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金枝剧情介绍

19-24集

豪门金枝第19集剧情介绍

  一番筹划后,王家“三味堂”盐号在成都开张,众盐商纷纷向王正云道喜。席上说到梅家案子,有人称骆大人有一石三鸟之意:其一是梅贞卿其罪当诛,其二是给惠王爷腾宅子,其三是杀鸡给猴看,为即将开征水厘而造势。梅贞卿已经死于刀下,王爷到富井后,整日闭门不出,连面都没人见过。众人真正关心的,是水厘一旦开征,盐商们的日子将不会好过。说到水厘,王正云忿忿道:鱼死网破。骆大人真要我们这些鱼死,他那张网也得破!

  骆秉章选中富井等县先行开征水厘。出于对陆玑的信任,骆秉章又点名要陆玑兼着这差事。陆玑深感责任重大,既担心富井众盐商拒不合作,又怕水厘差役们徇情枉法。一日,与陈师爷论及此事,听陈师爷说差役们摩拳擦掌,个个都将征收水厘当成肥缺,陆玑冷笑:陆某会让他们失望的!

  荣井。一日天色将晚,有人到宋家布店找“木先生”重林,四娘问东问西地故意与他周旋,只见重林匆匆赶回,遮遮掩掩地将那人带走,四娘立即叫孙大哥跟上看看……当天晚上,孙大哥也神秘地回来,说了几句,便带着四娘一起朝山间走去。到地方一看,四娘才知道,原来重林一直在偷偷地替人修井。

豪门金枝第20集剧情介绍

  秦家灯火通明,秦日朗正请王正云、赵八爷等人在家中看川戏。看完戏,请赵八爷留下来。说话间,秦日朗很随便地问起:听李老爷说,赵八爷曾与李家补签了一份只输不赢的契约,问他图啥呀?赵八爷搪塞了过去,称他还想为李家做一件好事:听说很快要开征水厘,租李家盐井的一些客伙凑在一起,逼李家减些租金。赵八爷说,只有他出面,扬言将那些盐井盘过来,方能镇住局面……秦日朗听后,笑道:赵八爷是想既做好人,又成就一笔好买卖?令赵八爷尴尬不已……

  第二天清早,福晋正在梳头,突然听到院子里有人叽叽喳喳。丫环彩云惊喜地跑进来对福晋说:院里的梅花开了!一到院子里,福晋便看到了王爷。尽管早有所料,看到满枝的梅花,王爷仍面带诧异之色。恰在此时,梅静端着一碗茶出现在院子里。福晋见后,双手合十,嘴里不停地念:阿弥陀佛。

豪门金枝第21集剧情介绍

  日子一久,赵八爷是什么样一个人,秦日朗渐渐看了出来,对撮合他与李家合伙的事,也有些后悔,一日,赵八爷请秦日朗到郊外钓鱼,秦日朗再次问起赵八爷与李家签的那纸让人奇怪的契约,并说想看看赵八爷手里的那份与李友堂又感动又难以相信的那份契约是否一致,赵八爷吱吱唔唔说地不出一句完整话来。随后,借着鱼儿咬钩,秦日朗提醒赵八爷:贪嘴之鱼,往往沦为别人的桌上餐,小阴沟里有时也能翻大船……

  王正云又去了一趟成都。此行的目的有二:给那些参股王家的官吏、商人兑现红利,并打听开征水厘的事。到了成都,自然得“拜见”一下盐茶道台郎大人,而且,“满心欢喜”地按郎大人的暗示,白送了那狗官两千两银子的“干股”。交账时,听盘信山说少了三百两银子,王正云告诉盘信山:牟师爷“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杏儿怀上了孩子,那三百两银子就是送给杏儿的。说完杏儿的事,王正云又提出要给盘信山娶亲,盘信山落荒而逃。

豪门金枝第22集剧情介绍

  听牟师爷说这回水厘铁定要开征了,且在先前每担征四文的基础上又加了一文,王正云再也坐不住,匆忙赶往秦家……

  秦家。秦日朗忿忿地:洋人一打,皇上就一边逃命,一边派人与洋人议和。割了地,赔了款,此事才暂告一段落。说到此,秦日朗讥讽道:这叫两全其美:一个勉强保住江山,另一个是银子、土地两样都要,肥上添膘!一旁的巫先生听罢提醒道:熬过了这一劫,水厘肯定立即开征,二位都是大户,当提早准备。

豪门金枝第23集剧情介绍

  巧儿已与二憨成了亲。听二憨兴高采烈地讲起在井场刁难差役的事,为慰劳丈夫,巧儿还为二憨炒了两个鸡蛋。鸡蛋是秦太太赏的,听巧儿说又回了秦家,还一再劝他听老爷的话,多替东家想想。二憨醋意十足地斜了妻子一眼:你就知道秦老爷!他的话,你听得还少啊!

  大户盐商将成年的丫环作为一种“奖赏”,许给自家某个盐工、伙计是常有的事。像巧儿这种有模有样的“内院丫环”在老爷房里所扮演的角色,谁都心知肚明,却从不说破。从十五岁起,巧儿名为丫环,事实上在做小妾的事。妙红进门后,秦日朗对其的看重更多是的精神上的,仍离不了巧儿。答应将她嫁给二憨,多少是出于对世俗和太太的一种妥协。巧儿一嫁出去,秦太太就看出秦日朗十分后悔。为讨老爷喜欢,秦太太经常将巧儿叫回秦家。名义上是看她,实则是让巧儿帮着“侍候”秦日朗。

豪门金枝第24集剧情介绍

  到了水厘局,那帮贪生怕死的差役们迅速作鸟兽散。情绪失控的盐工们冲进水厘局。王正云家一个长着络腮胡的伙计趁乱用火把将房子点燃……

  见盐工们的怒火已被煽起来,秦子光等人便悄悄从人群里溜掉。随后,见大功告成,牟师爷也悄悄消失。在盐工们赶往水厘局的路上,秦日朗称有急事要办,带着妙红,乘马车连夜去了成都府……

  当陆玑和陈师爷领着大队官兵赶到时,水厘局已大火冲天。面对如此惨状,陆玑惊得呆住。回头看见刚从怡红楼失魂落魄跑来的谭老四,陆玑拂袖而去……

  大火烧了水厘局,官府绝不会罢休。为将事做得更加天衣无缝,络缌胡和另外两个参与捣毁水厘局的王家伙计,被安排到外地的盐号里。傍晚刚刚从成都赶回的牟师爷,则不辞辛苦又要连夜赶往成都。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