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第9集剧情介绍

 

姜亚琴在医院接受着治疗,经过医生的催眠姜亚琴在梦里见到了母亲,母亲告诉她不能跟着姜亚琴一辈子,母亲能留给姜亚琴的只有这双眼睛了,姜亚琴看着远去的母亲,心里哭喊着她绝对不会放过张小雅的。姜亚琴经过手术换上了母亲的眼睛,面容也有所改变所以就去了程鹏辉他们家做了保姆。

陈队长问程鹏辉姜亚琴的母亲时哪一天跳楼的?程鹏辉告诉他们是八月三号,这时程鹏辉突然想起张小雅也是这一天跳楼的,这让程鹏辉抱着头后悔不已,陈队长说这就是姜亚琴在报复张小雅。

程鹏辉想起当初应聘孟江月的时候说他们家有两个老人需要照顾,一个是婆婆。一个是丈母娘,但是孟江月却没有任何不愿意,这让他们对孟江月很是喜欢。

陈队长说姜亚琴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姜亚琴没有急于报复,而是采用了利用张小雅喜欢捕虫树作为设计道具,然后在利用张小雅头部有血管瘤这个疾病制造出张小雅在阳台浇水早晚会摔下去的一个假象,在浇水的时候还故意制造噪音让邻居留下每天浇水的记忆,而且还对捕虫树进行了很细致的研究。并将张小雅的睡衣用苹果水浸泡过,而且还在张小雅出事的那天故意说有事回家,但是姜亚琴也是在赌程鹏辉会不会把张小雅有血管瘤的事告诉医院,结果姜亚琴赌准了。

陈队长认为姜亚琴是属于祭祀性杀人,姜亚琴的眼睛是她母亲给她的,这样来说姜亚琴就要用她母亲给她的眼睛看到张小雅坠楼的全部过程,所以小区里一定会有姜亚琴在场的监控,于是陈队长他们调小区的监控的确发现了姜亚琴的身影,这就完全证实了他们之前的推测是姜亚琴故意杀人。

李警官去到姜亚琴和她母亲的墓前说姜亚琴不是她母亲亲生的,姜亚琴是他母亲在路边捡来的,所以她随母亲的姓氏姓姜。这时不远处一个中年男人在看着他们,似乎这个人对于案情还有什么联系。

谭景天和金玲在等文白一起吃饭,没一会文白带着谢天琪一起去了,谢天琪说她是素食主义者,但是还是去了,谢医生吃素让文白赶到意外,他们认识那么久文白居然不知道,这时金玲说文白的冤案得以陈雪都是谢医生立了大功,但是谢天琪私自拆开别人的信件也是好手,这让谢天琪坐不住了就说她不吃肉,还是先走为好。

谢医生走后金玲说谭景天对张小雅的案子一直有想法,问他为什么要郁闷?谭景天说通过张小雅的案子认为他妈妈的坠楼是不是也另有隐情。

谭景天一个人去到小时候妈妈跳楼的地方回忆当时的场景,在谭景天的脑海里绘制出当时的画面,就在这时身后有个人在喊杀人了,谭景天赶到现场一个老阿婆抓着一个男人说他是杀人犯,这个男人叫宋志平是阿婆的姑爷,阿婆说宋志平先杀了她的女儿,现在又要杀她,警察告诉谭景天说宋志平的妻子脑淤血死亡在家中,经过警察调查发现属于自然死亡,但是阿婆不信还三番五次的自杀说宋志平杀她,每次警察带着阿婆做伤情鉴定,但是每次都是阿婆自残,搞得宋志平没办法只好叫法医做伤情鉴定,于是谭景天叫金玲给阿婆做伤情鉴定,金玲问阿婆宋志平是用什么凶器?阿婆说是烟灰缸,但是金玲说这个伤刀伤所致,阿婆说是宋志平用刀要杀她,这就证明阿婆是在诬陷宋志平,没办法谭景天只好带着阿婆回家。

谭景天将阿婆送回家发现原来阿婆是他们家原来的邻居,阿婆的女儿叫琪琪,谭景天和这个陈阿姨聊起了一些往事,但是陈阿姨说不管法院说琪琪是怎么死的,肯定是宋志平干的,她要豁出老命也要为女儿报仇,陈阿姨叫谭景天找金玲给琪琪重新验尸,琪琪的尸体陈阿姨一直保留着呢,她这些年装疯卖傻就是想找一个能够信得过的法医,但是谭景天劝陈阿姨能够接受事实,当年他妈妈坠楼的时候他也是和陈阿姨一样的想法,只是现在已经过去了,这让陈阿姨对谭景天很失望,陈阿姨认为谭景天不该放弃,因为当年谭景天的妈妈坠楼不是意外,这让天谭景天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陈阿姨说谭景天妈妈是被人害死的。谭景天问陈阿姨是谁做的?但是陈阿姨要谭景天帮她才能告诉他真相。

网络微评
id81949
陈阿姨这一夜做梦都没有想明白。陈阿姨劝谕了隔壁老汉,谭景天看了很感动。陈阿姨让陈阿姨先暂时离开现场,但是谭景天却不死心,反复询问陈阿姨是不是谭景天他们还是要保护她。陈阿姨被逼到了艾滋病人的生命危险之地,就差立马封锁了艾滋病人的消息。陈阿姨哭的死去活来。陈阿姨哭的这么伤心,谭景天看在眼里,恨在心上,立马用高超的技术封锁了大门。陈阿姨不死心。谭景天使了个圆滚滚的救火队。陈阿姨最后想做的事情就是想找寻一个最好的法医来帮助她,希望她真的能够转危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