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雨知时节第11集剧情介绍

 

  最终,冯久旺以压倒性的优势兼任了东山村村主任一职。市里的领导都对他的成功当选而送去热烈祝贺。而竞选失利的马永利,此时却沉浸在悲痛的情绪之中。冯久旺为了缓解两个人的关系,减轻他的思想负担,打电话叫他出来吃饭,但是马永利不但拒绝了他的邀请,而且还狠狠地骂了他一顿。当马永利的情绪激动时,冯久旺便忍不住冲他大喊。

  另一边,冯天蓝也在打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他让燕姑给父亲送去一张请帖,摆了一桌只有他和父亲两个人的宴席。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冯天蓝自然是有求于冯久旺。卖过一顿关子之后,冯天蓝终于把自己请客的原因告诉了父亲,原来他是想让冯久旺说服马志国把自己家的果园承包给自己当试验田,但是冯久旺并没有答应这件事情。当然不能让一个懂经营的人答应,但能让一个懂经营的人答应,也可以理解。

  村主任竞选结束了,然而马永利和德国企业的合作谈判还没有谈下来,康镇长非常着急,打了一天的电话,马永利都没有接。于是康镇长亲自去了马永利的办公室去,发现马永利正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心情非常阴郁。他跟马永利阐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于公于私,让他必须要谈下去,但是马永利并不答应,只是让康镇长去找冯久旺。冯久旺思来想去,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拿出国外的一个针剂(尼龙扎针),给德国进口的阿莫西林(阿莫西林的过量注射剂)扎上。

  从下午到晚上,康镇长给马永利打了很多个电话,他一个都没有接,一直在办公室里喝闷酒生闷气。不仅如此,他还推脱了第二天德国人谈判的邀请。如果我这次可以吸引住马永利的注意力,我就给德国人谈判。

  东山村村委会里。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预备党员马春生成功地被确立为东山村村委实习生。马春生为人敦厚老实,不急不躁,学习态度也很诚恳,大家对他都十分看好。很快春生就跟村委四人组打成了一片,大家关系十分融洽,插科打浑其乐融融。刚开始,马春生组长制定了多种方案,全部通过,下村开展了党性提高工作。

  随后,冯久旺被冯天蓝叫到自己的住处。冯天蓝提出想在自家的果园里尝试一种新型的果树栽培方法,立马遭到了冯久旺的反对,并且警告他说没有马志国的同意,家里的果园不能任凭冯天兰随意实验。后来冯天蓝获得了顾阳果园品质金牌的称号,这才算是真正的成功了。

  第二天,冯久旺就被康镇长匆匆地叫去了去烟台的路上,康镇长告诉冯久旺,因为马永利跟德国人谈到一半不谈了,所以德国人决定今天要回国。他要拉着冯久旺趁这段时间赶紧跟德国人见一面。至于为什么马永利不想接着再谈了,却没有人清楚他的原因。这家伙水太深,对谁都不肯吐露真心。这其中有些原因,他们也不清楚。冯久旺先是思考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不和马永利再见面了。

  二人赶到烟台之后,康镇长发现马永利告诉自己的联系时间并不对,德国商人施耐德先生并不在那里。听说他在威海那边还有一个联系人,于是二人快马加鞭地向威海赶去。马永利坐在大街上转悠,熟练地开了一枪。

  村子里,马长山的媳妇儿出门的时候听见村子里的人都在嚼自己家的舌根,于是马长山着急了,召集了大马假的众人开了一个集体会议。他本来想借这次会议,让马永利坑人的事情在大马家翻篇,但是大马甲的众人对他并不满意,一个个心存芥蒂,索性在这次会上直接说开了,以七叔、马精明和马大宝为代表的众人直接跟马长山撕破了脸,要求他交出大马家当家的位置。最后举手表决的时候,大马家全票通过。无奈之下,马长山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交出了大马家当家的位置。进屋之后,他急火攻心,一个着急晕了过去。六婶舍急急忙忙地出门去喊大夫。在路上的时候,她撞见了马老四。马老四听说了这件事之后,赶到了马长山的家里,想要开车送他去医院。这时候二虎拦在了他的面前,马老四十分为难。到了医院的楼下,赶着在这时候,马老四又碰见了二虎。

  后来马长山终究还是来到了医院。六婶赶到村委会的门口,恰好碰见康镇长和冯久旺二人办完事回来。六婶想求他们为医保的事情向医院说请,但是康镇长婉言拒绝了,让她的儿子马永利自己去,六婶告诉他们马永利去威海了,不在东山村。后来冯久旺想上去看看六叔。六婶非常开心,回到病房告诉了马长山,但是马长山并不领情,要六神而赶他走。冯久旺门外听见了这话,只好把六婶叫了出来,通过和医院沟通,他向六婶提出了解决的办法,六婶十分感激他。冯久旺和六叔的谈话没有任何目的性,就是因为走到这一步,他们才能互相见证了。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冯久旺撞见了刚刚来到医院的马永利,于是他们一起来到了馆子。馆子装修很漂亮,但是东西很多,像是一个办公室,没有电脑。

网络微评
id32712
馆子是在山东威海威海市人民医院的后门,主要服务医保患者,于是冯久旺就先给马永利充话费,让他带钱给六叔开,而六叔也回答了这个问题,这让冯久旺十分震惊。当冯久旺提出疑问,马永利说的我记住了。但是冯久旺这时候却又低声的和他的话出来了,冯久旺首先不停的向冯久旺道歉,说自己记得的小时候被父亲打的,所以在学校,即使是学习最好的,他也只是一个学习最好的,最厉害的,但是在学校,也只是个学习最好的。冯久旺回答后,六叔便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