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金枝剧情介绍

13-18集

豪门金枝第13集剧情介绍

  按王正云的猜想,组建盐商会最麻烦的当属推举“纲总”。纲总的人选,只有可能在四大盐商里产生。四位老爷当中,李友堂不识字,不善交际,又为鸦片所困,任纲总既不合适,他本人也不会干;梅贞卿行医出身,人缘不错,可他对抛头露面之事从来都不大上心。余下的,只有秦日朗和王某本人了。

  纲总事小,按秦日朗的为人原则,也不会去争。然而,推举纲总,等于是给富井四大盐商排个座次,涉及到家族利益,又当别论。至于王正云,虽说处处争强好胜,却自感人望在秦日朗之下。纲总这事让秦家再站高枝,他不甘心;可一味绷着,与秦日朗伤了和气不说,等于砌堵墙,将自己隔在了众盐商之外,左右为难……

  张大胖等人正张罗盐商会,秦日朗还得“妥善处理”家事,一日,秦日朗在自家听妙红抚琴,正觉得别是一番情调时,忽听前院有人在拼命“吊嗓子”唱秦腔,琴声与秦腔一搅,让人听了很不是滋味。

豪门金枝第14集剧情介绍

  既被推为纲总会干事,秦日朗便提出新任陆知县已经到了富井,我等应该代表盐商们去拜望拜望。对此,自认见过世面,又在成都与大官僚们有过往来的王正云虽有些勉强,但出于盐商会成立伊始,“大局”为重,仍答应下来,只不过学着赵八爷的口气调侃了一句“此事重大,要不要找柳青商量商量……”秦日朗一笑不予理睬。于是,二人遂以“纲总”柳青的名义,招呼其他干事一同前去拜望新来的“父母官”。

  不料,当秦、王、李、梅、赵、张六大纲总会干事一同乘轿,带上各种见面礼,大张旗鼓地前往县衙拜会陆玑时,却吃了闭门羹。

  他们哪知道,新上任的县太爷从到任的第一天晚上开始,就一刻不停地调看前任知县贾大人审过的案子。一夜过后,见积案中有如此之多的糊涂官司,且多数都与大小盐商或“盐”字有关,陆玑正坐在县衙大堂里怒火中烧。陈师爷小心劝道:大小官司,一旦与盐沾上了边,就再没个是非……陆大人初来乍到,应当从长计议……眼下富井盐商会除“纲总”外,六大干事全都等在县衙大门外头等着拜见新上任的父母官呢。

豪门金枝第15集剧情介绍

  成都。为保四川不失,圣旨突下:命骆秉章为四川总督,仍以钦差大臣节制川陕滇黔四省军务。汉人升任总督,是清朝开国以来破天荒的事,传旨的高公公对骆秉章大加恭贺,捎带着也问起了离京已有一年多的惠王爷。骆秉章告诉高公公,王爷刚刚入川,正要去拜见他……

  离京后怕惹是非,惠王爷一路谁也不见。此次骆秉章以新任四川总督身份来官驿求见,王爷便不好再推了。说到将要犯川的石达开,打仗出身的王爷为骆秉章略支一招:蜀中地势奇特,只需在富井、荣井、犍乐一线布下重兵,再令云南绿营协同。石达开一旦入川,不求决战,一味往西猛打,令石达开被迫与大渡河为伴……

  王爷曾执掌兵部,稍加点拨,骆秉章即受益匪浅。骆秉章劝王爷留在成都,王爷摇头:本王不求安逸,既然朝廷让我“入川督办盐务……”怎敢抗命,执意要到富井去。为了让下属有所准备,王爷给了骆秉章两月期限。

豪门金枝第16集剧情介绍

  几日后的深夜,陆玑突然领着官兵将梅家大院团团围住,把梅家数口悉数拿进县衙大牢,直到牢中梅贞卿才弄清,原来是柳师爷酒后失言方惹此大祸,于是痛苦万状,仰天长叹:天意啊……

  秦日朗正在书房听妙红抚琴,听说这事,傻了似的说不出话……刚缓过气来,秦玉麟已一头闯进来跪在父亲面前,咧开大嘴,哭天喊地求父亲:一定要救救梅家……

  盘信山也乱了方寸。匆匆跑进雪琴住的小院,顾不得“礼数”焦急万分地喊起来……见王正云披衣从雪雁房里出来,盘管家不免有些尴尬。一愣过后,便着急地对他说起梅家的事。

豪门金枝第17集剧情介绍

  突然听说刀丛之下梅家当留一女丁,梅贞卿目瞪口呆。正细细咀嚼牢头的话,陆玑已派人到牢里提他。见梅贞卿不肯从命,陆玑只得如实相告。联想到牢头的那些话,梅贞卿惊讶不已……

  趁着夜幕,梅贞卿被塞进一辆遮得严严实实的马车,到了改成王府的梅家大院。替福晋号过脉,对福晋的病已成竹在胸,心里也有了怎样抓住这个“转机”的主意,遂拒开药方,对曾成提出要面见王爷。

  见了王爷,梅贞卿以“将死之人,不懂礼数”为由,没对王爷行参拜之礼。王爷似乎并不计较,只问福晋的病怎样?梅贞卿道:再拖下去,福晋将不久于人世。如果由他下药,只消两剂,福晋即与正常人别无二致。只是。

豪门金枝第18集剧情介绍

  梅静既死,秦玉麟悲愤至极大病一场。等病稍好些,便整日闭门不出,萌生坠入空门之意。秦日朗年事渐高,早指望秦玉麟能顶上来,见他为一个小女子竟乱了方寸要出家为僧,自知回天无术,只有忍痛挥挥手,目光凄凉盯住窗外:去吧,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秦玉麟看破红尘,削发为僧,离开家门时,将平日为梅静买下的牡丹抱着,一路走一路撕,碎纸片一直撒到寺庙,最后,还剩下一幅与人一般大小,极其艳丽的红牡丹没能撕完,只好挂于寺院住处墙上……于是,有好事人称:秦玉麟乃“牡丹和尚”,自天上而来……从此寺中香火极旺。

  年逾五旬的秦日朗受此打击,妙红心痛百般劝慰:玉麟虽让老爷伤透了心,可说到他敢作敢为痴情不改这一点,却与老爷一模一样,不愧是秦家后代。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