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空弹壳剧情介绍第6集

 
第五个空弹壳剧情介绍

自从出了“泥人事件”,田家从表面上看还是那样美满恩爱,但田志平却觉得很累。每晚回来,饭桌上依旧少不了卜玉琴为他温好的烧酒,下酒的小菜还是那几个小碟,可田志平就是喝不出过去的滋味。卜玉琴和每天一样,陪坐在饭桌前给田志平添酒,相敬如宾中田志平感到的是谨慎、紧张。他觉得大家的心事都太重了,这样绷下去,迟早有断弦的那一刻。田志平狠了狠心,一仰脖子把杯里的酒入肚里,放下杯子对卜玉琴说:“苇子越狱了。”瞪眼盯着卜玉琴的脸。

卜玉琴只是身子轻轻地一颤,十分平静的回了一句:“咱俩结婚18年了吧。”她本想把那日在渡轮上听到口哨声的事讲给田志平听,想了想,拿不准该怎么说,起身收拾了碗筷。田志平跟进了厨房,说自己没把卜玉琴去西北探过狱的事向局里汇报。卜玉琴转身对田志平笑了笑。

心里的疙瘩解开了,又赶上礼拜天,卜玉琴一大早就拉上下夜班的田小梅奔了早市,买点好菜给爹俩解解馋。谁知好心情一进早市就变味了,她的身边又想起“摇蓝曲”的口哨声。一听这口哨卜玉琴有些失态,拉着小梅就要回家。田小梅发现妈妈不对劲儿,正要问出个明堂,母女俩却让关艳秋拦住了挡架。原来许大妈一心要给关艳秋拉扯对象,撵着屁股从关家跟到了早市。田小梅没兴趣听这些破事,独自在早市闲逛。卜玉琴好不容易摆脱了纠缠,转身不见了小梅,她朝早市里一看,小梅正和一个男人说话。卜玉琴紧走两步叫小梅回家,背着的男人一回头,着实吓了卜玉琴一跳,那人正是苇子。苇子朝卜玉琴走来,没等他张嘴,早市一片大乱。一群戴大盖帽的市管人员来清理非法集市。苇子以为是警察,混在人群中溜走。卜玉琴被小梅拉着走了多远心还怦怦跳个不停。

虽然抓了韩老六,可是贩枪案依然没有大的突破。明明在韩老六的背后藏着一个贩枪的犯罪集团,可是韩老六软硬不吃大包大揽的态度,使线索很难向前推进。经过研究,虎队决定还放韩老六,同时在外面放风:韩老六是因坦白从宽政策得以释放的。除此之外虎队还做了些佯攻,以期剌激幕后人浮出水面。韩老六果然把蔡大头引进了警方的视线,可不知是哪里出了岔子,不但蔡大头无任何可疑动向,连韩老六也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人杀死在按摩房里。贩枪案的线索又一次中断。

虎啸正为案子没进展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瓯江市又发生了一起枪案。

死者是许大妈,被害地点就在她的红丝线婚介所。刑警迅速赶到现场,田志平从地上拾起了凶手留下的空弹壳,口中喃喃自语,“第二个空弹壳。”从现场勘察来看,许大妈完全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杀害的,谁会对这个热心肠的老人下毒手呢?田志平不脑海里不时地显现出苇子的影子。据说最后见到许大妈的人是关艳秋,虎啸直奔“白牡丹”美容厅去。

苇子用手撕了第二个纸人粘在墙上,第一个纸人的旁边。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