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英雄剧情介绍

19-24集
兄弟英雄剧情介绍

兄弟英雄第19集剧情介绍

九江,蔡家大院。贾亮拿着拘捕令,来到蔡家大院,破门而入大肆搜查,却没有找到蔡振声。贾亮将蔡母等全家老少连同仆役悉数赶到院子,逼他们说出蔡振声的下落。 贾亮耀武扬威地数落着蔡母,你养的好儿子!竟然胆敢行刺葆琛大人!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我看你们这些人一个也甭想脱得了干系!说,叛党蔡振声人在哪里? 蔡母说,我自己的儿子我清楚,振声他绝不会是什么叛党! 贾亮恨恨地说,还嘴硬?你个老不死的,说,蔡振声他在哪里?不说就让你死! 贾亮残忍地命令手下,一枪结果了护着蔡母的贴身丫鬟。顿时,蔡家老少都惊恐地瑟缩在一起。这时,贾亮又一把揪出了赵姨娘。赵姨娘满脸是泪,只是不停地摇头。贾亮把枪抵在赵姨娘的头上。

兄弟英雄第20集剧情介绍

当晚,葆琛在武昌阅马场,对冯格、刘季、杨宏等三人进行公审,并残忍地杀害了这三名革命志士。躲在人群中的蔡振声和朱皓良,眼看着自己的同志遇难却无能为力,不禁扼腕叹息,悲愤连连! 葆琛对革命党人的大肆屠杀,非但没有起到震慑作用,反而激发了革命党人反抗的斗志和决心。由于花名册已经落到了葆琛手里,革命党人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枉死,决定提前行动,十月十日这天晚上,新军将士自发举行了起义! 听到新军起义的消息,朱皓良和蔡振声又惊又喜,赶紧进城与起义的新军会合,朱皓良被推举成了临时总指挥,蔡振声则做了朱皓良的高级参谋。朱皓良率领着这支起义军,开始围攻武汉清廷的象征——总督衙门。 总督衙门里,葆琛带领冯恩然、郭景文等人还在负隅顽抗。在郭景文的指挥下,清军勉力支撑,但毕竟革命军人多势众,清军的防御体系岌岌可危…… 这时,苏十八紧急赶到葆琛府,名义上是去支援葆琛,实际上是在寻机机会,意欲一举刺死葆琛,响应革命!正当苏十八要动手的时候,发现葆琛身边布满了冯恩然的亲信,关键时刻,冯恩然已早先一步动手,杀死葆琛,宣布起义! 本来,冯恩然眼见大势已去,劝说葆琛投降。然而葆琛却是个死硬派,他大骂冯恩然没有节气,是个反骨小人;自己是大清的臣子,世受君恩,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投降乱党?再说了,你和我的手上,沾满了那么多乱党同志的鲜血,他们能轻易地饶过你? 冯恩然阴阴地笑着,既然你愿意去死,那我就成全你!只要你一死,所有的血债都会扣到你的头上!我只不过是个职业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那些屠杀群众和革命党的命令,可都是你硬逼着我干的! 葆琛眼见自己最信任的人竟然背叛了自己,大怒之下,急火攻心,一股鲜血吐了出来,绝望地叫道,冯恩然,你……亏我对你如此信任…… 冯恩然眼露凶光,大声喊道:够了,葆大人,你我之间除了相互利用还有什么!我们的游戏该结束了!说罢一枪解决了葆琛。 苏十八不禁心中暗惊,这冯恩然首鼠两端,真是太厉害了!但他并未表露这一切,而是紧跟冯恩然,呼应革命,响应起义! 第二天一早,总督衙门的大清龙旗被缓缓地降落下来,取而代之的是革命军的十八星旗。 武昌临时军政囗府宣布成囗立,起义新军的有功之臣,各封官职。朱皓良担任军务部副部长,蔡振声也因为功勋卓著,担任军务部参谋。但让蔡振声难以接受的是,见风使舵的冯恩然,因为临阵起义,献上了葆琛的首级,并把一切屠杀革命党的罪恶都推到葆琛身上,居然也成了首义英雄。冯恩然幸运地保住了自己武汉巡囗警局总巡长的位子,只是从效忠清廷,变成了效忠军政囗府。 郭景文的命运和冯恩然截然相反,他成了保皇反党,遭到通缉。冯恩然获得了公报私仇的好机会,他重金悬赏,让手下全城严密搜查郭景文。 蔡振声也非常担心郭景文的安危。一大早,他就带着卫兵,在武昌的大街小巷中仔细找寻,希望能够发现郭景文的踪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总督衙门前,蔡振声碰到了同样在苦苦寻找郭景文踪迹的蔡小宛。小宛此时因为担忧郭景文,面容憔悴,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风采。看着小宛的模样,蔡振声一阵心疼,他告诉小宛,自己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来寻找郭景文! 话是这样说,可是郭景文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彻底地失踪了。小宛无助地扑到哥哥的怀里,呜呜地哭了! 武昌首义成功,朱皓良、蔡振声主持开会,决定给苏十八证明身份,恢复名誉。没想到苏十八却拒绝了,他说虽然武昌已经光复,葆琛也已命归黄泉,但他发现了一个更为危险的人物——冯恩然!此人在葆琛得势的时候,他拼命讨好葆琛,大肆屠杀革命党人;如今眼见革命党力量占了上风,他又将一切罪名推到葆琛头上,杀掉葆琛,投靠到革命阵营中来!这人就像三国时的吕布,先是杀义父丁原,后又杀董卓,轻狡反复,钻营投机,唯利是视!更让人不安的是,冯恩然手上掌握着全武昌的巡囗警力量,属地方实力派,一旦他对革命心生二端,后果将不堪设想。因此,对冯恩然这种反复无常的小人,不可不用,但亦不可不防啊!乘我现在身份尚未暴露,请组织同意,派我去冯恩然身边继续'卧底',暗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朱皓良、蔡振声二人经过研究,觉得苏十八所说不无道理,如今革命形势尚不明朗,一旦冯恩然反水,将会给革命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

兄弟英雄第21集剧情介绍

与此同时,武昌教会医院里,蔡小宛打开了护士科室的房门,出现在她面前的竟然是郭景文。原来郭景文被冯恩然追赶,无奈之下他只得潜入教会医院暂避,不想在这里第一个遇到的人正是蔡小宛。 此时的郭景文一身血迹,为了安全起见,蔡小宛连忙把郭景文带到自己的宿舍,关上房门,为郭景文包扎伤口。昨晚郭景文要枪毙叛变的冯恩然时,由于寡不敌众,胳膊上反而中了冯恩然一枪,只得带伤逃离。由于郭景文'保皇反党'的身份,革命党人和公报私仇的冯恩然都要抓他,尤其是冯恩然,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只要郭景文一死,自己当年在总督衙门口假传郭景文指令镇囗压群众的血案,就可以推的干干净净! 就在这时,冯恩然率领众军警强行闯入教会医院,搜捕郭景文。显然,郭景文的行踪已经被这些人发现了! 冯恩然在医院大肆搜捕一番,却没有找到郭景文,但滴在护士科室门前的血滴使得冯恩然坚信郭景文就在医院里。现在只剩下女护士的宿舍没有搜查了,冯恩然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但玛利亚院长已经对他十分不满了:将军,我想你该尊重我们教会医院,现在就请你离开。 冯恩然毫不在乎地拒绝了,他带着军警冲向宿舍,一间一间地推开房门,没有什么异常。而此时小宛和郭景文正呆在宿舍里,他们听着冯恩然骂骂咧咧地越走越近,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上…… 小宛宿舍的房门终于还是被冯恩然推开了,冯恩然一眼就看见小宛躺在床上:小姐,我们要搜查了,请您配合。小宛平静地回答道:搜吧,不过我今天生病了,躺在床上休息,我就不起来了。说罢侧着脸'睡'去。冯恩然和手下把这间宿舍里外搜了个遍,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最终只得悻悻地走了。 众人走后,小宛的床上探出一个脑袋,他就是郭景文。原来为了躲避冯恩然的搜查,蔡小宛把郭景文藏在了自己的床上。两个人在床上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当冯恩然走后,压抑而紧张的空气一扫而空,两个人再也无法抑制对对方的'好感',他们第一次有了肌肤之亲。 末了,小宛羞答答地问郭景文:你会娶我吗? 郭景文此刻也不再隐瞒自己的想法:当然,只要你愿意。 蔡振声房间。蔡振声一直在担心郭景文的安危,一听小宛说郭景文就藏在教会医院里,不禁大喜过望。蔡振声决定,他要亲自将郭景文送出武昌去,否则,郭景文迟早要遭冯恩然的毒手! 这时,小宛突然对蔡振声说道:哥哥,我要嫁给郭景文,你同意吗?蔡振声正在错愕,小宛便把上次在教会医院宿舍遭遇冯恩然搜查的事说了一遍。哥哥,我已经是郭景文的人了,希望你祝福我们。 蔡振声点头答应:妹妹,只要你觉得好,哥哥就同意! 汉口。从武昌打探消息归来的蔡小聪再度鼓动冯则清响应起义,投奔革命党,没想到冯则清还是拿不定主意,他认为现在形势尚不明朗,革命头子孙中山、黄兴都不在湖北,乱党群龙无首,不一定能成事,所以他决定再观望一下,当下风云变幻,要保持谨慎,不可贸然行事。 蔡小聪讥讽道,你这么畏首畏尾,怎么能成就大事? 冯则清不悦地,我这不是没有胆量,是谨慎。 蔡小聪嘲笑道,在我看来,这都是一个意思。在这乱糟糟的年头,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也不看看你的本家弟兄冯恩然,人家现在都当了革命党的巡囗警总长了! 冯则清不满地,得得得,别跟我提他!他是他,我是我,别看他这么闹腾,迟早有他后悔的一天! 蔡小聪不屑地,怎么,不爱听了?我看他就是比你强!该后悔的应该是你! 话音未落,传来了汉口光复的消息。冯则清大为懊悔,承认自己错失了良机。事不宜迟,冯则清凭借自己在外事部门任职,同各国领事馆的人头都比较熟,便带着蔡小聪急匆匆地躲进英租界避难。不过此时蔡小聪对冯则清更加失望,认为他优柔寡断,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难成大器。

兄弟英雄第22集剧情介绍

晚上,蔡振声随着蔡小宛来到教会医院,见到了郭景文。郭景文知道蔡振声来救自己,十分欣慰。不料,蔡振声却严肃地告诉郭景文,自己可以帮助他出城,但是郭景文必须答应自己一个条件! 条件?蔡小宛不敢相信这是哥哥说出的话。蔡振声和郭景文如同亲兄弟一般相好,在这样一个生死关头,他竟然会提条件! 蔡振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那就是——郭景文必须发誓,离开武昌后不能继续帮助清廷反对革命党!蔡振声知道,他们两兄弟在歧路之上已经越走越远,他不想看到,有一天两兄弟会在战场上自相残杀! 郭景文苦笑着,然后坚决地告诉蔡振声——如果我能侥幸逃离武汉,一定会带兵回来,平定叛乱!郭景文反而规劝蔡振声赶快脱离革命党,武昌叛党不过数营,一俟朝廷大军压境,必然死路一条!再说了,中国已经积贫积弱多年,暴力革命只会给老百姓带来更大的痛苦! 蔡振声反驳道,郭景文,你太天真了!你到现在还相信腐败的清廷能带领中国强大起来吗?中国有句老话,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还有一句成语,叫凤凰涅盘。革命的过程虽然充满了阵痛,但结局一定是美丽的! 蔡小宛没想到两兄弟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她劝说两人,有什么分歧,日后再说,现在的当务之急是…… 蔡振声打断了妹妹的话,他斩钉截铁地告诉郭景文,什么时候你想通了,再来找我,那时我就是拼着自己的性命不要,也要把你送出城! 郭景文告诉蔡振声,自己绝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信念,没有你的帮忙,我一样可以逃出武昌! 蔡小宛无可奈何,只好乘着夜色,将郭景文藏在自己的轿子里,冒险出城…… 哨卡。蔡小宛'夹带'郭景文,冒险过关。蔡小宛凭借教会医院护士的身份,声称自己是受了军务部蔡振声参谋的派遣,去前线为受伤的起义军长官出急诊。 不料,冯恩然为了抓住郭景文,在所有的哨卡都增派了人手,检查比平时更加严格,所有过路人等,一概都要进行检查!蔡小宛傻眼了,她知道,检查的结果,就是郭景文当场被擒,死路一条!但是蔡小宛无法违抗,只好慢慢地下了轿子,眼看哨兵就要搜出郭景文……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蔡振声突然出现,喝止了哨兵。原来蔡振声实在放心不下郭景文,便一路尾随在蔡小宛之后,暗中予以保护。本不想现身的他,眼见郭景文危在旦夕,立即挺身而出,施以援手。 蔡振声呵斥道,蔡护士是奉了自己的军令,到前线去给负伤的长官就诊的!我看就不必检查了,万一耽误了长官就诊的时间,你我可都担待不起! 哨兵知道蔡振声是军务部参谋,上级的命令,怎敢违抗?于是这名'倒霉'的哨兵恭恭敬敬地给蔡小宛道歉,又恭恭敬敬地将蔡小宛请回了轿子,顺利放行! 当晚,郭母交代仆人,准备了丰盛的晚宴,庆祝一家人乱世中难得的相聚。晚宴上,郭景文宣布了一个消息,他要和小宛结婚。郭母听后很高兴,家里又要添丁增口了,更重要的是,郭景文愿意再娶,表明他已经走出了失去月华的阴影。 适逢战乱,婚事从简,第二天,郭家举行了一场简易婚礼,郭景文和蔡小宛有情人终成眷属。 在家的这些日子,郭景瑞时常高谈阔论,自以为是地认为武昌叛乱不过是乱兵哗变,成不了多大气候! 郭景文不同意这种轻敌的看法,他认为武昌之乱,不比当年的太平天国,革命党是一群有主义、有斗志的热血男儿;而当今的摄政王,不过是一个高墙豢养的王爷,不谙世事,朝中其它重臣,如荫昌、奕劻之流,更是平庸之辈,要靠这些人平息武昌之乱,不啻于痴人说梦!郭景瑞有些不服,照你看来,这满朝文武,就没人能担此重任了吗? 郭景文自信地说,当今之世,能收拾这一残局的,非袁宫保莫属。我明天就去河南彰德,拜访这位世伯! 而此时,苏臻玉正坐在张宝仔营地的篝火旁,火光照亮了她的面庞,清晰可见的却是一副凄楚可怜,凝神若思的样子。这时张宝仔手里拿着一件风衣走了过来,给苏臻玉披上了大衣:臻玉,还在想蔡大哥啊!放心吧,蔡大哥一定会回来的!夜里冷,早点回屋去啊…… 鉴于上一次贸然率兵攻打山寨失败的教训,贾亮认为这一次必须智取,而智取的前提就是需要在张宝仔的山寨里物色一名内线。对于这名内线,其实贾亮早已有了人选,此人正是二当家的。 一天,二当家的心情郁闷,独自下山喝花酒,贾亮'适时'出现,拿出黄金收买二当家的,并许诺二当家的,如果他能拱手献出山寨,带领手下投诚,贾亮不仅让他当独秀峰老大,还可以得到苏臻玉!就这样,二当家的成了贾亮的眼线,山寨的内贼,一直背着张宝仔,为投诚贾亮做准备。 二当家的用贾亮所给的金条,不断地收买山上的弟兄们。对于张宝仔的亲信,二当家的则跟贾亮合谋,每当这些亲信被张宝仔派出去执行任务时,二当家的立即派人将这些人的行动路线一一告诉贾亮,贾亮带人埋伏在暗处,守株待兔,一抓一个准。不久,张宝仔的亲信就消失殆尽,实力大减。

兄弟英雄第23集剧情介绍

九江蔡府。由于蔡小聪去了武汉,由蔡振声创办的大米加工厂现在被蔡再兴一人把持着。乘着战争时机,蔡再兴开始大肆囤积粮食,他知道,打仗就需要钱粮,粮食价格将会成倍上涨,届时自己就可以狠狠地捞上一笔。 蔡母对蔡再兴大发不义之财的行为深恶痛绝,她斥责蔡再兴,这样做将导致多少无辜的百姓遭殃,早晚是要遭报应的! 蔡再兴当众顶撞道,您还是替您自个儿的儿子多想想吧!蔡振声竟然在武汉造反,这可是大逆不道的死罪;还有你儿子的老相好,苏臻玉,也跟着在独秀峰上瞎闹腾,跟朝廷作对,一旦朝廷追究下来,他们一个也好不了!你们别一个二个地都瞧不起我,最后这个家,还是得靠我,靠我! 蔡母被气得心脏病发作,再加上对蔡振声和苏臻玉的担心,一口气上不来,晕倒过去。蔡再兴全然不管,拉着母亲赵姨娘回了自己的房间。还是仆人们忙作一团,赶紧掐人中,忙活了好久,蔡母才幽幽地醒来,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下来。 几天以后,郭景之带着蔡小宛帮她采购的**,再次离开了这个家,朝武昌而去。因为担心蔡振声的伤势,郭景文对郭景之在朝廷控制区为革命党采购**的行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予追究。郭景之离开时,家里所有人都到门口去送,千叮咛万嘱咐,难舍难分,这里面唯独少了郭景文——此时的郭景文,正站在自己的窗前,目送着她唯一的妹妹离去…… 刘家庙前线,郭景文的北洋军与蔡振声的革命军对峙着。北洋军准备进攻汉口,郭景文所率的第二步兵营担任主攻。战斗打响了。郭景文战斗骁勇,指挥得当,取得节节胜利。这一仗,革命军损失惨重,北洋军则锐不可挡地攻下了汉口。 汉口失陷,湖北军政府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甚至有人提出,北洋军兵临城下,不如撤出武汉,避其锋芒。这一提议遭到了朱皓良和蔡振声等人的坚决反对,两派意见相持不下,争论不休。关键时刻,蔡振声拔枪大喊,武昌乃革命圣地,是革命的象征,再有谁敢言放弃武昌者,杀! 汉口战役,将官损失惨重,急需大量补充。湖北军政府决定,凡是有将官资格的,一律进入军队,参加战斗。 汉阳,成为北洋军下一个进攻目标,革命军已经在这里布置了大量的防御兵力,两军对垒,相持不下,形成了僵局。这天深夜,蔡振声突然接到了上级的军令:连夜突袭,反攻汉口! 革命军的军力不足,防御尚属勉强,哪里有力量反扑汉口?蔡振声对这个冒险的命令大惑不解,他亲自去找标统,希望可以劝阻这次飞蛾扑火式的进攻。但是蔡振声到了标统的营房,却愣住了,他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竟然就是冯恩然! 蔡振声劝告冯恩然,现在应该稳固防守,消磨敌人的斗志。而未知敌情,贸然偷袭,以少打多,乃是冒险之举,万不可行。但是冯恩然却坚信'用兵当用险',指出偷袭乃是出奇制胜的妙策。 蔡振声知道,冯恩然是在公报私仇,用一个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把自己往鬼门关上送。然而蔡振声不知道的是,冯恩然这样做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让蔡振声和郭景文在战场上相互厮杀,结果是不论谁阵亡,他都是赢家。果然,蔡振声不久就发现,他领命偷袭的北洋军部队正是郭景文的第二步兵营。

兄弟英雄第24集剧情介绍

蔡振声趁着夜色,带队偷袭北洋军,冯恩然在后方观察局势,伺机而动…… 郭景文发现有人偷袭,连忙下令抵抗还击,但是北洋军只是象征性地稍作顽抗,就溃不成军,向后撤退。蔡振声乘胜追击,把战线再往前推进。冯恩然见状大喜,命令后续部队,发起冲锋。 蔡振声奋不顾身地冲锋在前,但是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敌人的撤退,有条不紊,似乎是有组织、有计划地在撤退。这很可能是诱敌深入的诡计。蔡振声觉得不能再轻率冒进了,但是冯恩然认为形势大好,他执意进攻,想要一鼓作气,收复汉口! 蔡振声只好听令,率领革命军再次冲锋,终于,在马家铺一带,他冲进了郭景文的包围圈……原来郭景文早就在马家铺布置下了天罗地网,准备伏击革命军,之前的撤退、溃逃,都是他做出的假象! 后面的冯恩然见势不妙,连忙带领大部撤退。只剩下蔡振声带领先锋队,陷入苦战。 混战中,蔡振声和郭景文两兄弟在夜色中相互射击,后来子弹用完,又赤手空拳地搏斗,扭打在一起。最终,他们认出了对方,不禁面面相觑…… 蔡振声悲愤地痛斥郭景文,指责他助纣为虐,残杀革命军。但是郭景文也坚信自己掌握着真理,他让蔡振声赶快脱离革命党,否则肯定是死路一条! 蔡振声悲愤地告诉郭景文,自己干革命一定要干到底!除非他现在就杀死自己! 郭景文说那我们兄弟的情谊,就只能就此结束了! 冯恩然终究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实际上,早在袁世凯上台之前,冯恩然便通过朝中的叔叔先得到了这个消息,在北洋军界拥有巨大威信的袁世凯是否会扭转目前的局势,革命军是否将受灭顶之灾?一切都是未知数。因此,一直感觉到危机的冯恩然眼见革命军大势将去,便转而准备投靠北洋军。 苏十八探得这一消息,火速通报给朱皓良和蔡振声。朱皓良一听,赶紧调冯恩然回防,并紧急派蔡振声拿着军政部的急令,前去拦截。最终,在蔡振声的阻拦下,冯恩然没能将大部队带走,只带了苏十八等少数几个亲信,乘夜色仓皇度过长江,投奔北洋军而去! 冯恩然到底还是叛逃了,当蔡振声将这一消息告诉朱皓良时,朱皓良正在和部将下象棋。听到蔡振声的报告,朱皓良镇定自若,一点也没有惊慌失措的样子,他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慌什么?这是我暗地派过去的! 朱皓良话刚出口,好像马上发觉自己说漏了嘴,立即抬起头环顾左右,予以掩饰。蔡振声也跟着'演戏',对部下训道,你们都听好了啊,朱将军什么都没说,你们也什么都没听到,听到了吗? 下属们诺诺连声。话虽如此说,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这一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北洋军那里。当然,这一消息在北洋军里的传播,暗中自然少不了苏十八的'功劳'。北洋军长官听得这一消息,立即大怒,抓起冯恩然就要枪毙:'原来是这样,我早就疑心你是否是真心投诚过来的。来人呐,把冯恩然给我拉出去毙了!' 冯恩然大力争辩,不仅献出了武昌城内的布防和城防工事图,而且亮出了其在京城为官的叔叔这一王牌,北洋军长官对冯恩然的叔叔毕竟有点忌惮,只好放过冯恩然。苏十八眼见朱皓良和蔡振声的'借刀杀人'之计已然无法凑效,察言观色之下,赶紧替冯恩然求情,大力证明冯恩然的清白,北洋军长官正好借坡下驴,索性放过冯恩然一命,这使得冯恩然对苏十八大为感激,更加信任苏十八。 尽管冯恩然保住了一条小命,但从此之后,北洋军对他也不再信任,一直不重用他,使得'胸怀大志'的冯恩然抑郁不已。 冯恩然明白,寄人篱下是没有前途的,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不被人呼来喝去,只有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乱世之中,要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必须靠实力说话,这实力就是枪杆子!谁有了枪杆子,谁就是老大,谁就可以说了算。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