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空弹壳剧情介绍第5集

 
第五个空弹壳剧情介绍

田小梅不知田志平在干什么,凑近一看发现是个泥人。她在家从没见过这东西,十分好奇地问这问那。田志平不知如何将事情说清楚。正在支唔之时,卜玉琴下班回来,进门就撞见了这一幕。

卜玉琴先是一楞,须臾夺过泥人径直钻进卧室。卜玉琴的脸上挂着泪,她委屈,她恐惧。下班从江心屿搭轮渡回家,在轮渡上,她分明听到有人用口哨轻轻地吹着“摇蓝曲”,那口哨声对卜玉琴来说,既遥远又熟悉。当年苇子常吹这曲给她听。然而时光流逝,时下卜玉琴听到口哨声时,心中一片恐惧。她四下搜寻,在拥挤的渡轮舱内,她没有发现苇子的身影。谁知一波将平一波又起,田志平怎么又翻出了泥人?那泥人,是苇子婚前送给她的信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卜玉琴完全理不出个头绪,她怎么能怀疑自己的感情,感情?对谁?

田志平知道捅了漏子却束手无措。田小梅不知其中情结,只当是母亲心疼摔坏了东西,信誓旦旦:只要把泥人交给口腔科的同事粘粘,保证天衣无缝。卜玉琴见小梅弄不明情,也就不再与田志平呕气了。

几条线索都表明贩枪案与韩老六有关,刑警队制定了周密的追捕韩老六方案。但不知是哪个环节上出了毛病,当田志平他们围住韩老六的文物店时,韩老六早已闻迅潜逃了。好在虎啸早已有了第二套方案,在火车站贵宾候车室的检察口抓住了已经签票登车的韩老六。把韩老六带回刑警队,虎啸正准备突击审问,儿子点点却从学校打来电话,说是被人绑架,要虎啸快来学校救他。

虎啸赶到学校方知是点点搞的恶作剧。原来,自虎啸和关艳秋离婚后,为了照顾孩子,虎啸常把点点接到刑警队的宿舍来住。昨日为捕韩老六,虎啸一夜未归。点点早上见作业本上没有家长签字,就翻出了虎啸的图章盖在了自己的脑门上。班主任胡老师见状,坚持家长来校领点点。点点找母亲关艳秋,关艳秋让他找爸爸。爸爸工作忙叫不来,点点才编了个瞎话骗来了虎啸。虎啸来到学校,早就做了挨老师训的准备,哪知胡老师训起人来竟是那样执着。正待发作。又品出胡老师话中有话,心头泛起一丝暖意。正在不知如何应对这时,关艳秋破门而入。女人的心眼最细,她在门外就听出胡老师对虎啸有意,冲进办公室对胡老师一阵冷嘲热讽,把点点往胡老师怀里一推。关艳秋摔门而去,弄得虎啸和胡老师好不尴尬。

苇子搭上乔小辉后果然等到了见女儿田小梅的机会。谁知事情来的突然,“偶遇”竟是从小磨擦开始的。没等苇子向小梅说话,小梅就拂袖而去。为此苇子十分懊恼,机会却难再现。尽管他让陈再勇设计了一出慈父救爱女的好戏,可到头来这出戏却演成了英雄救美。一失一得,苇子因帮“白牡丹”摆平房主纠缠而搭上了老板娘关艳秋。关艳秋对苇子的一腔谢意也渐渐生出些爱慕,一来二去双方都有那么点意思。谁也没有想到,最后捅破窗纸的,竟是忙活着关艳秋张罗对象的许大妈。无意间把干柴烈火拢到了一堆的许大妈,万万也没有想到,关艳秋提到的她身边那个男人竟是卜玉琴的杀人犯前夫,她更不会想到,因为撮合了卜玉琴和田志平的婚事,会招人杀身之祸。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