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英雄剧情介绍

25-30集
兄弟英雄剧情介绍

兄弟英雄第25集剧情介绍

冯恩然为了实现当'草头王'的目标,开始了他的'宏伟蓝图',第一,要想招兵买马,必须具有足够的钱财,没有钱财,什么事也干不成,因此,冯恩然开始了他的走私生涯;第二,有了钱财,还需要有合适的人选替自己招兵买马,供自己驱使,冯恩然一直在物色这方面的人选。 小宛放心不下郭景文,带着几个月的身孕,来前线看望她日思夜想的丈夫。小宛让郭景文放心,现在家人已经从孝感搬回了汉口的府宅,哥哥景瑞也已全面接手了工厂的业务,一切都走上了正轨,现在全家最担心的,就是你和景之! 郭景文说,身为军人,就得作战,为国家出力,平定叛乱。这次在战场上我还见到了蔡振声! 前方紧急,后方依旧歌舞升平。不甘寂寞的蔡小聪怂恿冯则清在租界开了个盛大的舞会,美其名曰'庆祝收复汉口',邀请各界要员参加。因为和冯则清的亲戚关系,冯恩然也应邀出席了此次舞会;实际上,力邀冯恩然出席也是蔡小聪的主意,她早就对冯的'能干'推崇不已,认定冯才是乱世中真正的帅才,遂心生结交之意。 果然,冯恩然一出手就是'大动作',他再度向冯则清提议,邀其跟他合作'做生意',乘着战乱,将武汉的珍贵文物走私给洋人,用赚到的钱再从洋人那里走私军火,等于是用文物换军火,这可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则清,你有洋人的关系,我能搞得到文物,咱们合作,还愁那白花花的银子不滚滚而来?

兄弟英雄第26集剧情介绍

当夜,蔡家的大米加工厂。隆隆机器声中,蔡母正带着几名工人加班。本来这大米加工厂一直为蔡再兴所把持,可他心术不正,借战乱之际囤积粮食,大发国难财;九江军政府为维护市场稳定,大力打击奸商,将蔡再兴的大米加工厂收归军管,并要严厉惩处蔡再兴,幸亏蔡母大力求情,才免去责罚。后来,九江军政府了解到这大米加工厂本为蔡振声所办,曾经为革命党人提供了大量的资金支持,而蔡振声又是武昌首义的功臣,便决定将加工厂物归原主,由蔡母暂时代为管理现在蔡母连夜加班,就是为了给军政府赶制军需大米。 突然,工厂的西北角燃起了窜窜火苗!接着,东南角也窜出了火苗!加工厂着火了!蔡母赶紧带着工人们救火,并四处大声求助:'起火喽,快来救火啊!' 信件很快就送到了小宛的手上。小宛看完信,再也坐不住了,她离开教会医院,找到了婆婆,提出想即刻启程,回九江的老家看一看。

兄弟英雄第27集剧情介绍

小翠非常紧张,她看清了这是一个穿着北洋军服的士兵,以为这个士兵要非礼她,于是张嘴就想喊,没想到来人却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我是小宛。原来是小宛来搭救,真是一场虚惊,此时的小宛一身北洋军士兵的打扮,她正是靠这身打扮才混进兵营的。小宛丢了另一套军服给小翠,两个人趁着夜色,冒充巡逻的士兵,从马厩偷了两匹马,悄悄地离开了北洋军大营。 第二天,小宛和小翠终于走到了一个市镇,她们又累又饿,身上又没钱,小宛忍痛当掉了自己的手镯和耳环,找到一处酒家,两个人草草吃了一顿。从酒家老板处得知,去九江应该朝东走,而她俩昨夜由于慌乱,辨不清方向,朝西走了一夜!姐妹俩赶紧调转马头,朝东奔将而去。 蔡振声从前线回到指挥部,向朱皓良汇报工作,说看北洋军的动向,不像是即刻要发动大战的样子。朱皓良说,即便如此,我们也马虎不得,袁世凯此人向来老奸巨猾,现在他一定是以我们革命军为筹码,向朝廷讨价还价呢! 正说着,副官将一封信交给了蔡振声,由于战争的原因,仆人张妈写给蔡振声的信今天才收到。看完信,蔡振声不禁脸色一变,他立即向朱皓良告假,说家中出了大事,他要赶紧回去一趟。朱皓良答应了,并叮嘱他一路小心。 九江贾府。贾亮正在和苏臻玉吃饭。苏臻玉脸上泪迹未干,由于心情忧郁,什么也吃不下。贾亮则心情很好的样子,自斟自饮,得意洋洋地说,虽然叛党接连在武昌和九江等地谋反,但他们的日子也快到头了,只要北洋军一进剿,全得完蛋 到时候,蔡振声,还有整个蔡府,全都脱不了干系! 苏臻玉说,做你的美梦去吧!要不是你用威胁蔡家这个卑鄙的方法来挟制我,我宁愿死了,也不愿再见到你! 贾亮顿时大怒,臭婊子,你太不识抬举了! 说毕,贾亮再次将苏臻玉拉进了房间,狠狠地抽打她。苏臻玉则心如死灰,面无表情地承受着。 这一切,全被门口站岗的李二狗看在眼里。 武昌。蔡小聪再次鼓动冯则清举办宴会,邀请租界的名流参加。这个有心计的女人,欲借举办宴会之机,同租界的洋人们搞好关系,从而为走私铺平道路。 宴会上,蔡小聪找到了冯恩然,秘密地问'生意'做得怎么样?冯恩然说,比你想象的还要好!好奇的蔡小聪当即就要去仓库一饱眼福,冯恩然则意味深长地说,和我交往,你应该学的有点耐性!蔡小聪当即明白了,媚笑着,放心,我今晚就去找你! 被蒙在鼓里的冯则清还不知道冯恩然与蔡小聪之间的勾当,他端着酒杯,走到了冯恩然的面前,说虽然我对你所谓的'生意'没兴趣,但我们毕竟是本家弟兄,今后还需多加走动才是!冯恩然笑着,一定,一定!

兄弟英雄第28集剧情介绍

汉口码头。夜色中,蔡振声带着手下仍在蹲守。自从上次碰到郭景文以来,蔡振声坚持每晚守在这里——这是武昌通往英租界的唯一道路,他就不信,那个走私文物的人还能长了翅膀,能飞到租界去!自那以后,郭景文也像是跟他约好似的,再也没到这边来巡逻,彼此维持着相安无事的态势。 突然,江那边传来了'哗哗'的划船声。蔡振声等人立即警觉起来,子弹上膛,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江面。船越来越近了,船头端坐的,正是冯恩然! 船终于靠岸了,冯恩然全然不知一只张开的大网正在等着他,仍然作威作福,吩咐手下小心轻放,可不要弄坏了这些老古董!一名士兵不小心打了个趔趄,差点将手里的箱子掉到地上,立即遭到了冯恩然一记耳光! 正在这时,枪响了!蔡振声一枪击中了冯恩然的小腿,冯恩然身体一软,差点倒地,但他毕竟是经验丰富的老手,迅速隐蔽起来,组织手下人负隅顽抗。 蔡振声带人快速冲了过去。眼见冯恩然已经受伤,手下们完全失去了斗志,没放几枪,就放弃了抵抗,全部束手就擒。可是令蔡振声大感遗憾的是,主犯冯恩然却趁乱逃脱,不知所终!

兄弟英雄第29集剧情介绍

蔡小聪带着不可一世的神情,走进了蔡家大院。把蔡母、臻玉、小宛等弄的面面相觑。唯有赵姨娘喜上眉梢,小聪是她的亲女儿,一看这架势就是已经出人头地的样子,让她这个当娘的,脸上也有光彩!果然,小聪以一种赏赐者的作态,从马车上拿出了一大堆花哨的礼物,一件件地分发给蔡母等人,让蔡母等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晚餐时,小聪将那些好吃的菜,不停地夹给赵姨娘,弄得赵姨娘很尴尬。而小聪却一副无所顾忌的样子,高谈自己的人生感悟,说人生在世,就得及时行乐!管它什么狗屁的战争,管它革命军胜利,还是北洋军胜利,这些都和自己无关,她唯一关心的,就是能不能得到好处!真搞不明白郭景文和蔡振声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在战场上打来打去是为了什么?在我看来,这样做一点都不值得! 这话在苏臻玉和蔡小宛听来,心里很不是味道。苏臻玉本想和她辩驳一番,被蔡小宛拉住了,悄悄地说,她爱放屁,就让她放呗! 带着一种报复的快感,蔡小聪得意地走出了苏臻玉的房间。在她走后,苏臻玉看着蔡振声送给她的挂坠,哭了一夜。而蔡小聪并没有因此停下她罪恶的行径,她生怕自己的阴谋不能得逞,苏臻玉不会离开这个家,于是再次来到蔡小宛的房间,想在小宛和苏臻玉之间施展离间计。 蔡小聪再一次把她污蔑人的本事发挥到极致,在小宛面前,她把苏臻玉说成一个地地道道的淫娃荡妇:俗话说一女不事二夫,苏臻玉身为贾亮之妻却赖在蔡振声家不走,败坏了我们家的名誉和门风,这成何体统。 没想到,小宛完全不理蔡小聪说的那一套,没等蔡小聪把话说完便把她轰出门去。 天要亮的时候,苏臻玉留下了一封信,信上说,对不起,振声!我实在无法想象没有你的生活,我将如何熬过我的余生。可我却不得不离开你!再见了,振声,原谅我的心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把我从你的记忆中抹去吧,就当你此生从来不曾认识我…… 画外音中,苏臻玉含着热泪,最后一次去了蔡振声的房间,去看了熟睡的蔡母和小宛,然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蔡氏庄园…… 兄弟英雄分集剧情介绍 第二天傍晚,小翠正在河边洗衣服。突然,马蹄声响起,一个革命军士兵正骑马朝蔡家大院奔驰而来。小翠上前一看,原来是穿着革命军军服的郭景文,不禁大喜! 当晚,蔡母、小宛、小聪、赵姨娘等人正在谈论着苏臻玉不辞而别的事。蔡母和小宛对苏臻玉的突然离开大为不解;小聪则出主意说,这事应该尽快告诉蔡振声,也许他有办法。蔡母和小宛别无它法,觉得只能如此。蔡小聪则暗暗得意,她就是要让蔡振声揪心,让他伤心,让他每天都活在失去爱人的痛苦中! 正在这时,小翠走了进来,让小宛出来一下,她有事要和她商量。小宛有些意外,和小翠走了出去。 黑夜中,小宛奔跑着,终于在一个僻静的亭子里,见到了她日思夜想的郭景文!二人紧紧地拥抱,小宛在郭景文的怀里,留下了幸福的眼泪。 郭景文一脸慈爱地抚摸着小宛挺起的肚子,说,孩子,爸爸看你来了! 蔡小宛突然惊了一下,说,哎呀,我们的宝贝感觉到爸爸来了,他正踢我呢! 郭景文问道,宝宝什么时候生? 蔡小宛说,可能还有半个月左右吧。景文,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郭景文说,都喜欢,因为他是我们俩的骨肉。可惜,我却不能亲自看着他来到这个世界,这将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蔡小宛一愣,怎么?你还要走? 郭景文说他身为军人,只能服从命令。蔡小宛忧郁地问,这么说,你和我哥还要接着刀兵相见? 郭景文叹息着,无言以对,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妻子的这个问题。

兄弟英雄第30集剧情介绍

尽管此时处于南北议和期间,但双方零星的战斗却时有发生。武汉郊外,蔡振声带着一队人马,押着为军政府购置的武器和枪炮朝武昌进发。突然,冯恩然带着手下从隐蔽处窜了出来,将蔡振声等人团团围住——原来冯恩然侦查到了革命军的行军线路,带人埋伏在革命军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没想到守来的却是蔡振声! 冯恩然嘿嘿地干笑着,原来是老朋友啊!不是冤家不聚头,大爷我等了半天,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你! 蔡振声呸了一声,冯恩然,你这个有奶就是娘的种!上次在码头让你给跑了,真是便宜你了! 冯恩然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蔡振声,你还敢跟我提码头的事?那批货我就不说了,我这条腿也是拜你所赐!现在你落到了我的手上,咱看谁玩得过谁! 就这样,蔡振声成了冯恩然的俘虏,开始了他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涯。 九江,蔡家大院。蔡再兴在贾亮的指使下,加紧了篡夺家产的阴谋。蔡再兴伙同贾亮,以欠下贾亮大量赌债为由,要将蔡家老宅抵给贾亮,逼着蔡母和蔡小宛搬出蔡家大院! 关键时刻,蔡母挺身而出,她说她绝不会搬出这座老宅,除非她死了!她的几个孩子都是在这座老宅里出生的,现在她的女儿小宛也将在这里生下她的孩子——老宅不再仅仅是一座宅子,是整个蔡家的根基!现在谁想从她手里把老宅夺走,除非从她的身体上踏过去! 老太太的凛然大义令蔡再兴措手不及,毕竟对蔡振声还存有几分忌惮,蔡再兴还不敢把事情闹大,只得悻悻地走了! 明抢不行,蔡再兴决定来'暗'的! 革命军战地医院。郭景之再次遭到了院长梁太太严厉的斥责。有人投诉郭景之,说她在看护伤员时,对战俘营里的北洋军伤员态度很是恶劣,不仅言辞尖刻,甚至肆意辱骂。 实际上,郭景之一直非常敬业,梁太太之所以对她百般挑刺、万般刁难,完全是受了严寿民的指使。投诉她的俘虏伤兵碰巧正是当年抓捕苏十八的那个人,因为害怕遭到郭景之的报复,在梁太太的授意下,故意写投诉信诬告郭景之。 事实上,郭景之确实想借机报复这名俘虏,但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最终还是忍住了! 汉口监狱。冯恩然终于找到了公报私仇的好机会,他将蔡振声等人下到了死牢里,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对蔡振声等人呼来喝去,让他们站成一排,脱下革命军军服,换上囚服,并将所有的钱财和物品交公!冯恩然看到蔡振声胸前挂着一个玉坠并未上交,派手下向蔡振声索要,可是蔡振声却不给——这可是苏臻玉送给他的礼物,此举立即遭到了冯恩然的毒打,强行抢走了这枚玉坠! 冯恩然为了侮辱蔡振声,竟然让蔡振声等革命军人向他下跪!蔡振声誓死不从,身为军人,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冯恩然阴阴地说,蔡振声,你都成阶下囚了,还傲什么傲?在这里,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好好按我的话去做,否则,我有的是工夫来收拾你! 果然,蔡振声的反抗,为他带来的是冯恩然无尽的折磨与殴打!冯恩然要慢慢地报复他,折磨他,羞辱他,彻底的摧毁他…… 九江某镇。苏臻玉叫人在破庙门口支起了两口大锅,昼夜不停地熬粥,施舍给那些可怜的饥民。苏臻玉的善举很快就在本地传开了,由于她化名蔡玉,人们都叫她'玉观音'。 这天,苏臻玉押着一车粮食正朝镇外的破庙赶,几名垂涎苏臻玉美色的花花公子在路口堵住了她,拉拉扯扯地很不尊重。危急时刻,一位义士出手相助,没想到竟是张宝仔! 张宝仔一见苏臻玉,也是惊讶万分,说,早就耳闻'玉观音'积德行善,声名远扬,宝仔甚是佩服,特地前来拜会,没想到'玉观音'原来是你! 苏臻玉对这些虚名倒不感兴趣,她急切地向张宝仔打听蔡振声的近况。张宝仔不禁脸色一沉,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不住告诉她,蔡振声被北洋军抓了俘虏,是死是活他也不知道。这一消息不啻一个晴天霹雳,整个将苏臻玉击入了无底的深渊。缓了好久,苏臻玉才回过神来,脸上写满了担忧之色。 张宝仔劝着,我不知道你离开蔡家的原因,但我看得出来,你还是放不下蔡大哥。臻玉,跟我回去吧,蔡家全家都在找你! 苏臻玉坚决拒绝了,她说她出来了,就不会再回去了!同时她恳请张宝仔,不要对任何人透露她的行踪。张宝仔感到十分奇怪,但架不住苏臻玉苦苦的哀求,只好答应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