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集
日出剧情介绍

日出分集剧情介绍第7集

 胡四对这个庸俗无知的老富婆十分反感,但她的万贯家产却使得他对她的每次勾引都蓄意迎合。潘月亭对与陈白露的鱼水之欢念念不忘,为此他并将一把亨德饭店的套房钥匙交到陈白露的手里。他的过分亲昵的举动引起陈白露的反感,陈白露将钥匙扔在了饭桌上。这使潘月亭颇为尴尬。失身的痛苦笼罩着陈白露,这时她又看到进步报纸上的登载了方达生对庸俗电影《绝代有佳人》的批评。她后悔出演,软下来跟潘月亭求情不录歌曲。但潘月亭说合同已经签订,无法改变。陈白露的歌声依然飘扬在大街小巷,她的巨幅海报满目皆是,方达生没想到自己的批评一点效果没有,对她的精神状态和生活模式深感不安。陈白露敷衍着顾八奶奶和胡四的爱情,成天与他们一起寻欢作乐。方达生来寻陈白露,胡四误以为方达生也是一个圈子的人,不由分说把他带进了舞厅。第一次到舞厅的方达生,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陌生又厌恶。在舞厅,方达生遇到了由于孙大帅去世而重返舞场做舞女的吴小姐,她已年老色衰,无人捧场,十分凄凉。她暗示方达生,陈白露以后的结局也跟她差不多,这让对陈白露遭遇已经很不安的方达生心中再生拯救她的想法。舞会后,方达生随陈白露回到她家里,对一切的生疏让方达生陪感窘迫,而陈白露一时间所流露出的孩子气又打动了方达生,他指责陈白露的堕落,说她让一群寄生虫所包围。陈白露为此十分生气,方达生失望地离去。送走方达生,陈白露伤感地回忆起与方达生在一起的那些日子,耳畔响起了那熟悉的歌谣……

日出分集剧情介绍第8集

黄省三的咳嗽病越来越严重,他想隐瞒妻子刘秀英,但还是被妻子发现了。刘秀英责备黄省三欺骗自己,要他尽快看病,因为全家都等着他养活。诊断表明黄省三得了肺病,他急切地想知道病情严重到什么程度,却遭医生白眼。经济紧张的黄省三不也敢开药只得等死。这天夜里,潘月亭的家中也不安宁。潘立仁毒瘾再次发作,由于注射过度昏死过去。这惊吓了全家,只得冒着被"曝光"的风险把立仁送往医院。报纸曝光了"潘公子毒瘾发作"的报道。潘月亭又气又脑。李石清主动"请战",帮助潘立仁戒毒,潘月亭欣然应允。李石清高价请来一大夫给潘立仁戒毒。同时他也没忘了家中女儿的亲事问题。女儿本已与家境甚寒的王老师一见钟情,李石清却不置可否。这时,一个新的生命也出现在"三不管"大院里,翠喜终于给连成生下了一个正常的儿子。顾八奶奶来向陈白露倾诉自己对胡四的心情,陈白露告诉她:你这是找到了爱情。而此时的胡四则下决心要依靠顾八奶奶过上流人的生活。为此他窜腾顾八奶奶为他租房。顾八奶奶本来想找个地方与胡四成就鸳鸯,但没想到女儿顾若芸却责备她不知廉耻,规劝她不要一意孤行,否则就要跟她脱离母女关系。顾八奶奶苦苦乞求女儿不要干涉她与胡四的事情。

日出分集剧情介绍第9集

在戒毒中的潘立仁无法忍受痛苦,威胁不放他走便放火,并责骂李石清的狠毒。李石清用一巧计制服了潘立仁,这更让潘立仁对他心中恨恨不已。大丰银行内,李石清向潘月亭汇报潘立仁的戒毒进展情况,并说自己所用的手段全是不得而已。他恭维陈白露的美貌和银行投资方向的正确,说得潘月亭十分高兴。走红的陈白露成为记者围攻的对象,记者暧昧的问到她是否要搬到潘月亭为她准备的亨德饭店。陈白露十分生气,厉声斥责。张乔治花言巧语安慰白露,并假意向她求婚,白露嘲笑说那还不如找顾八奶奶的女儿顾若云,财色兼收,这一下提醒了张乔治。张乔治向单纯的顾若云发起了爱情进攻。他温文尔雅的长相立刻就得到了顾若云的好感和信任,向他倾诉了自己的烦恼,并表示她要通过断绝母女关系,向母亲证明自己不是因为怕家产外落才劝阻她跟胡四的荒唐恋爱。这让慕财而来的张乔治大惊失色,急忙中用孝仁之礼说服了顾若云,并向顾若云表白了自己的"爱慕"。胡四不失时机地向顾八奶奶求婚。惊喜之余,顾八奶奶也感到几分的不安。潘月亭的两房太太爱子心切赶来探视潘立仁,看到治疗中倍受折磨的潘立仁已不成人形,十分生气,强硬地带走了潘立仁。本想着靠这一功劳"升官进爵"的李石清恨得咬牙切齿。却没想到痛下狠心的潘月亭回头就派司机来接李石清,让他继续给潘立仁戒毒。坠入爱河的顾若云判若两人。顾八奶奶正为胡四要跟她结婚而心烦意乱,又明白张乔治追女儿图的是自己的钱,不由分说劝阻若云并告诉她张乔治已经结婚。张乔治发誓与乡下老婆离婚再向若云求婚,并追随若云当教徒,若云信以为真。

日出分集剧情介绍第10集

戒毒终于成功,潘月亭十分高兴,为李石清加薪奖励。李石清兴冲冲地回带家里。妻子向他提及关于王家想余女儿订婚的事情,李石清断然拒绝。他信誓旦旦地表示,今后登门求婚的多的是,我决不会就走到现在这一步。翠喜因瞎儿子偷吃同院人的窝头与婆婆又发生了口角,吃奶的孩子也为母亲无奶而啼哭不止,无奈之下,翠喜决定再回妓院。妓院恶霸黑三一口允诺,并答应先借给她30个铜子,在今后的份子钱中扣除。婆婆则叱骂翠喜,并说:你要去就把孩子一起抱去。"三不管"大院的人们生活越来越艰苦,但年根已近,人们还是在为过春节而忙碌,张老爹更是忙着做杨柳青的年画,小东西也在爷爷的指导下为年画着色。家里喜气融融。潘月亭再次提出让陈白露搬到亨德饭店,陈白露婉拒不成,两人到波斯登以赌为决。好运连连,陈白露大赢。在赌场里,金八再次注意到陈白露,并对她产生了更大的兴趣,于是交待赌场洋管事给陈白露一路放票。洋管事非常迷惑,坚持赌场的游戏规则。金八警告已经买下波斯登,要炒他鱿鱼。洋管事迫于生计,设局让陈白露连赢。临走,金八点破陈白露大赢的原因--"胆量"。潘月亭隐隐察觉金八对陈白露的特殊"关怀",十分不安,但金八决定把波斯登的流水账存在大丰银行又不由让他喜出望外

日出分集剧情介绍第11集

丁秘书来到大丰银行打算提款,潘月亭措手不及,请丁秘书请示金八容缓几天。丁秘书沉吟半刻,提出要陈白露陪金八的重要客人到承德。潘月亭左右不是,只好托辞让丁秘书找陈白露商量。陈白露一听此事,大惊失色。她找了各种托辞也没法拒绝,心中十分慌乱。她急忙拨通了潘月亭的电话,对方却不在,情急中她只好求助干妈关老太太。陈白露向关老太讲述了自己对金八的恐惧和不安,恳求干妈向金八求情。谁想金八表面上答应了关老太太的请求,而随即竟命人砸了关老太太家的戏台,并将关老太太心爱的金鱼全部杀了,以示警告……陈白露慌了,她忙向关老太道歉,又匆匆赶往方达生处求救,并提出只要他能带自己离开就愿意和他结婚。正在忙着为学生们排练《娜拉》的方达生一时不明白陈白露的突变,询问细况。金八打手的出现使陈白露怕方达生遇到不测只得匆忙离去。赶回房间,她看到几个打手正在斥责她的车夫,这一切使得陈白露惊惧万分……

日出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无助中的陈白露只得能向潘月亭求救,垂涎陈白露已久的潘月亭提出只有一个解决办法:让她做自己的三姨太,逃避金八的纠缠。这使曾受婚姻生活重创,一心向往自由独立的陈白露感到非常意外,她指责潘月亭是趁人之危……潘月亭无奈地表示:我不让你受委屈……你就是太想要你的那个自由了……陈白露对潘月亭的话不竟为之而心动,但金八派来接陈白露的汽车已经出现在楼外,白露无奈,只得上车……陈白露第一次踏进金八家的大门,她第一次独自面对金八,金八为她的一再逃避表示出了极大的冷漠。陈白露只得随金八踏上了赴承德之路。潘月亭为陈白露的离去终日无精打采,神不守舍……陈白露突然出现在大丰银行,这让几天来坐卧不安的潘月亭非常兴奋。而陈白露主动提出要主动入住亨德饭店,更让潘月亭受宠若惊地立刻赶往亨德饭店欲云雨一番。但对于承德之行,陈白露却只字不提。陈白露在亨德饭店的豪华套间中俨然象个女主人般地招待四方客人,潘月亭也第一次得到了陈白露的惩罚:一个亲吻。当客人散去,二人正欲相拥就寝时,丁秘书的电话打破了这宁静的夜……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