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剧情介绍

19-24集

我,喜欢你第19集剧情介绍

  爷爷就是这样端着锅和铲炒了五十年的饭,养活了这个家,带大了顾胜男。说辛苦那是一定的,爷爷有爷爷的辛苦,路晋自然有路晋的辛苦,可这段日子顾胜男是他们中最劳累的一个,所有委屈打碎了牙和血吞。就算日子这么难熬,她依然等来了他的路晋,明媚的日子再次降临。爷爷真挚的告诉路晋许多,既然顾胜男认定他。那么爷爷希望路晋好好珍惜,不要辜负,不要叫她伤心。

  于是这次路晋自己煮的汤,爷爷喝着赞不绝口。

  路晋带顾胜男来到一处未开发的商场,连墙面都是未经粉刷的水泥坯子。这样的地方哪里值得来约会?顾胜男正疑惑时路晋牵着她的手走向一面墙,一面不再灰白而是有许多涂鸦的画在上面的墙。画着火锅、红酒、吐司与水果,各种丰富的食材,都是路晋为顾胜男画的。他们尽情的涂鸦、泼墨,把所有的甜蜜尽情挥洒在这面墙上。深情相拥、温柔的亲吻很久很久。

  随后来到真正的商场,路晋陪顾胜男挑衣服,工作电话突然打断了一小段相处,当路晋再次抬眼,顾胜男一身白璧无瑕的婚纱微笑着出现在她咫尺之间,仿若维纳斯女神,路晋看的呆愣两秒,以工作做托辞先行离去。留下顾胜男在这里一身洁白,好声好气的笑着他刚才的反应。

  徐招娣家里,孟新杰端上火锅,贴心的为徐招娣剥虾。徐招娣小时候想吃火锅,家里没有钱出去吃,她妈妈盐水煮白菜骗她这就是火锅,那味道简直糟糕极了,所以她小时候一点也不爱吃火锅,直到长大才知道原来火锅有底料,有专用的鸳鸯锅。孟新杰听到一阵心疼,以后每天都要给徐招娣煮火锅。

  老舅的全安工作室里,顾胜男又为情所困前来咨询,他这里现在好像不是卖高定服装的,而是情感咨询所。顾胜男摇晃着他要他分析,路晋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看到她穿婚纱就像老鼠遇见猫撒腿就跑。老舅正说路晋可能是认为顾胜男要逼婚,徐招娣自外面失魂落魄的就进来了,一副失了贞洁的错愕样子,搞得老舅顾胜男都忘了刚才要干什么来着。

  别墅里,路晋想着顾胜男婚纱的样子打了老舅的电话。别墅外,孟新杰想着徐招娣的火锅也打了催钱的电话。

  酒会之上,路晋作为新任会长侃侃而谈,谈到诗句'为伊消得人憔悴'时侧边的门打开,顾胜男穿着一席蓝裙,聚光灯随之将她照耀的分外夺目。路晋伸手她轻搭,一对壁人站在舞台中央,路晋隆重介绍了他的未婚妻。

  当所有人都在鼓掌时,郑虹董事长脸色阴沉,叫走了路晋离开。于是顾胜男百无聊赖时碰见了路征,这才知道原来路晋路征他们是异母兄弟。路征被他妈妈逼着参加酒会,却心思完全不在名利场,带着顾胜男玩起了他的四驱车。会场里顾胜男提着裙子满地追着小车跑,直到撞见回来的路晋。

  路晋方才与路明庭谈起收购明庭集团,路明庭打肿脸充胖子,装作自己还有选择、还有别的退路。路晋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且让路明庭看好吧。

  回家的车上,顾胜男大谈路征,搞得路晋很是醋酸。等回来了又给他泡滋补的茶又是言语挑衅,知道被路晋压在怀下才意识到过分了。唯唯诺诺的道歉逃离后,隔着远远的她又开始没规矩的说起来。

我,喜欢你第20集剧情介绍

  孟新杰去了珠宝店,转天在徐招娣上班的楼下摆了好大一片玫瑰花簇,又捧着一串羊肉卷做成的花束。单膝跪地举着一枚闪亮亮的戒指,向她求婚。如果小时候没有好吃的火锅,那么他愿意与她吃一辈子火锅。所有人都欢呼雀跃,都在看着这浪漫的一幕到底为谁而来,直到孟新杰叫出了徐招娣的名字。这个看似是被爱情选中的女人,在所有人的羡慕与看热闹的眼神中转身离去。

  孟新杰独自一个人面对面前的小火锅,揪着花束里的肉卷一颗一颗扔进锅里,赌气的吃着。耳边是徐招娣与他说的话,单凭相互喜欢怎么可能在一起呢?她从那样窘困的环境走出来,她不甘心。于是孟新杰的涮肉火锅终究是吃着吃着和着眼泪下咽了。

  一早还在睡懒觉的顾胜男接到郑虹董事长的电话,邀请她去菜园子里做园艺。数公顷的蔬菜大棚里都是郑虹董事长为路晋种植的新鲜果蔬,可土地太肥沃导致野草滋生,它们急于吸取蔬菜的养分。这怎么行,郑虹说既然大家都是为路晋好,那么不如请顾胜男为路晋拔除野草。若只说说却没有付出,为路晋好这事如何当真。郑虹董事长总是喜欢用些各式各样的东西来暗喻,说给顾胜男听,从之前的不是红颜祸水到现在就是野草滋长。

  当顾胜男一点头答应,郑虹董事长便突然有事先走了,留下顾胜男一人面对一大片瓜果蔬菜。顾胜男为了路晋可以低头,拔草就把草。当郑虹董事长回来检查时,顾胜男不仅没拔野草,倒是把蔬菜拔了不少。她要用实际行动告诉郑虹董事长,众生平等,什么野草不野草的,大家都是生命。

  艰辛劳动了一下午,浑身热腾腾的,晚风一吹顾胜男便发烧了。路晋感知着顾胜男的额间温度,对于顾胜男为什么发烧,又为什么干活,对郑虹董事长说了些什么,路晋来龙去脉听了个清楚。

  郑虹董事长说顾胜男很像年轻时候的她,这是在夸她还是在骂她,路晋直言这肯定是在夸她。被夸了顾胜男又想一出是一出,她要吃水果罐头。生病期间吃那些带防腐剂的东西,路晋当然不同意。顾胜男就开始耍赖皮,撒娇发嗲让路晋瞬间缴械投降。不就是水果罐头吗,他可以给她做。于是公司本应办公的长桌上摆着一箱一箱新鲜的水果。

  耗时许久,深夜时顾胜男如愿以偿吃到水果罐头,不过可能是长大让胃口变刁钻了,她觉得罐头没有小时候好吃。

  为了报答路晋的照顾,顾胜男决定开始为路晋送餐。老舅却说这样会打扰路晋工作,顾胜男发誓自己一定会乖乖的只送饭不多嘴。

  郑虹公司的楼下,顾胜男被前台拦住,路晋刚好出来。于是顾胜男跟着车一同去下一地点,听着路晋和黎曼对着电话里流利的英语。明庭集团似乎真的用了起死回生的招数,向维恩递交了一份新项目开发书。而这件事情路晋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这意味着之前做的所有准备都可能功亏一篑。

  车子掉头又转回正虹,路晋叫来负责明庭项目的小组,严声教训起这些心思不敏锐的白领。顾胜男坐在后面看到的就是路晋真正霸道总裁的样子,真是太迷人了。

我,喜欢你第21集剧情介绍

  顾胜男对着老舅一阵狂喜,路晋的霸总气势实在是太帅气,她学着路晋的模样冷酷无情,随后又状似疯癫的尖叫。老舅在一旁看着,这就是被爱情迷惑了双眼的小女生。为此顾胜男正式为自己升级,她已经不再是顾胜男了,她是路太太,是那个成功男士背后的女人。

  由于明庭集团和维恩方面达成了就思南别墅区重建的合作项目,路明庭终究是力挽狂澜将他一生心血明庭集团化险为夷,而正虹集团在收购明庭项目上所有的投资与花费的精力都将白费。董事会上各执己见,有人在劝撤资及时止损,有人则不甘心心血白费,众说纷纭百家争鸣。

  正当一切如路明庭所想的逐渐起死回生时,维恩集团却突然单方面中止了合作,明庭集团希望紧挨着绝望,大起大落之后又一潭死水。原来路晋亲自去拜访了维恩集团的小女儿,她与总裁夫人势如水火,直接掐断了维恩集团与明庭的合作。

  路晋切断了路明庭所有退路,直逼着路明庭亲自找顾胜男介入,他这才和路晋有个好好聊天的机会。年迈的老人拄着拐杖恳求路晋放过明庭集团,时隔三十年,这一句低声下气的请求才夹杂着被迫与无奈迟迟到来,价值与意义简直轻如鸿毛。路明庭当初是如何抛弃他与郑虹,又是如何决绝的离开再也不回来,他的童年里除了学会为母亲争气之外,没有任何父亲的角色参与进来。现在请求原谅不是为时已晚了吗?正虹集团对收购明庭志在必得。

  虽然面对路明庭时路晋言之凿凿,但离去后他的心里还是无名火起。拳击馆里,路晋对着沙袋疯狂了一个小时,双手关节绑带都渗着血。顾胜男看到这一幕心疼不已,赶忙上前阻拦。恋人是最好的解药,路晋拥吻着顾胜男,她们热情激烈的纠缠辗转,所有的懊恼都在温柔乡里烟消云散。次日清晨他们依然依偎在对方怀里。

  任谁也没料到,与路晋的一次争吵彻底断送了路明庭的岌岌可危的性命。葬礼之上,路征与他妈妈白菊黑衣哀痛悼念,路征记得路明庭病危时紧握他手嘱咐的话。明庭不能毁,要守住这个集团。而远远的角落无人看到的地方,路晋捧花执伞神情庄重,郑虹也悄悄为他放了一束花。

  路征天真的来找路晋,来意不想也知道。放过明庭集团,停止收购它。但生意场是生意场,这里不怜悯任何一丝感情;只有当路征可以强大到独当一面,那么就保护好明庭整明给路晋看。路征无功而返,看着天边的乌云,暗下决心。

  一面路晋在商议如何收购明庭集团,另一面路征开始心怀鬼胎。两兄弟的相安无事彻底不复存在,这场争斗终是浮出水面。

  路晋要去温哥华,临走前为顾胜男安排好了一切事宜,她只管开心工作开心花钱就好。

  路征在车行钻研三四天终于找来老同学张亦民,以明庭全部身家压在了一个东南亚度假村合作项目上。得知路晋去温哥华,利用正虹温哥华分部运作秘密收购明庭小股东,零零总总的股份算下来已经有百分之四十多股份在正虹手里,如果再吸纳些股东,明庭将直接易主。路征听闻不急不躁,随他们收购。

  顾胜男出门丢垃圾正好碰见路征,面对一个父亲刚刚去世的人,顾胜男说不出严厉与拒绝的话,请他进门为他做了一桌丰盛的午餐。结果路征吃螃蟹过敏,醒来时人在医院,顾胜男陪在他身旁。

我,喜欢你第22集剧情介绍

  路晋打不通顾胜男的电话,黎曼又告知他明庭的收购价被第三方抬高。现在有两个问题:一是查清这个第三方,看看背后到底是谁在搞鬼;二是是否还要跟着加价。路晋对明庭势在必得,当然加价。再者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神秘第三方,事情还需谨慎,他让黎曼亲自盯着。

  路征的车行里欢呼雀跃声声震耳,一群年轻人在比赛四驱车,拼搭的赛道上小车急速飞驰。顾胜男带着老舅和徐招娣来找路征,小小的四驱车上速度与激情让一群年轻人热血沸腾。直到夜晚,一席散去,大家高兴过后去吃宵夜。路征邀请顾胜男一起去,而他们俩与老舅道别时却是挽着顾胜男的腰走的。老舅立刻叫住她,托辞爷爷有事分开了路征和她。

  第二天顾胜男和路晋学习四驱车,休息时吃泡芙嘴角残留上了奶油。路征俯身上去距离极近的替她抹去,动作太过亲密,顾胜男慌慌张张提了包就走。而桌上一台四驱车上的针孔摄像依然红灯闪烁。

  晚间老舅鲜少的来顾胜男家吃饭,还未动筷路征满是歉意的前来赔礼,自己昨天大概做错了什么惹的顾胜男生气,所以买了一台四驱车送给她。顾胜男本来还避嫌的态度忽然转变,看到车一下变得激动不已,晾着老舅在饭桌上和路征一起拼接起来。

  老舅离开,向路晋说明了路征近日的行为。当路晋的电话打给顾胜男时,为了不让路晋多心,顾胜男没有说路征在身边。与此同时一张路征为顾胜男抹去嘴角奶油的照片出现在路晋手机上。

  路晋当天一班飞机来见顾胜男,顾胜男看见他时的喜悦透着欢心。路晋将一张照片递给她,顾胜男急忙说明,她的确去找路征玩遥控车去了,但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路晋温柔的和他讲道理,从不言语急切,但顾胜男要明白她到底是谁的女朋友,谁的未婚妻,距离要掌握好。

  路晋为了见他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真的很累了。顾胜男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既心疼又懊悔,路晋都是因为他的过失疲惫不堪。

  转天路征的车行里路晋光临,还是照片的事。路征非但不解释,还等路晋决定不再计较时直言他喜欢顾胜男,终于触碰到路晋的逆鳞,一拳过去路征嘴角流血。顾胜男此时正好出现,路晋路征两人的画面看起来就像是因为顾胜男而引发的一场兄弟矛盾。

  顾胜男跑去扶起路征,为他辩解,说到底再如何路征也是弟弟,路晋怎么能打人。而令路晋疑惑的是顾胜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顾胜男更觉得莫名其妙,路晋说过相信他,结果现在也出现在车行,还打伤了路征。路征轻拍着顾胜男的手说一定是有误会,这一幕在路晋眼里更刺眼。

  路晋离去,顾胜男伤心,路征暗自得意。

  徐招娣的公司对外的品牌合作上,所有人一致推荐徐招娣,这次的品牌方是个多金的老男人。对付这种客户,她人漂亮又聪明,哪个合作方不被迷得神魂颠倒,总监也决定把这个项目交给她。没人问一问她到底能不能升任,徐招娣就被迫开始准备材料。她寻求同事合作帮助,可这种白忙活不分成不记功的事谁愿意干。

  由她加班加点独自去完成方案,老男人很满意,摸着她的手色迷迷的邀请她跳槽。看来这单是做不成,她向总监说明换人来做吧。总监也是一副语重心长口气说漂亮是她的优势,以前的徐招娣从不瞻前顾后,如今是怎么了。

  大概是因为孟新杰吧,徐招娣失魂落魄斗志全无的回到家。

  和老舅理清了那天路晋的电话,她不告诉他路征在家,这是多么错误的一步,好心办坏事,路晋当然会认为是她在故意隐瞒。当路晋又来找她时,他们相互道歉。一个不该打人,一个不该和路征走那么近。误会澄清的瞬间,感情的阴霾烟消云散。

  自此顾胜男丢了和路征一起拼的玩具车,刻意躲着路征,直到路征堵在她家门口叫住她。

我,喜欢你第23集剧情介绍

  很难相信顾胜男这样小心翼翼居然是回自己家,连楼梯里那个安了十个灯泡的声控灯都不敢吵醒,黑漆漆的走到家门,长舒一口气的空挡路征出现。

  路征利用她的好心,抽泣又委屈的说家里他的妈妈每天以泪洗面,实在无处可去,又假模假样的说如果打扰到顾胜男他就离开。顾胜男的心软再次让他和路征有了交集,他们去喝酒,喝的一通烂醉,顾胜男深藏在心的对路晋的牢骚全部一吐为快,她醉的昏昏沉沉。以至于路征抱着她送她回路晋家她都浑然不知。

  路晋抱着顾胜男,在暗黄的灯光下怀里的人熟睡着。顾胜男为路征向他辩解,顾胜男向他保证再也不理路征,一幕幕浮现,路晋默默的掉着眼泪。明明是他们兄弟的较量,为什么要扯上顾胜男,她所有的好心被他珍惜的同时在被路征利用。他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心疼,顾胜男不该牵扯到他与路征之间。

  宿醉醒来,顾胜男面前的不是自己家也不见路晋,路晋妈妈郑虹端坐在一旁,她并不需要顾胜男的解释,顾胜男更应该说清楚的人是路晋。郑虹董事长搁下一张支票便离去,很明显,解释不清就请她离开路晋。

  顾胜男联系不到路晋,去公司找他也被视而不见。这样不言不语好像不认识一般让顾胜男很焦急,路征则鼓励他去亲自问一问,无论和好还是分手至少都是一个准确的答复,总比现在这样冷暴力强。

  当晚松桥壹号,路征送顾胜男来找路晋,她一见到路晋哭的梨花带雨极是委屈,路晋看到远处路征的车依然镇定自若,模棱两可的回答顾胜男,随后转身。松桥壹号的门关上,连带着顾胜男的希望一起关在外面。

  回去的车上,顾胜男神情恹恹,路征建议她出门散散心。而为了照顾那只名叫'路龟毛'的小乌龟,顾胜男留给了路征钥匙。当某日路晋登门承德里时见到的便是路征,他将顾胜男与路晋的合照当垃圾一样扔进桶里。

  以前的徐招娣风光无两,什么刁难客户她拿不下来,如今她意志沉沉回到家里,遇见了一直苦等在门外的孟新杰。她看着一点精神也没有,孟新杰便用亲身的悲惨来安慰她,却依然收效甚微。徐招娣问起孟新杰曾经说过的话,他说要养她。但这么多年人心冷暖世态炎凉看下来,她对这句话并不抱太大期望。

  孟新杰却整衣肃立神情庄重,他说得出就是一定做得到。虽然这辈子注定不是个多金又有本事的少爷公子,但他愿意为了徐招娣变得踏实,用陪伴守护爱情。

  于是孟新杰的求婚圆满成功,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问题,房子。徐招娣在这座城市漂泊数载,她需要一栋属于自己的家,而不是靠租赁。

  孟新杰知道她没有安全感,说什么都答应。事实是孟新杰的积蓄预算只有一百万,一套徐招娣梦寐的房子近五百万,他小小助理怎么承担的起。为此徐招娣向老舅借钱,而孟新杰身边的多金霸总只有路晋一个,为了爱情他本想向路晋预支未来十年的工资,谁知路晋最近自己的爱情不顺利,开始积德行善起来,直接开了支票给这个傻兄弟。

  孟新杰追求幸福的道路上大石头终于清除,他对着路晋又亲又抱。

  明庭的股东大会终于开始,路晋携一众正虹员工出席,路征终于和他坐在了同一张谈判桌上。对于卖掉明庭,路征显得谈笑风生,哪位价高者那位收购。

我,喜欢你第24集剧情介绍

  路征这两日处处拿顾胜男刺激路晋,董事会上,根据正虹集团收购的股份,再加上部分股东将表决权交由正虹集团,正虹集团现在拥有大于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所以可以提名路晋为明庭的董事长。

  而路征突然杀出来一份律师函,是由于路征用全部明庭压注的与张亦民合作的度假村项目,明庭又故意违约,路征暗自将项目权益转至他自己成立的公司,明庭则承担巨额的赔偿,等到项目变现成钱,他再如正虹当初收购股份一样收回明庭。

  刚刚接手明庭的正虹集团早在前期收股份时花费巨多,如今这笔赔偿对正虹也并不是一个小数目。路征是打算赔上明庭也要把正虹集团拉下水。

  大仇得报,路征以得意的姿态看着路晋。他记得路晋曾对他说过生意场上不讲感情,可事到如今面对顾胜男他自己照样没做到,于是路征亲口听着路晋承认自己的感情用事。而路晋所指的却是生意场上,商场上怎样的手段都不足以让人愤怒,而真正所不能被原谅的是路征利用顾胜男来试图击垮他。

  路征太天真,生意场上的规则都没学透就着急下手,度假村的项目一但威胁到明庭安危,势必也会损害到各个股东的利益。那么路晋入主明庭的第一件事就是联合所有股东一起冻结这个项目,所以就算明庭要赔钱,路征事后也拿不到一分钱。

  其次,路征太单纯,轻而易举的就相信别人。张亦民拿着合同书走进来,看也没看路征这个老同学一眼。路晋签订了与他们母公司的合作协议,从而联手以债转股的方式一同成为明庭的新股东,所以现在那份律师函根本一文不值。这一仗原本以为路征赢了,其实从最开始的一步他就输了。

  顾胜男在家里对着'路龟毛'一只听不懂人话的乌龟撒气,一开门路晋出现眼前。她气不打一处来,人前演戏也不告诉她,平白让她真情实感的难过一场。路晋则强势的一把将她揉进怀里,这是她想了很久的怀抱,这是他分隔了好久的人,他很想顾胜男。

  清晨明媚的阳光里,路晋为顾胜男整理头发,他自有办法。轻轻盘起头发,用一柄勺子为她簪起。这柄他一直带在身边的勺子,上面的'顾'字明晃晃。那时他几天没吃东西饥肠辘辘,顾胜男的一碗花甲粉引得他不由想一探究竟,这位大厨究竟是何方神圣,于是那天用勺子盘起长发的顾胜男就成为了路晋的第一次心动。

  郑虹找到顾胜男,给了她一道选择题,母亲想和儿子回瑞士,儿子又喜欢顾胜男。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路晋的母爱与爱情之间顾胜男怎么做?她知道路晋很爱母亲,所以她可以选择退让,她不希望路晋看着她时感到的是对母亲的愧疚。

  路晋即将离开,承德里的小窝里似乎也没有了留恋,顾胜男也选择离开一阵子,去哪里都好,哪里她都想念路晋。打开门的一瞬间,路晋说,她妈妈很欣赏顾胜男,生活也很幸福,所以不需要顾胜男的退让,诚意邀请顾胜男来吃一顿便饭。

  郑虹的家里,她亲自为顾胜男烧菜。她终于接受这个儿媳妇啦!!!

  明庭最终依然是交由路征管理,他正在如路晋所说的逐渐独当一面。

  在顾胜男的新私厨里,路晋和顾胜男在布置,孟新杰和徐招娣拿着结婚证要份子钱,黎曼与程子谦同时出现不由令人猜测,老舅携着舅妈一起逼着路晋叫称呼。而路征此刻在明庭集团,他与路晋训斥员工时的样子好似一个模子刻出来,让人不禁捧腹。

  当所有人都散去,'喜欢你'私厨店里,一辆红色的小跑车蛋糕上,路晋放上一枚搞怪的面团,上面一颗璀璨的光芒让人喜悦,路晋说:嫁给我。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