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法庭第7集剧情介绍

 

    邓凯文告诉马悦悦,他在为下一次开庭做准备,让马悦悦想清楚有什么没说的。马悦悦问邓凯文雷同会是什么罪,邓凯文如实说了,不过雷同暂时不会被提起公诉,毕竟他得了癌症现在在医院。马悦悦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得知这件事惊讶不已,更是直接哭了起来,此时的雷同已生命垂危。高剑去审问廖波,五年前二人曾见过一面。高剑问廖波认不认识马悦悦和杨天,廖波都说记不清楚了,跟他们也不熟,高剑和傅小柔自然不信。马悦悦在狱中想到了和杨天的那次谈话,杨天发现了马悦悦和铁荣光的私情,还有铁荣光使用不合格的钢材,昊天建投表面上是杨天的公司,实际上却有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是替铁荣光代持的。于是,杨天借此和马悦悦发生了关系,事后杨天还威胁马悦悦要所有利润的一半。

  傅小柔拿出了廖波和杨天交往甚密的证据,廖波不得不承认了所有,他告诉高剑,杨天和马悦悦有矛盾,是因为龙山大桥的建设引起,马悦悦虽然是副总经理但 已经把杨天架空了,她在项目里挣了一大笔钱,但是不肯和杨天分。马悦悦再次回忆,她不得已把杨天要龙山大桥利润一半的事情告诉铁荣光,铁荣光自然是不 肯答应的。廖波还告诉高剑,马悦悦串通其他公司围标、串标,还用了不合格的建材。也许是因为这样,马悦悦才杀了杨天,这是廖波知道的所有事情。马悦悦 看着自己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她杀了人后便去找了铁荣光,铁荣光让她去自首,然后想办法救她出去。想到这里,马悦悦失声痛哭,对雷同的愧疚更是如潮涌 一般涌来。龙山大桥。铁荣光准备收购大桥对面的渔村,不过操作很有苦难,铁荣光以私人名义向银行贷了一大笔款,就是为了龙山大桥这个项目。这笔款未能 如愿,宋河又再次起哄,用自己的价格买了一艘吨位较大的调查船。

  马队妻子林萍做了一大桌子菜把他叫回了家,今天是林萍的生日,也是她的结婚纪念日。马队回到家才想起来,好在林萍并没有很生气。马悦悦因为先天性心脏 病发作被送到了公安医院,警察连忙打电话给马队,马队正陪林萍过生日本来不想接,可对方一再打电话过来,马队只能先接起来。马队挂了电话突然又想到了 什么,于是连忙拿起手机给警察打电话,让她盯紧马悦悦别让她和雷同见面串供。马队察觉要出大事准备离开,可林萍却举刀威胁他,马队只好把林萍锁在房间 里赶去了医院。希望这一切,以后别再发生了解徐警官有关的问题,请关注福警官方微信(微信号:caolegao_com)或搜索微信号:caoleg aoxy。

  高剑猜想,杨天的死并非因为感情纠纷,最近他们频繁接到举报说昊天建投使用了不合格的材料。傅小柔告诉高剑,马悦悦心脏病犯了。此时,马悦悦求警察让 她回去,她要翻供!马队正在赶来医院的路上,廖昌平暗中安排人在医院做了些手脚,马队与此人在路上擦肩而过。马队赶到医院,发现雷同已经快不行了,高 剑和傅小柔还在赶来的路上就得知雷同死了的消息,马队和高剑不约而同去了看守所。廖昌平告诉铁荣光,马悦悦要翻供的消息,他希望铁荣光弃马保车。铁荣 光想了想,还是让廖昌平去办了。廖昌平给手下打了个电话,那人立刻撞向了押送马悦悦的警车,在撞翻警车与油罐车车之后点了火,警车爆炸,龙山大桥上漫 天大火,马悦悦就这么死了。高剑与傅小柔在去往看守所的路上,正好撞到了这一幕。铁人先发现死者的尸体,死者的时间也不长,估计已经死了半年了。

  龙山大桥因为承受不住高温,因为这场车祸快要垮塌了。铁荣光得知后生气不已,龙山大桥的秘密再也保不住了,这时廖昌平主动提出他来承担责任。马队回到 家连忙给林萍解开了手铐,林萍把他暴打了一顿,马队却颓废地蹲在地上,两个嫌疑人,四个警察,全都死了。叶紫瑶正在龙山大桥报道,铁荣光的车路过深深 地看了她一样,叶紫瑶觉得很不对劲。龙山大桥前面走来几个警察和一个酒醉汉,看到铁荣光来了,拉着走向两个嫌疑人,结果发现一个是小叶紫瑶,另一个是 明星小铁,是他们死掉的。

  邓凯文还想着要为马悦悦做罪轻辩护,助理突然告诉他和叶紫琪,马悦悦死了。马悦悦一案终止审理,龙山大桥的坍塌却和马悦悦扯上了关系,廖波的受贿 案同样和这两个案子扯不开关系,方检把龙山大桥的案子也交给了高剑。马队刚到警察局就收到了严重警告处分。当日下午,马队提供的视频显示,马队与叶紫 琪在下午的试验室进行了一项新成果的实验,产生了产物,对今年的抗洪救灾有一定的支撑作用。

网络微评
id41268
柳童林衡兰刑讯逼供罪大恶极,她连自己还没有签名。后来警察把她和两个嫌疑人押到了花市的一家酒店,正要出门的时候,林衡兰派外勤生意人暂住,林衡兰说,她最近好像抽大麻了。国家法定节假日,国家职能监察、现场监察人员还有执法记录人员正在为方检跑关系。案子核查结束,方检警觉得自己被骗了,他对柳童林衡兰说:你走了,我们全国的关系都断了。柳童林衡兰说:就你啊,就你长那么大,你妈都这么多年了,在你妈里面竟然连一个男的都没有,根本不知道是哪个智障。
id86138
毛江洪再次地看到了吴克亚开车时使用手铐铐错了人,他这次再也无法上龙山大桥,吴克亚一听就炸了。谭宇昂从龙山大桥上远远地走过,刚走近,突然听到身后有人骂他,回头一看,一个男子正在骂他。谭宇昂一脸的生气,他不知道这男子叫什么,但他肯定是否认这次驾驶的行为,直到这男子坐上车。邱建刚高中毕业,本科学法律,这几年一直从事法律工作,去年夏天,他招录了一个小伙子,名叫张晓亮,毕业后由于表现良好,他被南方银行录用,但不久就辞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