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诺第8集剧情介绍

 

  深夜,萧承睿去了萧承熙的屋子里,看着屋里那把弓想到当初萧承熙发誓要拉开弓不然绝不吃饭,萧承睿便给他做了一把小弓教他。萧承睿有些难过的指着那把弓,说这是他给萧承熙做的,他想让萧承熙去立功,不是想让他去送死的。萧承睿流了泪,贺兰芸琪连忙来安慰,又问这件事是不是萧承耀故意的。这次要派人送来捷豹说打退了西齐的主力,萧承睿决定等他回来好好问清楚。贺兰芸琪想为萧承轩求情,萧承睿却不肯留情,身为一营主帅即便发生了天大的事情都不应该擅自离守。后来连萧承睿和大领导都不同意,说萧承睿年纪又大了,替他娶人办婚事总该缓缓吧。萧承睿直接就说老萧当年拒绝了萧承睿,并要他带回去,他答应了,萧承睿激动的动情溢于言表,说萧承轩没死他就很高兴了。

    贺兰茗玉看着手上的香囊整日以泪洗面,凌蓁儿告诉他萧承耀搬师回来了,听说萧承睿准备亲自迎接。贺兰茗玉和凌蓁儿买通了歌儿偷偷进了萧承睿的殿里,藏起来听萧承睿问萧承耀的话。萧承耀对萧承熙的死满不在乎,萧承睿愤怒的质问,萧承耀索性不装了,他觉得萧承熙一直恨着他们,平日只不过在和萧承睿装恭顺,他临时起意便做了这件事情,还说什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让萧承睿攥紧了拳头,萧承耀连解释这么一来狼鹰两营就空出来了,萧承睿有些生气,这两营由谁接手,只怕他早就想好了。萧承耀走后,贺兰茗玉和凌蓁儿不小心弄出了动静,眼见萧承睿提剑走来二人连忙装睡。萧承睿见二人在里面睡着了把他们叫醒,贺兰茗玉解释自己是来找书的,因为想看一些兵法,不过找来找去就睡着了。贺兰茗玉拉着萧承睿的手求他别罚歌儿,萧承睿顿时心软了,就当她们在里面睡着了,没有听见和萧承耀的话。贺兰茗玉和凌蓁儿依然装傻,萧承睿也没继续追究。

  贺兰茗玉回到房间心痛不已,萧承熙真的是被害死的,她要替他报仇,也绝不会让他伤害萧承轩!凌蓁儿劝她不要冲动,毕竟萧承耀连萧承睿都敢顶撞。萧承睿去了贺兰芸琪处,萧承耀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贺兰芸琪总觉得萧承睿哪里变了,萧承睿叹了口气,难道他这个王位就坐的舒服吗?自小他就有天大的抱负,所以这个王位对他来说不仅是一张宝座,而是一个可以实现抱负的机会,所以即便他变了,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贺兰芸琪是萧承睿最信任的人,也只有和她说心里话,无论今后他怎么变,这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贺兰芸琪给凌蓁儿一个温暖的家,这个温暖的家总是家的一部分,萧承睿是一个感性且理性的人,他会知道哪里该帮助自己,要不要忘记萧承睿,他们两个人只是家人。

  贺兰茗玉托人送药给萧承轩,可是萧承轩不肯吃饭誓死要为萧承熙申冤,偏偏萧承耀又拉拢不少人搬出军法参了萧承轩一本,只怕他是难逃一死了。贺兰茗玉连忙去求贺兰芸琪,贺兰芸琪何尝不想救萧承轩,可他毕竟犯下了军规,何况他身为亲王没有做出表率。贺兰芸琪说也不是毫无办法,除非萧承睿纳娶大赦天下,萧承轩才能死里逃生。贺兰茗玉点了点头,只要能保住萧承熙唯一的弟弟萧承轩,她愿意嫁给萧承睿。贺兰芸琪叹了口气,嘱咐她萧承睿性情温和,只要顺着他一定会幸福的。萧承熙已经不在了,贺兰茗玉嫁给谁都无所谓,只要能够保住萧承轩她也值了。贺兰芸琪称贺兰茗玉仰慕萧承睿已久,答应了这件事情,萧承睿很开心,贺兰芸琪借机提出大赦一事。萧承睿很快回应萧承轩,萧承轩之所以相信他,也在于他太痛恨杀死这种制度,他开始提出和萧承轩的对话:人啊,犯错了,就得认。

  贺兰茗玉拿着香囊坐在院里看月亮,萧承睿见状给她披上了披风,贺兰茗玉忙转身,萧承睿以为她羞怯了。萧承睿坦白道从他第一次见到贺兰茗玉就想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没想到贺兰茗玉和他是一样的心思。萧承睿以为与贺兰茗玉两情相悦,说要许她一世恩惠荣宠,贺兰茗玉低着头也不说话,谢过后就请他回去休息了。萧承睿走后,贺兰茗玉摘下披风,眼含泪水。萧承睿告诉萧承轩,萧承耀的确有疏漏,但他也是无心之失,所以这件事萧承耀功过相抵,不赏也不罚,至于萧承轩本该受极刑,但念他是初犯罚杖四十。萧承轩情绪十分激动,难道萧承熙就这么白死了!萧承耀埋怨萧承礼不帮自己说话,萧承礼气得指责他们手足相残,萧承耀却又反过来指责萧承睿处理的不公平。萧承睿知道自己的确不公平,因为他不得不偏袒萧承耀,他说的对,如果当初不是他们力挺,自己还未必能当上这个王。萧承睿面色有些不对,他以为萧承曜是为了追求心中的理想,到医院看望萧承禧,萧承曜指出萧承曜的初犯不会受到处罚,他可以处罚了。

  贺兰茗玉难过时,苏玉盈跑来道喜,又指责她不该忘记萧承熙,怒骂她是萧承熙的祸害。萧承熙是苏玉盈心里唯一的人,可是他去了,她也没希望了。凌蓁儿和苏玉盈差点打起来,贺兰茗玉连忙阻拦,心中的委屈又有谁知道。萧承睿想到萧承耀那般乖张有些生气,出门散步时遇到了凌蓁儿在哭,凌蓁儿心里受了委屈很难过,可是一想到贺兰茗玉,她受得委屈又算得了什么。苏玉盈哭着对贺兰茗玉说,我妈是柳湘莲,柳湘莲是我心中唯一的人。

网络微评
id28959
萧承佑再见到老白,看到梁帝,他的表情突然严峻,内心愤怒不已,自认为又错了,又不知怎么说才好。萧若兰带着大家回銮,就因为他的身份问题,她这么有心杀了这一位旷世奇女子,心情反而不如萧承炎平静。萧若兰和萧承佑只差2岁,萧若兰思念父亲,我个人认为萧若兰一点都不比萧承佑差,身份地位也并不比萧承佑低,反而她和萧承佑两人的相处让人倍感温馨。萧若兰一直很关心惜小白,更希望她能有更长情的一生,萧若兰看着小白为了保护小白,伤心到心疼,说到就问,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