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金枝剧情介绍

7-12集

豪门金枝第7集剧情介绍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惠王爷奏请皇上之事,代皇上批折子的懿妃,便很快以“皇上”的名义降旨:恩准。削去夏宗兵部侍郎衔,与其弟夏太医一起即刻逐出京城,永不叙用。惠王爷不再理兵部事,但自削王位之请被驳回,令他“入川督办盐务,即刻启程……”

  离家越久,重林对柳青的思念之情越重,渐渐地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对学习经商也没了兴趣……由于路途辛苦,加上心情不宁,路过一个叫荣井的地方时,就病倒在一家客栈里……

  开客栈的是一家姓孙的两口子,客栈很小,二人生活也很拮据,董管家和重林住进来的时候,姓孙的大哥已经外出到附近的井厂去做工,姓丁的大嫂也不在家,去替邻家布店的宋掌柜到乡间送布,替这家看着客栈“临时替班”的却是一个十七八岁守阁待嫁,布店宋老板家的黄花大闺女,董管家东奔西忙替重林找人看病的时候,这个黄花大闺女就替董管家照顾重林,等重林退了烧,勉强能盯开眼睛时,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她。

豪门金枝第8集剧情介绍

  秦日朗是西秦人氏。中秋在即,秦日朗与刘管家商议,将秦家“西秦货栈”改为“西秦商号”,再就是借众西秦商人到秦家赏月之机,倡议整修西秦会馆。刘管家说:老爷四十九岁生日眼看就到,该好好庆贺一番。秦日朗担心风光太过,有些犹豫。刘管家又搬出“男做亏,女做满”之说,秦日朗于是又无可奈何……

  中秋之夜,秦日朗一提出想整修西秦会馆,众盐商立即响应,并迅速募得银子两万多两。

  同在一轮圆月下,李家上下也在院里赏月。李友堂问起重林,见众人吱吱唔唔,李友堂替大伙作了回答:又不见了人影了,对吧?于是黯然神伤地:……少爷在外面醉酒,咱们还赏什么月呀?这不是咒月亮太圆吗!快散了吧,把月亮留给团团圆圆的人家赏吧……说着,起身回屋,众人连忙要张罗送老爷回屋歇着,李友堂低头问柳青:想啥呢,是不是想你爹啦……我也想呀!快两年了吧,也该为苏先生修修坟头啦,柳青听了既感动,又忧伤。

豪门金枝第9集剧情介绍

  赵八爷自讨没趣,被王正云拒绝后,赶到秦家向秦日朗述说心头委屈。

  秦日朗自从赵八爷来到富井,一直在暗中盯着他的动静……今天,这条从杨州游来的“大鱼”不请自来要主动上勾,还真让秦日朗在意外之中有些高兴,其实秦日朗也想早些促成他与李家的事,只要把赵八爷的钱投在李老爷的“井”上,那就算是“套牢”了,于是,他对赵八爷明言:“客来起高楼,客走主人留”,这是富井盐商与外来户合伙打井时常用的一句话,我想您赵老爷是明白这层意思的。土地反正是死的,打了井也是死的,谁也拿不走,出不出卤水无所谓,就看两家有没有缘分,缘分到了就合伙,打井出了卤水按天算,一个月每家各包几天就行,一到合同期限,井也好,地也好,全都是地主的。

豪门金枝第10集剧情介绍

  董管家的原意,是先让重林在外头躲些日子,等李友堂消了气再说。不料几天后,董管家的亲戚却惊慌失措地跑来报信:重林已经不辞而别!事关重大,董管家赶紧向李太太禀报。听说儿子不见了,李太太顿时没了主张,急得直哭。董管家一面安慰太太,一面派人四处寻找,可哪来重林的影子?董管家实在怕担不起这个责任,只好如实告诉了李老爷。父子无隔夜之仇,听说儿子失踪,李友堂嘴上说:他死在外头才好呢,李家省一口棺材钱!心里却暗暗叫苦。

  在李友堂的默认下,李家四处寻找重林。

  惠王爷自出京后,一行诸事不顺,战事不断,中原道路又多数被毁。到了开封原想小住几日,可官道迟迟没能修复,马车无法通行,这一住就是好几个月。

豪门金枝第11集剧情介绍

  春节将至,富井举办传统庙会。临江楼上,各家老爷、太太,男眷女眷分开围坐,说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几大盐商乘逛庙会时齐聚临江楼已成传统,秦日朗、王正云、梅贞卿都带着家人到了临江楼。赵八爷也带着家眷,拿出一幅富井盐商的作派,左右逢源地打招呼,因为他不久前刚拦路买下王家早就看好的一个盐厂,王正云见了赵八爷表面上热乎,心里却对他更加冷淡……秦家少爷秦玉麟坐在少爷圈里,可目光则一刻没离开过坐在女眷圈里梅家的小姐梅静。桅子是王家丫环,当然只能站在王太太身后羡慕地看着,而她与梅静的再次相见,则是若干年后,在成都总督府里。那时,她和梅静一个是总督吴棠大人最为宠爱的小妾,另一个则为惠王爷家的侧福晋。

豪门金枝第12集剧情介绍

  清咸丰三年,太平天国定都南京,清廷为妙红仍然拒不见客,老鸨苦口婆心地劝说,妙红一句都听不进去。似看出什么来,老鸨讥讽道:真指望秦老爷将你娶进门呀?告诉你吧,换了别人我还信,这可是远近闻名的秦家老爷!再给他十二个胆,他也不敢动这心思!

  老鸨说对了一半。秦日朗已经对妙红动了心思,要给妙红赎身,但却阻力重重。别说太太,姨太太了,就连一向言听计从的刘管家,对这事也有抵触。听到外面的种种传言,秦太太还绕着弯提醒秦日朗:像秦家这样的人家,老爷再娶个三房五房的,没人会说啥。可一个风尘女子……不提“风尘”这两个字还没什么,一提“风尘”两个字,反倒把秦日朗的老爷脾气给逗起来了,他当即对刘管家说:备轿,上“怡红楼”。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