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仁心剧情介绍

1-6集
医者仁心剧情介绍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圣诞之夜,美国北卡罗来纳州。

州立外科医院心脏外科名医钟立行在家包饺子,迎接妹妹爱行和妹夫比尔的到来。

妹妹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因天气原因堵车,还要三个小时才能到家,让他不要担心。钟立行叮嘱爱行12月30号是她的生日,他已经订好了餐,别忘了通知比尔的父母,电话里爱行笑着嫌哥哥啰嗦。

钟立行到了工作的医院,给同事们派送圣诞礼物,BP机响了,紧急情况,患者露茜,七十岁,白人,两年前做过心脏移植手术,两周前突然出现了排异反应,钟立行冲进病房,病人需要二次移植,助理KEN把一份露茜签署的不接受体外循环、气管切开术和非人道救助的文件交给了钟立行,按照美国的法律这意味着他不能违背病人意愿展开急救。露茜的丈夫苦苦哀求钟立行救救自己的妻子,说12月30号是露茜七十岁生日,听到露茜跟自己的妹妹是同一天生日,钟立行心中一震,下令先实施紧急救护,并向州器官移植中心紧急求助。

此时救护车到达,州立公路发生车祸,一个脑部重伤的中国女孩被推进来,钟立行上前检查却发现是自己的妹妹爱行。钟立行给妹妹做急救,但是他怎么努力,爱行还是死了。钟立行痛苦万分,然而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爱行生前签署了一份器官捐献文件,三名医生要解剖爱行拿走她的器官。钟立行无法接受妹妹死亡的事实,拚命阻止却无能为力,站在解剖室外看着妹妹的器官被一样一样的被取出来,送走,他几近崩溃。随即助理来叫他,爱行的心脏已经紧急分配给露西,钟立行被妹妹的爱心感动,决定自己亲自来完成心脏移植手术。

手术成功,钟立行把脸贴在露西的胸前,倾听着心脏跳动的声音感到些许安慰。露西的女儿赶到,大闹医院,质问钟立行为什么不尊重病人的意愿实行紧急救助,她母亲不需要什么人的心脏来救命,并要控告他和医院。钟立行忍无可忍,愤怒地咆哮,告诉对方,那是他妹妹的心脏,随即脱掉工作服,扬长而去,他完全崩溃。

此时,钟立行的大学同学,到美国开会的仁华医院的副院长武明训开车五小时到医院来找他,武明训向院长打听钟立行,院长告诉他钟立行的妹妹刚刚去世……。武明训找到钟立行,准备带他回国。

中国.江东医科大学附属仁华医院。

医院里,几个年轻住院医丁海、罗雪樱、顾磊讨论下期轮转的安排,丁海把住院医轮转排班表给大家看,罗雪樱留在妇科,丁海去心外,顾磊被安排在急诊。

麻醉科主任江一丹刚进医院就接到武明训的电话,告诉她找到钟立行了,马上就要带他登机回国了,江一丹要武明训多安慰钟立行。

医院的挂号厅乱哄哄的,心外主任医师王冬突然停诊,医务处长兼妇产科主任严如意了解到王冬又是去外地看诊没有赶回来,很不满。

一位孕期三十九周的孕妇被推到手术室,半小时前自然破膜,羊水二度污染,怀疑是宫内感染,胎心不稳,江一丹担任麻醉师,严如意主刀,罗雪樱做助理,开始实施紧急剖腹产手术。

医药公司业务经理徐达恺来武明训家送礼,江一丹不在家,保姆林秀开门,徐达恺让她把东西交给江一丹。林秀看到送来的只是两箱牛奶很不以为然,留下东西就关上了门。

严如意和江一丹配合愉快,孕妇产下一男婴。孕妇被推出手术室后,严如意在走廊里告诉江一丹孩子是心脏主动脉反转,江一丹愣住了。

婴儿监护室里,严如意和罗雪樱观察新生儿的情况,党委书记老院长丁祖望也来了。丁祖望与严如意已经离婚多年,丁海是他们的儿子。丁祖望看了看婴儿的情况,同意先养护,等孩子体重增加了再手术。严如意问起银行的事情,丁祖望摇头,他还得找别的银行试试。陈光远虽是负责后勤的副院长,但主要精力都忙着走上层路线,给高干看病。严如意不满陈光远的世故,提起王冬又到外地做飞行手术,挖苦丁祖望说这就是你们的大红人,美国回来的博士后,心外未来的主任。严如意警告丁祖望儿子丁海就要到心外了,跟王冬能学什么,别最后弄的丁海跟徐达恺学,也离开医院。丁祖望答应处理。

江一丹回到家,看到保姆林秀把家里弄的一团糟,还私自留下了徐达恺送来的礼物,十分生气,斥责了林秀一顿,并让林秀把牛奶拿去扔掉,林秀很不服气。江一丹接到医院通知,因为暴雨要来,各科主任总值班。江一丹饭也没吃,拿起包出门了。林秀之后打开牛奶箱子却发现了一个装满钱的信封。

仁华医院的急诊大厅一片忙乱,护士长刘敏接到120的电话,车祸,至少五人受伤,伤员很快送到。

武明训和钟立行走下飞机,武明训无意中看到也刚刚走出机场的王冬,心生疑惑。

救护车开到,一位出租车司机头部严重损伤,腹部受创。一个孕妇昏迷,情况不详。孕妇的丈夫昏迷。另一辆救护车赶来凑热闹,抬下一个五十多岁的心脏病发作的低钾妇女姚淑云。何大康指挥顾磊给心脏病发作的妇女实施心脏复苏术,做低钾患者处理。自己赶到第一手术室,对出租司机同时进行脑部和心脏手术。

严如意和罗雪樱接收孕妇,忙乱中,电话响,说心外的医生一个也找不到,王冬关机,曲主任也不在,严如意决定让下个月就跟心外轮值的丁海先上。

刘敏在看护那位心脏病的低钾妇女。顾磊来巡视,要求给她抽血样测血钾,加大了输液量。刘敏接到何大康的电话,让顾磊赶快到手术室,手术室人手不够。一个出租司机送来一醉鬼倒在刘敏身上,还吐了刘敏一身。刘敏让护士小马给醉鬼输葡萄糖,自己去换件衣服。就在这个时候低钾患者突然出现不适,实习医生赶忙抢救,等刘敏赶到已经太晚了,病人死去。

病人家属发疯一样的对刘敏大打出手,整个观察室乱成一锅粥。

何大康及丁海等人给脑损伤和腹部受损的出租车司机做完手术,但是心脏却不能复跳。

武明训和钟立行乘车来到医院,刚到大门口,看到警车驶了进来。警察曹成刚第一个跳下来,武明训上前拉住他问什么事情。曹成刚回答接到报警,说急诊室有人闹事,死了人。说完就带着四个警察进了医院。武明训正要赶紧跟着进去,闪光灯一闪,武明训下意识的捂了下脸,回头寻找光源,看到记者叶惠林。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武明训禁止叶惠林继续拍照,叶惠林根本不听,武明训抢下叶惠林的相机,取出记忆卡,让叶惠林明天到他办公室去拿。

武明训正要进急诊室,被何大康拦住。何大康让武明训先去看那个脑损伤的出租司机。手术室里丁海和顾磊交替给出租司机做心脏按摩。钟立行看着手术室的门,犹豫了一下,武明训让护士给钟立行拿套洗手衣,让钟立行跟了进去。

急诊室外的过道上,挤满了被姚淑云家属赶出来的病人和医护人员,警察也被关在门外只有敲门的份。何大康撞开了门闯进急诊室,拉着刘敏往外跑,刘敏跑出来没几步就晕了过去。

钟立行站在手术室门外往里看,江一丹看到钟立行,两人点头微笑。武明训发现没有一个心外的医生到场,很气愤,对王冬不满。江一丹发现病人失血严重。武明训检查出是心脏主动脉爆裂,大出血。因为没有人手,武明训不顾一切,违规要求钟立行为病人手术。钟立行的手术让在场的人都看呆了。

钟立行三分钟缝合完毕,心脏奇迹般的恢复了跳动,所有人都为之感动。丁海和顾磊崇敬地望着钟立行。武明训交代所有人对外保密,王冬冲了进来。武明训责问王冬一天的去向,王冬撒谎,发现病人的手术已经顺利完成,王冬注意到正在脱手术衣的钟立行,狐疑地看着他。

姚淑云家属还占着急诊室闹腾,一对浑身精湿的中年夫妇背着儿子跑来求救,他们的儿子王欢尿毒症,已经昏过去了。

何大康告诉他们医院急诊室有情况,让他们转去别的医院,母亲孙丽娜苦苦哀求,儿子第一次换肾就是仁华医院的武明训主刀的。何大康急忙安排王欢住下,要求交费时,王欢的母亲面露难色,他们实在是出不起高额的住院费。何大康救人要紧,暂时让孙丽娜欠费,给王欢进行了急救救治。

武明训和钟立行在医院大厅碰到丁祖望,丁祖望问手术是谁做的,武明训说是丁海,丁祖望有些不信。丁祖望想去急诊室安慰一下死者家属,何大康认为家属太激动,让他先别去。

武明训出面与死者家属交涉,家属答应让出急诊室,把尸体运去尸检,医院必须有个明确的说法,不然他就豁出去找医生赔命。

王冬向顾磊和丁海打听刚才手术的情况,并询问钟立行的来历。丁海回答不知道,王冬更加起疑。

武明训到麻醉科接江一丹下班,江一丹要值班到早上,建议武明训带钟立行回家去住。两人才发现钟立行已经自己离开了。

钟立行自己找了家宾馆住下,站在窗前看着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夜景。

丁海和顾磊经过了三十六个小时的忙碌,正在去值班室的路上。顾磊打听钟立行,丁海介绍钟立行的简单背景,因为他小的时候见过钟立行。顾磊故意问丁海既然知道的这么清楚,为什么不告诉王冬。丁海瞧不上王冬,知道王冬是个小心眼的男人,他才不想惹麻烦呢。顾磊笑丁海心眼多。丁海嘻皮笑脸的说自己就这德行,只说不正经的,绝对不说正经的,打死也不说。

两个年轻人太累了,回到值班室倒头就昏睡过去。丁海突然接到武明训的电话,说今晚手术的事别往外说,就说手术是你做的。丁海怔了一下,挂上电话嘀咕了一声:'我什么时候会做这么大的手术了,这不是----抬举我吗?'蒙上被子睡了过去。

丁祖望的再婚妻子,也是仁华医院神内科医生的沈容月给丁祖望准备了简单的早餐,丁祖望太忙,只喝了牛奶就先自己去医院了。

睡在办公室的武明训刚刚醒来,就被孙丽娜堵在办公室,她来求武明训去看看自己的儿子王欢。武明训想起两年前给王欢做过肾移植手术。孙丽娜解释因为家里经济困难,王欢停止了服用排异药物所以两周前出现了排异反应。武明训忙换上白大褂去病房查看,并破例为家庭困难的王欢延缓昂贵的多功能透析仪费用。

武明训到医院透析室看王欢,了解病情。

被打后的刘敏虽然情绪很差,但是还是坚持及早开听证会,以便把事情尽快解决。

王冬对出租司机手术的情况存有很大的疑虑,而且对于钟立行的来路很敏感,不停地找机会询问医院的老医生们,却被武明训听到。武明训让他安于本职工作,不要总在意其他事情,王冬嘴上称是,心里不满。

武明训给王欢做了全面检查后告诉孙丽娜,想要救王欢,必须再次换肾。但是孙丽娜说自己家里已经一贫如洗了。

姚淑云的家属带着七八个男女闯入医院,再次想闹事,被何大康制止,并给严如意打了电话。接到电话的严如意和武明训匆匆赶来。

院长丁祖望出面,带着家属到会议室商议解决的办法。姚淑云的家属无礼地要求参加听证会,严如意恼火,这不合医院的规矩,坚决不同意。最后家属让步要求医院立刻召开听证会,他们就在医院等到有结果才会离开。

听证会上,何大康坚持医院没有责任,刘敏情绪低落,承认自己有错。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刘敏承认自己在病人输液时离开过去换衣服,虽然她的错误不是导致病人死亡的原因,但却是病人家属认定医院负有责任的主要理由。顾磊分担责任,严如意让大家先不要下结论,事情既然这样,那就拿操作规程来说话。丁祖望知道医院目前的生存压力很大,口碑是生存的底线,提醒武明训千万不要激化矛盾。

武明训把初步的听证会结果告诉了姚淑云的家属,医生护士的处置程序上没有明显失误,姚淑云的家属对结果并不满意,姚淑云的丈夫在会议室里委屈地嚎啕大哭。

江一丹找不到钟立行,钟立行却来到了医院找武明训。迎面撞到了和丁海拌嘴的罗雪樱,并帮着罗雪樱捡起文件。罗雪樱看着钟立行的背影觉得他很眼熟。

武明训在走廊里碰到了记者叶惠林。叶惠林想知道姚淑云死亡事件的全过程,因为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武明训拒绝回答。叶惠林纠缠不休,武明训一时无法摆脱,一抬头看到不远处钟立行正微笑的看着他。

罗雪樱兴冲冲地跑回办公室上网查找,证实钟立行就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最有名的心脏外科医生。严如意听到罗雪樱的兴奋于是问起原因,才知道钟立行就在医院,跑去寻找。罗雪樱则跑去找顾磊及年轻的医生们,把这一激动人心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几个年轻人都怀着激动的心情要去瞅瞅这位'大人物'的模样。

钟立行是来给武明训送江一丹要的手术硅胶的,并且要跟武明训道别。武明训挽留,严如意看到钟立行很兴奋,拉着钟立行去见丁祖望,张罗大家一起和钟立行吃顿饭。丁祖望太忙,钟立行本人也谢绝了。严如意失望,但是让她更吃惊的是,她在走廊听到武明训挽留钟立行,想让钟立行到仁华医院担任心外主任,钟立行拒绝了,理由竟然是他不再喜欢当医生了。严如意一惊。罗雪樱等年轻医生走来,提出希望钟立行能给他们讲座的愿望,但是被武明训挡了回来,大家很失望。

陈光远让王冬晚上陪自己一起去给银行金行长的母亲做心脏检查。王冬趁机打听钟立行,怀疑那个手术是钟立行做的,突然出来的钟立行让他不安,难道武明训想让钟立行当心外主任。陈光远让王冬放心,他会盯着个事情的。

武明训把想请钟立行回来当心外主任的想法告诉了丁祖望,丁祖望虽然觉得会引起隐藏的矛盾,惹出些麻烦,但是还是尊重武明训的意思,只是嘱咐武明训一定要把各方关系处理好,尤其是陈光远,因为王冬是陈光远栽培的人。

钟立行在路上碰到一对乡下来仁华医院看病的父女,年轻女孩贺志梅心脏有毛病。钟立行看着女孩青乌的脸,忍不住帮他们联系了丁祖望。丁祖望急忙派车接了女孩进医院检查。

正要去金行长家看诊的陈光远和王冬被丁祖望叫回来给女孩会诊。两个人虽然不太乐意,但以为是丁祖望的关系户,也只好笑脸应酬,回来帮女孩检查。钟立行和王冬发现女孩的心脏长满了整个胸腔。

丁祖望让女孩先住院观察几天,由王冬负责治疗。丁祖望对钟立行的医者仁心很欣赏。王冬得知女孩只是马路上'捡来的',而非特殊的关系户很不屑。而且知道是钟立行带来的就更加不满。

武明训再次请求钟立行考虑回到仁华医院来工作,钟立行还是拒绝了。武明训有些恼火。

严如意把武明训想请钟立行当心外主任的事告诉了江一丹,并说不管是从感情,还是从他的技术实力上,都希望钟立行能回到仁华医院帮武明训一把,等明年丁院长退休时武明训能接这个院长班。

姚淑云的尸检报告出来了,超低钾,按这个指标,就算处置是正确的,就算操作程序上没出问题人也是救不过来的。可严如意知道,处置错误和程序错误是一样的。程序不对,病人家属就不会接受事实。所以姚淑云事件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

刘敏的丈夫卫思云来医院看刘敏,态度冷淡。他早就反对刘敏再干护士这一行了.刘敏当了护士长后家里基本上看不到刘敏的身影。现在刘敏又惹了麻烦,他冷淡的态度刘敏察觉到,担忧又伤心。

江一丹回家,林秀连饭也没做,江一丹忍着不快。她看到林秀并没有把徐达恺拿来的牛奶扔掉,更是生气,勒令林秀立刻拿去扔了。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林秀扔掉牛奶,却把那个装满钱的信封偷偷收了起来。

江一丹问起武明训想让钟立行回来的事情。江一丹认为可能性不大,而且王冬也不是个好惹的人物。武明训坚持一试。

丁祖望和沈容月在吃饭,沈容月告诉丁祖望严如意打电话找他,沈容月的语气有点酸。严如意又打来电话,沈容月接的。前夫人和现夫人在电话里就对呕了起来,两个打翻了醋坛子的女人谁也不让谁。丁祖望从书房接过电话,严如意询问丁祖望对武明训请钟立行回来的看法。丁祖望表示没意见。

丁海路过新生儿监护病房的时,看到罗雪樱在里面对着那个新生病儿私语时不由得动情,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一个出色的外科医生让罗雪樱看。

出租司机醒来了。

王冬来找武明训,质问武明训违背承诺,要换钟立行接任心外主任的事情。武明训索性直接摊牌,说出对王冬的不满。王冬对自己严重脱岗的事无言以对,但他并不接受批评,反而放话说如果不让他当心外主任他就离开。武明训不吃他这一套,王冬又气又急。

院务会上,各科主任对请钟立行回来担任心外主任表示支持。但是陈光远却拿出钟立行在仁华医院做住院医生时严重违规的事为理由,强烈反对。同时陈光远还抖出钟立行在没有医院医师资格的情况下就给医院的病人做手术,不但钟立行有问题,就连同意他做手术的人也有问题,矛头直指武明训。

武明训和严如意商量对策,武明训说钟立行当年在医院当过住院医,所以不是没有医师资格。武明训让严如意帮忙查一下钟立行当年没有死者家属同意,把死者眼角膜移植给其他病人的官司的具体情况。

江一丹对于陈光远在会议上的话很恼火,回家后发现林秀做家务是屡教不改,而且还嘴硬不肯承认错误,于是对林秀又是一顿训,武明训劝解,江一丹让武明训一定请钟立行回来,陈光远欺人太甚,连她都看不下去了。

罗雪樱告诉严如意全院的年轻大夫都希望钟立行能来仁华医院,他们需要偶像,更需要榜样。严如意让罗雪樱和丁海帮忙找钟立行当年的有关档案,忙了一晚上,终于找到了。

院务会上,严如意把钟立行的医师资格和当年官司的卷宗拿给大家看,陈光远无话可说,会议一致通过,聘请钟立行到仁华医院担任心外主任。

钟立行正在收拾行李,资金积累参加一个国际组织巡回医疗。武明训赶到,再次诚恳邀请钟立行到仁华医院担任心外主任,钟立行被武明训的诚恳和坚持打动,同意留下。

钟立行走马上任,王冬彻底没了机会。

顾磊在医院大厅碰上钟立行'捡来'的病人贺志梅的父亲。老实巴交的老人不好意思的询问贺志梅什么时候能看病,虽然知道大夫忙,但是他还是为女儿的病担心。从到医院都过去好多天了,总没有医生过问,一直住在医院的急诊观察室,让他搞不清状况,很着急。顾磊听了很吃惊,因为急诊室已经多次催促王冬来接管病人贺志梅的。顾磊内心对王冬产生了强烈的不满,但又不能说什么,只好安慰老人,正赶上武明训上班经过,问清了情况,武明训也很生气,向老人道歉,并保证会马上处理。

贺志梅的父亲走开后,武明训跟顾磊谈话,让顾磊去心外轮值,跟着钟立行。本来因为讨厌王冬为人,而不愿意去心外轮值的顾磊也欣然去了心外担任住院医师,和丁海同时在心外轮值,两个人十分高兴。

钟立行一出现在医院的走廊里,立刻成了年轻医生和小护士们的焦点。罗雪樱看到武明训、江一丹和钟立行站在一起高兴的样子,而且江一丹露出少见的笑容。罗雪樱开玩笑的跟丁海说江一丹跟钟立行更般配。丁海不让她乱说,小心说成真的,之后又跟罗雪樱套近乎。王冬也看到了钟立行带来的气象,脸色更加阴沉。

武明训带着钟立行看了办公室,钟立行对待遇很满意。武明训告诉钟立行自己的目标是建立新的机制,钟立行的任务就是帮自己培养一批全科的人才。

王冬正准备去手术室,顾磊来心外报到,王冬没好气。

顾磊告诉王冬,何大康请他去急诊观察室接管贺志梅。贺志梅被王冬安排在那里两星期没人管了,王冬没好气,说丁院长给新生患儿的手术要开始了,等手术结束后他会处理。周小白招呼大家开始查房,顾磊兴奋跑去。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丁祖望在手术室做准备工作,江一丹给孩子麻醉,王冬来了,手术开始了。

顾磊,周小白,王小鱼来钟立行办公室报道,丁海已经去准备查房了。钟立行换了工作服马上投入工作。

钟立行带领大家一起查房。钟立行说话看诊都十分麻利,丁海明显有些跟不上。罗雪樱也跟着很多护士医生在门外看热闹,看到满头大汗的丁海,罗雪樱忍不住取笑他。

姚淑云家属的律师刘晓光来到严如意的办公室,提出家属的一百万赔偿要求。严如意义正辞严的拒绝了。刘律师要求见院长或副院长,也被严如意软钉子给碰了回来。刘律师只好自己去找。

钟立行查房结束开会,提出了很多意见,要求医生们要从内心替病人着想,要真正的关心病人的需求,要让病人有真正良好的康复环境,要从细节做起,这些具体琐碎的要求出乎所有医生的意料之外,年轻的医生们不理解,但是武明训很佩服。武明训交代丁海帮着钟立行准备公寓,丁海抱怨自己成了保姆。

严如意找到武明训告诉他姚淑云的律师来了,让武明训先回避一下,这样才有时间和精力忙正事。缠人的官司就让她这个老皮老脸的人来应付好了。武明训感激。

武明训在走廊里碰到了自己的中学同学刘晓光。两人相见很高兴,还说找时间聚聚。但当两人知道了彼此的真正身份后,两人立刻变得陌生了,刘晓光就是姚淑云的代表律师。刘晓光要求和武明训谈谈,武明训拒绝。江一丹打来电话,说丁祖望正在给患有主动脉反转的新生婴儿手术,但是出现了状况,王冬又胜任不了。让武明训赶快来看看,武明训挂了电话,冲向手术室。

武明训赶到手术室,看到丁祖望脸色煞白,手不停的颤抖,婴儿暂时勉强靠着体外循环维持。王冬在一边也帮不上忙,严如意想找儿童医院的梅主任来帮忙,但是梅主任不在。武明训提出让钟立行来,严如意担心钟立行刚来不了解患儿,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会毁他名声的,而且担心丁祖望会有其他想法。丁祖望听到,马上决定让钟立行来完成这个手术。

钟立行正在给指导年轻医生,接到电话,急忙赶到手术室,立即动手手术,钟立行的技术娴熟令人钦佩。缝合的时候,因为武明训忘记把手术硅胶交给江一丹,钟立行不得不认真的做了特殊而高难度的紧急处理。在场所有的人都十分佩服,王冬汗颜。手术终于完成,丁祖望悄然离去。一代名医力不从心的感觉让人动容。

顾磊等年轻医生知道钟立行去了手术室,也忙赶来,看到丁祖望颓然走出手术室,顾磊忙安慰患儿父母,并警告其他年轻医生谁也不准议论丁祖望手术的事情。

王冬对武明训表示自己也很佩服钟立行,所以收回要离开的话,会好好的配合钟立行工作。

武明训为硅胶的事情向钟立行道歉。两个人去看因为有些失态而黯然离开的丁院长。两个人找到婴儿监护室,看到老院长握着孩子的手感慨着,原来去年同样的一个婴儿,手术后因为纱布处理不干净,伤口粘连而死亡,让丁祖望遗憾至今。二人决定不去打扰丁祖望,悄悄离开了婴儿监护室。

王冬把患者贺志梅接到心外病房,顾磊告诉何大康他被调到心外做住院医了。何大康虽然舍不得,但是知道顾磊一直想当心外医生,也只好表示支持。

武明训回到办公室看到报纸称'仁华医院处置不当致人死命'的报道很是生气。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武明训回到办公室看到报纸称'仁华医院处置不当致人死命'的报道很是生气,换了衣服赶到报社。

陈光远正在给肾病患者王欢联系肾源,徐达恺进来,名义是看望以前的老师,其实是来给陈光远送礼。陈光远虽然没有收礼物,但是还是提示徐达恺去找江一丹,因为徐达恺代理的药品是麻醉类的,江一丹有权利。

罗雪樱吃饭,接到徐达恺的电话,罗雪樱撒谎自己不在医院,不想见徐达恺。刚说完丁海赖皮赖脸的坐到她身边,贫嘴贫舌的,罗雪樱哭笑不得。徐达恺也到了食堂,看到了罗雪樱和丁海笑闹,有些吃味,但还是厚着脸皮也坐了过来。钟立行来,罗雪樱爱慕的看着钟立行。丁海和徐达恺一起泛酸。钟立行买了餐就走,丁海追上去跟钟立行约定帮他整理公寓的事情。徐达恺趁机跟罗雪樱表白,但是被罗雪樱拒绝。

徐达恺来找江一丹,要求江一丹批准自己代理的麻醉仪器进医院。江一丹不搭理他,让他找别人去。徐达恺态度突然强硬起来,而且话里有话,好像江一丹收了他的贿赂一样。江一丹想起两箱牛奶,恼火起来,把牛奶钱扔给徐达恺让他滚蛋。徐达恺认为江一丹在装傻,又挑了个没人的时候接近江一丹提醒她两箱牛奶里还有一万块钱,江一丹一听傻了,忙着赶回家。

武明训在报社和工作人员争吵起来,叶惠林回来跟武明训理论,两个人各执一理,武明训气愤离开。叶惠林告诉武明训,抢救出租车司机的报道明天会见报,武明训说他不稀罕。

江一丹回家却发现林秀正在喷自己的香水,很生气,问林秀牛奶的去向,林秀只说扔了。江一丹打电话让武明训回家,两人商量后只能自己拿钱出来还徐达恺。江一丹虽然怀疑林秀,武明训认为没有证据,还是别怀疑的好。

江一丹把徐达恺叫到医院,把钱扔还给他。徐达恺很没面子,说了难听的话,他就不相信武明训没收过别人一分钱。江一丹也不客气,她严厉的告诉徐达恺,武明训就是没收过别人一分钱,而且医生不是出来混的,徐达恺想混到别处去混,少在她面前混。两个人的争吵引来很多人围观。钟立行把江一丹劝走,安慰江一丹。

江一丹回到家里,林秀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并把多日里积攒的对江一丹的不满一股脑的倒了出来,林秀觉得在江一丹眼里她是个没有尊严的下人。林秀撒谎自己绝对没拿过牛奶箱子里的钱。江一丹听了反而有些内疚,跟林秀道歉,说自己并不是瞧不起她,是希望她讲卫生,可能是表达方式不对,伤了林秀。林秀并不接受,她表示自己还瞧不起他们呢,整天累的不着家,天天吃速冻食品。林秀坚持要走,江一丹只好给了林秀工资,让她离开了。

林秀带着'捡'来的钱离开江一丹家,正美滋滋地在街上逛着。徐达恺跟了上来,并点破了林秀的行径。两个人一番抢夺,徐达恺抢走了那一万块钱。

林秀不甘心,跟着徐达恺到了徐达恺的住处,林秀使尽各种手段,威胁要到江一丹家说明情况。但是徐达恺不吃她那套。林秀开始耍赖,赖着不肯走,见徐达恺还是不理她,林秀又可怜巴巴的恳求徐达恺给他一条生路,自己工作也辞了,又被徐达恺'抢'了钱,没法活了。林秀与徐达恺争执过程中头脑聪明,思路敏捷,让徐达恺刮目相看,当林秀说到自己是学过医护的时候,徐达恺发现林秀可以利用。他给了林秀两千块钱,并雇佣林秀当自己的业务员,主攻仁华医院的业务。并让林秀住在自己家里,免住宿费,只负责做饭和打扫卫生。

钟立行搬进医院的公寓,罗雪樱看到打了招呼,告诉钟立行她和丁海分别住在他的楼上。

清晨,武明训接到孙礼华的电话,知道王欢的肾源有了着落,是陈光远联系的,武明训很感激。

武明训看到陈光远,谢谢他帮王欢找的肾源。陈光远提出请钟立行给金行长母亲做心脏搭桥手术。武明训让陈光远自己去说,陈光远怕钟立行因为以前自己反对他来医院的事记恨自己。武明训告诉陈光远不会,钟立行不是小心眼的人,而且自己也会跟钟立行打招呼。陈光远放心。

网络微评
YKYX0769789
我一直都不喜欢在网上看电视,但是这部电视剧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希波克拉底誓言,诠释了一个做医生的职责,同时也反映了一名医生应具备的责任与使命。
允芸儿熙
很少在看完一部电视剧后会有想留言的冲动,不得不说这不是一部非常棒的电视剧!很期待还会有类似的作品上映!
yanzili917
看了这部电视剧,深深地震撼着,也说出了自己工作这么多年的委屈,我也跟刘护士长一样的感叹:护士这个职业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那么高尚了?没有了这种高尚感,剩下 的就是受罪。。。我也不会再让我的子女学医了!!
hihy11
《blowin in the wind》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seas must a white dove sail Before she sleeps in the sand? Yes, 'n'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 balls fly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 in the wind,
liujie385886142
无疑,这部电视剧做的很成功,至少让我们会产生共鸣,对于我们这些医学生来说,钟主任说的那些话,真的很让人感动。

尤勇 谢君豪  
导演:傅东育
编剧:徐 萌
出品人:薛继军 唐莉莎
出品公司: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重庆市委宣传部、卫生部及重庆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