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诺第3集剧情介绍

 

  萧承熙是跟着一个宫中人来到这里的,突闻哨声,萧承熙连忙拉着贺兰茗玉差看情况发现了奸细。萧承熙决定二人前后包抄奸细,贺兰茗玉一转头,二人的脸近在咫尺。萧承熙没顾上多想上前堵住了奸细,只有庸临和西齐传递消息才会用苍鹰,他是西齐的奸细!奸细吹哨引来了苍鹰,贺兰茗玉差点受伤,萧承熙及时救下了她。朝萧承熙脖子上扎了一针就跑了,贺兰茗玉连忙拉开他的衣服验伤,还好这针没有毒,上点药就好了。贺兰茗玉帮萧承熙擦了擦汗就去迁马了,萧承熙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心猿意马。电视剧《爱我的》这对cp在剧中上演了最经典的金龟婿杀仇家桥段。要知道,这已经是该剧三年来的第一次爱情戏。

  萧尚远孤单的站在大殿之上,猛地吐了几口鲜血,沐王妃吓了一跳连忙叫人去请太医。萧尚远知道,他怕是过不了今天了。萧尚远想了很多关于大盛的未来,她他告诉沐王妃,他要把王位传给萧承熙,沐王妃一直以为他心里属意的是萧承睿,萧尚远的确想过他,但他要改革法制,结果只有两个,大成或打败,大盛是赌不起的。萧承熙从小善良,知礼节懂规矩,在他身上萧尚远能看到自己年轻时的样子,所以希望他能够成为大盛的英雄。只是怕四大亲王是不会同意的,萧尚远已经叫人去找他们了,告诉他们这是他的决定,但如今他最害怕的是祸起萧墙!萧孝谦从小身体好,家境富裕,后来好运的出仕。萧孝谦是萧皇后的九哥,那年他来大盛当看门大人,大盛一直跟萧孝谦很亲,他是一个腹黑的小皇帝,传闻壮士一去不复还,但萧孝谦就这样做了!萧孝谦出身卑微,被萧孝谦羞辱之后被卷入梁国内斗。

  萧承睿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四大亲王还没来,萧尚远担心如果自己现在死了,听到他遗言的只有沐王妃,她手上还拿着自己的遗诏,这对他们母子来说是祸啊。萧尚远征战一生,此时只希望老天给他一次机会让他等到四大亲王来,亲笔写下传位诏书。这一辈子萧尚远遇到过很多女人,但放在心里的只有沐王妃,却也最对不起她,沐王妃已经泪目。萧尚远又吐了口血,叫沐王妃把眼泪擦掉,替他戴上王冠,无论如何,他现在还是这大盛的王!沐王妃替萧尚远戴好王冠,萧尚远便没了气息,沐王妃小心翼翼地探了他的口鼻,紧接着倒地痛苦。萧承睿匆忙赶回,只听到宫内凄惨的哭声,他与萧承耀一同跪在门外,重重地磕了一个头。萧承耀告诉萧承睿,萧尚远没有留下遗诏,只有沐王妃知道他的遗言,但无论她口中的遗言如何,他永远都是支持萧承睿的。萧承睿无奈地搬出三国那套,便简单说明了王都的地理位置。

  西齐使者又来庸临说要接郡主去履行婚约,因为退婚书上只有司徒昆的亲印,不能作数。萧承熙问贺兰芸琪萧承睿怎么走的这么突然,贺兰芸琪也只知道他有要紧的军务。萧承熙说最近一想起一个人来总觉得很慌,坐立不安,可一见到那个人又好了,贺兰芸琪调侃他怕是得了心病吧。西齐使者留下一句若是不履行婚约就出兵讨伐的话离开,贺兰明哲十分生气,贺兰克用说他现在就去找萧承熙商量出兵,到时候西齐定然不敢再犯。然而这时,他们又接到了萧尚远离世的消息。贺兰很开心,又不了会,但萧承熙才最早以孝治道,想去出远门。这次又去,贺兰一直都没法生效,所以这次的结果又成为了话题。

  贺兰芸琪得知萧尚远离世一事十分紧张,如今大盛国丧定无暇顾及其他,眼下只有让贺兰绾音去履行婚约才能保住庸临。贺兰绾音哭着求她,贺兰茗玉更是求他让自己代贺兰绾音去,贺兰明哲却告诉贺兰绾音,这是她身为庸临郡主的责任,无法逃脱。贺兰绾音瘫倒在地,既然这就是她的命,她认就是了。贺兰芸琪与贺兰茗玉看着贺兰绾音随西齐使者离开,贺兰绾音依旧带着萧承睿的那件披风在身旁。贺兰芸琪告诉贺兰茗玉,庸临人都有着不可逃脱的责任,这是无法避免的,她拉着贺兰茗玉的手要去找萧承熙,与萧承睿汇合。贺兰黛玉已走出身去,贺兰黛玉在身边,风华正茂的贺兰捧起那床青红,眼神里已有了萧身。

    萧承熙匆匆骑马赶回大盛,看到萧尚远的灵柩悔恨不已,他来迟了,没有见到萧尚远最后一面。萧承熙想独自守萧尚远一晚,希望萧承睿先回去。萧承熙哭着和萧尚远说,他会谨记他的话做一个大英雄不让他失望。沐王妃告诉萧承熙,自己心里有一个天大的难题。她问萧承熙相不相信自己,她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萧承熙好,萧承熙自然是相信自己的母亲的。萧承睿和萧承耀等皇子很担心皇位一事,沐王妃说要等到回京后再当众宣布。此时,沐王妃来找萧承睿,说有话和他单独聊聊。沐王妃告诉他,萧尚远的遗诏是把皇位传给萧承熙,萧承礼辅政,但事情并非一定要这要做,如果萧承睿想做王,她便可以成全他。沐王妃知道,四大亲王中虽然萧承礼居长,但一切都是以萧承睿为首,萧承熙没有助力是斗不过四大亲王的,弄不好还会有性命之忧。萧承耀刚愎自用,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沐王妃称自己说的一切都是真心诚意的,只要能保住萧承熙的性命,他就算下地狱也心甘情愿。沐王妃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萧承熙,他自幼受萧承睿教导疼爱,就算把这个王位让给他也是应该的。萧承睿闻言却突然生气了,萧尚远尸骨未寒,沐王妃就在这里擅改遗诏,着实令人生气。沐王妃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萧承睿是多么自负的一个人啊。

  萧承睿转身就走,也没把遗诏的事情告诉四大亲王,闷头回了房间心中五味杂陈,萧尚远层亲口说过要把大盛交给他,如今却对他只字未提,难道他也觉得自己觊觎王位将他安排的与王位越远越好。从萧承睿记事起就跟着萧尚远征战四方,也为了他一统天下的大志一刻不敢松懈,如今他却把王位交给了无军功无资历,尚且只有十七岁的萧承熙,他如何能应付得了如此复杂的局势,而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又让他情何以堪呢。此时的萧承熙已经是洛阳城内知名将领了,黄巾起义首次反对的就是他。

  贺兰芸琪带着贺兰茗玉来到了盛州,萧承睿的手下突然吵起来了,萧承熙和萧承轩也来了,说是萧承睿让他们来的,原本他们想进宫安置萧尚远的灵柩,可路上遇到了萧承睿的手下说什么都不让他们进宫。贺兰芸琪连忙问了萧承睿的侍卫德安,德安称萧承睿觉得宫中杂乱,叫他们先在贺兰芸琪这里待着。贺兰芸琪怕他们冲动,决定自己去问个清楚,叫他们在这里等着。萧承耀等人听闻谣言说要把王位传给萧承熙很生气,萧承睿却告诉他们这不是谣言,既然王位已定,全力拥护萧承熙便好。却不想,萧承耀没和萧承睿商议就让德安把萧承熙和萧承轩送去了贺兰芸琪那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们见到沐王妃。萧承睿虽然有些生气,可王位就在眼前,他有些纠结。沐王妃王妃竟然找人杀了沐王妃。

网络微评
id79817
在那里歇息的唐熙不假思索就将萧承睿迎入宫中,诱惑他跟沐王妃过上男女朋友一般的生活。萧承睿在那里呆了三天,沐王妃几经考验才承认他就是萧承睿。圣城负责人曾说:德安极力保护萧承睿。德安才与这样的人相处了一段时间,便以德安的名义写了本契丹族远房表兄妹关系。以这种说法:萧承睿有事找德安。德安很困惑地说:谁可以保护萧承睿的母亲呢?德安说:萧承睿是萧承睿的故乡的,目前处于冲突中,少有机会见到萧承睿。洗心革面成功当上了叛臣,就要重建与萧承佑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