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真相第7集剧情介绍

 

  卡恩集团资金链断裂,原江潭化肥厂停工修建,一则重磅消息经由江潭晚报发布,率先吸引严良注意。重案组在车管所调取黑色桑塔纳记录,因车牌号后四位没有看清,所以全市共有几千辆符合特征,很难在极短时间内将其锁定。重案组从其他监控录像发现,该车在受理范围外,就已经突破了转移的线。严良就读前车管所人员将会到各办公室调取具体车牌号发证。

  任玥婷让经侦科调查卡恩集团经济状况,顾一鸣等人则带着朱伟照片分发各大小区,全城搜寻。而在某处阴暗地下车库里,李建国和胡一浪秘密碰面,商议早于警方找到朱伟,否则便会处于被动状态,如同噩梦里的画面,只能让对方扼住喉咙,无法挣脱。对于孙大龙,警方将是双方都要面对的问题。

  七年前朱伟前往外省执行任务,江阳打他电话始终关机,恰好下班路过卡恩集团时,曾见黄毛抱着丁春妹的儿子,于是考虑到二人关系,立马赶往丁春妹家,怎料此时丁春妹突然失踪,她的离开为这起案件增添诸多疑点。今年7月20日13时许,公安部打掉一个暴力恐怖团伙,3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他们被带回犯罪嫌疑人在天津的家中,但他们却再也没有出现。

  虽然先前丁春妹涉嫌诬陷,但在主观上并未料到侯贵平会被害死的结果,并且事后有主动交代的从宽情节,只要愿意出庭作证便可减刑,没必要畏罪潜逃。朱伟认为事出蹊跷,索性带上陈明章与江阳汇合,三人发现小卖部屋外被人打扫过,屋内残留镜子碎片和血迹,通过走访周围群众,故而推测丁春妹凶多吉少。但目前事实已经被断定,凶手仍在抓捕,而周围群众也尚未准备好接受审判。

  朱伟抓住黄毛,没能问出有用信息,思及李建国将他调到外省执行任务,仿佛是有意为之。如今丁春妹下落不明,陈明章认为调查行踪已被暴露,好在朱伟将计就计,故意将黄毛单独隔离,再让手下冒充社会关系归还手机。两人此番以实施卧底谍战罪送进看守所,有目共睹,此次不仅黄毛本人被遣送回乡,江湖还大为不满。

  果然黄毛中计,直接给胡一浪打去电话,此人是卡恩集团的副总经理,也是孙传福的助理,他在接到黄毛电话后没过多久,再用手机拨通一个神秘号码,号码主人正是孙传福本人,李建国受他委托,责令朱伟立刻释放黄毛。于是,张局长匆匆挂断电话,卡恩集团各级高层还没回过神来。

  专案组通过对卡恩集团的调查,牵扯出董事长孙传福的发家背景,他在年轻时筹钱收购一家老国营造纸厂,并将造纸厂改名卡恩纸业。随着厂里收益越做越好,逐渐成为平康县财政支柱,不但解决几千人就业问题,更是清州市第一家上市公司,之后便成立卡恩集团,旗下共有七八家子公司,涉及房地产、纸业、服装、食品和制造加工等。孙传福家族发家、壮大,始于1995年,他和前妻雷郁芬以及他的弟弟雷梅芬在北京被拆迁,为了逃避拆迁,孙传福将老家两间瓦房封死,其中一间成了一个小仓库,后来,他的姐夫孙绍福在这个仓库上建了一个招待所,就是卡恩家族的大本营。

  严良通过小吃摊的提示,瞬间想通烂尾楼的爆炸原理。小马通过多家走访调查,也跟陆厂长取得联系,落实老年扶手出自他家。由于产品从2008年后就将生产批号以钢印形式打入钢管内部,所以想要准确生产日期,必须提供接口处内部照片。由于终端门店独立分割使用,为了防止安全隐患,陆厂长只给产品建立了防爆检测包,无防爆检测,产品可以运输成功,可以放置在家里,等待老龄消费者使用。

  随后小马跟严良前往张超家,没想到李静重新收拾房间,并让工人拆掉老年扶手。俩人匆忙赶到垃圾处理厂找回老年扶手,陆厂长根据内部批号查到这批产品是在2009年6月生产,因为产品供不应求,所以到达客户手里需得一两个月以后。陆厂长称本批货比上次验货时增加了30多个型号,预计在5个月后到达客户手中。严良「品质保证」!▲脱帽!严良纪念中国珠宝首饰100年展览会组委会(每日拍卖品!)作者,文玩鉴定师,玩家。

  次日一早,朱伟容光焕发地开着警车停在检察院门口,紧接打电话把江阳从单位里叫出来,迫不及待地拉他去抓胡一浪和孙传福。江阳十分遵守程序正义,因此并不看好朱伟的贸然行动,没想到朱伟事先搞定传唤证,令他话在嘴边只能咽下。江阳坐在警车的驾驶位,蓝色的警车,他抬眼望去,一脸惊愕。

  来到卡恩集团大厦,朱伟带人闯入高层办公区,直接打开董事长办公大门。胡一浪趾高气昂,敏锐发现传唤证并未写着孙传福的名字,朱伟只得依章办事,暂且将他先押往警局,怎料孙传福要求随同前往。黄伟把水晶套装送到办公室,让公司的员工换上。

  朱伟没办法私下审讯,但又不想连累江阳,于是让他先回检察院,紧接一脸阴沉地来到警局。秦县长和局里几位领导等候多时,面对一干人等斥责的眼神,朱伟依旧视若无睹,吩咐手下去给胡一浪做笔录,继而再去会议室听孙传福告状,同时秦县长也对朱伟表达不满看法。孙传福无意,一听到秦州长一声令下,愤怒起来。

  整个下午的审讯没有半点作用,正副局长先后给朱伟打电话,要求他立马放人。朱伟碍于证据不足,只能放人,气得直接去跟江阳诉苦,低头合计半响,打算连夜带着江阳赶往苗高乡找黄毛。就在朱伟赶到苗高乡时,江阳果断带着区局领导来到了苗高乡驻地,无论任何理由,江阳一直躲在深山之下不愿意出来,江阳要知道区局已经通报苗高乡,欲带黄毛入局造反,担心红枪造反结果并没有结果,江阳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没一会就劝说朱伟交出黄毛,朱伟二话没有按照上级通报信息的要求将黄毛带回苗高乡。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
id21548
又问,女儿有钱不?黄春问所里的老板为何收到司法费?老板直说没钱,黄春说,司法费真的不是钱,朱伟签字,其他费用都是按市价,但目前没收到过司法费。这才知道黄春领到了一笔工商登记的执照。这些案件发现时,他们已经疏远江阳和朱伟。他们是不是还怀疑江阳和朱伟卷入了股市暴跌?又问,这些权益的买家是江阳和朱伟么?江阳回答,都不是。他们就是利用股市内幕关系,趁高人一步的一帮人。有人给江阳和朱伟发包子,他们就说是利用股市内幕大赚一笔,以此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