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仁心剧情介绍

19-24集
医者仁心剧情介绍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9集

钟立行让丁海跟苏教授联络,再做工作,因为苏教授的病不能再耽误了。刘敏听了想起了照片的事情,并报告给了钟立行。丁海决定抽时间去找找苏越。

几个年轻大夫做完了有关搭桥手术的展板,各个累的直不起腰来。钟立行看着心疼,于是自己出钱,让他们出去找饭馆好好的吃一顿。钟立行走开,几个年轻大夫高兴又感动的不得了,带着钱,兴冲冲地走了。

几个人在餐饮一条街上左看右看选饭馆,突然从一家燕鲍翅酒楼里冲出一个中年男子,哭着求救。原来他的父亲在饭店里晕了过去。几个年轻医生立刻投入了抢救,并拨打了120。

救护车开到仁华医院。老者被送进急诊室。老者的儿子钱宽开着大奔赶来。哭着喊着见穿白大褂的就恳求一定要救活他的父亲。说自己小时候家里穷,十一岁才有鞋穿,现在有钱了,还没好好孝敬过父亲呢,求医生一定要救自己的父亲。

老者的情况终于暂时稳定了下来。钱宽什么都不懂,不停的跟医生们打岔说要用最好的药,他有钱,不怕花钱。医生们好容易才把老者送到CCU病房,打发钱宽去办手续。钱宽办了手续后便闯进了CCU病房,小医生告诉他不能随便进来,钱宽发飙,称自己有钱,不高兴了把病房包下来。

钟立行来到钱宽父亲的病房巡查,丁海报告钱国富的情况。钟立行是钱宽父亲的主治医生,丁海是总住院医生。钱宽别的不懂,只听说又是总的又是专家很高兴。钟立行把他父亲钱国富的病情如实相告。钱国富的病情很复杂,心脏病发因素很多,别的器官也出现异常,而且老人现在的身体状况手术又有危险。钱宽听了跪在地上求钟立行等人一定要救自己的父亲。钟立行等人忙把他扶起来,钱宽表示一切听医生的,只要还有1%的机会就要想一切办法救,他不怕花钱,他有的是钱。

CCU的警报响起。钟立行和丁海忙赶到钱国富的病房,钱国富心脏停跳。钟立行指挥护士们好容易抢救过来。钱宽着急,质问丁海为什么还不给父亲做手术。丁海解释现在老人发烧,手术更危险。钱宽听不进去,说自己都不怕,让你们做就做,医生们到底怕什么,难道怕他钱宽给不起钱。

钱宽整天缠着丁海问东问西,嘱咐丁海一定用最好的药,他不怕花钱,搞得丁海一个头两个大,怎么也摆脱不掉他。之后钱宽又唱他小时候没鞋穿的事情,丁海打趣钱宽现在的鞋不错,钱宽得意,要送丁海一双,丁海忙着谢绝。

罗雪樱为一位想做人流的年轻女人检查,发现她的子宫壁已经很薄了,不能再做人流,否则以后很难在怀孕。女人为难,每次怀孕男友都不承认是他的,她已经做过六次人流了。罗雪樱惊讶,让女人打电话叫她的男友来,要好好教育他。男友气势汹汹来了,罗雪樱一通教育,最后以一个医生的角度请求他,善待他的女友,尊重别人的生命。后来二人来感谢罗雪樱,男友保证要好好待自己的女友。

罗雪樱在餐厅吃饭碰到丁海,告诉他自己特高兴,因为那个男友答应尽快跟她的女友结婚,丁海嘲笑她不就是当了一回红娘,罗雪樱不在意丁海贬低自己,却为能帮助别人而高兴。

丁海回到办公室,发现钱宽给自己拿了双新鞋放在他的办公桌下,丁海无奈来到CCU,正碰上钱宽跟刘敏放刁,不愿意离开CCU病房,丁海把钱宽叫出来。

丁海告诉他明天会手术,钱宽高兴,丁海把鞋还给钱宽。最后告诫钱宽要克制自己的情绪,钱宽痛快的答应。

钱国富就要进手术室了,钱宽准备了红包,但是钟立行和江一丹都不收。钟立行让钱宽放心,他们会尽最大努力的。

同时,王冬在外院的手术室里也准备给苏教授进行不停跳心脏搭桥的手术,苏教授对王冬表示感谢,之后被推进了手术室。

钟立行的手术很顺利,快结束的时候丁海突然有些心绪不宁,被钟立行批评。

外院的手术室里,王冬打开了苏教授的胸腔。

刘敏来到苏越的大学,通过同学找到了苏越。刘敏把苏教授的病情告诉苏越,苏越吓了一跳,忙给苏教授打电话,但是电话不通。

这时钱国富的手术顺利完成,丁海和钟立行已经出了手术室。

刘敏给丁海打电话,告诉丁海联系不上苏教授。丁海让刘敏先把苏越带到医院,大家见面谈谈。刘敏带苏越一起前往仁华医院。

王冬手术不顺,面对苏教授打开胸腔开始手忙脚乱。外院的助理医生看着有些发毛,建议王冬停止手术,但是王冬不肯。时间一分一分过去,苏教授的手术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外院的麻醉师担心苏教授支持不住,便找来院长,建议由院长出面停止手术,并请钟立行来。两个人正说着,苏教授心脏停跳,室颤。院长组织抢救,同时通知仁华医院请钟立行来。

钟立行带着丁海等人急忙冲出医院。正碰上了赶来的刘敏和苏越,大家急忙一起上了汽车。

苏教授死在手术台上。丁海等人赶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丁海看着苏教授的尸体,气愤填膺,对王冬出手。苏越见到父亲的尸体痛哭失声。刘敏和丁海安慰并陪着苏越,开解苏越。苏越询问手术情况,这样的手术怎么会死人。丁海和刘敏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钟立行处理了和外院的事务后带着王冬回到仁华医院。钟立行和武明训质问王冬,但是王冬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只是一次意外。钟立行和武明训气愤又无奈,只能让王冬先走,以后再谈。钟立行对于自己的失于管理很是内疚。

苏越对自己没能常跟父亲见面,连他生病都不知道很是自责,刘敏安慰苏越,但是自己却很痛苦,偷偷的掉泪。严如意看到刘敏为苏教授落泪,便询问,CCU的刘主任告诉严如意,刘敏本来就喜欢文化人,跟苏教授又很说的来,有感情也不奇怪。

严如意让丁海多陪着苏越,但是切记不要多说。

丁海陪着苏越,苏越一直自责。丁海看着心里难受。苏越在医院的院子里碰上了孙丽娜。孙丽娜在医院多时,对孙教授的情况很了解。她告诉苏越其实王冬根本是不够资格做那个手术的,那个手术只有钟立行能做。苏越问刘敏,刘敏为难不肯再多说,苏越要刘敏带他去见王冬。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20集

刘敏带苏越到王冬办公室,苏越让王冬摸着良心回答他,到底有没有资格做不停跳心脏搭桥手术,王冬称自己能做,苏越很失望。

王冬自知难逃罪责,找陈光远帮忙,苦苦哀求陈光远保自己。陈光远拒绝,但是提示王冬,如果王冬被追究责任,难么钟立行的新手术就会被质疑,医院就会有麻烦。王冬听懂了陈光远的暗示,知道只要把自己和医院栓在一起就可以过关了。

王冬来找武明训,表面上痛悔自己的过错,但实际上说的话都是拿医院和新手术的发展来要挟武明训。武明训听的明白,很是生气,当面揭穿王冬的意思,并痛斥王冬。王冬见要挟不成,便痛哭起来,假意虔诚悔过。武明训心软,让王冬先停止工作,等等看,武明训要跟丁院长等人商量一下。

苏越对刘敏和丁海提出要见见严如意和王冬。苏越告诉严如意等人,他很清楚王冬是没有资格做那个手术的,如果你们谁告诉我真相,我想我可以原谅王冬,原谅医生,原谅医院,但是对于医院的隐瞒和不说实话他很失望。王冬根本就是个凶手,而医院和你们就是纵容凶手的人。严如意等人听了这话很震惊,都无言以对。

丁海对于苏越在严如意面前说的话很受触动。丁海告诉苏越,不论他怎么做,即使要告上法庭,自己也会支持他,他会给苏越当证人。

丁祖望和严如意,武明训等人商量对王冬的处理,严如意说这是一起严重的恶性责任事故,应当严肃处理,但建议先看看家属态度再定,原因是如果王冬被处置,那么医院可能就毁了。丁祖望对严如意的处理建议很失望,但是又能理解严如意的想法。

苏越在丁海的陪同下去了苏教授工作的地方。共同回忆苏教授的点点滴滴,感慨苏教授的不幸。

严如意来找钟立行,告诉钟立行不要过分追究王冬的事情,对外还要维护王冬,这样才能够保证医院的名誉和新手术开展的顺利。钟立行虽然答应,但是心里很不舒服。

丁祖望叫来严如意,让严如意找时间带苏越来见自己,他要亲自出面,希望能说服苏越放弃追究的权利。这样有失原则的事情就让他这个没有用的人来做好了,严如意掉下了眼泪。

苏越给丁海留了一封信而不告而别,信的内容就是希望医院能处理王冬,不要让他再去害别人,而他准备放弃起诉。

严如意和武明训看了信心情复杂。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21集

丁海和罗雪樱讨论苏越的事情,都为苏越不服。丁海说如果不处理王冬他都不答应。

武明训告诉严如意决定让王冬自己走人。医院的人听到让王冬自动离职的消息对武明训的处理都很不满意。

一家医院人事处的同志来仁华医院,希望了解王冬的业务和口碑,他们打算聘请王冬去他们的医院担任心脏中心的主任,而且王冬还跟他们说自己可以做不停跳心脏搭桥的手术。钟立行很震惊,决定把实情告诉两位同志。得到消息的年轻医生们也按奈不住,顾磊冲进来,把王冬的恶行都说了出来。钟立行支持顾磊的说法。两位同志匆匆告辞。

武明训看到年轻医院们的表情,知道说什么也晚了。把情况告诉了严如意,两人感慨年轻人的正义感。严如意为医院的未来担心,现在的情况,只要新手术顺利,她同意留下王冬,并狠狠地处罚他。

预定钟立行新手术的患者纷纷打来电话要求取消预约。严如意询问一位患者为什么要取消,患者的回答是听说这个技术并不成熟。

武明训找钟立行谈话,钟立行解释这只是误会,他可以跟这些患者解释。武明训发火道,你能跟几个患者解释?能跟几百个患者都一一解释嘛。武明训责怪钟立行没有管好自己的年轻医生们,才把事情弄成现在这样,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并提出要处分顾磊,钟立行不同意,如果要处分就处分他好了。两人大吵。

钟立行让顾磊安排退约的患者来医院开个座谈会,还要请已经顺利接受过这个手术的康复病人一起来。顾磊把会场安排好,柴护士推着丁祖望出现,顾磊吃惊,丁祖望都听说了,要亲自参加这次座谈会。病患在家属的陪同下都到了。王冬看到会场里的情形很不安。丁海拿着刚整理好的王欢的病案回来,顾磊叫他赶紧,座谈会开始了,丁海放下病案就走了。王冬心烦地走来走去,看到丁海桌子上病案中王欢的病例。

各科室主任都赶来了,严如意和武明训也赶来,座谈会开的很顺利。患者们从拾对新心脏搭桥手术的信心。

王冬打电话给原想聘请他的医院,询问去心脏中心任主任的事情。对方指出王冬根本不够格做不停跳心脏搭桥这样的手术,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王冬知道被告发,冲进会议室问武明训是不是想逼死自己,害自己丢了心脏中心主任的职位。钟立行请王冬不要在患者面前咆哮,安排患者离开。王冬索性闹起来,指责武明训拉帮结派,结党营私,让钟立行和自己老婆私下给丁祖望做了肺癌手术,之后还隐瞒老院长的病情,制造权利真空,独揽大权。丁祖望出面说明一切都是他的意思,就是怕给已经是岌岌可危的医院雪上加霜。所有的人都用埋怨的眼光注视这王冬。丁祖望要跟王冬谈谈,颜面丢尽的王冬拒绝,气呼呼地离开会场,回到心外办公室,钟立行看到王冬收拾东西要离开医院,钟立行想挽留,王冬根本不领情,并说迟早有一天钟立行也会遇到同样下场,他不过是武明训手上的一把刀。王冬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看到丁海桌子上的病案,把里面的王欢的化验单抽走了。

钟立行知道王冬走是武明训的意思,很伤心,担心王冬到别的地方会继续伤害其他人,江一丹要去武明训理论,钟立行劝住了她。他对武明训探测捻,第一次萌生了去意。

王冬抱着自己的箱子走到大厅,看到孙丽娜夫妇还睡在那里,犹豫了一下,写了张字条塞孙丽娜。孙丽娜醒来,发现了字条,上面写着:'打官司,告武明训。'孙丽娜拿着字条痛哭起来。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22集

丁海指责严如意在王冬事件上没原则性,并利用自己与苏越的感情。严如意震惊地看着丁海,一句也说不出来。

丁海和刘敏都为苏教授的死抱不平,刘敏说喜欢苏教授,丁海说想苏教授,但是觉得没有给苏教授一个公道,不配想他。

陈光远发现在王冬的事情上钟立行和武明训发生了不小的分歧,觉得是个可以离间他们的机会,想要趁机拉拢钟立行。陈光远要顾磊告诉心外所有的人,晚上徐达恺公司请心外所有的医生吃饭。钟立行看透了陈光远的目的所在,告诫顾磊,跟同志朋友可以有分歧,但是不能就此放纵。钟立行觉得孩子们很辛苦,决定晚上带着心外的年轻大夫医院宿舍聚餐,他来下厨,给孩子们做西餐。

武明训下班看到心外的两个实习医生急急忙忙的,打听才知道原来是钟立行办聚会。武明训高兴也过去凑热闹。并打电话叫江一丹和严如意也过来。

江一丹赶来,严如意来了。有些尴尬,也很热闹。钟立行和武明训表面和解了。

刘律师来找严如意,代表王欢父母来跟医院进行交涉要告武明训,严如意完全情绪失控,他让刘律师想告就告,医院奉陪到底,让刘律师马上滚出自己的办公室。并告诉刘律师王欢父母还欠医院三十多万医疗费。武明训过来,严如意悲愤地告诉武明训:王欢的父母要告你!

武明训安慰严如意,自己其实也很难过失落,回到办公室看着起诉书发呆。钟立行来找他,希望能提供帮助,建议跟王欢的父母好好沟通一下。武明训苦笑着否认了钟立行的看法,认为已经上了法庭,再去沟通传出去会对医院不利。钟立行不同意武明训的观点,并指出不当医疗就是搅浑医生区别的祸水,而武明训现在已经掉入这个水坑。武明训听了心里很不舒服。

一大早,武明训打发了一个无病呻吟的患者。一出病房就看到让他头疼的记者叶惠林。叶惠林得意的说不是来采访他,是刘律师请他来的。

武明训心里不痛快,把刘律师和叶惠林带到病案档案室。叶惠林得寸进尺,询问武明训的心情。武明训忍无可忍,说自己要不是院长,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照着叶惠林脸上打一拳。之后又数落刘律师好坏不分,永远是个二流律师,说完夺门而出。刘律师追出去为自己辩驳,并指责武明训对孙丽娜太冷漠才会让她站出来给自己讨个公道。武明训气的发抖,说医生只是凡人,你们看见一个人死就如此伤心。医生们每天要面对多少死亡,伤心的同时还要坚强的打开另一个人的胸腔,为了能挽救另一个人的生命,医生们只能麻木自己的感情,忘记痛苦,就因为这样就被指责为冷漠,谁替医生想过。刘律师震动。

武明训进到手术室,情绪还是有些紧张,整个手术室的气氛都很紧张。江一丹看出来,故意说了些轻松的话调节气氛,武明训感激江一丹,同时情绪放松下来,全心投入手术。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23集

钟立行找院方律师要看王欢的治疗资料,看能不能帮上忙。

武明训和江一丹下班回家,江一丹本想安慰武明训,让他别太在意,当好医生就行了。武明训说只有自己当了院长才能够把医院治理好,江一丹的说法却跟钟立行的一样,认为王冬被定成不当医疗,而武明训也被定成不当医疗,但两者是有本质区别,不当医疗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结果是坏人逃脱,好人受过,武明训就是代人受过,武明训听着心烦,大为光火。江一丹用陌生的目光看着武明训,武明训感觉很孤独。

钟立行和严如意研究王欢的病案,钟立行发现捐助者的体检报告,是手术前三个月的,而在移植前,没有报告,这对武明训是很不利的。严如意急忙去找做检验的小祁。小祁说自己做过检查,发了疯的找检验报告,但是找不到,小祁急得直哭,但是发誓自己绝对做了。武明训听到消息也傻了,刘律师来,说他们发现复印件里没有术前快速检验单,让武明训解释。武明训说需要几天时间,自己会找到不见了的检验单,他不会找任何借口的。刘律师同意。

医院里议论纷纷,都认为这回武明训是有大麻烦了,而且正值卫生局来人考察新院长人选,好多科主任都提的武明训,也有人猜测是不是谁在背后使得坏,诺大个医院说什么的都有。江一丹都感到了压力。

钟立行和丁海研究钱国富新出了各项检查报告,看着CT照片。医生们都摇头。钟立行和丁海把情况告诉钱宽,他父亲是非常复杂的多脏器功能衰竭,还有各种并发症,治愈是不可能的了。钱宽情绪激动,恳求钟立行和丁海再想想办法。刘律师又来找武明训,说孙丽娜不想再等武明训找化验单了,并且告诉武明训孙丽娜提出不相信医院鉴定,要求司法鉴定。

卫生局的宋处长来找丁祖望,告诉丁祖望局里的决定,暂时不给仁华医院指定代理院长,还由丁祖望继续坚持一下。

柴护士碰到武明训,把卫生局来人考察他的事情说了,并安慰武明训,武明训勉强显得有信心。

卫生局宋处长提到丁祖望推荐的下任院长武明训最近有很多投诉,有人举报武明训卷进了一起医疗官司,还有工作作风有问题,他们要调查一下,这些都可能影响到武明训的任命。

一周过去,丁海和钟立行看钱国富并没有起色,要放弃治疗,钱宽完全不能接受,在病房里又哭又闹,丁海和钟立行没办法,医生们决定继续治疗,采用维持疗法。钱宽高兴,抱着丁海不放,丁海哭笑不得。

刘敏查房回来,一位胖男人探头探脑的拿着礼物进来,自我介绍叫吴德仁,以前刘敏在急诊室的时候他们就见过的。刘敏想起来,此人是个血贩子,刘敏立刻冷下脸来,拒绝收吴德仁的礼物,并下了逐客令,吴德仁悻悻的走了。

钱宽缠着丁海,希望丁海能给自己父亲换些更好的药试试。丁海保证医院给他父亲用的是最好的药了,钱宽半信半疑。丁海只好敷衍钱宽,答应如果觉得有需要的时候会让钱宽买更贵的药。钱宽这才离开,丁海长出一口气。

刘敏回家,意外发现曹成刚正和琪琪在一起,曹成刚要请她们吃饭,刘敏谢绝了。回到家里才知道原来在她忙的时候多是曹成刚接送琪琪。刘敏内心感谢,但让琪琪以后不要了。琪琪答应,并高兴地拿出了舞蹈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交给刘敏。刘敏看了又高兴又为难。

曹成刚买了冰激凌想给刘敏送来。刘敏给前夫卫思云打电话,想商量琪琪学费的事情,但是电话里卫思云态度冷淡,告诉刘敏以后他会把琪琪的抚养费汇到刘敏的帐户上,让刘敏以后尽量不要给他打电话。刘敏很伤自尊。

钱宽发邪火打了小护士,刘敏赶来劝解,钱宽骂刘敏和小护士,拿了钱不好好干活就该打,正要动手打刘敏,曹成刚冲进来制止,还要揍钱宽。刘敏忙拦着,替钱宽说好话,曹成刚才压下火来。钱宽见曹成刚真是警察,害怕。刘敏又帮自己解围,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老实下来。

曹成刚跟着刘敏回到办公室,表白了真情。刘敏拒绝,但是曹成刚不肯放弃。正值午饭时间,曹成刚让刘敏给自己机会,并要跟刘敏去吃饭,刘敏犹豫,但还是答应请曹成刚吃饭,两人到了餐厅。

曹成刚很高兴,两人碰到严如意,严如意打趣刘敏,刘敏称曹成刚只是普通朋友,曹成刚有些失落,警队来电话,曹成刚有急事要走。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24集

刘敏送曹成刚到医院门口。曹成刚再次向刘敏表白称非刘敏不娶。刘敏也明白的告诉曹成刚,他们之间不可能,曹成刚吻了刘敏,刘敏心动了。

钱国富血液中的血小板减少,丁海让刘敏去血库提白蛋白和冻干血浆,准备血液透析,并嘱咐刘敏多准备些。钱宽盯着,生怕用的少,以为用的越多越好。刘敏和丁海都很烦他。

钱国富的血液透析结束,还剩下两袋冻干血浆和两瓶白蛋白,刘敏拿回护士室写上名字放进了冰柜。医院规定血液制品出了库不能再重新入库,吴德仁看在眼里,跟了进来,提出要收购这些药。一顿'钱不是万能,但没钱万万不能'的说教。刘敏看着舞蹈学院地招生简章,鬼使神差地收下了钱。

丁海心情不好,林秀过来跟丁海坐着。丁海平静后让林秀晚上陪自己喝酒,他请客,但条件是不准提病人和药,林秀答应。

刘敏看着认真学习的女儿,心情复杂。吴德仁再次打电话来,让刘敏再给他找些白蛋白,无赖口气让刘敏很受刺激,清高的刘敏不喜欢这种纠缠,让吴第二天去办公室把钱拿拿走。

丁海和林秀在酒吧喝酒,两个人喝多了,各自发着各自的牢骚。酒后,林秀和丁海都跌跌撞撞的出来,林秀把丁海送到宿舍楼下,正遇上罗雪樱出来,罗雪樱看见丁海跟医药代表搅在一起,很失望,跑开了。

吴德仁来找刘敏,刘敏把钱还他,他不收,又给了刘敏三千块钱和一张单子让刘敏替他找药,刘敏把钱还给吴,吴不接走了,正好护士让刘敏去看护钱宽父亲,刘敏慌忙把钱先收起来锁进了自己的抽屉。

丁海在餐厅看到罗雪樱想跟她说话,罗雪樱不理,饭都没吃起身离开,丁海无趣。徐达恺在撞见罗雪樱,罗雪樱不想理他,但看见丁海在餐厅里看着,气不打一处来,讽刺徐达恺找了个好帮手,把医院的男医生都睡光了,包括丁海。徐达恺不相信,但向罗雪樱道歉,说回去就开了林秀。罗雪樱根本不信任徐达恺的话,恰好丁海出来,徐达恺叫住丁海,质问丁海跟林秀怎么回事,丁海让徐达恺少管闲事,并挖苦罗雪樱,罗雪樱气哭。

刘敏去血库给钱国富提白蛋白,血库的工作人员说起钱宽在医院的作为,取笑他,丁海的单子上3和8看不清,问刘敏,刘敏鬼使神差把3改成了8,从此走向堕落。

医院门前丁海追上罗雪樱,罗雪樱不理丁海。钱宽正好截住丁海,丁海懒得理他。林秀来找丁海,缠着丁海给自己介绍病人,丁海让她快走,别烦人。被一旁的钱宽听见,钱宽主动跟林秀说话。丁海急了,告诉钱宽,他父亲没什么希望,他要认识什么人跟自己可没关系。

钱宽和林秀暗自约了见面。

徐达恺请药剂科长孙礼华当招牌,让林秀约钱宽来一起吃饭。钱宽听说孙礼华是医药专家,又是主任,佩服得不得了。孙礼华说什么听什么,于是孙礼华把两千多一支宝丽达介绍给了钱宽。徐达恺送旅游套票给丁海,知道丁海最近心情不好,让他出去散散心,而且就当是好朋友为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给他赔礼了。

徐达恺支走了丁海,就把一百只的宝丽达发给了钱宽。钱宽把药给了父亲用上,钟立行知道用药的事,找来钱宽长谈,钱宽诉说了他对父亲的感情,他觉得自己实在不孝,钟立行只答应再观察一个星期看,钱宽表示决不放弃,摔门而出。

丁海大包小包的回到医院,听人们说这几天医院热闹的过分了。丁海打听,才知道钱宽自己买了那么多昂贵的宝丽达,他冲到病房劝钱宽,钱宽不听,两人争执,徐达恺来电话找钱宽,丁海听到,明白了一切。丁海找到徐达恺,臭骂他把自己支走,再忽悠钱宽买药用药太卑鄙了。徐达恺冷笑,让丁海别不知道好歹。忽悠钱宽他是忽悠定了的,让丁海去旅游那纯粹是为了让丁海少生气,不那么为难,并嘲笑丁海不会以为他不去海南就能阻止得了钱宽这种人吧。徐达恺说他十分羡慕丁海,丁海却说徐达恺只是羡慕他手中的处方权,并说去海南的钱会还给徐达恺。

丁海想制止钱宽,却看到钱宽正为父亲擦身子,自言自语说心里明白买的药是没有用的,只是一份对父亲的感情。丁海哭着跑开,他看到了钱宽对父亲的感情,感觉到了做医生的无奈。

丁海来病房看到病重的父亲丁祖望,难过得留下眼泪。

网络微评

尤勇 谢君豪  
导演:傅东育
编剧:徐 萌
出品人:薛继军 唐莉莎
出品公司: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重庆市委宣传部、卫生部及重庆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