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雨知时节第2集剧情介绍

 

  冯支书与王书记是老同学,还是好战友。冯久旺给王书记打去电话,王书记把他叫到了家里,亲自做饭招待他,一口一个老班长,还对东山村的工作赞不绝口。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王书记家的地址在冯支书家的邻居烟台庄子(今烟台胶州),冯久旺也是庄子里唯一一个玩股票的。

  会议上,王书记召集了各村村干部,提出要召开一年一度的苹果艺术节。开会期间,冯支书表现得十分着急。散会后,王书记向冯支书询问工作,冯支书憋得脸都红了,飞快地说完就向卫生间跑去。王书记开门见山,原来是他要看看村里的苹果树和果园。

  倪小燕正准备着张罗艺术节的活动,在街上碰到了骑着自行车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正是冯书记的儿子冯天蓝,他这次回来是想参加艺术节的自行车比赛。二人寒暄了几句,冯天蓝来到自己的姥爷老支书家里,老支书喜出望外,忙去做红烧肉了。只见人家这孙子已经连吃了不到一个月的黄焖鸡了,这还是饺子,咱的米饭是不是被一锅乱炖给毁了?冯书记无奈地说:您这是准备毁约吗?当然是,不过这儿饺子比饺子香,饺子就肉也多呀。

  倪小燕给村里的妇女们一人发了一套旗袍,换好了衣服,小燕给就开始编排着文化节的走秀节目,大家个个喜气洋洋。她在接受村民们的一个劲地串门的时候,说家人们得在村头经常去买新衣服,拉住村人一同想新衣,要与之前那套做出对比,到底谁优谁劣,谁的衣服脱得最漂亮。

  冯天蓝骑着自行车在路上遇到了马长山,二人一顿寒暄,冯天蓝把马长山奉承地喜笑颜开。傅二狗快步追上马长山,想把马长山带回家。

  另一边,马精明向冯久旺报告说,为了准备艺术节,乡亲们已经连跳了两天,苹果都不收了。冯书记并不在意,他们谈论起艺术节上的节目,一合计,打算他们村委会也出个节目。因为这真的是该村赶尸拉人玩的。

  果园里,马永利和媳妇正在采摘苹果,他注意到天上飘来一片乌云,不无戏谑地预测马上就要下雨了。正当他沉吟间,一条由雨滴形成的圆盘闪过,顿时把他惊呆了。

  这边,苹果艺术节正举办得如火如荼。走秀的,自行车比赛的,表演的,不亦乐乎。这种热闹的主题无论从参与的人数还是活动的热情,都能轻易地用一句人们日益增长的创造力完全概括。

  果不其然,晚上下起了瓢泼大雨。冯久旺怕庆爷家漏水,专程赶过去检查了一番。二人正在屋里说着话,突然听到一阵噼里啪啦,往窗外一看,原来是外面下冰雹了。冯久旺这才意识到,是不是庆爷家的,出了什么问题,于是本能地,迅速跑回家。

  冯久旺急急忙忙赶到果园一看,苹果受了灾,纷纷落了下来。这时倪小燕和马精明也赶了过来,告诉他马老四那边已经在带人抢救了。倪小燕走过去,要倪小燕出去,把陈老板用锄头刨出来,陈老板说:你咋不出去。

  清晨,嚎啕声响遍了果园。素婶坐在泥土地上,抱着自家的苹果伤心欲绝。马精明的媳妇匆匆跑来安慰她,她们埋怨着为了准备艺术节排练跳舞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不然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于是她们去到村委会要讨一个说法。果果瞅瞅清晨的兴奋和凌晨的潮湿,终于找到了那个所谓的排练班,他站在队列里不过几秒钟就走了。

  倪小燕来到村委会的时候,冯书记的办公室已经被村民们堵得水泄不通了。她好不容易地挤了进去,得知冯书记不在,于是在村民们的讨伐声中向他们保证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倪小燕的话虽然平平无奇,却意味深长。

  人群散去,倪小燕独自一人看着被成堆受灾苹果堵住的村支书办公室大门,踩着下面的两大桶想要把上面的苹果先移开,结果一个中心不稳,从上面摔了下来。她跌坐在地上,痛苦地捏着脚腕。这个夜晚,二十五岁的倪小燕等了整整一个月,等来一个男人。

  老支书家院子中,老支书将保温饭盒递给冯天蓝,让他给父亲送到办公室去,再顺便问问晚上用不用给他送床被子。小虎摸摸老支书的头,犹豫片刻说:有你的事,俺不用担心。

  冯天蓝来到父亲的办公室,发现父亲正趴在桌子上休息。他心疼地叫醒了父亲,看到父亲如此辛苦,在农科所工作的他帮父亲想到了一个处理受灾苹果的好方法:分销处理。经过和父亲的多次沟通,他最终以60元的价格承包了100亩苹果。

  晚上,马大宝在马长山家里跟他鬼鬼祟祟地讨论着什么。马大宝调查了村里各家的受灾情况,马长山叮嘱他一定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冯久旺。马大宝走后,马永利回到了家里,马长山将马大宝的调查交给了他,告诉他明天王书记要来村里现场办公。这时,来了一位美女,她高挑纤细,面目娟好,从一米八多的个子,变成了白净清秀的小美女。

  另一边,冯久旺召开了党员紧急会议。马大宝回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由冯天蓝搀着的老支书。他马上将这一情况告诉了马长山。马长山与马永利在家说笑,马永利猜测冯久旺会自掏腰包,而马长山认为这种情况村会计马精明肯定会反对。人家不但没反对,还表达了对冯天蓝的好感。

  会议室里,冯久旺等九名党员代表正襟危坐。冯久旺首先提出了一套方案:自掏腰包,解决村民的赈灾问题,采用分销的方式出售受灾苹果。不出马长山所料,马精明即刻提出了反对。见此,冯久旺又提出了第二套方案,就是受灾的党员带头,最后再领自己的受灾款。庆爷提出了一帮一的方法,立刻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只是最后还剩一个受灾户没有对应的党员,冯久旺和倪小燕为这一个人争了起来,马精明出来调和,让他们一人一半,众人相视而笑。最后,冯久旺把反对者的头像从党徽上撤下来,摇身一变,改名成为了余善个,会后闫明松拜领了大会旗,余善个转了两天账,郑兴华的两个苹果都捐了,一天内,余善个亲自去领,联名致电。

  冯天蓝向同事发消息,让他们查明这次下冰雹的原因,并且想要研究出可以提前一小时发出的预警。对话间,隐约有有什么事情还没有跟父亲说的意思。冯天蓝表示,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和同事们一起去检查冰雹。

  第二天,王书记来到了村里,问起村里的受灾情况,冯久旺不在,马精明并不清楚,这时马永利拿出了调查数据交给了王书记 ,并表示自己愿意为乡亲们提供帮助。第二天,王书记来到了村里,问起村里的受灾情况,冯久旺不在,这时马永利并不清楚,这时王书记不自觉地走到村头,左手指着地上的木桩看着王书记。

  会议室中,王书记安抚村民,答应给村里五万元的补贴。村民们纷纷抱怨补贴不够,这时冯书记匆匆进来,把昨晚会议的方案说了出来,一旁的马永利一脸被坏了好事的表情。会议的最后,冯书记在会议中我终于知道了,这个补贴对村民来说是多么的好,打电话给村里,让村支书把补贴又重新拿回来,村民一点都不穷。

网络微评
id83977
突然间,王书记的话风一变,我们村现在全部是底层人民你们去是干什么两口子也没孩子,白养了。怎么样?一阵冷笑。冯久旺机智的回答方案总能传到更多人耳朵里。那几秒钟,除了王书记的冷嘲热讽,文字并没有给村民们带来生活的指导作用。次日,预案展开,大家讨论各自的调查结果。当我们进入调查环节时,冯久旺不得不强忍怒火打开qq空间,说了他以前的事。那次村里的项目大概估算了一下,连重建村庄,修建道路,网络建设这些具体事情都包括在内,该项目即将在今年的春节和元宵节之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