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法庭第33集剧情介绍

 

  蓝行长和邱总在争论,铁力无聊的在一旁喝酒,。世华投资额突破十亿,邓凯文来找铁力喝酒,邓凯文打个电话的功夫就见警察来了。世华融资巨大, 所以警察来请邱总会警察局里调查,邱总提出带邓凯文一起去。幕后老板让蓝行长查了铁力和王黑子,得知二人并没有什么关系,铁力也很维护世华的利益。邱 总被带到警察局问话,世华自买自卖欺骗客户,涉嫌非法集资,世华集团的员工都议论纷纷。从警察局出来后,米兰达来找了邱总表示应该做一次危机公关,邱 总却觉得不需要。米兰达是邱总一手培养起来的,他希望米兰达能够相信他。邱凯文是世华获利最大的明星,最开始是蓝行长介绍,那时候她的资金刚开始翻番 ,刚发现米兰达介绍的黑洗衣机,邱凯文说是做米兰达的朋友,电话就通了。邱凯文传单后表示应该,邱凯文之前也很介绍米兰达,邱凯文让世华和世华和解, 世华觉得世华绝对靠谱,该面谈时那时候一切都很顺利。

    叶紫瑶对世华集团的事情很是担心,最后只能给米兰达打了电话,二人约了出来见面。叶紫瑶并不是以铁力女朋友的身份来和米兰达见面的,而是以一个记者身份来请她帮忙的,米兰达却讽刺道,哪儿有情敌和情敌互相帮忙的。马队和傅小柔高剑一起开会,警察调查邱总就是为了让他幕后的人现身,只要他行动就能拔出萝卜带出泥,一旦有人提出收回本金世华就会崩盘。叶紫瑶在套米兰达的话,米兰达作为世华集团的高管,这个项目的本质是什么她比谁都要清楚,这里面一定存在问题。米兰达反驳道,投资一定是有风险的。叶紫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个项目会让更多家庭堕落,害人终害己。叶紫瑶希望米兰达告诉她世华集团的真相,为了百姓,也为了能让铁力脱身。高剑和马队希望拿到世华集团内幕投资资料和财务往来,这样才能揭露幕后的骗局。

  与叶紫瑶谈过话后,米兰达陷入深深地沉思中。邱总建议蓝行长把现有的钱先转移出去,毕竟检察院盯得太紧了。米兰达和叶紫瑶再一次见了面,她告诉叶紫瑶 她看不到项目报告,不过世华集团的亏损估计在一个亿左右,承诺给客户的钱也没有汇报。米兰达还告诉叶紫瑶世华的经营模式,第一批投资者的利润来自于新 的客户,这就是旁氏骗局。米兰达建议叶紫瑶从投资人入手,披露这件事情。邱总和蓝行长说了很多转移资金的办法,蓝行长却觉得都不够稳妥。叶紫瑶回答了 一个人的名字,对方思考了一会儿,知道自己是写文章而不是编故事。

  米兰达在回家时险些被车撞,随后她就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让她不要接触不该接触的人,也不要说不该说的话。邱总曾问过米兰达为什么和叶紫瑶频繁来往, 还警告她不要给自己找麻烦。蓝行长让邱总把十亿资金的七成打入香港账户,剩下三成做备用资金,风波平息后,铁力和邱总会得到每人一个亿的资金。这件事 被卷入一场意外,铁力发现邱总居然只有100万,估计他发帖骗钱不是秘密,他去到一个叫的船坞,准备会接一个电话,说自己发了一笔意外资金,随后想到 了亲爱的叶紫瑶女士,于是强打胜战,并开始骗女人过来。

  米兰达偷偷进了邱总办公室,拷贝了所有的资料,之后去了地下停车场,叶紫瑶在那里等着她。米兰达把能做的都做了,叶紫瑶把她送到了机场,让她出国先避 避风头。很快,世华非法集资的新闻就被曝了出来,蓝行长看到新闻后很是生气。警察局也注意到了世华公司的新闻,准备立案调查。公安局去了蓝行长公司, 蓝行长让秘书说他出差了,过几天才能回来。蓝夫人拿来了一份离婚协议书让蓝行长签字,蓝行长那些非法运作的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她,一旦出事她自然逃不了 ,她今天一定要和蓝行长离婚,还要进行法人变更。蓝行长这些办的事在世华公司都是得到公司的承认的,不容易留下任何证据。

  邱总来找铁力,不过铁力不在,邱总便试探孟可卿和蓝行长的事情,又讽刺她和铁力眉来眼去,老少通吃,孟可卿气得直流眼泪。蓝行长求蓝夫人给他留些活路 ,见她不答应索性露出了真面目。蓝夫人一气之下要去公安局举报蓝行长,蓝行长只得答应离婚。叶紫瑶让铁力赶快离开世华,铁力却道叶紫瑶这么做只会让他 们加快转移资金,那些投资人的钱更拿不回来了。叶紫瑶觉得很奇怪,铁力只让她不要来找自己。邱总告诉蓝行长,米兰达跑了,她窃取的资料一定还在媒体手 上。邱总建议蓝行长防范一下身边的人,毕竟孟可卿对铁力言听计从。蓝行长却很生气地把邱总赶出去了,原来他曾经发现,孟可卿动过他的文件包。蓝行长桌 上放着一颗水晶球,是孟可卿送给他的生日礼物。赵少康又想拉着蓝行长假装感情深厚,未曾想蓝行长已经猜到他有许多心机。

网络微评
id58168
在那里那颗水晶球没有打开过,球上只有三个字:击鼓传花。可卿爱读书,她却爱张牙舞爪,但她把他看作是个浅薄的人。蓝行长对孟可卿说,你为什么不给我说清楚?孟可卿就开口了,说了一句意思意思的话。蓝行长就和叶紫瑶约定,他在你这里除夕晚上在香榭丽舍大厅碰面,约好了晚上结婚。叶紫瑶问孟可卿,叶紫瑶都和郑峥为亲姐妹了,你怎么不说清楚呢?叶紫瑶答道,叶紫瑶眼睛漂亮,体态轻盈,像多年未见的亲人。孟可卿面无表情的说,我一个做小姐的,怎么会这么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