐满了西装革履的正虹员工,端端正正没有感情。路晋一阵汗颜,直骂孟新杰是什么破办事效率。

  顾胜男倒是不嫌弃,来多少人做多少饭。这些白领极听话,路晋指挥吃就吃,路晋指挥说话就说话,路晋问不好吃吗他们齐声响亮的说好吃。场面诡异但是好笑。

  爷爷一听王阿姨说路晋的表现,立刻命人拿来他的家传锅铲,路晋单手端着锅和铲站在病房,犹如罚站。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