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仁心剧情介绍

7-12集
医者仁心剧情介绍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7集

武明训到病房告诉王欢找到肾源了。王欢听到这个消息并不高兴,他考虑到家里的经济状况,不想接受第二次换肾,武明训和孙丽娜娜劝说。私下武明训告诉孙丽娜要赶紧筹钱准备手术,虽然知道孙丽娜家的经济情况,但是武明训也无能为力,如果没有钱,手术就没办法做。孙丽娜保证筹钱,让武明训给王欢保留肾源。

王冬让顾磊帮他找心肌肥大的资料,但没查到任何资料。王冬看着贺志梅的CT苦恼,做手术,可能人会死,不做,又不好跟家属和丁院长交代。

钟立行查房,那个心脏停跳两小时又活过来的出租司机对钟立行表示了诚挚的感谢,并称要自己的儿子将来也当医生,钟立行等人听了很受感动。

王冬来找钟立行,两个人看了贺志梅的病案,钟立行提议专家会诊,王冬感谢钟立行的坦诚相待,准备召集会诊。

武明训看王欢的体征报告,决定第二天实施换肾手术。武明训让丁海到自己科室,明天配合自己给王欢手术,让顾磊担任心外的总住院医,丁海乐得同意,他早就想跟武明训了。这时孙丽娜来找武明训,她没有凑够钱,她跪求武明训先给王欢手术,等她们卖了房子一定把医疗费补齐,武明训忙扶起她,并答应立刻手术。

丁海为能参加王欢的手术而高兴,又为离开心外有些失落,罗雪樱看穿他,丁海说罗雪樱不要太聪明,让男人很没面子,两人颇有些情投意合。钟立行迎面走来,罗雪樱对钟立行很热情,丁海酸溜溜的讽刺罗雪樱重色轻友,罗雪樱大笑,并说自己就是崇拜有本事的人,并让丁海手术一定要加油。

王欢被推进手术室。孙丽娜和王茂森紧张的等在外面。孙丽娜内心很不安,担心这个,担心那个,还担心自己没有给医生们送红包,怕医生们对王欢不尽心。丈夫王茂森不让孙丽娜多想,他觉得武明训对王欢很尽心。

武明训和丁海给王欢手术已经是晚上,大家不吃不喝一天,别的还能忍,就是想上厕所。武明训拿这个开玩笑,说有的医生是带着成人纸尿裤上手术台的。武明训第一个憋不住了,出去上厕所。等在外面的孙丽娜看见就慌了。接着丁海也憋不住了。孙丽娜问丁海手术怎么样了,丁海口误说快完了,孙丽娜很生气。

深夜,江一丹和武明训回到家,武明训让江江一丹为他揉一下腿,江一丹掀开他的裤子,腿上全是静脉曲张,她心疼极了,武明训说,很满足能跟江一丹干同一职业,还能在手术室见面,说他不洗脚了,别嫌他臭,别象严老师那样因为这个跟他离婚,江一丹伤心,她起身去刷牙,发现自己怀孕了。

刘敏回到凌乱又拥挤的家,忙着要收拾,卫思云却提出了离婚,刘敏怔住。卫思云说他再也受不了现在的生活了,女人漂亮也好,年轻也好,重要的是心里要有这个家。他不喜欢刘敏上夜班,他可以把什么都给刘敏,只要离婚。刘敏委屈,但是也没办法,她提出只要女儿,随即躲进里屋嚎啕大哭。

刘敏神情恍惚的走在街上,差点被一辆警车撞到,刘敏摔倒,擦伤。曹成刚从车上下来,认出刘敏,刘敏因为姚淑云家属闹事时警察的不作为很反感他和警察,再加上曹成刚他们有任务在身,刘敏不用他们管,自己回到医院。自己处理了擦伤的伤口。何大康进来,询问什么事,刘敏不答。120电话响起。刘敏接,有一个警察腹部刀伤,心脏受损,手臂骨折,十分钟以后到。

送来的警察竟然是曹成刚,制止群殴受伤,失血严重。需要大量的血浆,但是他是HRAB阴性'熊猫血',医院没有足够的库存,而血液中心送血需要时间。何大康让警察召集人来验血献血,同时动员医院的员工也来献血。情况十分危机,刘敏的血型和曹成刚的一样,刘敏二话不说要为曹成刚献血。

护士抽了刘敏400cc,但是不够,眼看曹成刚血压掉到危险指数,刘敏不顾一切坚持又抽了200cc给曹成刚,多亏了刘敏,曹成刚才安全的撑到了血液中心送血来。

刘敏脸色苍白回到急诊室,何大康看着心疼,让她回家休息。刘敏听到家这个字突然哭了起来,告诉何大康自己要离婚了,道出自己的委屈和伤心,她这辈子就想嫁个有学问的人,她喜欢教授夫人这个头衔,这是她这一生唯一的理想,现在也因为工作破灭了。何大康安慰刘敏,武明训经过时也听到了刘敏的遭遇,很是难受。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8集

王欢醒来,听到护士要催缴治疗费,偷偷跑出了病房,私自出医。体力不支,刚走到急诊走廊的时候,就倒在了刚出来的刘敏身上。刘敏看出他刚做过手术,问明情况后要送他回病房,王欢哀求刘敏让自己出院。正在纠缠的时候王欢的病房护士急匆匆的找王欢,看到刘敏和王欢。护士告诉王欢已经通知了他的父母,并和刘敏苦劝之后,终于说服王欢准备送他回病房。

姚淑云的家属雇佣了医闹朱三儿又来医院闹事,要找'凶手'刘敏。正看到刘敏和护士推着王欢要上电梯。姚淑云的家属揪住刘敏不让走。孙丽娜匆匆赶来,和医闹申辩起来,刘敏答应让姚淑云的家属'处置',他们才放过王欢。

王欢哀求母亲去找医院的人救刘敏,因为他知道刘敏是个好人。孙丽娜忙着去找人。

钟立行、武明训、丁祖望、王冬、丁海、顾磊等医生给贺志梅会诊。之后把手术的危险性告诉了贺志梅的父亲,让他们好好和家里人商量一下。

刘敏被揪到院子里殴打,丁祖望前来劝阻,被医闹围攻,丁海脱了白大褂和他们拼命,丁祖望一着急晕了过去。曹成刚在病床上给所长打了电话,警察赶到,朱三儿和几个医闹逃脱。姚淑云的丈夫及女儿被制服。

丁祖望醒过来,声称自己没事。沈容月赶到要丁祖望全面检查,说丁祖望最近总是胃疼。丁祖望拒绝,说是老毛病了。但是钟立行无意中发现丁祖望正在吃一种强力止疼药。钟立行疑惑,他让顾磊私下里查查止疼药的对应症状,而且全面的检验一下丁祖望的血液,但是要保密。

姚淑云的律师刘晓光赶到医院,医患双方坐在一起商议赔偿的事情。院方律师陈述了事件事实,说明如果真要打官司,医院在法律上可以不承担责任,但医院理解家属的心情,愿意给予二十万元的人道主义支持。家属情绪激动,大骂院方,武明训也很激动。双方律师各自给当事人做工作。

第二天的报纸标题:仁华医院医疗事故,赔偿家属二十万。武明训生气也没办法。

何大康把报纸揉成一团。严如意把上级的处分通告拿给何大康。何大康表示自己可以接受处分,但是希望能免除对刘敏的处分。严如意为难,何大康激动的把刘敏离婚的遭遇告诉了严如意。刘敏刚好进来,严如意询问,刘敏提出调离急诊室。严如意心疼地答应帮刘敏安排。

礼堂里,武明训等领导总结姚淑云医疗纠纷,医生们各个神情麻木。

严如意告诉刘敏她被调到心外CCU当护士长,刘敏感激严如意,严如意心里不是滋味。

严如意在办公室里整理着本月的投诉报告。

贺志梅的母亲带着三个女儿赶到仁华医院看望贺志梅。

贺志梅的父母和三个姐姐在贺志梅的病房,顾磊不忍心让他们离开。

钟立行来看诊,看到一屋子的人很吃惊。贺志梅的母亲提出不想手术,一是怕出危险,二是因为家里没钱负担手术费用。这时王冬进来,听到贺志梅母亲不想做手术的想法,很激动,劝说贺志梅,很希望贺志梅能接受手术,希望钟立行能申请医院免除手术费用,这是个罕见的病例,有很大的研究价值,他想拿来做论文,医院是有支持这样研究惯例的。钟立行同意。顾磊不满,认为王冬这次这么积极主要是想做论文,提高自己的学术地位。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9集

钟立行批评顾磊的想法,只要能帮助病人就是可以做的。而且医学是科学,医生想做研究,医院支持也是对的,并忠告他,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总会有很多小心眼,但他不喜欢,不要自己的事业是事业,别人的事业就是阴谋,顾磊认识到自己确实太狭隘了,很不好意思。

严如意和武明训正在开会,讨论处理本月各科室投诉的办法。对于医药代表进科室要严厉处分,其他事情开会批评。严如意提到沈容月又被投诉看病慢的问题。武明训听了听,觉得并不是问题。考虑到严如意和沈容月的关系,武明训提议由他来处理,但是严如意说自己不会公报私仇的,让武明训放心,武明训也不好再干涉。这时钟立行进来,找他们商量贺志梅手术费用的事情。

午饭时间,顾磊走出大楼要去饭厅打饭,看到贺志梅一家人正坐在外面吃着冷干粮,同心情淹没了顾磊,顾磊自己花钱买了多份盒饭,送给贺志梅父母及姐姐们。贺志梅的父母十分地感动。顾磊看到丁海和罗雪樱,并叫住丁海,说贺志梅家人坐了一夜的火车,还没地方呆,想让他们到自己的宿舍去,丁海完全同意。顾磊、丁海和罗雪樱带着贺志梅的家属朝宿舍走去,迎面碰上严如意,顾磊想找严如意谈谈,严如意看出顾磊想说什么,笑着告诉顾磊,医院已经决定免费给贺志梅治疗了。顾磊等年轻人都很高兴。

神内门诊外,等候的病人很多,有的病人不耐烦发着牢骚。沈容月工作了几个小时,停下来想去上洗手间,而即将轮到的女病人早就不耐烦了,沈容月只好回来继续工作,正赶上严如意来找她。沈容月先给病人看病,脾气暴躁的女病人是公费治疗,要求做全面检查,还要做妇科检查,沈容月一一询问并同意她做检查。因为沈容月看病认真,有耐性,脾气暴躁的女病人很感激,并对刚才的事情道歉。严如意看到,没说什么走了。沈容月追出来问什么事情,严如意并没太多的指责沈容月,但态度还是冷冷的。

钟立行和王冬把好消息告诉贺志梅。贺志梅的母亲还是担心会再见不到女儿而犹豫。贺志梅下决心手术,不管成功与否她都不想过以前的生活了,就算不成功她认命。大家为她的勇气感动。

贺志梅被推往手术室,罗雪樱代表几个年轻的医生送上大家为她捐的三千块钱,祝愿她手术成功后好好调养身体。贺志梅和她的家人都热泪盈眶。

王冬独自给贺志梅手术,顾磊等年轻医生和贺志梅家属都有些不安,但是也没办法。

王欢突然腹痛、高烧。丁海请武明训组织医生给王欢检查,检查结果是典型的横结肠缺血性梗死。武明训紧急抢救,王欢的母亲孙丽娜在病房失声大哭。

王冬这里,打开贺志梅的胸腔后他看呆了。王冬根本找不到主动脉,江一丹就没办法进行体外循环。王冬决定放弃手术,江一丹趁王冬出去跟家属谈的时候打电话叫来了丁祖望和钟立行。王冬回来,让顾磊进行缝合,顾磊提议让钟立行来看看,王冬认为钟立行也不会有办法,所以没有必要叫他。钟立行和丁祖望赶到,王冬虽然不悦,但也不能说什么。钟立行检查后提出用能找到的两根静脉同时通路做体外循环,丁祖望认为可以一试。王冬只好又去征求家属的同意。贺志梅的父亲决定接受手术。

丁祖望让钟立行替换王冬担任主刀,钟立行的双通路体外循环成功,手术室内一片欢腾。丁祖望突然头晕,悄悄吃了自己带的止疼药后退出手术室。离开前看到钟立行看到自己虚弱的样子,摆手示意钟立行不要管自己,认真手术。

王欢暂时脱离了危险,孙丽娜疑心是换肾手术出了问题,丁海否认,孙丽娜茫然。

严如意接到一个合同单位的投诉,说他们的一个男员工的保险单里竟然有妇科检查的费用,而且还有妇科药品的处方。而开这个处方的人是沈容月,严如意听了大为光火。

丁祖望很疲惫,他支撑着去找沈容月,正巧碰到严如意因为合同单位的事情在严厉的批评沈容月。严如意气头上说话夹枪带棒,沈容月委屈流泪。严如意看到门外的丁祖望,丁祖望责怪的看了严如意一眼走开了。严如意倨傲地离开。

贺志梅的手术很成功,病人家属认为是王冬做的手术,千恩万谢,王冬也不解释,坦然接受。江一丹看在眼里,提醒钟立行要注意王冬,贺志梅今天差点死在王冬手里。钟立行替王冬说话,认为王冬作为医生当时决定放弃手术也不完全错误。江一丹提醒钟立行他是主任,不但要把王冬当医生,还要当下属,如果任由王冬的虚荣,将来可能会殃及病人,钟立行明白。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0集

贺志梅的病房里,王冬炫耀手术的成功,武明训很高兴。顾磊对王冬冷眼旁观。武明训夸奖丁海今天在王欢的病症处理上很果断,也夸奖了顾磊,希望年轻医生们都能像他俩一样。

钟立行一心记挂着丁祖望,让顾磊不要再对王冬的不耻行为发牢骚了,赶紧去取丁祖望的化验报告。

丁祖望回到家,安慰受了委屈的沈容月。沈容月先是哭诉委屈,听了丁祖望暖心窝的话后,表示她还是能理解和原谅严如意的。

严如意独自坐在办公室里,想到刚才丁祖望责怪的眼神也觉得委屈,不由得掉下眼泪。她看到钟立行办公室还亮着灯,就去找钟立行聊天,以排解心中的苦闷。

钟立行给严如意煮了咖啡,严如意说着说着,便不由自主的把当初她和丁祖望为什么离婚,丁祖望和沈容月怎么走到一起的往事向钟立行叙述了一遍。严如意说她其实知道造成丁祖望跟自己离婚的主要原因在她和丁祖望身上。而沈容月的存在不过是个次要因素,可自己一看见沈容月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严如意又提到下班的时候自己去批评沈容月,碰上丁祖望竟然去接沈容月下班。她和丁祖望也坐了十几年的夫妻,丁祖望从来没接自己下班过。钟立行听到这里,意识到丁祖望去找沈容月可能是跟他身体状况有关,严如意说的激动,钟立行也插不进话去,所幸想等了解清楚了再说,也就没提自己的发现。最后严如意叹气,自己现在的希望只盼丁海能出息了,她拜托钟立行多指点丁海,钟立行答应。

钟立行碰到丁海,询问他丁祖望最近身体状况,丁海漫不经心的回答挺好的。钟立行发现丁海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于是告诫丁海不要玩世不恭,并让丁海到心外来跟自己学习。丁海不喜欢心外,一是丁祖望是心外专家,他有压力,二他不喜欢王冬。钟立行严厉警告丁海,因为不喜欢一个人而放弃一个职业太幼稚,并且告诉他改改说话的腔调,不要玩世不恭。钟立行让丁海回心外努力地磨练自己,丁海嘴上同意,心里不服。

丁祖望夹在两任妻子中间,夹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之间,生了病只能独自到另外一家医院给自己做全身检查。

孙丽娜被医院财务室催缴费用。武明训经过,孙丽娜哭着求武明训想想办法。孙丽娜觉得医院整天就知道要钱,钱就像流水一样增加。武明训答应去找院长商量。王茂森想还是得卖房子,孙丽娜泪眼迷离。

武明训想找丁祖望商量王欢费用的事情,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给丁祖望打电话,电话也关机了,武明训有些纳闷。武明训只得和陈光远商量,同意让王欢父母先欠费。

丁祖望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肺癌,三期。丁祖望拿着自己的CT报告坐在那家医院的长椅上一片凄凉。

王冬找到江一丹,想要拉江一丹和自己一起写关于贺志梅手术的论文,江一丹火了,不客气的提醒王冬手术可是钟立行做的,他写论文算怎么回事。王冬尴尬。

江一丹回到办公室火还没消,武明训来问江一丹丁祖望的去向,听到江一丹说王冬的无耻行径才知道贺志梅的手术是钟立行做的,而王冬不但到处宣传是他的功劳,现在还要把成果用论文的形式占为己有,很生气。钟立行来送手术单,武明训询问,钟立行听说王冬要写论文抢风头也没什么大反应。他不想把精力花在争虚名上,而是希望先建立一个团结的专业团队。武明训听了觉得也有道理,江一丹气两个男人太天真,走开了。武明训告诉钟立行金行长的母亲这两天就要来做心脏搭桥手术,让钟立行准备。钟立行告知武明训自己正想在本院开展心脏不停跳搭桥手术。钟立行打听丁祖望的身体情况,武明训一无所知。

徐达恺在食堂找到丁海,拜托丁海帮自己在医院里搞搞关系,丁海马马虎虎的答应。正巧陈光远也来吃饭,丁海把徐达恺的事说给陈光远。陈光远答应帮忙,并打发走了徐达恺。陈光远约丁海吃饭,说是他的老乡请客。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1集

贺志梅康复的很好,已经能下地了。钟立行来查房,贺志梅感谢钟立行,并表示对王冬的不满。王冬不但到处吹牛,还把她当战利品一样展览。钟立行告诉贺志梅,医生救了他,要学会感谢。

顾磊找到了丁祖望的血液化验单,交给钟立行,两个人发现各项指标有癌症的迹象。

陈光远带着丁海跟承包了医院新大楼工程的郑老板吃饭。丁海知道郑老板的身份后很不高兴,知道陈光远拉他出来是利用他。丁海强调自己跟父亲关系不好,故意表现的玩世不恭,郑老板不悦。

钟立行在丁祖望办公室前看见丁祖望,询问他身体好吗?丁祖望说没事,他正忙。

郑老板见丁海对他的事情没兴趣,便只和陈光远拉关系。丁海电话响起,是徐达恺打来的,要请丁海吃饭。丁海索性把徐达恺叫来一起。

徐达恺带着打扮得精精神神的林秀出现在饭店。徐达恺把林秀介绍给大家,陈光远看着林秀眼睛有些发直。林秀知道陈光远是副院长,表现得主动又热情。搞的陈光远晕头转向,其他人也跟着起哄,气氛热闹起来,陈光远让林秀哄着喝了很多酒。丁海本是外科医生,是禁酒的,一高兴也破例了。林秀趁人不注意,悄悄的把陈光远的名片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喝得正热闹的时候,丁祖望给丁海打来电话,丁海看看,又看了看吵闹的郑老板等人,怕挨骂就没有接。

丁祖望见电话没人接,只能自己枯坐在办公室里。一个生病的老人此刻显得格外的孤独和凄凉。

丁海醉醺醺的回到医院,走廊里他突然听到孙丽娜的尖叫声,他知道出事了,虽然不该他当班,但是丁海顾不了许多第一个冲进病房,发现王欢正在大口大口的吐血。护士和值班医生赶到,丁海组织抢救,把王欢推进了手术室。

武明训、钟立行、王冬、严如意都很快赶到加入抢救。生命体征显示王欢是爆发性肝炎,腹部压力过大,引起门腔大出血。出血处太多。经过惨烈的'战斗',王欢没能挺过来。

大家心情沉重宣布病人死亡,王欢的母亲孙丽娜当时就昏厥了。

丁海疲惫地回到宿舍,他告诉顾磊,这是他第一次喝这么多酒,也是第一次为患者的死难过,顾磊无语。

孙丽娜在病房苏醒后就开始胡思乱想,她想起丁海抢救时身上满是酒味,孙丽娜断定就因为丁海喝了酒,王欢才会死。孙丽娜又埋怨手术时丁海的失言。王茂森劝慰妻子,孙丽娜痛哭。

清晨,丁海想起昨天丁祖望给自己打过电话,于是给丁祖望家里回电话。接电话的人是沈容月,沈容月告诉丁海昨天丁祖望并没有回家,还劝丁海多回家来,丁海应付着答应一声便挂了电话。罗雪樱听到,故意拿他开玩笑,羡慕他有两个妈。丁海不理她,严如意出现,质问丁海昨天喝酒的事情。把丁海臭骂了一顿,幸亏有病人叫丁海,丁海才得以解脱。严如意嘱咐罗雪樱要好好帮助丁海,别让他学坏,罗雪樱笑着答应。

孙丽娜和王茂森夫妇如失魂般。一叠厚厚的单据,王欢的医疗费用高达三十几万。儿子没了,还要交这么多钱,孙丽娜受不了了。两人又去找武明训求情。孙丽娜一见武明训就跪在地上。武明训难过忙扶她起来,答应一定帮忙。

武明训立刻去找丁院长商量,但是秘书说今天就没见丁院长,手机也打不通。陈院长也急着找他,今天金行长带着银行的人都来了,正在会议室呢。

陈光远正在接待金行长,感谢金行长来视察医院,希望能给医院新建的大楼贷款。武明训赶到,大家客套一翻,陈光远说已经安排最好的心外医生钟立行给金行长母亲准备手术了。金行长忙说两回事,别搁一块说。

顾磊找江一丹去高干病房,给钟立行的病人做术前探视。病人要做的是心脏搭桥手术。江一丹来到病房,按照程序进行术前探视,金老太太和他的二儿子都很不耐烦。金老太太疑惑江一丹怎么问这么多,害怕有什么大事情。江一丹刚解释心脏搭桥手术的麻醉,没想到金老太太竟然害怕到晕了过去。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金老太太害怕晕了过去。金老太太的二儿子上来把江一丹推倒在地上。

顾磊对金老太太进行抢救,王冬认出金老太太就是金行长的母亲,他知道这回江一丹惹了大麻烦。

金行长接到弟弟的电话说母亲被麻醉师吓晕过去了。陈光远和武明训听了也呆住了。

金老太太还在抢救,她的二儿子跟江一丹闹个没完,钟立行出面维护江一丹也被无理斥责。金行长等人赶到。武明训和陈光远看到吓晕金老太太的人竟然是江一丹很意外,王冬在一旁幸灾乐祸。

金老太太苏醒过来,顾磊终于松了口气。

陈光远和武明训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江一丹倨傲的说自己没有错误。金老太太的二儿子不依不饶。金行长脸色难看,什么也没说去病房看母亲去了。陈光远叹道贷款可能要泡汤了。武明训埋怨钟立行没有把事情安排好。

钟立行来安慰江一丹,告诉江一丹医院新大楼的建设还指望金行长的贷款,江一丹不满他们以势压人。武明训来责怪江一丹,江一丹委屈。武明训要江一丹去给金老太太道歉,江一丹不肯。武明训要发火,被钟立行拉了出去。江一丹生气,突然觉得腹部疼痛。

严如意帮江一丹检查,发现有流产的征兆,给江一丹注射了些安胎的药,让江一丹注意休息。江一丹希望严如意暂时先替自己保密,不要告诉武明训。

孙丽娜和王茂森在医院等着武明训的消息,医院里人来人往,孙丽娜看见年轻点的男医生就眼花,当做是王欢,总拉着人家问长问短。医生们没人在意他们,护士又总催促他们不要总在医院停留,这些都让他们很受伤害。

医闹朱三儿注意到孙丽娜和王茂森夫妻俩,想做他们的生意,于是来套近乎。听说王欢是肾移植却死于爆发性肝炎,就提醒孙丽娜可能是医院导致的血液传染,建议孙丽娜好好查查。孙丽娜觉得有理,可不知道怎么着手。朱三儿递上自己的名片,并介绍他们公司的'业绩'。孙丽娜想起前些日子来大闹医院的人就是他们。孙丽娜知道他们不是好人,扰乱医院秩序,王欢入院时就因为他们闹差点耽误了治疗。孙丽娜翻脸,不屑与朱三儿这样的人为伍,让他滚蛋。

沈容月回到家,丁祖望谎称自己要出差几天,立刻动身。让沈容月自己照顾好自己。

武明训跟陈光远、严如意商量王欢医疗费的事情,最后决定减免大部分的费用,由院长基金来垫付。陈光远不想同意,但无奈武明训和严如意都觉得可行。陈光远又问武明训打算怎么处理金行长的事情,武明训说让江一丹道歉。严如意生气,告诉武明训江一丹差点被金行长的弟弟推倒流产的事情。武明训这才知道江一丹怀孕,急忙起身回家。

武明训回到家里,询问了怀孕的事情,很高兴,但之后又恳求江一丹就算为了他委屈一次,去跟金老太太道歉,江一丹勉强答应。

钟立行夜查房结束,并劝说金行长的母亲接受手术,但是被拒绝,钟立行无奈。出来后发现丁祖望办公室的灯亮着。便去看丁祖望。

办公室里,丁祖望说出自己病情,希望钟立行能帮自己,一是保密,他不想给武明训增添负担。二是找家别的医院给自己做手术。钟立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马上给丁祖望联系医院。

清晨,金行长来到医院,碰到江一丹。金行长正想说什么,江一丹电话响起,是高小雅的求助电话,手术室里出现了特殊情况。江一丹也顾不上跟金行长打招呼奔向手术室。金行长担心是不是自己的母亲有什么情况,也跟着去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因为急性阑尾炎接受手术,但是上了手术台后就莫名其妙的高烧。

金行长得知不是自己的母亲松了口气。

金行长看到江一丹出来询问病患家属的家族病史,发现孩子的爷爷就是这种高热死在了手术台上。江一丹立刻判断出是恶性高热。手术室内外立刻乱了起来,医生们都紧张起来。金行长看得目瞪口呆。

年轻医生们听到恶性高热都呆住了,江一丹解释恶性高热是一种带有遗传性质对麻醉药品过敏的反应,动作慢就会出人命。江一丹情绪激动,布置任务,果断的处理,呼叫支援,一套连贯性的动作像在打仗。

在江一丹的果断处理下,手术结束了,所有的人都长出一口气。

手术成功,但是病人家属不明白一个简单的阑尾手术怎么会变得这么复杂。江一丹解释孩子是特殊体质,对麻醉药过敏,要用特殊而且复杂的处理办法。并且告诉家属这次的手术费用要比一般的阑尾手术昂贵。家属虽然表示理解,但态度上有些迟疑。

江一丹要找陈光远要一些鉴定试剂,给这个高热的孩子做个测验,以确定自己的判断。

金行长的母亲闹着出院,江一丹亲自到病房给金老太太道歉。金老太太根本不理会她,而金行长的弟弟说话更是气势凌人。江一丹感觉很受侮辱,但还得忍着。金老太太坚持要回家。

网络微评

尤勇 谢君豪  
导演:傅东育
编剧:徐 萌
出品人:薛继军 唐莉莎
出品公司: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重庆市委宣传部、卫生部及重庆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