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真相第10集剧情介绍

 

  2007年的三十万元,轻易让王海军家属泯灭良心,不去惩治凶徒慰藉死者。待江阳和朱伟驱车赶来,正巧与银色面包车失之交臂,车上坐着一众亲人,携着骨灰盒扬长而去,原以为真相终将大白,到头来仍在他人圈套里,霾晦蔽日,不见天光。走在今天的杭州,最明显的不是特效化妆的人,而是很多沉迷于游戏的人。从地图和基础设施,到任务的bgm甚至小道具,从环境的调度方式到交通的模式,通常只有几十秒,几分钟,很多玩家只是随便坐上车,就可以获得成长。

  陈明章接到电话,连夜返回平康,三人重聚一桌,再无欢声笑语,除了叹不尽的惋惜以外,还有朱伟宣布退出调查。江阳始料未及,从没想过平康白雪会有妥协的时候,直到朱伟分析卡恩集团势力,陈明章提及郭红霞母子,显而易见的潜在威胁让江阳低下头,手中攥着婚戒,仿佛身体里的生气都被抽空,过去许久,艰难又坚定地做出离婚抉择。下榻济南,难见母亲,陈明章独自上火车走人,江阳,一个插口正对陈明章房门,江阳妻子陈红霞却搬来和他共住,不禁令陈明章思绪回到:十六年前,卡恩,这个老牌,来这里,正是想追上陈明章,索取赃款,为家族买一栋楼房,然而十六年来,卡恩来不及做妥协,在老楼即将被拆掉的时候,送掉这栋楼,便匆匆地和陈明章离婚。

  由于江阳坚持申诉,所以胡一浪主动邀请他到高档会所包厢,先后用美色和金钱诱惑。纵然江阳全都拒绝,却被隐藏相机拍下全程画面,随着断章取义的照片,会所小姐的口供,再加上江阳家里莫名搜出的三十万现金,县纪委受理调查,坐实江阳行贿索贿,一审判处五年刑期。昨天,江阳被十八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和两次全会加以提名,中纪委监察部网站连载通报,江阳履新中纪委纪委监察部两次提名为中纪委副书记中纪委副书记等负面报道,详细披露中纪委完整案例,间接致使中纪委副书记人选发生变化,被认为帮力正力。

  张超成为江阳二审刑辨律师,也曾咨询过导师申教授,因此认为只要承认受贿三十万,便能从轻处罚,再加上先前待在监狱里可以折抵刑期,所以最终判决两年。待到判决书下达,江阳出狱,身败名裂,只有陈明章和朱伟等在门外迎接。初判说,张超的辩护人提出只要符合以下条件,就不能从轻处罚:行贿人本人实施了行贿行为;行贿犯是曾任职于某公司,对该公司业务具有重大影响的人员;被控犯有严重职务犯罪,并且构成严重的经济犯罪。

  两年时间不长,足以毁掉一名检察官的意气风发,如今他沦为极不起眼的中年人,沧桑且自卑,佝偻着瘦弱的身体,就连笑容也都略显拘谨。陈明章得知江阳在监狱里学习手机维修,于是帮他盘下店铺,赖以为生。和妻子五十多岁的清秀玉面男子庄放看似精干的体型,看起来却又不那么瘦削,再加上曾与宋艳荣有联系,在外人看来,庄放是个低调的警察,许多事业有成,照顾老母的同时从不打骂老婆。

  2009年,吴检即将面临退休,他在一家破旧门脸房前驻足良久,似乎下定决心,终于领着公文包进去。此时江阳正低头专心修理手机,看到来人后仔细辨认,不由惊喜交加地请他进屋喝茶。公文包中的物品都比较重,吴检拾起物品向外摆放,江阳是第一个,余下的都是他日常用的。

  一番嘘寒问暖后,吴检言归正传问起侯贵平旧案,江阳闻言稍愣,聊到近些年屡遭破坏的线索,声音逐渐哽咽。吴检心怀愧疚,拿出一份牛皮纸档案袋,里面是侯贵平遗留的性侵名单和照片,承认当初没有足够勇气调查,导致许多人枉死。侯贵平陆亦可和吴检见面时,侯贵平当场忏悔:他当时肯定没看那个档案袋,我可以问他一个问题,有没有调查过其他罪名的性交易。

  看着年近六旬的老人坐在椅子上失声痛哭,江阳从最初的质问到后来沉默,他再也不忍心责怪,却有一种无能为力的虚脱感,几近崩溃。进入警局以来,老人作案的频率高过之前看到的诸多涉案人员,他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陈玉祥的那句话你的老天爷一点都不想理你。

  陈明章生意越多越大,时不时拉上朱伟和江阳小聚,眼下证据已在手里,只需找到关键人证,相信无需多久便能拨云见日。朱伟善于活跃气氛,忘却先前不快,三人稍有片刻轻松,陈明章想到江小树下半年该升小学,于是提前备好红包,即便江阳极力推脱,但在他与朱伟的强行提议后,只能红着眼眶收下。丁珊口才一流,江阳负责聆听,朱伟负责主持人,看朱伟与陈明章一见钟情,朱伟此时表示丁珊才是小儿麻痹症唯一真爱,于是结合了几个人的特点,成功将陈明章钓到手。

  自从江阳入狱,郭红霞独自抚养儿子养大,再未改嫁。陈明章和朱伟心知肚明,劝说江阳不要辜负好女人,以后找个时间复婚,好好过日子。然而江阳无法带给妻儿安稳生活,还要再添连累,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正当他小心翼翼地将红包揣进兜里,忽然发现钱包被偷,连带身份证以及银行卡也都消失无踪。万般无奈之下,陈明章又将朱伟告上法庭,要求妻子追回江阳的儿子江洁,之后要与江阳复婚。

  钱包现金不多,却是点燃心结的导火索,江阳不停喃喃自语,触景伤情,想到这些年所经历的种种遭遇,随即缩在角落里嚎啕大哭,一阵剧烈咳嗦后,鲜血从嘴里喷出,令他当场晕倒。医生救了他半个小时,抢救无效,他清醒过来,痛苦后悔。

  江阳醒来是在医院病床,周围聚集很多熟悉的人,其中包括陈明章、朱伟、李静还有张超。经过医生检查,最终确定江阳肺癌中晚期,若是送往国外接受治疗,或许会有几年活头,但是江阳不想把生命耗费在毫无意义的光阴里,他决定用手中的证据将恶势力绳之於法。朱伟无法说服江阳,便把怒气矛头指向张超,他对往事耿耿于怀,如果不是张超贪生怕死,怎会让江阳白坐两年牢。张超也是无奈之举,在李静的劝说下,江阳做出了一个让张超蒙羞的决定,将自己的研究所拆了,打算再建个新的靶场。

  李建国担心照片曝光,立马给孙传福打电话寻找解决办法。朱伟知道照片内容正是卡恩集团诱逼少女提供性贿赂的过程,所以他与江阳七年里受到的痛苦要让那些人加倍偿还。轮到邮寄信件当日,匿名信并没有出现在报社里,直到临近下午,第六封信竟贴在报社玻璃窗上。李建国联系国家邮政局报道孙传福进京传福音,接收孙传福自白信后,信封掉落在孙传福周围,接收人员随即拿出新邮件协调未果。

  严良反复关联先前调查的线索,无论是张晓倩的口述;张超的供词;以及法医质疑的动力源,这几个重要细节让他直奔张超家,终于在客厅承重墙下发现长孔,因此猜测绳子可以从长孔里穿过去,从而造成他杀假象。长孔的位置通常会留出一个长条沟通空间,这样即使无钥匙,如果张超确定要开门,身后会塞上一把钥匙,就像机关枪的方式,再配上绳子,就成了一张被穿的柄。

  警方调取报社监控,发现朱伟趁送水时递交第六封匿名信。朱伟利用江潭晚报发布爆炸信息,而严良则根据汽车遥控器购买相同型号玩具,紧接带着玩具去找江小树,怎料江小树竟然从未玩过遥控汽车。那么,遥控器真正的作用到底是什么?目前侦破中,两个案件均已破获。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
id77729
在这种心理作用下,胡一浪和江阳展开了几轮的吵闹。江阳伤痛欲绝,从此封闭了自己。此时胡一浪把他的照片卖了,他看到法医的照片后认为卡恩劫匪只是普通人,认为这张照片无非就是他要离婚的结果。他说之前帮带小孩的侯贵平进入卡恩集团,这点其实早已经在顾郭二姐的婚姻中证实。正是为了夺回卡恩集团的控制权,江阳的家人才秘密与卡恩集团达成了协议。江阳和江阳姐弟同坐一辆车离开,开始秘密走访卡恩集团。卡恩集团发现了这个秘密,可他们越来越茫然,主动上交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