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英雄剧情介绍

7-12集
兄弟英雄剧情介绍

兄弟英雄第7集剧情介绍

明知道冯恩然这是在公报私仇,万般无奈之下,郭景文只得执行命令,连冲几次,都被猛烈的炮火压了回来,腿部还受了伤!可是冯恩然依旧不依不饶,逼迫郭景文再冲,否则就毙了他!郭景文没办法,正要跨出掩体,蔡振声冲过来,按住郭景文。 蔡振声向冯恩然请令,要去炸碉堡。冯恩然却一定要郭景文前去 蔡振声大怒,要跟冯恩然理论,郭景文拉住蔡振声,说,兄弟,好意我心领了,我去!郭景文拿起炸药包,要冲出掩体,被蔡振声一下摔在地上,抢过郭景文手中的炸药包,冲了出去。 郭景文大叫:兄弟! 冯恩然:你违抗军令,我毙了你!冯恩然举枪欲射,被郭景文扑倒,一颗炸弹飞来,泥土四溅,将两个人埋在地下。 蔡振声箭一般窜出了掩体。蔡振声巧妙地躲闪着敌方的炮火,打死了几名敌人,终于安全地冲到碉堡前。与此同时,郭景文一直蹲在掩体里,揪心地看着战场上的蔡振声!

兄弟英雄第8集剧情介绍

眼见最爱的女人嫁为人妻,蔡振声一度十分消沉,整天只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借酒消愁,不跟家人说一句话。苏臻玉知道后很是担心,急切地想去看望蔡振声,可迫于贾亮的淫威,她只能将这份担心深埋心底。 一直躲在暗处的苏国强也在时刻关注蔡振声,见蔡振声伤情久久不能自拔,便决定临走前秘密来到蔡府,再次安慰蔡振声。 苏国强劝道,振声,你老这样下去不行啊,迟早害了自己,你还年轻,要振作啊。 蔡振声顿了顿回道,或许我只有干些什么才能排解我心中的仇怨了。苏国强听后便鼓励蔡振声为革命出力,革命需要经费,正需要像蔡振声这样有一定实力的人做后盾,你不妨可以考虑办些实业。 蔡振声听后若有所思,他隐约感到自己找到了一条新的路子。 远在武汉的郭景文听说蔡振声还活着,兴奋至极,片刻不敢耽误,火速从武汉出发,来九江看望老友。兄弟俩再次相见,郭景文发现蔡振声性情大变,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意气风发的他了!郭景文深知蔡振声内心的苦楚,深感这是一个至情至性的真汉子,不禁既痛惜又生气。他诚挚地鼓励蔡振声要尽快振作起来,一切朝前看,这世上值得珍惜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家人,友情,事业,你不能就这么消沉下去!郭景文的话彻底点醒了蔡振声,他精神一振,决定重新开始,努力使自己振作起来。 私下里,郭景文问了蔡振声一个敏感话题:你打算重新回到新军步兵营吗?蔡振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从今以后要彻底脱离湖北新军,干自己想干而又值得干的事业。郭景文一番惋惜之后,也只得尊重好友的意愿。 唯有蔡小聪,自上次被郭景文'拒绝'后,对郭景文的到来再也没有好脸色,不明真相的蔡振声狠狠地训斥了她,说景文是我的好兄弟,自然也是你的哥哥,你怎能这样对待我们的客人? 蔡小聪非常不满,又不能说出她和郭景文之间的'过节',索性偷偷出门,去九江城找郑九龙鬼混。郑九龙带着小聪,去西餐厅,参加豪华酒会等,这种奢华的生活令蔡小聪羡慕不已,她暗地发誓,自己一定要过上这样的生活,因为在她看来,这才是生活! 蔡振声参加完婚礼,离开武汉回到了九江。临走的时候,蔡振声接受了郭母的邀请,将于明年春天带着家人前来郭家做客。

兄弟英雄第9集剧情介绍

贾府里。苏臻玉呆坐在窗前,看着蔡振声退回给自己的护身挂坠,郁郁寡欢。苏臻玉迫于贾亮对父亲的控制,只能将这份思念深埋心底。她越来越不快乐。同样郁闷的人还有贾亮,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融化不了冰冷的苏臻玉,醉酒之后更是喜怒无常。 贾亮对苏臻玉的喜爱早已变得扭曲,他开始控制苏臻玉的生活,提防着可能出现在苏臻玉身边的任何男人,看到苏臻玉在门口和卖刺绣的年轻货郎多说了两句话,就赶走货郎,把苏臻玉叫进家门一顿训斥。丫鬟小月规劝苏臻玉:贾亮虽然不比蔡振声,但也是真心对小姐好。女人的命就是这样,别折腾坏自己的身子!苏臻玉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就是生活在地狱里,每天只有听到贾亮出门的声音,她那颗紧张的心才能稍有片刻放松。

兄弟英雄第10集剧情介绍

蔡振声和蔡小宛来到了武汉郭家。郭景文带着蔡振声参观郭氏铁厂,经过郭景文和月华的不懈努力,工厂的面貌已经大为改观,蔡振声更加佩服郭景文的经营才能和工厂机械化生产的高效率。 郭景文神秘地告诉蔡振声,振声,你不用羡慕我了,我想你很快就会有自己的工厂了。还记得你第一次参观工厂时我们说的话了吗?我们要一起在九江开办一个大米加工厂,我想现在是时候了!蔡振声听后十分兴奋,当即表示赞成,此时他突然想起苏十八的话:办实业,为革命出力。接着,蔡振声告诉郭景文,他想让小宛来武汉念念书,一来见见世面,二来对她的成长也有好处。郭景文当即帮忙,由于和教会医院的关系,将小宛推荐到教会医院学习护理。 当晚,郭世荣亲自设宴款待蔡振声。席间,蔡振声、郭景文这对老友深情回顾了几年来的交往,为二人的友情干杯!率性的月华突然问起蔡振声为什么也选择离开军界,郭景文离开军界是为了实现其实业救国的理想,你离开军界是出于什么考虑?蔡振声直言不讳地表示,自己对清政囗府已经形成另一种看法,道不同不相为谋。月华立即表示清政囗府是不可放弃的,尽管朝廷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这一切都可以通过改良的方式来逐一解决,奉劝蔡振声可不要像那些不自量力的革命党一样,走到了朝廷的反面。蔡振声大为不悦,正要反驳,郭景之却率先站了出来,和月华激烈的辩论起来,二人互不相让。后来在郭景文的调解下,晚宴总算相安无事的吃完了。 第二天一大早,蔡振声告别了郭景文和小宛,离开武汉,回九江而去。 九江蔡府。蔡振声回到家,方才见到来访的郭景文。通过蔡振声的讲述,郭景文这才知道郭景之已经脱离危险,心下稍安。可郭景文对妹妹跟苏国强搅在一起大为不解,同时,他对蔡振声甘愿冒险营救乱党苏国强之举也颇有微词。在郭景文看来,有什么问题不能通过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非要诉诸于血腥的革命和粗暴的武力呢? 蔡振声替郭景之和苏国强抱不平,他认为自甲午战败以来,大大小小的起义和革命不断,这里面肯定有它的原因和道理。郭景文应该试着去理解,去找出深藏在里面的根源,而不是像当今的朝廷那样,将革命党人全都一棍子打死! 眼看两人将要唇枪舌剑,为避免争论扩大,蔡振声主动提出带郭景文去大米加工厂看看。看到凝聚着二人友谊结晶的工厂运转顺利,郭景文感概万千,大为佩服蔡振声的经营才能。 第二天,郭景文告别蔡振声。临走前,蔡振声问小宛的情况怎么样了?郭景文拍着胸脯,兄弟,这事你放心,我已经将她推荐到一家教会医院去学习护理了,以她的钻研劲儿,很快就会成为中国第一流的护士啦! 贾府。丫鬟小月将一个贴身挂坠递给苏臻玉,告诉她这是苏国强托蔡振声交给她的。苏臻玉知道哥哥苏国强已被蔡振声安全救出,对蔡振声充满了感激。她要小月有机会一定要替自己好好感谢蔡振声一番。 小月调皮地说,感谢的话还是你自己直接跟他说比较好。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蔡振声一直还喜欢着你,你也一直忘不了他。这么痴情的两个人,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呢?难道这真的是命? 小月的话,正点中了苏臻玉内心的疼痛,眼泪无声地流了出来。 武昌。在郭景文的推荐下,小宛进入教会医院下属的培训机构学习护理,这家培训机构是美国人主办的,非常重视学生的动手能力,因此小宛在医院实践的过程中,认识了很多前来疗养的洋人阔太太。 一次,一位洋人小孩儿得了急性肺炎,危在旦夕,在小宛的精心护理下,方才转危为安。小孩儿的奶奶凯瑟琳对聪明伶俐的小宛很是喜欢,坚持要按中国的习俗,认小宛为干女儿。就这样,小宛成了洋太太凯瑟琳的干女儿…… 生活中没有了小宛的陪伴,蔡小聪的私生活更加不检点,她虽然和冯则清已经定了婚约,可还是抵挡不住纨绔子弟郑九龙的诱惑,仍旧与郑九龙藕断丝连,醉生梦死。 一天,蔡小聪与郑九龙在野外私会,恰巧被蔡振声碰个正着。蔡振声大为愤怒,狠狠地给了小聪一个耳光,斥责小聪已和冯则清订婚,就不应该再跟别的男人牵扯不清,这种有辱门风、败坏家族名誉的事,他以后再也不想看到! 蔡小聪气急败坏地顶撞道,请你别再拿家族荣誉来压我!这是我自己的生活,我有权利自己选择!实话告诉你,我早对这个家族充满了厌恶,父亲一死,家族里所有的东西都归你支配,我和再兴却完全无权过问,我们的母亲只不过是这个家族里被冷落了数十年的二姨太!

兄弟英雄第11集剧情介绍

苏臻玉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委托小月带了一张字条给蔡振声,约他在镇东头的破庙里相会。蔡振声准时赶来,这对饱经相思之苦的人儿,心中本就未曾熄灭的情感在见面之后再度被点燃。蔡振声看着苏臻玉身上的伤痕,心疼不已,伸手紧紧地抱住了苏臻玉。苏臻玉感谢蔡振声救了自己的哥哥,接着拿出自己的那个护身挂坠,递给蔡振声:在我心里,它只属于你一个人,我也是! 紧接着,苏臻玉将有关自己身世的秘密全都告诉了蔡振声。蔡振声先是一惊,继而忧心不已:这事若是让贾亮知道,他一定会杀了你。而且贾亮早就觊觎你家的祖宅和家产,他若知晓,更会借机痛下狠手的。蔡振声深感这个秘密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般,说不清哪天就会爆炸。 为稳妥起见,也为了让苏臻玉摆脱目前这种暗无天日的生活,蔡振声决定将她送到武汉郭景文家里,远离贾亮这个恶魔。看着心爱的男人,苏臻玉同意了,两人约好出逃的详细方案,三日后在此地会合,由蔡振声亲自护送她前往武汉! 私奔的日子到了,蔡振声在小庙里苦苦等待,早过了约定的时辰,却怎么也等不来苏臻玉的影子…… 与此同时,苏臻玉正被贾亮软禁在家中,也是心急如焚。贴身丫鬟小月为了救她,偷了贾亮的钥匙,正准备打开房门放走苏臻玉,这时一直藏在暗处监视的贾亮突然窜了出来,残忍地杀害了可怜的小月! 苏臻玉遭此打击,最终病倒在床,奄奄一息。医生前来为苏臻玉治疗,贾亮为了控制苏臻玉,竟然授意医生秘密给她服用鸦片! 不明真相的蔡振声在小庙苦等了苏臻玉几天几夜,仍未见苏臻玉赴约。蔡振声知道苏臻玉一定是出事了,他借着邀请贾亮一家去参加蔡小聪婚礼的名义前往贾府打探,却惊愕地发现苏臻玉已经变了,对自己竟十分冷淡,完全不像从前那般热情。 这时,贾亮走了过来,略带诡秘地说,我的夫人已经不想和你说话了。对吧,夫人?言罢,贾亮伸手揽过苏臻玉的腰,转身离去,苏臻玉也温顺地跟着贾亮走了!这令蔡振声大为费解。 一周之后的蔡家,蔡小聪和冯则清的婚礼如期举行,宾客云集,十分热闹,。贾亮和苏臻玉也前来参加婚礼。趁着贾亮走开的间隙,蔡振声找到苏臻玉,本想把一切都问个明白,没想到苏臻玉却对他递过来的眼神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依旧对他十分'生分',面无表情地告诉他,振声,我想我该回到我丈夫身边去了。蔡振声更加百思不得其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苏臻玉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呢? 婚宴开始了,蔡小聪和冯则清轮番给宾客敬酒,轮到蔡再兴这一桌时,蔡小聪借机凑到蔡再兴耳边嘟哝了一句:快去给我弄半两猪血来,我有用,偷偷地放到洞房里就行了。蔡再兴不敢耽误,跑到镇上屠户家里要了一点猪血。 是夜,冯则清和蔡小聪翻云覆雨,十分快活。完毕后冯则清沉沉睡去,这时候小聪找出了竹筒,将里面的猪血倒在被单上。第二天一大早,小聪指着被单上的血迹大哭:冯则清,我可是什么都给你了,今后你可一定要对我好!冯则清见到血迹,不明真相的他还以为是处女落红呢,不禁大喜,一边又紧紧抱住了蔡小聪,两人又是一番缠绵。

兄弟英雄第12集剧情介绍

九江。苏十八潜入九江,秘密宣传革命,联络开明绅士为革命筹款。此时,蔡振声的大米加工厂已经投入生产并开始盈利,出于对革命事业的支持,蔡振声慷慨捐出五千大洋。 苏十八收到五千大洋的银票后非常振奋,这可是他迄今为止筹集到的单笔最大数目的捐赠,苏十八再一看捐赠人的落款,却赫然写着:无名氏。这位无名氏到底是何许人物?通过无名氏留下的地址,苏十八决定亲自上门,秘密拜访这位慷慨的捐赠者。 当夜,苏十八来到蔡宅,叩响了蔡家的大门。家丁闻声开门,问明情况后将苏十八迎进屋去。此时,蔡再兴正好从外面鬼混回来,喝的醉醺醺的,他一瞟这个神秘的造访者,顿时酒醒了一大半,这不正是朝廷缉拿的要犯苏国强么? 蔡振声一见苏十八来访,顿时大喜,这才知道革命党此次来九江的筹款人原来是苏国强,苏十八只是他的化名;苏国强也恍然大悟,这才知晓那个慷慨的无名氏正是蔡振声! 故人相见,二人亲近不已,苏国强谢过蔡振声上次的救命之恩,说他这次是受朱皓良的派遣,来九江筹集革命经费的。一提朱皓良,蔡振声忙问朱皓良现在哪里,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苏国强告诉他,朱皓良组织保路运动失败后,已经潜入武昌,负责武昌的革命工作,他可是常常提起你!蔡振声表示,有时间一定要去武昌拜访朱皓良。 最后,苏国强问蔡振声知不知道妹妹苏臻玉的近况,蔡振声一声叹息,说苏臻玉不知什么原因,性情大变,开始对贾亮百般顺从起来,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苏国强听了,也是担忧不已,但以他现在的身份,又不能上门去看望妹妹,唯有强忍伤悲。 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危险正在朝苏国强和蔡振声袭来!蔡再兴获知苏国强来蔡宅拜访后,立即赶往贾府向治安官贾亮告密。原来蔡再兴早就对蔡振声将大米加工厂的利润捐给革命党大为不满,他认为加工厂将来是要属于他的,最起码也有一半是他的,可不能让蔡振声就这么捐了出去! 贾亮得知这一重要情报后,连忙星夜组织人马朝蔡宅进发,要将蔡振声和苏国强一网打尽。正当贾亮和蔡再兴在房间里密谋的时候,苏臻玉悄然下楼来到门外,她一见蔡再兴鬼鬼祟祟地来找贾亮,就知道这小子心里又在憋着坏,便不动声色地躲在门外,将一切听个正着。眼看自己最亲的人和最爱的人将要遭受灭顶之灾,苏臻玉一切都豁出去了,她急忙从后门逃出贾府,火速前往蔡宅报信! 武昌葆琛府。整个府邸笼罩在一片阴森恐怖的夜色中,刀光剑影,戒备森严。原来,葆琛此时又奉清廷之命,在武汉大肆搜捕、屠杀革命党人,一些党的优秀骨干相继被捕,革命组织正在遭受毁灭性打击。 以朱皓良为首的革命党人为了挽救革命事业,决定行刺葆琛。苏十八主动请缨,要求执行这一艰巨的任务;郭景之紧跟苏十八,以她熟识葆琛一家的情况为由,要求配合苏十八,充当苏十八的帮手。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