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桥上看风景第30集剧情介绍

 

峥岚询问下,裕如说自己是因为五年前的约定,才会不管不顾地等待着不会到来的流星雨,峥岚看着天真却又执拗的裕如只能叹气,答应会陪在医院照顾她。

另一边,罗智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景琴受到刺激不许人接近,罗智连忙赶往医院。护士拿给他一个盒子,是有人匿名寄给景琴的,里面装满了黑白的婴儿照片,很明显是来故意刺激流产的景琴。罗智狠狠撕碎照片走进病房,景琴蜷缩在屋角发抖,看到罗智便哭泣道自己想要回家,想念自己失去的孩子,罗智将景琴抱在怀里安慰。回到家中,罗智打给雷宇,雷宇坦然承认,并称如果罗智不遂他的心意,水光遭遇的将会比景琴还要可怕的多。

水光上班,佳佳看到她带着腿伤还要参赛,正抱怨没有男生来关心水光,阮旗就带着峥岚的嘱咐来剑道馆看水光,这让水光的心里多少有了一点安慰。华北区第十六届剑道赛的赛场上,水光因为腿伤发炎的缘故,咬牙吃力地拿下了比赛,阮旗在观众席为峥岚手机直播着水光的赛事,峥岚在病房里观看比赛,他为水光叫好的同时也察觉到水光今日状态不对。他打电话给佳佳,佳佳在电话里责怪峥岚只知道忙于工作却不知道关心带伤参赛还发着烧的水光。偏巧,裕如刚刚去找主治医师,医生认为裕如可以出院了,裕如却贪恋峥岚的陪伴,哄骗着医生同意自己再继续住院观察几天,她正要回病房,却在走廊里恰好听到了峥岚急切关心水光伤势的这通电话,裕如瞬间黯然无比,默默回到病床躺好装睡。峥岚挂断电话回到病房,他望着床上的裕如,似是心有不忍,可他最终还是割舍不下,离开病房去看水光。

峥岚赶到水光家,阮旗和佳佳早已在厨房忙碌着,将水光也照料得很好,可峥岚还是万般不放心,他本想做一次坏人,强令水光不许再参加下面的比赛,可水光的坚决和意念峥岚也很了解,他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水光,好让她充满活力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他问起水光如果裕如没有回国,他们是不是早已成为情侣。水光答道世上没有如果,还请他如果要直面裕如,也千万不要伤害她。阮旗和佳佳终于从欢喜冤家走向了互相依靠的恋情线,傲娇的佳佳只是嘴上一直不肯承认罢了。 

从水光家出来的峥岚坐在车里,久久思考着一个问题,一直以来他总是不敢直面裕如,认为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会伤害到她,可经过这次裕如淋雨的事件之后,峥岚才意识到,一直拖延着不敢直面自己的感情,恐怕才是对裕如的消磨和伤害。他无法对裕如产生除亲情外的任何感情,他喜欢的人只有水光。想到这里,峥岚鼓起勇气回到了裕如在的医院。

裕如独自在病房里,护士来为裕如输液,说起峥岚对她无微不至的照料,护士们都十分羡慕裕如有这样的男友。裕如说峥岚不是自己的男友,护士回答道能这样体贴的人,除了男友就只能是亲人了,裕如反复咀嚼着亲人二字,陷入沉思。

护士走后峥岚也回来了,峥岚一字一句地告诉裕如,他从来都把裕如当做自己的亲妹妹,二人从小一起陪伴长大,早已不是那种男女朋友之间的感情可以概括的,这也是他一直保护裕如不想让她受委屈的真正原因。裕如其实早已在漫长的等待中望到了自己与峥岚的结局,因而显得十分平静,只是回忆起年少时的陪伴仍是不禁觉得委屈伤感。

其实在峥岚回来之前,江父也来到了医院,看着女儿为了赢得峥岚的心而做出这一系列任性的举动,江父也十分无奈,反复强调峥岚对裕如并没有男女之爱。裕如则认为父亲从来不肯给予自己人身自由,江父这才告诉女儿,之前放任她随意去玩,还是因为水光给自己发来邮件,邮件中水光站在裕如的角度考虑,认为江父与裕如缺乏必要的理解和沟通,江父这才稍微放宽了对裕如的限制。裕如惊讶,认为当时自己明明才暴露了欺骗水光的事,可水光还愿意为自己考量,更加认定水光是心地善良的女孩,峥岚喜欢她也在情理之中。今天听到峥岚郑重其事的回应,裕如终于能放下自己对峥岚的执念,正式放弃对他的追求,也将自己从苦恋中解脱了出来。

第二天,水光来到剑道馆准备安排整理下个月的课程,她打开电脑,却看到了苏珊在回美国前留给她的一段视频,水光点开视频看到了苏珊的留言。苏珊讲述了自己身上的故事,为什么小昊还这么小,自己却抛下他们兄弟独自前往美国,原因是这样的——当年小昊出生不久,苏珊的丈夫就查出了绝症,全力救治也未能保住性命,苏珊看到儿子就不禁回忆起与自己十多年风雨同舟的丈夫,为了逃避伤心的回忆,她这才狠心一个人逃到了美国。苏珊用自己的经历现身说法告诉水光,总会出现一个人,把你过去的伤痛抚平,你所要做的不应该是逃避和拒绝,而是应该面对自己的心,将自己的未来交给值得信赖的人。水光被苏珊的一席话击中,正在深深思索,峥岚出现,也将自己的心意再一次申明给了水光。水光回忆起峥岚对自己温柔的照顾和炽烈的爱慕,内心的城防剧烈的动摇着。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