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胜法庭第24集剧情介绍

 

    检察院。傅小柔与调查组进行了深入谈话,他们想知道傅小柔进入检察院和孙兴国有没有关系。傅小柔如实回答,她知道孙兴国法律意识淡薄,所以从小立志学习法律,考入政法学院,后来转变成为想要树立自己的法律信仰。霜霜找到林小萱,让她把视频删了就好,她不再怪她做的那些事情了,还提出和林小萱做朋友,林小萱很是感激。傅小柔的谈话还在继续,在检察院的这段时间里,傅小柔被恐吓威胁过,也抱怨过,但她还是很热爱这份工作,并且愿意为之而奋斗。傅小柔渐渐明白,法律信仰就是尽管你承受着不解,但你依然相信法律。傅小柔希望调查组看到自己对这份工作的热爱,一旁的高剑听到这些,心中百味杂陈。傅小柔说,她愿意放弃十年的生命继续做下去,因为不想失去。方检让傅小柔出去后,高剑提出要说几句话。

  叶紫瑶回了家,重新焕发生机准备去工作,因为铁力不会喜欢她颓废的样子。叶紫琪见状很是心疼,叶紫瑶知道他们已经知道铁力的下落了,只是害怕 她去找他,她已经想明白了,她不会去找铁力,叶紫瑶要等铁力回来给她一个答案。高剑回到办公室后让傅小柔尽快熟悉张强的案子,也就是说,傅小柔通过调 查了。众人很是开心,而高剑见状默默拉下了百叶窗,傅小柔刚想去感谢高剑,就见他在办公室里跳舞庆祝,众人忍俊不禁。心恋铁力的柯秋儿老蔡做 了这么久的人,会天天做上一些高难度的动作对付铁力。这次高剑感觉做得好棒,坐立不安。叶紫瑶:你难道会对我一直像铁柱一样对待你吗?哈哈。

  高剑和傅小柔去接霜霜,学校门口,高剑和傅小柔道了谢,又说了一句对不起。傅小柔让高剑改变对霜霜的态度和方式方法,说实话在工作上她很认可高剑,可 是在生活里他真的很不讨喜。高剑想了想,希望傅小柔帮他一个忙。傅小柔去接霜霜,说高剑最近在家吃不下睡不着的,都快成大熊猫了。于是,高剑眼下贴着 两块黑纸出现了,霜霜才肯和高剑回家,左琴默默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回家后,高剑给霜霜做了份很丰盛的面,是想和她道歉。霜霜渐渐理解了高剑,二人约定 高剑以后不许再凶她,霜霜不许再离家出走。其实霜霜并不想走,她只是害怕高剑放弃她,就像左琴那样不要她了。高剑忙发誓,他永远不会不要霜霜的。按照 道理来说霜霜是不允许的,但是高剑无微不至,总是只和霜霜过个一生。

  张强因为赵东上门捣乱报了好几次警,张小波去保存了这些报警记录。傅小柔和高剑审问赵东,高剑看过他的心理报告,他认为张强不是赵东杀的,所以希望赵 东说出真相,可赵东依旧什么都不肯说。赵东的女朋友李宇平来报案,把一根大金链子交给了警察,说是赵东当年送给她的。马队拿着拿根大金链子来审讯室, 赵东彻底慌了神,承认那天见到了张强。那天下午一点多,张强给赵东发了条信息约他们去拿钱,可赵东和傻胖等了很久也没见到人,于是他们就走了。看他们 刚回家就看见门口有一个箱子,里面是张强的尸体。他们把张强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他们没有找到手机,尸体藏到了江东水库。张小敏跳下去营救民警看 到尸体,一把抓住民警,她说她在找张强,以为他在找她时死掉了。

  林小萱和霜霜发现学校门口总有人在看他们,霜霜似乎认出了左琴。傅小柔跟着警察赶去江东水库一号桥打捞尸体,这里很荒凉,没有监控,而水下的条件很是 复杂。下班后,傅小柔依旧留下来加班,高剑也一如既往地在加班,张小波很是八卦。下班后,傅小柔的电动车没电了,高剑想开车送她回去,这一幕又被傅小 柔姨妈发现了。傅小柔与高剑之间的气氛很奇怪,高剑刚想开车姨妈就挤进来怒骂傅小柔不该和高剑来往,他可是害她父母的坏人。傅小柔一气之下下了车,姨 妈也追了出去,高剑的心情很是复杂。高剑想让她帮忙叫回傅小柔,可是高剑的警官证都没带。

  回到家,霜霜正在吃冷饺子,高剑忙表示以后带她吃大餐。霜霜告诉高剑最近总感觉有人在跟踪她,现在她就在家楼下,高剑看了一眼连忙下了楼。高剑怎么都 没想到,跟踪霜霜的竟然是左琴。二人找了个地方聊天,左琴说她很想霜霜,想了解一下情况而已,她在网上看到了霜霜打同学的视频才赶来的,高剑连忙解释 视频是剪辑过的。高剑说会找时间安排霜霜和左琴见面,左琴要马上见霜霜,高剑却要她等,霜霜已经十三岁了,她需要时间去接受。左琴说不回美国了,除非 霜霜和她一起回去,当初签署的离婚协议中,如果霜霜的家庭教育环境不好,她有权接霜霜去国外。高剑并没有理会左琴,她怎么判断教育环境好与不好呢。霜 霜问高剑那个女人为什么跟着她,高剑想了想告诉她,那个人是你的妈妈,她想见见你。霜霜很是生气,凭什么她想见就见,她不愿意!高剑认为,霜霜对这个 女人一直存在感情,认为她是一个可怜的孩子,想见见他,很不容易,霜霜是她最好的一个朋友,她不想失去他。

网络微评
id28399
高剑却是一脸无奈,告诉她,你要懂得爱护你的妈妈,她没有权利对你不负责。霜霜这么关心着高剑,一心在照顾着左琴,然后又跟高剑告别。霜霜答应了,离开美国的时候,高剑留了下来,左琴说,我不会为了你着想,我会告诉你。霜霜曾经想过死去,后来还是死了。高剑反复问左琴到底如何,左琴答,傻瓜,那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霜霜很疑惑,如果不是她,那为什么不早说呢?高剑回答,应该是说我和左琴的结婚,对我家庭有不好的影响。霜霜说,你还年轻,现在是你觉得的,你在我们家没有负担,没有愧疚感,有朋友,大家一起开开心心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