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第15集剧情介绍

 

其实撞何建设都是文白的想象而已,文白还是克制主了心中的怒火放过了何建设。金玲接到了刘志的信息说下午发给他们的何建设很多次都被抓起来过,是个老赌徒,还把照片发给了金玲,金玲拿着照片给朴阿姨看她一眼就认出了何建设。

文白再次想起他小时候去到谭景天家里的情景,又想起了何建设威胁他的情景,还有何建设去医院威胁他母亲的情景,这让文白心里很是不痛快。文白在洗澡的时候何建设从后面用毛巾勒住文白的脖子威胁文白不要对他用歪心思,否则何建设就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去。

一大早何建设被警察从河里打捞上去,金玲说应该是半夜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死亡,金玲给谭景天发了消息说何建设已经坠河死亡。

李警官给大家介绍何建设的相关资料,但是三年前何建的银行账户就有文白的转账,每月都有三千块钱,最近两次是手机转账。

警局开会叫金玲做尸检报告,金玲初步认定何建设醉酒坠河死亡,另外金玲要求她回避这个案件,因为文白是她的师兄她要避嫌,陈队长批准了金玲的请求。

金玲找到谭景天说文白一直在资助这个何建设,叫谭景天有心里准备,这让谭景天有些接受不了,文白知道他们一直在找何建设,为什么要瞒着他们。

李警官认为何建设距离家那么远坠河死亡,很可能是被人谋杀所致,要排查距离坠河点最近的监控,然后排查与何建设有交际的人,这时刘志说人家陈队长在就安排他们这么做了,这让李警官有些尴尬。

金玲说文白是个人善良的人,他资助这个何建设不奇怪,奇怪的是文白知道谭景天在找何建设,文白为什么认识何建设而不说?

文白接受李警官的询问说何建设坠河死了,这时文白很奇怪他不知道何建设已经死了,李警官问他为什么三年间文白要给他打钱?文白说三年前见到何建设很可怜所以就一直在资助他,问他昨天晚上他在不在医院,文白说没有,但是他不想说,陈队长告诉文白不能不说,叫他好好的回忆一下再说也不迟。

刘志说他查过了所有机动车高速监控都没有何建设的相关资料,陈队长叫他动动脑子,查一查非机动车,刘志恍然大悟对啊。

陈队长回到询问室,文白昨天晚上到底去哪里了,文白说他和谢天琪在车里,这时李警官很激动的说文白不是一直在追求金玲吗?怎么现在搞劈腿了?文白问他与本案有关吗?李警官哑口无言。

警局开会说在何建设的头上发现了一只猫身上才能生的寄生虫虱子,所以他把图片发给了谭景天,谭景天也确认过这个就是猫虱。

陈队长决定先把文白放回去,这让李警官有些不甘心,但是也没办法只能先把文白放回去,但是陈队长叫他们不能白放还要布控,李警官给刘志打电话问他何建设家里的指纹采集有没有文白的指纹?刘志告诉他没有,回头李警官就骂了一句人渣,这让刘志有些匪夷所思问他骂谁呢?

李警官找到了两个与何建设经常一起赌博的赌友,说那天与何建设约好了在河边有个赌博的聚点,但是等何建设好久都没去,于是他们就去何建设家里找,警察在何建设家发现的指纹脚印是他们留下的,所以有可能何建设是喝醉酒去河边赌博的时候坠河淹死的,但是他们也不知道何建设是怎么去的河边,另外何建设欠了他们很多赌债,之前听何建设说这几天就会有钱还给他们,所以没等到何建设就去他家找钱,什么也没找到,警察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何建设已经死了,不过何建设身上有很多猫虱,他们家根本就没有养过猫,于是陈队长叫李警官他们查一下运输猫狗的运输车。

李警官找到了一个运输车司机,经过询问司机说昨天晚上一个人给了他四百块钱叫他捎一段路,于是就把他往那边送,但是半路上何建设要撒尿,他们就停下来了,何建设走到河边因为喝多了所以就掉下去了,司机想救他但是何建设掉下去半天都没影就吓跑了,没想到等司机走后,文白从水里出来了。

但是陈队长疑惑这个何建设还真是奇怪,为了赌博居然和运输车上的猫狗一起。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