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英雄剧情介绍

13-18集
兄弟英雄剧情介绍

兄弟英雄第13集剧情介绍

苏十八从犯人挖地道越狱的事件中受到启发,他想,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打通一条直通葆琛卧室的地道呢?只要在地道里埋上足够的炸药,何愁不将葆琛送上西天? 苏十八说干就干,第二天就在葆琛府邸的后街租了一栋房子,用远视测量法测好了葆琛卧室所在的方位和距离。当晚,郭景之负责在门口望风,苏十八和其他三位同志从住宅内开始挖地道,一直通到预计的葆琛卧室的下面。朱皓良秘密送来一百多斤的炸药,苏十八将这些炸药装入一个特制的洋铁桶中,并装好**和导火索,放到地道的尽头。 在炸药安装好的当夜,苏十八点燃导火索,随手关上房门,立即带着郭景之和其他三位同志迅速撤离。然而,过了预定的爆炸时间,葆琛府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苏十八感到不对,他毅然让郭景之和其他同志先行躲避到安全的地方,自己重新回到地道检查,这才发现原来是地道里过于潮湿,导火索由于受潮,自行熄灭了。苏十八并不气馁,一直坚守在地道里,直到第二天夜晚,再次点燃了导火索。眼见导火索吐着火舌燃向地道的那一端,苏十八这才从地道里撤离! 当晚,当葆琛以为自己安全无虞,高枕无忧时,想不到暗杀的危险正从府邸的地基下向他步步逼近。葆琛府邸内宅的地底下,一条仅够一个人躬身进退的地道里,一条导火索正'滋滋'地燃向地道的尽头,在导火索燃烧的星光里,一只装满了炸药的洋铁桶清晰可见! '轰——',地底下的爆炸冲天而起,葆琛府被炸得瓦砾纷飞,墙垣皆塌。巨大的爆炸力将葆琛掀翻于地下,从睡梦中惊醒的葆琛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滚到桌子底下,浑身哆嗦个不停。 这里不得不提及的是,无论是机缘巧合,还是命中注定,这一晚月华偏偏回家来看望父亲,见天色已晚,便留宿下来,而且就睡在葆琛卧室的隔壁。由于苏十八挖地道全凭目测,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误差,使得地道尽头偏向了月华所在的房间,结果月华被炸成重伤,葆琛的卧室却因偏离爆炸中心而幸免于难! 苏十八被紧急送往医院进行抢救,由于抢救及时,再加上郭景之行刺前已被暗探盯上,行刺时整个人被暗探一拉,手里的匕首就偏了半寸,并未刺中苏十八的要害。就这样,苏十八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又活了过来。 活过来的苏十八性情大变,对革命党人,尤其是心爱的人郭景之行刺自己愤恨不已。他对严寿民抱怨道,自己为了所谓的革命,亡命天涯,风餐露宿,抛头颅,洒热血,奉献了自己的一切,最后却差点死在自己'曾经'同志的手上,这位同志恰恰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最爱的女人,是自己一手将她引上革命道路的,革命党人对我苏十八如此的不信任,如此的冷血、不讲情义,着实令人心寒! 严寿民心中暗喜,知道自己的'离间计'进一步发生了威力——让革命党人彼此内讧,两败俱伤,自己坐收渔翁之利!严寿民乘热打铁,进一步煽风点火,说革命党人对你不仁,你又何必待之以'义'呢?老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良禽择木而栖,只要你肯投靠朝廷,我不但可以保你以往的罪过既往不咎,还可以保你下半生高官厚禄,坐享荣华富贵!在严寿民的劝说下,苏十八一气之下,断然背叛了革命党人,投靠到葆琛门下,成了清廷的'帮凶'! 苏十八为了表忠心,将革命党人经常开会的地址和名单交给了严寿民。严寿民大喜,一边即刻派人前去抓捕,一边火速向葆琛汇报。 葆琛刚听完严寿民的汇报,微微一笑,正待开言,此时,严寿民的手下纷纷来报,苏十八提供的那些地址,全部人去楼空,一个乱党也没有抓到。 严寿民不禁大为丧气,葆琛却挥了挥手,淡淡地一笑,寿民,其实这一切早在我的预料之中。这些地址和名单,如今已是废纸一张,毫无价值可言。你也不想想,苏十八叛变一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对革命党来说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乱党肯定早就秘密转移了,坐以待毙的事,连傻子都不会干,更何况是那些刁滑的乱党?所以,这份情报,根本就是个废情报。实话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有指望苏十八能够给我们提供什么,他能够投诚,最大的意义是在政治和舆论方面,至于其它方面,不必求全责备。 严寿民听后,连连点头,对葆琛愈加佩服。

兄弟英雄第14集剧情介绍

此时的郭家,连续遭受变故,弥漫着悲剧的色彩。先是月华被炸死,现在郭景之又锒铛入狱,更让郭世荣不能接受的是,郭景之竟然勾结苏十八,意欲谋害自己的亲家葆琛,成了误杀月华的帮凶——自己的儿媳妇竟然死于自己的女儿之手!郭世荣深感家门不幸,心里遭受重创,一口气上不来,卧床不起! 葆琛也万万没有想到,亲家的女儿郭景之竟然是谋刺自己的帮凶,不禁恼恨不已。葆琛怒气冲冲地去郭府兴师问罪,大骂郭世荣教女无方,病榻上的郭世荣无言以对,唯有连连道歉,乞求葆琛看在他的老脸上,能留郭景之一条残命。没想到葆琛却阴险地说,他不会处死郭景之,一刀杀了郭景之倒是便宜她了!他要将郭景之一辈子都关在大牢里,让她生不如死! 第一次'锄奸'行动以失败告终,朱皓良毫不气馁,继续组织第二拨的'锄奸行动'。正当朱皓良为行动人选而一筹莫展的时候,蔡振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兄弟英雄第15集剧情介绍

蔡小聪跟随冯则清来到武汉这个花花世界,时常出入一些高级舞会和时尚派对,虚荣心十足的她对此非常享受,迷失在灯红酒绿之中。 一天,冯恩然来找冯则清,要与冯则清合伙'做生意'——作为外贸局帮办,冯则清常与洋人打交道,从洋人那里走私些奢侈品进来应该是小菜一碟;而冯恩然作为武汉三镇的巡囗警总长,可以为走私行为提供安全保障。只要二人通力合作,何愁不大发横财?可这一提议却被生性正直、讲究原则的冯则清断然拒绝,冯恩然不禁对这个远房表弟大为失望,认为他是块'榆木疙瘩',不开窍!

兄弟英雄第16集剧情介绍

九江。蔡振声收到一封革命党人朱皓良的密信。信是从武昌发出的,朱皓良邀请蔡振声去武昌,协助他执行一项机密任务——'铁血'行动。正好当时蔡振声的大米加工厂已被蔡小聪和蔡再兴把持,蔡振声想为革命筹措经费已经无望,便决定应邀去武昌,彻底投身革命。 临行前,蔡振声策马上了独秀峰,与苏臻玉依依惜别。蔡振声还特地嘱咐张宝仔这段时间韬光养晦,保存实力,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一等革命爆发,便可起兵与之遥相呼应。张宝仔点头称是,说宝仔生平最佩服的人就是蔡大哥,大哥你说怎么办,小弟就怎么办! 苏臻玉则一直担忧地望着蔡振声,十分不舍。蔡振声将臻玉揽在怀里,爱怜地说,别担心,臻玉,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苏臻玉的泪水夺眶而出,振声,你答应我的,你可不能食言,一定要好好地回来啊!蔡振声重重地点了点头:宝仔,臻玉就交给你了! 张宝仔拍着胸脯,大哥,你就放心吧! 蔡振声用手轻轻地擦干了苏臻玉挂在脸上的泪水,纵身上马,头也不回地奔下山去。他不敢回头,因为他怕看到苏臻玉和她那双忧伤的眼睛,他就再也没有了离开的勇气。而苏臻玉和张宝仔一直在他的身后,含泪看着他一点一点地远去,消失在夕阳之中。 苏十八自投诚葆琛以后,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行刺葆琛,但他一直被暗探所监控,根本就没有行动的机会。苏十八探知葆琛喜欢古董,便常去古玩市场,期待能够搜罗到一两件宝贝献给葆琛,得到接近葆琛的机会。一天,苏十八在古玩市场发现一柄古代七星匕首,顿觉眼睛一亮,脑海中立即闪过一个大胆的计划! 次日,苏十八以献宝为名,携一副画卷和这把七星匕首前去拜见葆琛。在葆琛府门口,卫兵仔细搜查苏十八的全身,发现并无携带任何武器,唯有这把七星匕首,却是危险之物。苏十八解释说,这画卷和匕首全是古董,是献给葆琛大人的宝贝!不信,你可以直接问葆琛大人!卫兵一听,再也不敢多言,赶紧放行。 苏十八进府以后,乘人不备,迅速将七星匕首藏进怀中。此时,葆琛正在和冯恩然议事,见苏十八来到,先是假惺惺地安抚几句,接着便问苏十八有什么好东西,赶紧拿出来让本官开开眼? 苏十八不语,用目光示意葆琛,有冯恩然在场,不便多说。葆琛会意,让冯恩然去门口稍等片刻,随时听候召唤。等冯恩然走到门口以后,苏十八将手中的这副画卷徐徐展开,此乃八大山人的花鸟手卷真迹!葆琛一见,不禁大为惊喜,赶紧拿过画卷,见墙上有颗现成的钉子,便将画卷挂到墙上,背对苏十八,面朝画卷忘情地欣赏着,不时发出啧啧的赞叹声。苏十八眼见葆琛看画看得入神,对自己放松了警惕,便快速从怀里抽出七星匕首,朝葆琛刺去! 不想葆琛挂画的旁边,正好有一个衣镜,是葆琛平时整理着装用的。葆琛通过衣镜,正看到苏十八拔出匕首,急转身喝道,苏国强,你要干什么?站在门外的冯恩然,也跟着冲了进来! 眼见行动不顺,苏国强心中不免有些发慌,他灵机一动,反而表情镇静,双手举起匕首,递向葆琛道,大人,我从古玩市场还寻得精致匕首一把,特来一并献给大人,请大人过目! 葆琛接过匕首一看,果然是一把好匕首,七颗宝珠嵌饰,锋利无比。葆琛大喜,对苏十八送来的两件宝物,一一笑纳。 苏十八走后,冯恩然告诉葆琛,刚才苏十八似乎有行刺的迹象,因被及时发现,便佯装献匕首。在冯恩然的提醒下,从得到宝贝的喜悦中清醒过来的葆琛,也觉得苏十八刚才的举动值得怀疑。冯恩然眼珠一转,向葆琛建议道,卑职倒有一计,苏十八是真心还是假意,一试便知。只要大人您即刻派人去请苏十八来,他若毫不惊慌,一点也不怀疑,便是真心向您献宝;若是他苏十八百般推脱,不肯前来,必是心中有鬼,那么他献匕首是假,行刺才是真,可立即将他逮捕审问! 果然,苏十八刚到家中坐定,回想起刚才的险情,还一阵阵地后怕。这时,葆琛派人请他去府上一叙,有要事相商。苏十八左右权衡,决定铤而走险,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慨然赴约! 苏十八此举反而救了自己,不过从此以后,多疑的葆琛还是加强了对苏十八的防范,不再接见苏十八!

兄弟英雄第17集剧情介绍

在朱皓良的安排下,蔡振声隐姓埋名,以开照相馆为名,行筹备暗杀葆琛之实。白天,蔡振声替人照相,晚上则在里面和朱皓良仔细研究葆琛的行动规律,他们一直在寻找机会,一个可以置葆琛于死地的机会! 令蔡振声没有想到的是,照相馆的生意竟然十分红火,每天顾客盈门。这一天,更是来了一个令蔡振声十分意外的顾客——蔡小宛。 蔡小宛所在的教会医院离这不远,她是来替医院的玛利亚院长取照片的,没想到竟然见到了自己的哥哥,不禁大喜过望。小宛想带蔡振声去见见郭景文,顺便安慰一下他,但蔡振声却不愿在这个时候去见郭景文——因为他要暗杀的葆琛,正是郭景文曾经的岳父,也是郭景文这个巡囗警总长现在所要全力保护的人!蔡振声明白自己身上的特殊使命,不敢暴露和招摇,这个时候去见郭景文,只会给自己添麻烦,所以他叮嘱小宛,千万不要告诉景文自己就在武汉,如果方便的话,他会主动去见景文的!蔡小宛答应了哥哥的要求,但她再三叮嘱哥哥,一定要小心,万一遇到了麻烦,一定要向景文求救,他一定会帮你的! 蔡振声亲手给妹妹拍下了一张照片。 总督衙门。葆琛对刚才的行刺仍心有余悸,他召集郭景文、冯恩然还有刚才被烫伤的那名军警开会。按照这名军警的描述,相关人员已经画图绘影,将刺客的头像送到了葆琛手里。 尽管安上了两撇假胡子,还在左脸颊上贴了一颗假痣,冯恩然还是一眼就认出刺客就是蔡振声!冯恩然早就知道蔡振声与郭景文的关系,于是他在葆琛面前大进谗言,斥责郭景文没有保护好葆琛的安全,犯了严重失职的大罪;指责蔡振声的逃走,郭景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不排除郭景文有故意放走蔡振声的重大嫌疑;进而捕风捉影,怀疑郭景文是内鬼,葆琛去戏园看戏的消息就是郭景文暗中透露给蔡振声的! 尽管郭景文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替葆琛挡子弹,结果换来的却是葆琛的猜疑。最终,葆琛以郭景文和蔡振声的关系不适合调查此案为由,让郭景文回家休息一段时间;任命冯恩然代行巡囗警总长一职,郭景文降职做了冯恩然的副手!

兄弟英雄第18集剧情介绍

冯府。冯恩然召开了一个盛大的庆祝晚会,庆祝自己再任巡囗警总长。远方表弟冯则清携夫人蔡小聪一同前来祝贺。性感妩媚的蔡小聪精心打扮,出现在晚会之上。冯恩然为蔡小聪的美貌所吸引,而富于心计的蔡小聪早就想勾搭上冯恩然这颗大树,两人眉来眼去。在敬酒时,蔡小聪故意投其所好,向冯恩然大献阿谀之词,恭维冯恩然才是维护武汉三镇稳定的柱石,蔡振声之流不过是蚍蜉撼大树。 冯恩然好奇地问,蔡振声不是你的哥哥吗?现在他成了朝廷要犯,你就一点不为他担心? 没想到蔡小聪轻蔑地说,哥哥?他有当哥哥的样子吗?我从来就没有拿他当哥哥,当然,他眼里也从来就没在乎过我这个妹妹! 冯恩然打着哈哈:蔡小姐审时度势,不愧是女中豪杰啊,对蔡振声这种人就应该划清极限,万不可越雷池一步啊! 蔡小聪继续说道,还是大人您明察,蔡家出了这么个乱党,真是家门不幸!小女子还真是挺害怕的。 冯恩然哈哈一笑,放心,有我在,没人奈何得了你。你可真是个美人儿。 蔡小聪媚笑着,大人就是我的靠山,那将来我可就仰仗大人您了…… 城门口,四处张贴着通缉蔡振声的画像。冯恩然和郭景文奉命率众军警在门口设下了重重哨卡,对出城的人和货物一一详细的盘查。 这时,一支戏班子浩浩荡荡地开过来,队伍中间是一顶大轿子,但这大热的天却连窗帘也不拉开,被遮的严严实实。戏班子来到了城门口,哨兵上前盘问,原来是个京剧戏班子,前几天刚给葆琛大人唱过戏,这会正要出城呢。 哨兵倒也识趣,知道戏班子是葆琛的贵客,不敢得罪,请示一下郭景文便放行了。正在此时,冯恩然从茅厕出来,看到眼前一伙人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出城去,甚是诧异。冯恩然心下猜想,莫不是郭景文趁我不在私放的吧。再抬眼看看远去的戏班子,中间藏了一顶轿子,被裹得严严实实,难道这就是郭景文的阴谋? 冯恩然越想越觉得不对,带着几个警卫便追了出去。冯恩然令手下大声命令戏班子停下接受检查,不想戏班子听到呼声反而跑的更快了,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冯恩然于是料定这伙戏班子中定是藏了革命党,二话不说,火速拦住戏班子,一把撩开轿子的门帘,里面哪里是什么革命党啊,分明是一个女戏子。 冯恩然大怒,抓住戏班领头的就问,你们跑这么快干什么?叫你们为什么不停下?领头的委屈地答道:我们害怕啊,你们这些人提着枪追上来,我们以为是要抢东西。冯恩然听罢,大呼上当,立即吩咐手下调转回头,迅速朝城门口赶去! 其实,这伙戏班子正是郭景文有意安排的诱饵,此时的城门口,只见一个化了妆,带着大斗笠的男子站在出城的百姓中间,哨兵正要搜查他,郭景文喝止了哨兵:一个叫花子还查他干什么,快让他出去,在这碍眼! 哨兵正要放叫花子出城,不想冯恩然却远远地赶了回来,一边大叫着,关城门,不要放人!就这样,叫花子被冯恩然抓个正着——原来叫花子正是蔡振声!郭景文眼睁睁看着蔡振声落入冯恩然之手,却无能为力。冯恩然上报葆琛,将蔡振声严密看押起来,为防止迟则生变,第二天一大早就对蔡振声执行枪决! 当夜,几个蒙面人悄然出现在关押蔡振声的房间外,这几人偷偷接近房间外的看守,三下五除二,快刀斩乱麻,将这些看守一一解决,迅速从房间里劫出蔡振声。其中一名蒙面人撕开脸上的黑布,正是苏十八!另外几人是朱皓良特地派过来,协助苏十八劫大狱的! 苏十八救出蔡振声之后,让其他人先行撤离,然后拿出自己的出城令牌交给蔡振声,让其赶快出城,以免夜长梦多。原来,自从苏十八上次给葆琛'献宝'之后,一直小心行事,有机会就准备些古玩、字画什么的,拿去给葆琛大人'鉴定',逐渐赢得了葆琛的信任。 临走前,苏十八再三告诫蔡振声,自己好不容易才开始赢得葆琛的信任,所以'卧底'一事切记要注意保密,甚至连苏臻玉都不要告诉。同时,他郑重拜托蔡振声,自己为了革命事业,欠家人太多太多,现在自己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臻玉,今后,臻玉就托付给你了……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原来是冯恩然预感到不对劲,特地带人来蔡振声的关押室加强警力,不想刚一赶到,看到的却是横在地上的看守尸体。冯恩然暗叫不妙,不敢怠慢,立即带人朝城门口追赶而来! 苏十八催促蔡振声赶紧撤离,自己则留下来,吸引冯恩然及其手下朝相反的方向追去!在苏十八的掩护下,蔡振声安全出城。而冯恩然则费了好一番周折,终于将前面逃窜的黑影死死按住,押到灯笼下一看,不禁勃然大怒,这哪里是蔡振声,分明是苏十八! 苏十八装作没事人一般,严厉抗囗议着,冯大人,我犯哪条王法了?要不要我去找葆琛大人说说理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