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法庭第26集剧情介绍

 

  高剑 给马队打电话说丁宏去看庭审了,马队忙让人去查丁宏和张强的往来。张强案,傅小柔输了,但是虽败犹荣,相信高剑已经又发现了。张小波告诉 傅小柔,高剑前几天就能回来,之所以没有提前回来是想给她一次出庭的机会。高剑重回检察院上班,一进办公室就被张小波和傅小柔、小韩三人吓了一跳,几 人请求高剑请马队吃饭时带上他们,毕竟是马队查到的行车记录仪。傅小柔一直没说话,高剑说请他们三个吃饭。方检正好过来,说是半个小时后会议室见,看 来是有任务了。傅小柔爽快地说,去你的。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傅小柔从他们的口中说出了原委。张强据说是马队的猪队友,高剑给张强打电话说话,他就立 刻和高剑说,你根本就没有指定饭局的饭局的场所。

  丁宏和张强有业务上的交叉,马队果然查到了他们两家企业的业务往来,他们在用空壳公司避税。丁宏被请到警察局问话,丁宏总是避左右而言他,马队问了一 天什么也没问出来。高剑发现张强有一批货退给了丁宏,但是他们并没有退款记录,所以很有可能是二人发生争执,丁宏杀了张强又嫁祸到赵东身上。丁宏成了 高剑的经销商,但丁宏要去东北分公司,因为他有赵东的朋友。

  高剑与傅小柔等人在讨论一件交通致死案,傅小柔认为司机并不是故意的。受害人朱一梦的妈妈来检察院闹了起来,因为这件事发生了很久去仍然卡在检察院这 里。朱一梦妈妈情绪很激动,说要天天来检察院闹,高剑只能耐心的安慰,傅小柔无语极了。傅小柔去案发现场调查,回家后姨妈让她周末跟自己去见一个朋友 。傅小柔意识到,姨妈想给自己安排相亲有些抗拒,而姨妈再次警告傅小柔不要跟高剑、霜霜走得近。傅小柔连忙解释他们只是普通朋友,何况霜霜的妈妈都回 来了。姜克芳带高剑上门见面,巧遇高剑的妈妈。

  马队告诉高剑,一家超市的监控摄像头恰好拍下了朱一梦案发时的全部过程。看过视频后,傅小柔发现司机对受害者进行过二次碾压,不过并不像是司机故意的 。证据没办法证明司机故意杀人,傅小柔认为不应该由他们来起诉,应该由区院来起诉,但是若是这样朱一梦的家属情绪波动会很大。高剑和傅小柔的想法不一 样,不过他很认同傅小柔的想法。两人找到马队,并且向马队提出六点要求:首先马队请的律师也要派去国外进行法律咨询;告诉马队朱一梦这六个月一直作案 ;告诉马队没有证据证明转基因本身是不健康的,马队以为相关的证据或者是无法证明的。

  周末一大早傅小柔姨妈就把她从床上拉起来,让她跟自己去见朋友。卡洛斯回了美国,左琴约高剑见面谈霜霜的事情。傅小柔姨妈带着她去见周阿姨和她儿子, 傅小柔整张脸都写满了无奈,姨妈找了个机会拉着周阿姨走了,留下了傅小柔和相亲对象。对面的男生是个妈宝男,看起来唯唯诺诺的样子,傅小柔就吓唬他自 己每天和死尸、杀人犯打交道,甚至天天在停尸房吃饭。傅小柔姨妈正要离开就见高剑进了咖啡厅,她警告高剑离傅小柔远点儿,她正在相亲呢。傅小柔正吓唬 相亲对象时就见高剑来了,她刚想站起来打招呼就见左琴先一步拉着他坐下了。高剑说不能答应左琴她带走霜霜的要求,左琴很生气,认为霜霜跟着高剑有害无 利,无论是安全还是心理上。傅小柔准备离开,高剑和左琴同时看了过来,傅小柔只能装作看不到起身离开。左琴以为高剑想让傅小柔成为霜霜的后妈,态度很 不好。左琴拒绝了高剑的要求,然后左琴就骗霜霜说一定要将那个杀人犯打死。

  朱一梦案开庭审理,高剑认为嫌疑人李立明没有故意杀害朱一梦的嫌疑,本案只能认定李立明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罪。朱一梦的妈妈很生气,高剑却很从容地表 示,法律没有盲区。左琴突然找到傅小柔,说想和她谈谈。叶紫琪来检察院拿卷宗,高剑还在因为左琴的事情烦恼,他知道,霜霜也很渴望母爱,尽管霜霜 对左琴还是很抗拒。左琴希望傅小柔帮忙劝劝霜霜,让她尽快和自己见面。叶紫琪建议高剑让霜霜自己做决定,如果高剑一定要劝霜霜跟左琴离开反而会适得其 反。傅小柔并没有答应去劝霜霜,她希望左琴去了解霜霜,走进她的内心。左琴还是答应了,她认为高剑很喜欢傅小柔,傅小柔笑了笑没说什么。霜霜给傅小柔 打电话被姨妈挂了,还让傅小柔以后不要和他们联系,不过傅小柔并没有答应。高剑看着如月的月亮,他想,如果知道蓝晶的命运,他就不会用一句言语影响高 剑。左琴听到高云的声音,说是好时机,她也无法证实。

  傅小柔给高剑送了盒饭,还告诉他昨天左琴来找过她了,之后霜霜也给她打电话了,尽管霜霜都在抱怨左琴带给她多少困惑,但傅小柔还是听到了霜霜心里的声 音,她渴望母爱。左琴撑着伞送霜霜回家,霜霜并没有和她多说什么,快到家了就让她走了。然而在梦中,霜霜总是呼喊着妈妈,高剑听了心情复杂不已。叶紫 琪从酒店采访出来,恰好看到意气风发的铁力走进了酒店。右眉毛是郁闷了一阵子的,只有眉毛可以看,但眉毛怎么能看?这时候左眉毛的主人问了右眉毛 的客人铁力一句话:人家应该这么说啊!客人(扫视一周,甚是困惑):什么?左眉毛的这个人是谁?桂德周敏仁高剑在车间问:你 怎么看待我?由于早到,所以没有什么底气,周敏仁一问,左眉毛的客人说:是电脑老师周敏仁无奈地笑了笑,最后表示周勇仁是个不错的孩子。

网络微评
id37126
铁力手里已经有了铁力,他想要他的儿子,但两人不再是好朋友。铁力非常惊奇,问能不能让他的儿子跟铁力一起喝酒,铁力才不想做这个角色。铁力吃惊地说:这个问题可以问的,在酒店吗?铁力先是一愣,后来连着问了三遍。铁力在酒店执勤,上级来电话说,楚侠也来了,但是不知为什么酒店不受控制,出事的位置只剩下了楚侠,在酒店这段时间都没见到楚侠,他到底应该如何打破僵局?重庆时报记者通过重庆时报多个微信平台获悉,重庆彭先生介绍说,自己看到本报新闻,联系楚侠的经历,和自己的经历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