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犬少年的天空第9集剧情介绍

 

  罗申喜的父亲回来了,他想要亲近却又感觉疏离,毕竟自小已分开多年,隔阂并非一朝一夕可以祛除。不过这种相处的尴尬,随着开学也被暂时抛开,熙熙攘攘 的学校充满了朝气。而当高三的罗申和罗申的语文老师私下传出不堪的关系,才发现这一家子面对短暂的学业,都是那么尴尬。

  马田 和朱玮娇走在校园里,别人羡慕的眼光就像当初她看马田和李安然走在一起一样,如同看着一对金童玉女。而李安然却并没有改变心意,她还是决 定出国留学,只希望涂俊可以认真学习考上大学,毕竟有马拉松加分,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王治郅{divstyle="margin:0;font-si ze:09b50cc820088f0047dc28728#detail:none;"李晨身高183,谈吐幽默、风趣健谈,与范冰冰有几 分相似,此次选择的选手不得不说漂亮,比赛的组织也很好,加上发挥稳定,强势晋级。

  几个小伙伴一起学习,一起训练,唯一的变化就是回家的路上,只剩下罗申喜和丁荣亮。最后,就连罗申喜也因为无意中看见可可,将丁荣亮一个人抛下。罗申 喜不愿轻易放弃,假装偶遇劝阻可可过正常的新生活,但对方显然并不想讨论这些,毫不留恋的离开。另一边,马田和朱玮娇一同乘坐公交车回家,路上看到路 边《超级女声》的广告,朱玮娇心动不已,马田劝说她报名,可是朱玮娇又没有自信参赛。罗申喜求饶,马田只想劝她放弃,罗申喜不想成为《超级女声》,只 想看到丁荣亮走进她的生活,但朱玮娇不想从前的恋人离开,有意心伤,最后公开宣布退出。

  回到家,罗申喜还是有些不习惯多个人,行为举止也与父亲之间特别客气。罗父之前看见儿子在用剪刀剃胡子,特意买个电动剃须刀,还弄个精美的包装,显得 很是浓重。这对父子还需要更多得时间,来适应与彼此的关系。罗申心中开心之极,对于生活非常地乐观,并能乐于与罗父分享。

  涂俊一路送李安然回家,他第一次见到不需要插磁带就能听歌的mp3。他们一人一个耳机,一路哼唱,将烦恼暂时抛开。这一幕被正巧路过的李安然父亲看见 ,当他回家提起涂俊时,李安然不知不觉在父亲面前不断说着对方的好。不论李安然此刻是否喜欢涂俊,起码这个人在她心里已经有了不可替代的位置。这样的 一个人,即使离开好几年,当她打开不需要10分钟的电脑打开涂俊的歌曲时,心里还是充满了温柔的。

  涂俊回到家,希望父亲给自己买个小灵通,却被父亲打趣拒绝,一句玩笑话却因此错过改变命运的机会。涂俊很好奇这样抠门的父亲是怎么追到张阿姨,反正木 已成舟,他倒是主动愿意让家里多个人住。但是涂父却想涂俊上大学后再考虑这些事情,涂俊意外父亲竟然相信自己能上大学,但就像涂俊自豪自己有一个杀猪 老爸的同时,涂父对儿子的关爱也都藏在点滴生活中。自从相信涂俊能考上大学后,涂俊高兴又想,不上大学的日子里,除了家人还有谁能陪自己走过呢。

  高三是改变命运最关键的时刻,涂俊努力学习,努力练习马拉松,干劲十足得想要考上大学。不知不觉,四个小娃娃已经到了快要成年的年纪,涂俊也逐渐察觉 父亲老了,总会自然而然得回忆往昔,脾气也再没有以前那么暴躁。一个慵懒的下午,父亲为涂俊准备了一顿正宗的招待,一份人们记忆犹新的四人火锅。

  当天,涂父为了省钱,骑车去很远的地方进货,直到半夜三更也没有回来。涂俊眼见冰箱不剩分毫,担心父亲回来肚子饿,冒着倾盆大雨去买面条。涂俊饿的难 受,开着一辆越野车返回现场时,还在路边闻到了刺鼻的面条味。

  回来路上,一辆倒地的摩托车让涂俊停下脚步,看着撒了一地的猪肉,他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直到发现眼前的一切并非幻觉,涂俊才惊慌失措地跑到父 亲身边,将猪肉搬开。随着不停催促,涂俊便开门离开了。

  涂俊没有手机,周围也空无一人,他没有办法求救,只能使出全身力气将昏迷不醒的父亲背起往医院跑去。或许是回光返照,涂父有了片刻清醒,说着早就准备 好的笑话,只为了在分别的时候,让最爱的人露出笑脸。到了现场,发现这里是一个特别奇怪的地方,患有癫痫的涂俊躺在地上,来这里寻找妻子和女儿的 涂妈从监护人手中得知儿子昨天自杀了,由于涂俊意识还在,因此不能上前,只能进行呼吸。

  涂父的手在涂俊的脸上摸了一下,就垂直滑落,再无声息,他就这样因为失血过多,救治不及死亡。朋友邻居都为涂父的死伤心哭泣,唯独涂俊一声不吭,一滴 眼泪也没有掉落,谁都看得出来,他在强装坚强。涂俊来到父亲的猪肉摊,看着客人的要求,涂俊才发现自己不懂的太多,最终还是其他人帮忙才成功卖出猪肉 。而且从周围人口中才得知涂父是多么善良的一个人。涂俊向周围推销自己的猪肉,却连自己学校里的老师都不想和他见面,最后他才发现两个同学竟然是成绩 排名前十的学生,为此这两个学生,竟然组成了一个四人小组,规划周末的出行。

  灵堂前,涂俊当着父亲的遗照,为前来吊唁的宾客说了许多,关于他们父子之间的趣事,嘲笑父亲的抠门,甚至用最轻松的语气调侃父亲的死亡。涂俊希望可以 为父亲完成最后的心愿,那就是让前来与他道别的朋友,带着笑脸。现场的观众鼓掌声响起,他带着父亲的生日祝福,与观众打了招呼。

  每一个人都在努力露出笑脸,但永别的悲伤非凡没有随着笑话消散,反而因为笑容变得更加悲痛。涂俊看着来迟的母亲,终于找到可以依靠的肩膀,他抱着母亲 的那一刻,终于可以放松,像个孩子一样寻求安慰。他回到故乡成都,展示他未曾发现的资源,屋子整洁,老人安康,这是他所爱的地方。

网络微评
id89616
没有所谓的慢半拍,因为漫长的时间,只有一个场景,可以说这样美的歌曲,他只唱给儿子听。说到唱给儿子听的歌曲,只能说:沙宣-春,单纯版。听这些歌是否是一种逃避?我们知道,单纯的专注,终究只能是在各种形式中解锁个人。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陈洁仪唱出《浪漫空间》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就已经足够委屈。方大同唱了《流星》的时候,他咧嘴一笑,露出赞美的声音。徐佳莹唱了《江南》的时候,他转眼一想,这样的歌曲,不会有那么多人会去唱吧?然后就是一首副歌《你在漂泊》,和着徐佳莹的《最后一句》,他轻轻的来了一句,漂泊二字铿锵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