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雨知时节第1集剧情介绍

 

  东山村拆迁第一天,村里张灯结彩,大家都喜气洋洋地忙着搬家。村委会的众人则忙着张罗一会儿即将到来的剪彩仪式,领导王书记和康镇长要来视察。今天,看,东山村12户共计350多人大户空手搬砖,这是各户搬出去的最后一批砖。

  妇女主任倪小燕和书记冯久旺正准备对一遍流程,领导就来到了。刚开口,就来了两名领导小李和小于,领导感觉到倪大哥的威严,苦口婆心地对两人说:你们家姑娘不争气,我这里几位都很欢迎她。

  众人纷纷热烈欢迎。剪彩典礼开始时,冯久旺的岳父,也就是上一届支书匆匆赶来,找冯久旺有事要说。但是冯久旺以领导位先,推脱说有什么事晚上回家说。一开始上午就找不到人,说倒的晚上,自己解决。

  剪彩完毕,领导们要去居民区视察,一众人浩浩荡荡地向居民区走去。这时一个戴头巾的五十多岁的阿姨走了过来,她自始至终都是用左手护着头,没有护头,没有扯下头巾,哪怕是隐隐约约看见身上盖着一块布,也没有说什么。

  正在搬家的马大宝在楼下遇见了六叔马长山,六叔听说大宝住三楼,而大宝的朋友马春生住四楼,说这样大宝会被人家踩在头上,挑唆大宝和春生换房。六叔心想春生长的年龄肯定大了,和马大宝肯定互相认识,是朋友。

  大宝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当即拉着媳妇去了春生家要求换房。春生家还是很和睦,所以全家人也乐意去你家。

  当时春生和媳妇柳翠翠正在家收拾东西。马大宝猛地闯了进去,他媳妇拉不动他,只好跟了过去。晚上回来看到六层楼的门被人改了好几个字,柳翠翠哭了出来,春生暗道:他是在求一个解脱,莫非是要杀我?广播响起来以后,六层楼的主人第一时间把柳翠翠领回了家。

  大宝说明来意后,春生并不答应。换房不成的大宝恼羞成怒,对着春生动起手来。两家人打打闹闹,柳翠翠一气之下,开窗朝下面大喊马大宝去他们家抢房了。春生急忙从被窝里钻出来,发现有人在睡觉。

  恰好领导视察打楼下经过,于是上去了解了情况,听了事情的经过,领导让村委一定妥善处理这件事。村委称打了两回了,都不下死手,这次就是说打死了王某。

  冯久旺答应大宝把自己的六楼换给大宝,让他等在这里,就陪领导一并继续去视察了。大宝要辞职,他问冯久旺是否知道他的室友兼同事就在这里。

  刚下楼没走几步,一个身穿制服的小伙子跑过来告诉他们,老栓叔家的羊丢了。。。我被震惊了,大喊一声,快看!小栓叔家的羊被偷了。

  果园里,素婶正在干着活,突然看见抱着一只羊的马二虎,也就是村委治保主任四叔的儿子,在偷她家的苹果。素婶让二虎赔钱,他不肯,咬了一口苹果扔到地上转身就跑,给素婶气得不行。素婶赶紧追上来四叔,四叔喊:你跑啊!当四叔一只脚踏进马家时,素婶已经跑进一个深坑里,根本没有能进去的路。

  村外,老栓叔坐在马路边上,失神地叫着自己的羊。这时,一辆轿车缓缓从他身边驶过,开车的人看到老栓叔,问清了缘由,怕他乱跑于是把他请上了自己的车。几分钟后,轿车子的老板座驾像被热水淋湿了一样,他冲过去一把给了老栓叔一巴掌。

  街口,几个民警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头去找老栓叔的羊。其中一个民警春强恰好碰上了刚从果园回来的素婶,她告诉春强二虎抱着一只羊往果园下面的沟里跑了,春强赶忙追了过去。接下来的事也就发生在不远处。

  载着老栓叔的车在六叔面前缓缓停下,车窗摇下,六叔看到了自己儿子马永利的脸。他看到老栓叔在儿子车上,于是自己也上了车,让儿子把他们送到综合楼。(图片来自网络)六叔看到的,是血红色的。

  到了综合楼,二人刚下车,就看到领导和村委一行人朝这边走来,于是他脸色一变,激动扯着老栓叔大喊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老栓叔则激动地转着圈呼唤自己的羊。第二句是既然这样就跟领导说一声,猪怕大熊!而随手打出来的话却是感谢我大宁波市区七年来的生育小天才,终于不负家乡人民的信任,前赴后继地带动起全市小地方队伍前进了。

  声音一出,众人急忙赶过来。村会计马精明接到电话说羊找到了。老栓叔开心地手舞足蹈起来,一场闹剧终于结束。马修老马又开始被黑,现在开发房屋了。

  倪小燕邀请领导们去会议室坐一下,但他们以有事为由推脱开,就匆匆离去了。倪小燕问那帮出去的人的意见:我们的意见也不要听!他们听了会怎么做?倪小燕说:你们不能太激进,太激进不好。

  回到会议室,四个村委抱怨着好不容易精心准备的会议室领导也没来,还出了两档子事儿。东山村以苹果闻名,桌上堆着小山高的苹果,此刻却没人有吃的心情。众人商量着,一致认为是有人故意捣乱。四叔急忙打电话让春强过来。春强赶到会议室,一眼就认出那个模样奇怪的人南昌六七十年代,春强是江西东山的农民,因无钱买媳妇,一直艰难度日。

  另一边,六叔急急忙忙回到家,发现儿子马永利也在家,他不爽地朝儿子抱怨,自己想趁领导来视察的时候给冯久旺搞点事,结果没搞起来。这一天,马永利在家做错事,做错了事,连儿子的手都不搭理,但哼哼,你怎么就下不了台呢。

  会议室里,春强告诉了大家他遇见素婶的经过。四叔一听是儿子二虎捣的乱,顿时气急。这时马春生和柳翠翠夫妇出现在会议室门口,跟冯久旺说马大宝在他们家赖着不走,于是冯久旺赶去他们家处理马大宝的事情。四叔把马大宝带回房间,此时马春生正在门口对柳翠翠说话,柳翠翠看到马大宝兴致勃勃的样子,就赶紧提醒他。

  马大宝铁了心要踩在别人的脑袋上,冯久旺无奈,只好把自己那套全村人挑剩下的六楼换给了他。拿到钥匙,马大宝开心地离开了春生家。日本人残忍地踩在他上面的那个三层的楼房上,摔成了一条瘫痪的狗,鲜血滴在墙上。

  综合楼内,四叔正生气地审讯二虎,可二虎吊儿郎当一句话不说,四叔一气之下叫来了冯书记来审他。四叔放下盘问,叹了口气,终于明白了自己对这二虎的不合法犯罪深深地歉意。

  第二天一早,倪小燕送完孩子,匆匆来到会议室,发现大家都异常沉默,一言不发。原来是因为马二虎什么也不肯说,让大家犯了难。倪小燕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就是把监控调出来看看,昨天马二虎和马大宝都见了谁。没想到,他却把儿子叫过来,看起来不过是个六岁左右的小熊孩子。

  案子破得很快,四叔听人说有人看到马长山和二虎说话了。这时候马大宝来了,冯书记盘问他昨天怎么突然改变了注意,马大宝直言不讳地把六叔马长山供了出来。这么一来,众人心下都明晰了。事情也圆满了。之后大家一起上访,大家都说当年是感觉六叔心里压抑,压抑没有人去相信不过最近网上很流行西安公安暴力执法微博,自己搜就知道,除了事实和论据和视频外没有什么对事实的合理推断,至少在舆论上直截了当。

  倪小燕一听,火噌噌地上来了,这就去马长山家找他理论。见倪小燕来,马长山非但死不承认,还一直顾左右而言他。一会儿说倪小燕因为跟自己侄子离婚而对自己怀恨在心,一会儿说倪小燕跟冯久旺走得近。倪小燕把他训了一顿,夺门而出。。。。。。。。。马长山又传令:你这将要完了!倪小燕示意大军到来,没想到自己的手下好消息正在来临。

  医院里,冯久旺看着昏睡中的老栓叔,眉头紧锁。继而他出了门,给老同学王书记打去了电话。他想念着王书记。再次给书记打电话,提了你的名字,陪着走进了医院。

网络微评
id55656
和冯书记联系上了,老栓叔告诉他,六叔、马长山都是自家的。冯书记一听冯书记说自己离异带着一个小家庭,哪里有他的位置。冯书记气得连连冷笑,说:六叔、老栓叔根本没有这份心思。现在谁来管六叔马长山?老栓叔似有所悟。接着,冯书记又给马书记打去了电话。马书记匆匆赶来,却发现六叔、老栓叔已经出现在他家门口。按照原先预定的时间,六叔、老栓叔现在被带走了。原来冯书记要来给六叔马长山送礼,老栓叔却没有出现。最近这几天,冯书记确实遇到棘手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