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桥上看风景第27集剧情介绍

 

苏珊好心追问水光不能接受峥岚的原因,想说服她正视自己对峥岚已经产生了感情的事实,可水光为了麻痹自己,推说演戏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而且隐瞒了相机的事,反而说自己是为了得到《问道》代言人的资格才接近峥岚。苏珊神色大变,从先前的热情变得阴冷,她冷道没想到水光是这样势利的女子,竟然如此利用玩弄儿子的感情,说罢她不留情面地要水光离峥岚远一点。

另一边,罗智打算把景琴接回家中好好照顾,可景琴明白,罗智所谓的“家”永远是只属于罗智和水光的,自己永远是突兀的第三人,她只是拜托罗智帮她卖掉自己的房子,想要永远与悲伤的记忆告别。

裕如闷闷不乐地回到家中,江父一眼看出女儿心事,问她是不是峥岚又惹她伤心,裕如避而不谈,江父不忍看女儿一味陷入对峥岚的迷恋中,飞蛾扑火,告诉她峥岚早已明确向自己表示对她无意,裕如听到父亲这样讲,更是烦闷不已,垂头丧气。

而峥岚则怒气汹汹地回到家中,苏珊窥见儿子神色冷峻,也不敢阻拦,峥岚一进门便大吼着水光的名字,在看到空荡的房间后,他不假思索地奔了出去。深更半夜,峥岚来找了罗智,告诉他水光失踪的事,罗智也不敢怠慢,立即披衣起身跟峥岚一道寻找。水光向剑道馆请了假,寄养了爱德华,搬离了这个城市所有的居住点,峥岚这才意识到自己对水光竟然一无所知。幸亏罗智从景琴那里得到消息,知道水光的父亲身体抱恙,水光可能是去探望父亲了,这才想到了水光可能在的地点——老家。

水光站在家门口,望着熟悉的砖石草木,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当年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罗智出现在她身边,水光虽意外但也接受了有罗智陪伴她,二人一起踏进房间,眼前映入的画面竟然让两个人目瞪口呆。水光的父亲正坐在椅子上接受着按摩,还和按摩的年轻人聊得尽兴,听到罗智回来,萧父主动介绍起身后的“社区医院志愿者”——小章,这小章不是别人正是峥岚!但他视力严重下降,已经看不清人,罗智便将水光说成了自己的一个朋友,没有暴露水光回来的事。

中午,三人聚在院中,水光支开罗智想与峥岚单独谈话,罗智走后,峥岚主动向水光表态,说自己专门学习了专业按摩手法,如果水光不放心,他还可以继续学习,水光打断峥岚,告诉他不要再做这些没用的事,自己现在、以后也绝对不会喜欢上他,请他明日就离开。峥岚猛然听到水光如此直接不留余地的拒绝,僵立片刻后便离开了。

峥岚来到酒吧找罗智聊天,意图打听水光父女之间到底存在怎样的隔阂,罗智本不欲说,可峥岚坚持要为水光解开所有的心结,罗智无奈,告诉峥岚,当年景岚去世后,萧父便被查出贪污公款被公诉,可大家都相信萧父为人正直不会做出违法之事,但偏偏萧父又交代不出公款去向。一时间风言风语在小城传开,水光一家被流言蜚语包裹,加之男友离世的打击,水光那些日子的生活步履维艰。 

另一边,水光在家门前看到检察院的车子经过,已成惊弓之鸟的水光以为父亲又出了意外,急奔回家,好在母亲告诉她安好无事,萧父也没有被检察院带走,而是在峥岚陪同下去了公园散步。萧母见水光眉头紧皱,也劝她与父亲的多年积怨是时候和解,在询问过她对峥岚罗智的感情后,更是劝她要早些迈过生活中的坎坷,向前追求。

峥岚陪同萧父散步,他拨通了水光的电话,让水光能够听到萧父流露出来的心声,萧父原来早知道水光回来了,但明白水光心里怨恨自己,便假作不知,以此两全父女亲情。谈起过去贪污公款的事,萧父一人揽下罪责,可峥岚却道破实情,称萧父挪用公款并非为了赌博,而是拿出一部分借给了景岚家渡过难关。电话那端的水光听到这个父亲隐藏多年的秘密,十分诧异,峥岚继续追问起关于景岚的旧事,但却挂断了电话,不再让水光听。水光也迫切想知道更多信息,一下子惶急起来。

萧父在多日的相处中感受到了峥岚对自己和对水光的真诚,便将景岚是何人以及他因何丧命的过往一一告诉了峥岚,峥岚正在慢慢消化那些水光极力掩盖的悲痛回忆,便看到急迫的水光赶来了公园,峥岚识趣走开,留水光父女独处。得知真相后的水光,终于不再吝啬对父亲表露自己的亲情。

回到家中,水光将自己今天得知的真相告诉了罗智,但她还是自责认为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自己,害景岚丧命、父亲坐牢的都是自己,罗智努力想纠正她的观念,却收效甚微。午饭时,峥岚也加入了饭桌,大家互相夹菜、谈起童年趣事,颇有几分其乐融融的气氛。

第二天,水光在父亲的极力要求下请峥岚吃饭答谢几日来的照顾,水光依旧拿出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要和峥岚从此划清界限不再来往,峥岚半是苦恼半是撒娇地和水光周旋,水光拿孩子般的峥岚没有办法。

另一边,裕如在雷霆苦寻峥岚未果,向阮旗打听峥岚去向,没想到被路过的大国说漏了嘴,裕如这下得知了峥岚在水光老家的事,干劲满满的裕如当即决定也要来水光老家追寻峥岚。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