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金枝剧情介绍

25-30集

豪门金枝第25集剧情介绍

  王正云入狱,富井为之震惊,王家更是乱成一团。盘信山与王永仕做了分工:盘信山专事营救王正云,王家生意则由王永仕打理。

  趁着混乱,对雪雁苦追无果的盘永顺闯入小耳房,想将其强奸,没想到,此时栀子恰在屋中,无缘无故地被搅进这种事来,栀子吓得浑身发抖,盘永顺发现栀子后,先是威胁,见栀子由于惊恐,连话都说不出来,怕她出去坏事,盘永顺便想杀人灭口,雪雁连忙替栀子求饶,并替栀子向盘永顺保证,她出去以后对谁也不说,于是雪雁让栀子快点离开,自己吞下了这枚苦果。从那之后盘永顺对雪雁得寸进尺,屡屡得手……

  去成都前,盘信山专门向巫先生请教,巫先生称清朝审案程序冗长,此案还有转机。遂对其指点迷津:既为大案,惟有以大制大。

豪门金枝第26集剧情介绍

  进京后,盘信山几经周折,加上金钱铺路,终于由同生堂周掌柜牵线请出了沈兰友,多管齐下后,沈兰友总算答应帮这个忙。

  李莲英虽已是宫里的大太监,但自己能有今日,对沈兰友的栽培自然是感激不尽。沈兰友出面相请,也就不便推辞。李莲英早年也贩过盐,还为此坐过牢。“皮硝李”这个绰号就是那时得来的。与盐打过交道,见了盐商,本来就觉得亲近。再加上盘管家又送了他一尊金佛,李莲英竟然一高兴,领着盘信山进宫,直接对慈禧陈述“冤情”……

  盘信山的路没白跑,银子更没白花。不出一月,水厘案便有了转机:朝廷下旨,四川盐工捣毁水厘局一案,由朝廷另派钦差大臣来川处理……没等廷寄下,盘信山已花银子买通传信武弁,将消息以私人信件的形式送回成都。

豪门金枝第27集剧情介绍

  水厘案即已了结,王正云虽仍关在牢里,放他出来却是迟早的事。朝廷如此处理水厘案,陆玑心有不甘。从成都回来,为让王正云多尝几日蹲大牢的滋味,陆玑拖着不放人。不料,这一拖,又拖出大麻烦……

  盘信山仍留在京城,恰逢顺天、直隶、山西、河南、安徽等数省大闹灾荒,清廷库银空虚,无奈之下,只是卖官帽换银子。得李莲英暗示,盘信山以王正云的名义向朝廷认捐助赈银七万两。银子一花,朝廷便下旨:赏王正云加按察使衔、戴二品顶戴及三代一品封典。得此“喜讯”,牟师爷马不停蹄赶回富井,在大牢里对王正云说了这事。对官仕极感兴趣的王正云起初不敢相信,随后欣喜若狂。待他平静下来,牟师爷献计:朝廷封赏的圣旨很快就到,圣旨一下,官府敢不放人?接圣旨后,老爷不要急着出狱,如此这般,方能大获全胜。

豪门金枝第28集剧情介绍

  水厘案令骆大人沮丧无比,但在战场上,他却连连得手。石达开入川后不久,即被骆秉章逼到了大渡河,已支撑不了多久。眼看胜算在即,自己的身体也每况愈下,骆秉章对陆玑称:这恐怕是老夫最后一仗了!

  自感不久于人世,骆秉章便忙着料理“后事”,想妥善安置陆玑。骆秉章原指望陆玑能沾王爷的光,没想王爷却诸事不问。陆玑是个清官。到富井后政绩斐然,却得罪了不少人。为对得起陆玑,骆秉章早就向朝廷上了保举陆玑的折子,不料却石沉大海。倒是那个什么正事都不干的郎大人,仗着会钻营,已由三品升至二品。见骆秉章想得如此周到,陆玑十分感激,连称士为知已者死……

  王正云入狱后,王家生意虽有王永仕顶着,起先准备大干一场,但因为官府和赵八爷挑唆盐工退股,受到很大影响。在外头风光无限,回到家里,王正云却十分清醒,对盘信山和王永仕称:王家风光归风光,可那东西当不得饭吃!水厘已停征,官府又忙着对付石达开,一时对盐务疏于管理,王家或少报食盐产量,或躲过盐卡,甚至伪造“官押”,立即开始大摇大摆运贩私盐,将前些日子积压之盐全都卖出去,换成银子……

豪门金枝第29集剧情介绍

  骆秉章病逝成都。消息传开,上上下下最为关心的,便是谁将入主四川。骆秉章任四川总督时,一直兼着四川巡抚。他一死,四川总督、巡抚双无。群龙岂能无首?没过多久,一个叫吴棠的人即将出任四川巡抚的消息便传来。听说这事,对吴棠一无所知的王正云一脸茫然。见栀子在一旁侍候,王正云还笑问:知不知道巡抚有多大?栀子听后,似没啥兴趣……此二人谁都没有想到,不到一年,栀子即成为这位新任巡抚大人最为宠爱的小妾……

  骆秉章入川前就已大名鼎鼎,对这个吴棠,众盐商连听都没听说过。四川地位日重,清廷竟派一个名不见经传之人任四川巡抚,还代行总督之事,官场内外都颇为不解。吴大人很快就要到任,吸取从前在骆大人管制时期的教训,加之太平军被剿灭,“川盐济楚”的必要性也变得越发微妙,一些商盐提出该在一起聚聚,以便做到未雨绸缪。

豪门金枝第30集剧情介绍

  栀子正在陌生的成都街头闲逛,一群地痞吵嚷着从酒楼里出来。见盘永顺大摇大摆地走在正中,栀子赶紧躲起来。盘永顺远去后,见天色已晚,栀子只得走进一家小客栈。老板娘见一俊俏的年轻女子独自歇店,有些惊讶……

  盘永顺已今非昔比,成了众地痞的头。威风八面地回到刚买的小院前,正想对雪雁炫耀,雪雁却一脸鄙夷,令盘永顺大为扫兴。一物降一物,盘永顺谁都不怕,对雪雁却处处迁就。不管雪雁怎样讥讽他,盘永顺始终一脸涎笑,从不敢对雪雁发火。而且,已混出人样来的盘永顺啥坏事都干,就是不沾女人……

  透着几分萧瑟气的总督府里,吴棠与随他前来的总管杨贵漫步其间。吴棠入住总督府是太后恩准的,这无异于发出一个信号:吴棠将很快升任总督。前任总督骆秉章是病死的,担心沾上晦气,杨贵将以前的下人全放了出去。偌大一个总督府,没一群下人根本忙不过来,杨贵一到,便忙着四处找人。总督府虽缺少人手,却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尤其是侍候吴大人的婢女,更得挑了又挑。见杨贵小题大做,吴棠虽不以为然,却又无可奈何……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