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个空弹壳剧情介绍第15集

 
第五个空弹壳剧情介绍

随着父亲那声“窦苇林”,目瞪口呆的田小梅手中的杯子脱落了,“女儿红”溅在腿脚上,好似鲜血淋淋。卜玉琴见此状冲了过来,她从田志平眼前绕过的动作似乎显得过长。田志平恼火地拨开碍事的妻子,不想用力过猛,卜玉琴一个趔趄扑在小梅身上,母女俩跌倒在地,压碎了酒杯,也粉碎了田志平生擒苇子的设想。窦苇林又一次从田志平眼皮底下逃脱。

乘出租车回家的路上,田志平、卜玉琴安慰受惊吓的女儿。小梅在经过一个路口时突然喃喃自语,“……想起来了,那天去医院留下泥人的也是窦……”卜玉琴一把攥紧了女儿的手。田志平把视线移向窗外,凝视着江上一艘超载的货轮,心绪纷乱。

工作会上,杨大刚听过田志平的检讨,气不打一处来,碍于“叔辈”面子,旁敲侧击。田志平听出弦外之音,表示自己一再严重失职,理应退出此案反省。虎啸同意田志平回避并责成他写出书面报告检查。

临时接替田志平工作的杨大刚踌躇满志,立誓要在此案中一展身手,为父报仇。在探望病假中田小梅时,听她说出乔小辉与苇子交往过甚,喜出望外,立刻布置兵力,并找到乔小辉,得知苇子栖身网吧。田志平闻迅,表示要和大刚一道执行任务。大刚求胜心切,加上对田志平两次放走杀父凶手的积怨,冷冷一句:“师傅,你已下岗了。”遂率人直奔网吧。不料苇子从“醉花荫”逃出后,已感不妙,迅速“挪窝”。扑空的杨大刚气极败坏,视乔小辉与窦苇林同伙,狠狠铐住了乔小辉,惹起他一阵嚎叫。虎啸严厉批评了大刚,并亲自向小辉道歉,送他到大门口。

苇子逃往情妇住处,匆匆收拾行囊。

打牌亏输归来的关艳秋似乎嗅到情夫气味,狂喜上楼,却撞见持枪的苇子的一脸冷峻。关艳秋心头掠过一阵冰凉,想到那天窥到的手枪,和这些天苇哥的诸多反常,可当苇子告诉她就要离开瓯江时,关艳秋扑在苇子怀抱,与心上人度过的如胶似漆日夜,早已使她和这个天上掉下来的苇哥哥难分难舍。她一吐肺腑,哪怕你只在这床头坐过,就是我姓关一生的男人,我会与你同生死共患难。苇子只好答应这个多情且不失侠骨的女人的哀求。分别前苇子答应随时与关艳秋联系,择日启程。

是夜,苇子潜入歌厅会见蔡大头,商量从海上偷渡一事。蔡大头借此讨好昔日大哥,以释前嫌,慷慨答应尽快办好护照并当场与蛇头联络。

鬼迷心窍的关艳秋开始为“私奔”,做准备。她首先想到点点,哪想到虎啸被案子搅得食寝不宁,根本不予理睬,再说他也听到前妻的一些风言风语。争吵之后,被激怒的关艳秋决定求苇哥助一臂之力。

卜玉琴几经折腾,精神恍惚,时常被恶梦惊扰,渐次萌动杀念,以翦除心患。一日,卜玉琴鬼使神差拿出那一对泥人,注视良久,突然起身到菜市场买来一只公鸡,磨刀霍霍!无奈生性善良的卜玉琴刚刚划破鸡喉,那只嘶叫挣扎的雄鸡扑楞楞从卜玉琴抖瑟的手中窜起,霎时,屋内杯盘狼藉,窗台那一双泥人也被殷红鸡血溅得面目狰狞。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