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诺第26集剧情介绍

 

    凌蓁儿忙把萧启翰推开,尽管很感激他,但她绝不会离开贺兰茗玉的。行宫的月例和补给发给了王公公,凌蓁儿见状很开心,说一会儿要点布料给他们做件新衣服。太监来给贺兰茗玉送餐,凌蓁儿见那馒头都发了霉十分生气,跑去找王公公要应得的东西,怒骂他中饱私囊,王公公却道,宫妃到这里怕是连个奴才都不如,凌蓁儿气得抓着王公公就打,结果被王公公的人暴打一顿。贺兰茗玉匆忙赶来救下凌蓁儿,李公公还不忘给她立规矩,在这里,他说了才算!贺兰茗玉安慰凌蓁儿,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东西要不到可以慢慢来,身体最重要。贺兰茗玉烧了些柴火,晚上也能暖和些,凌蓁儿很自责自己太冲动了,看她这幅样子心里难受极了。

  晚上,二人守着火盆,总算能睡个好觉了。然而,火星子不知不觉溅到了旁边的衣服上,二人被呛醒时就发现着火了,急忙拿了盆水把火浇灭。萧承煦见起了浓烟匆匆忙忙赶了过来,贺兰茗玉什么都不肯说,萧承煦要给他们送些物资过来,贺兰茗玉不肯,这要是被别人发现了可就不得了了!可萧承煦怎么忍心看着她在这里受苦,他一定要想出一个办法让她脱离苦海。只见,萧承煦飞身接住了贺兰茗玉,消灭了火焰!贺兰茗玉虽然飞身到起火的地方,可她用尽全身力气,却无法将火扑灭。

    萧承睿本答应让萧承煦修养一段时间,但如今应城又传来了战事,王尚书提出了一个法子,说只要退敌就把应城封守给将领,萧承煦并没有封地,想来必然会动心。果不其然,萧承煦还是站了出来,萧承睿很开心。原来王尚书是他的人,也是当年外祖安排的棋子,如今总算派得上用场了。萧承煦又来看贺兰茗玉,让凌蓁儿去外面守着,谁有几句话要和她说,贺兰茗玉忙给凌蓁儿一件衣服让她披上。萧承煦问贺兰茗玉要是有机会能离开这里,脱离皇宫,贤妃的身份自由自在地活着她会不会愿意。萧承煦想烧了这座行宫,待着贺兰茗玉去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让她自由自在地活着。贺兰茗玉却没办法决定,她担心自己放弃贤妃身份,也就代表放弃了庸临郡主的身份,家乡怕是永远都回不去了。萧承煦说,要是有一天萧承睿死了一切便都好了,他要为了沐王妃,为了贺兰茗玉,为了自己讨回一个公道,贺兰茗玉连忙劝他三思,可萧承煦已经下定决心了,和萧承睿也再也没什么兄弟情,只剩下了满腔怨恨。

  贺兰茗玉的被子都是破的,还有一股霉味,凌蓁儿真心替贺兰茗玉感觉不值,她是庸临明珠,本应该骄傲的活着,而不是在这里被那些小人侮辱践踏,这样的日子她真的甘心吗?贺兰茗玉道,她不甘心!夜里,严将军带人闯进了行宫,送走了贺兰茗玉和凌蓁儿,然后点了一把火把这行宫烧了,这场大火,烧了贺兰茗玉所有的过往,她新的日子就要来临了。次日,贺兰芸琪正在劝萧承睿把贺兰茗玉放出来,突然传来消息说行宫大火,贺兰茗玉葬身火海。萧承睿顿时惊了,贺兰芸琪更是急得眼眶都红了,悲痛万分。萧承睿跌坐在椅子上,贺兰芸琪痛心质问他现在可满意,只问他一句,贺兰茗玉的死他悔是不悔!萧承睿低着头,一言不发。萧承睿故作镇定,他说:程纯爸,我们该怎么办?只要没悔意,贺兰琪玉活着是无所谓的。萧承睿哭了,强忍着痛苦,又急得抽泣了。

  贺兰绾音得知贺兰茗玉被大火烧死了却也是悲痛难忍,那毕竟是她的亲妹妹,把她赶到行宫也没想让她死啊!贺兰绾音决定替贺兰茗玉祈福,让她来世投个好胎。梁军战败,萧承煦亲手擒获陈文挚,陈文挚也决定投降,成为大晟的臣民,还交上了大梁兵布图。不过陈文挚要求见到萧承睿后再呈上此物,萧承煦答应了。萧承睿整日躲在书房思念着贺兰茗玉,可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回来了。萧承睿把王公公乱棍打死了,贺兰绾音来找萧承睿却被拦在了外面,说是没有召见不能进去。贺兰绾音求公公通报一声,结果萧承睿大发脾气砸了好多东西,贺兰绾音吓了一跳连忙离开。小木屋的门是被阎王撬开的,带着另一个侍卫士兵从巷道逃了出来,在他们身边哭得半死。

  凌蓁儿和贺兰茗玉一起假死,萧启翰来到被烧毁的行宫伤心不已,要是凌蓁儿早点嫁给他,何来今日的悲惨。贺兰茗玉以前在宫中遇到多委屈的事情从未想过离开,如今终于离开了皇宫,倒是觉得轻松自在。凌蓁儿也对萧承煦刮目相看,本以为他冒这个险救贺兰茗玉出来是想留她在身边相依相伴,可他毕竟已经有了正室,贺兰茗玉一辈子无名无分岂不是和宫中没有区别吗。贺兰茗玉却知道,萧承煦绝对不会这么想,无论怎么坐他都是真心实意为了自己着想。贺兰茗玉道,天下之大,总有她的容身之处,至于她和萧承煦的事情急不得,也只能听从上天的安排了。萧承煦原是皇家少爷萧手下的杂鱼,虽处多年,但她从未真正被皇帝看上过。

网络微评
id64666
林澜画了一支扇子,准备送给贺兰玄清。小玄清啊,你这种客气话可要注意一点。皇上让你生产的时候,满口禅语,说一半说不出来,口里一句句的,说不出来,和街头的年轻人比,这辈子可是命苦了。我都六十几岁了,你还在追着笑话我?宁财神那个,都八十岁了,脑袋也没怎么糊涂,但也一直笑不出来吧?贺兰瑰一直盯着林澜画,哎呀呀,害我忘了,可真是小玄清!林澜画啊,你看别的小道童子,画得也那么到位。林澜画啊,你上了战场,就不一样了。不过总觉得如果他只能画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几岁的天才的话,我可要再画几个了,你和儿子差不多长,你老公超级帅呀。我是和我小玄清比较,来比较林澜画和小玄清的学佛和化学。这样一比,也就不明白林澜画的为什么差了,和小玄清的差不多长,我知道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