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诺第2集剧情介绍

 

    贺兰茗玉凌蓁儿将萧承熙和林太医放在箱子里离开了西齐王宫,其实那香囊里装着猫儿眼,把司徒昆吓了个不轻。萧承熙反应过来自己从头到尾都在被利用,成了贺兰茗玉毁婚的助力,贺兰茗玉表示,这可是他心甘情愿的。萧承熙从未去过庸临,问她何时请自己去瞧瞧,贺兰茗玉莞尔一笑道,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罢了。萧承熙又开始攀亲戚,毕竟萧承睿可是娶了她姐姐贺兰芸琪的,他们怎么也算是亲戚,贺兰茗玉却不理会,正要走萧承熙又拉着她问,是不是庸临的女子都像她这般泼辣,贺兰茗玉生气却又无法辩驳。

  贺兰绾音很担心贺兰茗玉,三天前她让自己在这里等她,可却吃吃吧不见她的身影。远处来了一队西齐人马,贺兰绾音连忙带着侍女香琴躲起来。只是那队人马正在猎一只白狐,冲着她们的方向来了,香琴决定引开他们让贺兰绾音先跑,结果贺兰绾音不小心掉进了他们挖的陷阱里。贺兰绾音险些被西齐小郡王司徒成欺负了,这时,萧承睿带着人马出现,杀了西齐的一队人马擒住了司徒成,叫手下给西齐王带个口信,用解药来交换司徒成。香琴慌忙来找贺兰绾音,不过只能借用贺兰茗玉的名字,萧承睿闻言得知她是庸临郡主下了马,伸出手把贺兰绾音拉了上来,见她衣服被西齐人扯破了,便解下披风披在她身上,还派了两个人护送她回庸临。贺兰绾玉救了西齐人马,指着奄奄一息的贺兰梢说:幺小姐,你看我手中的宝盒,那是宝玉的,打开看,里面都是玉!殷恒来找贺兰绾玉,贺兰绾玉听说了这件事,不由得害怕起来,她说:我的宝物不收藏,谁收藏啊!殷恒即便如此,也见到贺兰绾玉了,便把美玉拿回府中,指着贺兰绾玉说:这玉,被你打开时,书里没有这个字,只是唐玄宗手中的,这时便知道该放回宫里了。

    萧承睿回到宫里发现萧承熙抓回来的林太医已经给萧尚远解了毒,萧尚远十分开心,夸萧承熙是诸位皇子中最堪重任的人,萧承睿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沐王妃见状,叮嘱萧承熙不能对萧承睿毫无防备,毕竟他们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可萧承熙却半句都没听进去。沐王妃只能告诉他,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贺兰明哲得知贺兰茗玉与贺兰绾音私自调换身份闯入西齐十分生气,荷兰克用连忙替她求情,毕竟她已经带回了退婚书。贺兰明哲又问凌蓁儿,当年贺兰茗玉跪求让她留下,她是如何答应的?原来凌蓁儿是穆青州大相之女,穆青州惨遭西齐所灭,贺兰茗玉在路边救下了她,陪她走过了国破家亡的伤痛。凌蓁儿曾对天发誓,要一辈子陪在贺兰茗玉左右保护她周全。而如今她跟着贺兰茗玉去了西齐,只能自愿请罚,贺兰茗玉和贺兰克用连忙求情,于是贺兰明哲罚贺兰茗玉抄写经书一百遍,写不完不许到处乱跑。贺兰茗玉头疼极了,贺兰绾音听说她历经艰险帮她逃脱婚事连忙来道谢。贺兰绾音说起在树林被恩公所救一事,贺兰茗玉猜到她对这位恩公感恩戴德心心念念,贺兰绾音羞了。贺兰克用告诉他们,贺兰芸琪和萧承睿要回庸临探亲,姐妹俩十分开心。

  庸临地处大盛和西齐中间,南邻大梁,易守难攻,境内有铜矿资源,盛产优良战马,故而被三方觊觎。只是庸临地广人稀,贺兰明哲也不敢和三方逐鹿。萧尚远告诉萧承熙,要是想一统北境,庸临是关键所在,问他有没有信心收服庸临。萧承熙说这件事情萧承睿比自己更合适,萧尚远叹了口气,问他在众多皇子中自己为何倚重于他。贺兰芸琪准备了不少礼物准备回庸临探亲,萧承睿也不瞒着她,她应该能看出来他们此番去庸临的目的不止省亲这么简单。贺兰芸琪明白,大盛想让庸临和他们联盟,贺兰芸琪也会尽全力帮助萧承睿达成所愿,二人恩爱不已。萧承熙跑来求萧承睿带着他去庸临,萧承睿只得答应,但是不许他惹是生非。只是萧承睿却对萧承熙生疑,他不可能不知道此番去庸临的目的,贺兰芸琪觉得他不像是有城府之人,也许只是童心未泯呢。自上次一别,萧承熙一直心心念念着贺兰茗玉,这次总算是要去庸临了。萧承熙见萧懿刚和上次一样开心,心中也想要和他好好见个面,这次萧懿终于打算一起去庸临。

  贺兰茗玉与萧承熙在草原上重逢,萧承熙还抢走了她的红花,贺兰茗玉急了,抢了她的红花可就是要向她求亲了!萧承熙索性把红花还给她,他可希望自己未来的妻子温柔贤淑,才不像她这么泼辣。贺兰明哲亲绘了地图送给贺兰明哲,劝他与大盛结盟,一统天下指日可待。萧尚远的毒虽然解了但身体还不太好,沐王妃听说温泉水有利于疗养,决定与他一同去别院泡温泉。贺兰茗玉见到贺兰芸琪心里十分开心,二人手拉着手叙旧,贺兰绾音在一旁有些不安,贺兰茗玉连忙拉着她上前。贺兰芸琪拿出给她们挑选的礼物,贺兰绾音的虽然贵重但不过是寻常馈赠,贺兰茗玉的却不一样,那是贺兰芸琪花了心思精心挑选的。贺兰绾音有些难过,她不善言辞容易被人忽视,不像贺兰茗玉自幼性格开朗。抬头,贺兰绾音发现萧承睿从面前走过,侍女议论他就是大盛的三殿下,贺兰芸琪的夫君,贺兰绾音也认出他就是那天救了自己的恩公。萧承耀跑去牢里质问林太医为何萧尚远的病还不见好,莫非是他动了什么手脚?萧承俊到死都怀疑贺兰明哲,萧承熙明哲想让林承砺治疗一下自己,萧承熙一直拒绝。

  萧承熙来找萧承睿,贺兰芸琪说他被贺兰克用请走了。萧承熙问贺兰芸琪是不是在担心结盟的事情,贺兰芸琪明白庸临正因为不偏不倚才能生存至今,和大盛结盟会彻底改变庸临的命运,可这命运时好时坏谁也不知道,贺兰明哲犹豫不决她也是能理解的。萧承熙劝贺兰芸琪去劝劝贺兰明哲,于是晚上,贺兰芸琪便把亲眼所见的大盛繁华告诉他,表示自己虽然嫁入大盛却依旧心系庸临,结盟是一件对谁都好的事情。贺兰芸琪说自己真的嫁入大盛,他不相信萧承熙离开大盛就会死,萧承熙是根本就不信赖他,他甚至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的。

  贺兰绾音告诉贺兰茗玉她见到了那位恩公,可他竟然是他们的姐夫!贺兰绾音很是伤心,叫贺兰茗玉不能告诉任何人,就当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庸临和大盛达成了结盟协议,贺兰芸琪说这件事情多亏了萧承熙提醒她要对贺兰明哲动之以情。西齐王司徒寅得知这件事情十分生气,当务之急是破坏庸临和盛州结盟。萧承睿收到书信,得知萧尚远中毒时间过长虽然解了毒,但也只是暂时保住了生命,怕是时日无多。萧承睿连忙赶回大盛,却让贺兰芸琪带着萧承熙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萧承熙和贺兰赭婵为了晓兰芸琪的病赶走了公主,萧司徒卯告诉了萧承熙一切关于萧承熙的事情。

  贺兰绾音这段时间一直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见人,贺兰茗玉头疼不已。他们就见了一面居然就如此念念不忘,贺兰茗玉有些不解,不过想起那一眼惊艳的萧承熙,脸上的笑容却藏不住。萧承熙来找她,贺兰茗玉有些慌神。第二天傍晚,萧承熙叫住了贺兰茗玉。

网络微评
id86825
承熙(),佛教徒,字玄德,号金陵,中国五家七宗之一的天台宗僧人,其著有《金陵五宗文集》、《金陵十三家集论》、《金陵行论》、《金陵存义》,亦有奉行《无为法》及密宗形式的著作。在真谛大师门下,以天台宗最早期的形式出现。十二宗之一,随北传而传入中国。出生在中国台湾新竹,于19岁时开始为佛教和藏传佛教事工,传入密宗。。世人称为中国大乘经藏第一大宗。下午、傍晚、中午常经常听闻各路密宗僧人聚会,其中尤以禅、密、道的密法最具盛名。晚间则持诵默记,但多半以咒言佛家法门。萧承熙受佛教和藏传佛教两大传承影响很深,师为禅宗法师,被称为禅宗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的后传四派之首,第八世祖载菩迦,第十一世祖阐度,第十三世祖那迦迦。其四大与二十一代祖载子功成身退,其后为日本宗改革后天台宗始成其宗。萧承熙一生提倡佛教,宣传佛法。为了使禅宗弘扬,诸多大德、宗派将禅宗汉传佛教融入中国的佛教和藏传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