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犬少年的天空第2集剧情介绍

 

  自从马拉松小队成立,马田就总是以公谋私,按照涂俊之前意淫他的办法去命令他加强训练。两个人自从想见就从未给过对方好脸色,现在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时不时就会互相置气斗狠,而涂俊好友不满马田的刁难,放言如果大哥刘闻钦在他们可不会受欺负,意外让李安然得知刘闻钦的消息。

  高考在即,学校打算以优等生帮助差生的方法提升升学率,全班没有人愿意,也没人敢主动帮助涂俊的学习,倒是李安然自告奋勇,主动搬去和涂俊同桌。这样的举动,无疑会让涂俊想入非非,认定李安然喜欢自己,也让朱玮娇吃醋不已。虽然眼见朱玮娇不喜李安然,涂俊伪装跳楼拒绝了一番,但内心还是窃喜不已。更是利用课上时间询问李安然接近自己所图为何,相约李安然天台一叙。

  趁着午间休息,李安然独自来到学校天台寻找涂俊,故意和他套近乎,相比于马田这种闷头闷脑的人,李安然更加赞赏他们这样的追风少年。这样虚假的赞扬,果然让涂俊飘飘然,再加上李安然的几句激将的话,立刻让涂俊答应带她和他们一同玩耍,甚至见大哥刘闻钦。

  丁荣亮从陈圆圆十三岁开始,就坚持做第一个为她庆祝生日的人,但秋裤做得围巾,让原本心中感动的陈圆圆将蛋糕直接砸在他的脸上,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丁荣亮原本就借鉴的大嘴的“泡妞指南”,如今告别失败自然埋怨好友。这让原本误会李安然喜欢自己的涂俊嘲笑不已,自己不需要任何指南都能让女孩喜欢,哪像丁荣亮呀。而朱玮娇眼见涂俊和李安然走得越来越近,心里也越来越不是滋味儿,可明明感情已经如此明显,她还是不懂其中的原因。

  马田眼见朱玮娇闷闷不乐,询问才知她有心事。朱玮娇让马田帮忙写一封绝交信,但她话语中的意思马田更是理解她本意并非绝交,而是因为发小有新的朋友而吃醋。被猜中心思的朱玮娇佯装气愤,罚马田帮她做笔记。因为涂俊等人不听从指令按时训练,马田正在操场愁马拉松训练,老师告诉马田他从涂俊等人初中就看着他们长大,虽然他们整天干着傻事,但或许那就是真正的朋友。等马田和他们变成一支真正的队伍时,再训练不迟。

  李安然特意转校,绝不想就此功亏一篑,她不惜让涂俊抄考卷,甚至自己故意考差,让他获得全班第一名的成绩。李安然甚至连笔记和笔都帮涂俊买,马田实在看不过去作弄涂俊,反而让涂俊佯装哭泣博取同情,朱玮娇见不惯涂俊作为,大力抽打涂俊才让其作罢。看着霸气的朱玮娇,马田心动不已。李安然眼见涂俊因为马田一事而牵连到自己的时候,滴眼药水装可怜,终于让涂俊心软。

  二人趁着课间爬墙逃课,来到夜市,可惜李安然好不容易争取来得机会,却正巧碰上刘闻钦今天没有摆摊。李安然原本期待的心瞬间跌落至尘埃,在涂俊嘲笑她不如摊贩上浓妆艳抹的女人,无法融入他们时,李安然也会害怕带给刘闻钦一样的感觉,竟然也学着那些女人搔首弄姿。

  不同的是,李安然举手投足都充满了魅力,带着十七岁独有的青涩,反倒更加吸引要求。涂俊明明看得痴傻,却在回过神来时,假装嘲笑李安然来掩饰自己的动心。涂俊送安然回家,发现安然家住大别墅,而且安然还会弹钢琴,不禁和发小们感慨他们与安然家的差距。

  新的一天,马拉松小队还是得过且过的浪费时间,倒是留级好几年的宋杰提议出街跑步。他们尊重宋杰年纪大,正巧遇到宋杰的母亲出摊被城管追,几个同学想也不想得帮忙推车逃跑,这让涂俊第一次对马田有了些许改观,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感,几人更是决定从明天起认真训练。

  李安然生日当天,邀请马田和涂俊兄弟四个一同去家里做客,涂俊私下询问朱玮娇该送什么礼物,这让十七年来没收到过生日礼物的朱玮娇气愤不已,随口说出应该送猪肝给安然,可以给她补补营养。没想到涂俊当真真的带来猪肝,看到随后而来的马田带着生日蛋糕,朱玮娇后悔礼物如此丢脸。虽然李家的豪华衬托得他们更加没见识,但却并不会因此而自卑,反倒透着一股可爱。

  原本这应该是个开心快乐的生日会,偏偏李安然的父亲在餐桌上,忽然想起马田曾经在他面前提起过一些坏孩子。李父并非看不起出生低微的孩子,但却很在意一个家庭的教育环境,他不知道马田口中的坏小孩就坐在自己眼前,当他突然脱口而出涂俊的名字时,一顿饭就此不欢而散。

  马田阻止不及,也知道那是之前对他们的偏见,因此而感到愧疚,但为时已晚,就连李安然也斥责他高高在上,从来不懂得尊重人。李安然不顾所有人,追上正对着街边路灯柱子出气的涂俊道歉。

  涂俊也许看上去很坏,但他内心却是最善良的,明明受了委屈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让李安然不再心存愧疚。涂俊拉着李安然一路来到夜市,为她送上一份蛋糕庆祝生日,却意外碰到塑料帘子后面唱歌的刘闻钦。

网络微评
id53926
刘闻钦不用多说了,是前武术家,出生在江南城市,一个穷困的五岁孩子。他回到家里,只有一件短袖衫和一条裤子,在邻居的提醒下才打开话匣子,原来他母亲生病了,母亲不在家,所以让长春张大夫帮忙做思想工作,并希望他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能有一点春风,这样的冬日就会好过一点。可涂俊早就表达过将来要远渡重洋谋求自己的东西,他接到母亲的问话时脸上只有幽怨。两年前,涂俊也打算远渡重洋,去做一个交易员,但一直都没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