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桥上看风景第23集剧情介绍

 

裕如来到剑道馆想找水光向她当面致歉,可水光恰好在今天参与节目录制,已经和佳佳离开了剑道馆,裕如再度落空,不死心的她决定来到电视台陪伴水光参与节目录制,可由于电视台的相关规定,裕如又被挡在了外面。

节目录制前,佳佳一直在为水光加油打气,阮旗也将节目中会问到的问题提前拿给水光过目,就在这时,峥岚和罗智圆满结束了《问道》招投资的解说环节,峥岚打电话给阮旗布置工作。在电话中,峥岚发现了异样,质问阮旗现在何处,阮旗无奈,这才把水光主动要求接受采访并且不许大家告诉他的事说了出来,并向峥岚担保自己会照顾好水光。峥岚无奈,让阮旗用视频直播的方式给他直观展示水光的情况。

水光在台上,女主持人的问题总是有意无意地探寻水光学习剑道的初衷和她过去内心的秘密,水光的脑海中不合时宜地闪现着景岚的面容,这令她伤感又倍觉尴尬,难以开口作答。到了节目最后,更是有一个环节要求嘉宾说出自己的一个秘密,水光简直如坐针毡,连台下的阮旗佳佳和视频那端的峥岚罗智都为水光捏了一把汗。就在这时,裕如霸气地闯入直播间,上台拉起水光就要离开,尴尬的访谈被迫中断,此时的裕如倒是成了水光的救星。

裕如向水光说明来意后,霸气地去与节目制作组对接,要求停止本期录制,制作组以这是与雷霆公司合作的宣传,必须与雷霆公司的领导接洽为由拒绝了裕如的要求。裕如见温和无效,拿出自己江家大小姐的身份,以江氏公司的巨额广告作为要挟,终于使得制作组乖乖低头,同意了本期录制不再播出的要求。

罗智从公司赶到电视台,接走了心情低落的水光,阮旗告诉裕如,她此次为水光摆平问题的样子气势十足,水光都看在眼里,一定不会再生她的气,裕如也开心离开。峥岚晚罗智一步,没能见到水光,深感懊恼。

罗智带着水光来到公园散心,水光告诉了罗智,梁成飞来找过自己,并且告诉她当年车祸或许并非赶时间酿成意外的事。罗智一怔,水光继续道可自己没有去追查,她害怕得知真相后发现,罪魁祸首并非自己。原来这些年,困住她的一直是那个莫须有的罪名,她背负着罪名带来的痛苦,在自责的折磨下苟延残喘。眼看黑夜即将过去,可内心被束缚的水光竟然在潜意识中形成了害怕阳光害怕温暖的心理,怀疑和迷茫变成了看不透的迷雾笼罩着她,唯一清楚的,就是她心里渴望的光明,终于变成了峥岚。

罗智送水光回到峥岚家楼下,峥岚看着水光低迷的样子,内心十分自责心疼。回到家中,他试图去追问,去打开水光多年的心结,可不明就里的苏珊一通插科打诨的捣乱,又使得峥岚错过了跟水光交心的机会。水光独自回到房间,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她的脑海里一遍遍地回放着最后一面见到景岚,和景岚依依惜别的一幕幕,景岚留给她的信中仿佛还残留着真挚的情意,可景岚离世后,景琴对她毫不留情的斥骂也卷土重来侵袭着水光的心灵。过往里的甜蜜和温柔此刻化为带着尖刺的枷锁,景岚离世后,水光也因为终日陷入怀念中,而逐渐变得孤僻难以接近,朋友们也一个个选择了离开她。反倒是当年一次偶遇峥岚,当时只是陌生路人的峥岚却向她给予了最大的善意,这像是记忆寒冬里唯一的一股暖流,流淌过水光冰冷的心。

峥岚怕水光一个人闷在房间伤心,特意来送了粥给她喝,顺便神秘兮兮地约了水光周末一起活动,水光含笑答应了。

另一边,裕如求见父亲却一直被手下以江总正忙拦在外面,好不容易等到见了父亲,父亲便问她昨天为何在电视台狐假虎威,裕如撒娇甩锅峥岚说是峥岚请她帮忙,可没想到原来刚刚跟江父谈话的正是峥岚,峥岚忍俊不禁地揭穿了裕如的小把戏。原来江父和峥岚刚刚是敲定了江氏集团对《问道》的投资,裕如见两家公司关系更紧密,不由得喜上眉梢。待裕如走后,江父问起手下对水光的调查结果,得知女儿和峥岚都对此人十分用心后,江父的脸上流露出了困惑。

裕如欢喜地去罗智家找水光,却被景琴没好气地挡在门外,裕如只好来到剑道馆,二人终于相见,往日那些过失早已被忘却,裕如和水光重新握手言和,修复了难得的友情。

另一边,阮旗佳佳带着剑道馆小朋友们一起坐大巴郊游,阮旗向迷惑的佳佳解释道,二人是为了给峥岚水光的周末郊游先行做准备,佳佳听后直抱怨狗粮难吃,一路吐槽阮旗来发泄。

峥岚带着水光来到郊游地,湖光山色的自然风光令人身心放松,峥岚更是准备了风味烧烤和帐篷露营,想方设法搏水光的欢心。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