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仁心剧情介绍

13-18集
医者仁心剧情介绍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3集

金老太太坚持要回家,陈光远极力挽留,但于事无补。金行长带着母亲只丢下一句以后再联系就离开了医院。

陈光远只有干着急的份,王冬在旁边阴阳怪气的说如果是把金行长的母亲交给自己手术,事情绝对不会变成这样。只怪陈光远和武明训太相信钟立行了。陈光远不悦,但也说不出什么。武明训不满的看了钟立行一眼,钟立行也不说话。严如意为二人担忧。

医院里到处流传江一丹搞砸了新大楼贷款的事情。江一丹感到很疲倦,回到办公室肚子又一阵疼痛。高小雅把江一丹送到值班室休息。

钟立行来找武明训道歉,表示愿意跟陈光远去金行长家看看。武明训知道钟立行不善此道,让钟立行不要再想了,他会另想办法。

钟立行给丁祖望联系的医院打来电话,说手术事宜已经安排好了,钟立行感谢。挂了电话后,钟立行找江一丹,希望她能帮忙给丁祖望手术。

钟立行找到值班室,请江一丹帮自己去院外给一个病人做手术。江一丹询问是什么人,钟立行说到时候就知道了,江一丹答应。钟立行还想找个可靠的手术室护士长,江一丹推荐刘敏,钟立行觉得合适。

武明训来接江一丹回家,批评她太任性,江一丹接受批评,两个人一起回家,江一丹要为钟立行委托的手术坐准备,但又不能告诉武明训,武明训误会江一丹还觉得委屈。

钟立行让顾磊给金行长打电话,约他谈他母亲的病情。

钟立行和江一丹约好晚上见,江一丹给刘敏打电话。CCU病房里,刘敏为钟立行外出手术做准备,她在拿器械的时候被王冬看到。王冬留意,并开始怀疑。

外院的手术室里,江一丹看到被推进来的竟然是自己的老院长丁祖望,江一丹眼泪掉了下来。丁祖望给江一丹打气,并对金行长及他母亲的事安慰了江一丹。丁祖望告诉江一丹,不要因为有权势的人气势压人,就变得和他们一样傲慢。既然要一视同仁,就要做到真正的一视同仁。江一丹明白了,感激丁祖望的教导。

钟立行介绍了外院的医生,都是他的朋友而且都是优秀的医生。丁祖望很信任和感谢他们。

武明训为了医院贷款的事情请马行长吃饭,马行长只同意再多贷给医院两个亿,其他的让武明训自己想办法,武明训苦恼。

丁祖望的手术开始。当打开胸腔的时候,大家都惊呆了。太晚了。医生能做的只有尽量清除癌细胞,以减轻丁祖望的疼痛,并希望能够多拖延些时间。

武明训一身酒气,给江一丹打电话,电话却关机了。武明训回到医院找江一丹不在,回家后发现江一丹也没有回来,武明训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手术结束后,钟立行让司机把江一丹和刘敏送回家,自己则留在外院陪着丁祖望。

江一丹回到家里,惊醒了武明训。武明训询问她去了哪儿里,江一丹没有回答他,径自去睡了,武明训有些不悦。

清晨,丁祖望从昏迷中醒过来,钟立行没有告诉丁祖望实情,只说手术顺利,该清除的都已经清除了,丁祖望松了口气。

武明训做好早饭,吃饭的时候告诉江一丹自己今天要去陪银行的潘行长打高尔夫球,并又问起江一丹昨晚的去向,江一丹含糊回答,武明训无奈,不再追问。

沈容月到处找丁祖望,见人就问。碰上钟立行也询问。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4集

钟立行谎称自己也不知道。正巧严如意经过,沈容月情急之下忍不住问了严如意一句,结果招得严如意不高兴,又是一顿冷嘲热讽,沈容月灰头土脸的走开。武明训看不下去说了严如意一句,严如意生气的走开。钟立行接到江一丹的电话,因为武明训在场说话躲躲闪闪,武明训询问,钟立行没回答而是找借口离开,武明训不悦。

陈光远和武明训开着车去高尔夫球场的路上,陈光远提起金老太太的情况不太好,他去劝过,金行长倒是同意,可就是金老太太固执,她的二儿子也是个难缠的人。武明训感叹本来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因为金老太太的因素,弄的医生们个个诚惶诚恐,实在是颜面扫地。陈光远觉得为了医院,自己受点委屈也没什么。这时陈光远的电话响了,约好见面的潘行长临时去了香港。陈光远和武明训的计划落空,两人只得返回医院。

江一丹来到医院,被刚好回来的武明训看到。江一丹找钟立行商量丁祖望的事情,武明训去值班室找江一丹不在,武明训站在值班室门外给江一丹打电话。武明训问江一丹在哪儿,江一丹谎称自己在值班室,武明训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失落感,但并没有揭穿江一丹。而且当看到江一丹从钟立行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武明训为了不尴尬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但这一切被钟立行看见。

丁海给一个时尚女郎看诊,丁海表面的漫不经心让女郎很不高兴。丁海让女郎撩开衣服他要听诊,女郎穿的是套头的衣服,很不方便,丁海坚持,女郎不耐烦。之后丁海又不小心碰开了女郎的胸罩扣,女郎把丁海当成流氓,回手就给了丁海一个耳光。丁海纳闷跟她理论,女郎大闹,大骂丁海是流氓,丁海说话更损。医生病人挤在门外看热闹,罗雪樱冲进来帮着丁海臭骂女郎。严如意赶来喝止罗雪樱,并给了丁海一个大嘴巴。这一嘴巴把女郎也吓住了。丁海委屈,甩掉白大褂不干了,冲出医院。

严如意在办公室里开解女郎,一点一点的帮女郎分析,女郎意识到自己是误会了丁海,而且严如意态度诚恳,肯定了丁海很多不对的地方。女郎介绍自己名叫唐小婉,并询问丁海的事情,严如意明白女郎是对丁海有意思,见女郎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孩子,也乐得帮儿子介绍。

罗雪樱躲在外面偷听严如意和唐晓婉的谈话,脸上的表情酸溜溜的。罗雪樱找丁海不着,给丁海打电话,但是电话里听得出丁海连她也不想见,罗雪樱有些沮丧。

贺志梅要出院了,一家人为了表示真心的感谢,订做了锦旗。顾磊正在办公室看新出的《心外科》杂志,发现王冬不但以自己个人的名义发表了有关贺志梅病例的论文,还把看得到贺志梅脸的半裸照片登在了杂志上。医生们正在议论,贺志梅一家来到办公室送锦旗,钟立行感谢。贺志梅的母亲看到了杂志上的照片生气,正巧王冬进来,他还兴高采烈的炫耀自己的论文出版了。贺志梅的母亲指责他做人太不厚道,一来手术是钟立行做的,二来他怎么可以把自己未出嫁女儿的半裸照片就那么清楚的登在杂志上。王冬不以为然,贺志梅的父母生气,钟立行忙出面调停。贺志梅和家人看在钟立行的面子上不予追究。

贺志梅出院,医生们送他们离开。钟立行叫王冬到他办公室谈话。

钟立行本想在办公室好好劝导王冬,可是王冬并不领情,反倒认为钟立行因为自己抢先发表了论文心理不平衡找他的茬,两个人争执起来,不欢而散。顾磊等年轻大夫听到了里面的争执,都很鄙夷王冬。顾磊看着王冬走出。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5集

王冬走后,顾磊来到钟立行办公室,表示绝对站在钟立行的一边。钟立行说他并不喜欢拉帮结派,只要立志当个好大夫就行了。

钟立行给金行长打电话,想上门去看看金老太太,金行长因他母亲情绪不稳定回绝了。

王冬找武明训提意见,说钟立行带刘敏外出给病人手术,问武明训打算怎么处理。武明训有些吃惊,表示会认真追查。王冬得寸进尺,提出因为钟立行的失职,没把金老太太的情况给下属医生交代清楚,才导致贷款的事情泡汤,这种人还值不值得重用。武明训让王冬不要再干涉这个事情。王冬抗议武明训偏袒,武明训愤怒的点明贺志梅论文的事情是王冬鸠占鹊巢,让王冬把时间用在反省自己上,王冬不服气。

武明训调查钟立行外出手术的事情,询问刘敏,刘敏拒绝回答,态度强硬,把武明训气走。武明训想到外出手术的时间跟江一丹晚归是同一时间,猜到江一丹可能也参与了此事,又去找江一丹询问。江一丹跟刘敏一样拒绝回答,两个人吵了一架。

武明训叫来钟立行,还没等武明训质问,钟立行先开口承认他的确外出手术过,并表示了歉意。武明训见钟立行如此坦诚反倒不忍。

武明训和钟立行两个人一起出来吃饭,想好好的交流一下。武明训破例喝了些酒,气氛有些紧张,也有些轻松。武明训想知道钟立行到底外出做了什么手术,这么神秘,钟立行保证过几天会全告诉他。武明训尴尬自己真失败,江一丹和刘敏对几都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架式。钟立行又些不忍,最后还是告诉他手术的对象是丁院长,武明训吃惊,正发脾气,埋怨不该瞒着自己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原来是金老太太心脏病发,已经昏迷被送到了医院。两人急速赶回医院。

金老太太被推进手术室,钟立行紧急抢救。金行长希望能到手术室里看看,武明训把他带到手术观察室。胸腔打开,医生们都傻眼了,心肌大面积梗死,金老太太显然没救了。钟立行就是不肯放弃,金行长看在眼里十分难过。

武明训和金行长走出手术室观察室,钟立行还呆呆的坐在手术室里。江一丹道歉,后悔当初自己太固执,为了所谓的尊严和老太太较真,不然金老太太可能也不会死。钟立行则责怪自己,他应该早些去看望老人,劝说她做手术的。

武明训对金行长表示歉意,金行长并没有责怪医院和医生,而是责怪自己太宠着老太太,任由老人家耍性子。

武明训让钟立行跟他去把丁院长接回来,他觉得自己有点应付不了了。

武明训把丁祖望安排在高干病房,丁祖望让武明训去把金行长找来,他要见见。

金行长来到丁祖望的病房吃了一惊。

丁祖望对金老太太的事情表示歉意和遗憾。金行长表示并没有怨恨医院,他亲眼看到医生和护士的工作态度,他觉得把钱贷给医院是不会有错的,所以答应等把母亲的后事处理完就给仁华医院办贷款。丁祖望艰难地和金行长握手,表示感谢。

武明训把丁祖望的病情告诉了严如意,严如意很吃惊。武明训拜托严如意保密,并且希望严如意不要再跟沈容月发生冲突了。严如意非常难过,她在心里从来没有真正接受离婚的事实。但是此刻她才体会到,作为前妻,就是再牵挂丁祖望,在他生病的时候,也不是能守护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了。武明训听着心里发酸,眼圈也红了。

严如意默默的往自己的办公室走,电话响了起来,是沈容月打来的。沈容月告诉严如意丁祖望生病的事情,希望严如意现在能过去看看。严如意知道沈容月是想照顾她的情绪,红着眼圈说太晚了,明天再过去。回到办公室,关起门默默哭泣。

严如意刚刚给一个产妇做完手术走出手术室,电话就响了,是唐小婉催严如意给她和丁海安排见面的电话。罗雪樱知道后,一个劲儿的泛酸。严如意才发现两个星期没看见丁海了,问罗雪樱,罗雪樱不高兴地说自己也找了丁海好久了,根本找不着他。

严如意到处找丁海,才知道丁海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气得严如意直骂混小子。

丁海悠闲地在游泳池游泳,发现一个中年男人跟他比赛。两人游着,丁海回头,发现中年男人半天没有露出水面。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6集

丁海发现中年男人溺水了,急忙实施抢救,指挥游泳池的救护人员赶快拨叫120。所有动作果断且迅速。

救护车开到医院,门打开,大家看到丁海穿着游泳裤衩骑在中年男人苏教授身上做心肺复苏。所有人都傻掉了,刚巧来找丁海的唐小婉看到这一幕也傻站在那里。丁海大喊着指挥护士们抢救,钟立行冲过来加入急救。丁海报告病人是心源性猝死,已经紧急处置过了。经过紧张的抢救,苏教授的心跳终于恢复了跳动。

钟立行称赞丁海处置及时,做的好,让丁海把裤子穿上。丁海累得不想动,脸上却露出满足的表情。

严如意、罗雪樱和武明训正在救急室门外焦急的等着。钟立行出来,称赞丁海,严如意又高兴,又有点不敢相信儿子这么能干。丁海从急救室出来,严如意上来拉着就是一顿数落,然后告诉丁海丁祖望生病的事情,丁海听了一惊,紧张的发抖。严如意让他赶紧去看看他父亲。丁海拜托罗雪樱帮自己去游泳池拿衣服,说完就要去丁祖望的病房。唐小婉却走了过来,给丁海道歉,并表示愿意和丁海交朋友,丁海着急看父亲,跑掉了。罗雪樱走过来自称是丁海的女朋友,询问唐晓婉有什么事情自己可以帮忙。唐小婉听说是女朋友很是尴尬,客气之后便走了,罗雪樱暗自高兴策略成功。

丁祖望的病房,丁海进来,跪在床边就哭了,丁祖望二话没说就给了丁海一嘴巴,骂他不争气。严如意急了,冲进来怒斥丁祖望不应该动手打儿子,委屈地把丁海拉走了。出了病房严如意又反过来骂丁海挨打是活该,让他写旷工的检查。丁海宁可接受处分,也不写检查。严如意气得要死。

丁海在医院院内看到苏教授不经过院方同意就要私自出院,便拦住了苏教授。二人争执中,苏教授又晕了过去。丁海和顾磊忙着抢救。

武明训和丁祖望得知了丁海的所做之后,感到欣慰。武明训认为丁海是个不错的苗子,但需要慢慢调教,丁祖望要他好好处理,不要为丁海辩解。

苏教授一睁开眼睛就要求马上做检查,丁海高兴,给苏教授填写表格。当苏教授表明自己是天文学教授时,一旁的刘敏动容。

钟立行跟武明训谈到丁海是个干心外的好苗子,想要丁海回心外,武明训同意,但要给丁海记过处分,不然不好跟其他医生交代。钟立行希望武明训不要介意给丁祖望做手术的事情。武明训说自己只是有点伤心,但也明白丁祖望的良苦用心。钟立行又提出尽快开展非体外循环冠状动脉旁路移植,OPCAB的想法,武明训支持。严如意得知钟立行和武明训要培养丁海,很感激二人。

罗雪樱把丁海的衣服拿回来,见丁海闷闷不乐,就巧妙用脑筋急转弯的方法夸奖丁海今天的表现是'弯的four',不许丁海自暴自弃。丁海被逗乐,两个人笑闹在一起。

丁海在病房外看着父亲,之后跑到了苏教授的病房,看着苏教授的脸变成了丁祖望的的脸,丁海出神。苏教授醒来,看到丁海,吓了一跳,两个人聊了起来,丁海谢谢苏教授,苏教授不明所以,问原因,丁海回答因为苏教授很像自己的父亲,但是父亲得了三期肺癌,他们关系一直比较紧张,他其实真的很想关心父亲。说到伤心处,丁海竟然哭了起来,苏教授拉着丁海安慰他。

苏教授被送回CCU,刘敏照顾着苏教授,让苏教授填写表格和家属的联络方式,苏教授只是点头却一再拖延。丁海值班,钟立行来看视,并通知会尽快给苏教授做心脏搭桥的手术。苏教授同意。

出了病房,钟立行通知丁海回心外,并告诉他心外要开展不停跳心脏搭桥的培训,苏教授可能会是第一个患者,丁海将会是他的主管医生,丁海高兴。但条件是丁海要接受无故旷工的记过处分,丁海接受。

年轻的医生们也发现刘敏看到苏教授就很高兴,大家七嘴八舌的当做八卦谈论。

刘敏回到家,心情很好,跟女儿琪琪聊天。琪琪觉得刘敏去了CCU后开心多了,刘敏给琪琪讲苏教授的趣事,逗的琪琪直乐。琪琪把自己很有可能被舞蹈学院录取的事情告诉了刘敏,刘敏很高兴。但当刘敏看到招生手册上高昂的学费时,心里不禁打了个寒战。

孙丽娜和王茂森接到医院催缴治疗费的电话,说他们没有听说武院长要减免治疗费,要他们快点缴费。孙丽娜觉得武明训骗了自己,太没有人情味,很生气。抱怨之后又开始胡思乱想,觉得他们在仁华医院的治疗太草率了,这期间他们都没有再去别的医院问过,要万一有别的办法,或武明训的治疗本身有问题,那儿子死的多冤。王茂森想劝孙丽娜,但是孙丽娜执拗地坚持自己的想法,王茂森也只好同意找别的医院打听打听。孙丽娜夫妻又专门去了别家医院询问,了解到了肾脏移植可能染上肝炎的几种可能。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7集

金行长来跟医院签订贷款合同,陈光远很高兴。但是金行长并没有跟陈光远谈,而是去高干病房找丁祖望去了。陈光远很失落,王冬看见,故意奇怪丁祖望怎么会在高干病房。

陈光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分别给丁祖望和武明训的办公室打了电话,确定丁祖望是在高干病房,而且武明训同时也去了高干病房。陈光远知道他们一起会见金行长,唯独把自己撇在一边。徐达恺刚巧来到办公室,希望能把新代理的药给陈光远看看,却被心情不好的陈光远冲了一鼻子的灰。

会议室里钟立行和武明训带着各科室主任开会研究开展不停跳心脏搭桥手术的可能性,各科室主任都很高兴并支持。会后,陈光远问武明训为什么签订贷款合同的事不通知自己,武明训说忘了通知。陈光远不满的走开了。

林秀排队等着见药剂科主任孙礼华,但是孙礼华只给每个医药代表三分钟的时间。林秀还没介绍产品时间就到了。林秀被徐达恺在电话里数落是废物很不服气。直接跑到心外办公室去找钟立行。钟立行正在开会,林秀没说自己是医药代表,并对顾磊谎称自己和钟立行已经约好了,就赖在办公室里等着。

会议结束后,顾磊告诉钟立行有人找他。林秀见到钟立行,非要钟立行留下公司产品的资料好好看看,钟立行正不知道怎么处置,江一丹进来,看到林秀,林秀对江一丹态度傲慢。江一丹火大,看到林秀成了医药代表,还违反医院规定进科室更是生气,让林秀拿上她的材料赶紧走,把林秀轰了出去。并告诉钟立行要小心这些医药代表。

林秀一肚子气回来,说出了自己在钟立行那里见到的和听到的,当提及她偷听钟立行讲课说什么不停跳的时候,徐达恺马上想到了不停跳冠状动脉搭桥手术。于是马上开始行动,准备收集相关的器材说明,不再搭理林秀,林秀生气,觉得徐达恺过河拆桥,声称自己一个人也能搞定。

钟立行带领大家进行不停跳心脏搭桥的培训,丁海告诉钟立行苏教授怎么都不肯联络自己的家属,钟立行很惊讶。

刘敏正在给苏教授检查,并跟苏教授聊天,告诉苏教授过几天就可以手术了。两个人相处的很融洽。丁海和钟立行走了进来,刘敏出去。丁海表示希望苏教授尽快联络家属。苏教授索性坦白他并没打算通知自己的儿子。理由是他和妻子在孩子五岁时离婚,孩子跟着母亲,所以他不希望自己有问题的时候去找儿子,让儿子为自己担心。丁海和钟立行劝,最终苏教授只答应考虑一下。

刘敏在门外听到了苏教授和丁海他们的谈话,很替苏教授担心。

钟立行指导大家手术操作,王冬在练习,钟立行夸王冬做得好。

钟立行又询问苏教授家属的事情,丁海说没有收获,钟立行决定实在不行只能是先安排其他病患了。

王冬在走廊里看到孙丽娜夫妻俩,并被孙丽娜拉着询问肾脏移植怎么会传染上肝炎,王冬犹豫了一下,借口自己不是一个科室,不了解。

林秀来找江一丹假意道歉。承认徐达恺的钱是自己拿的,说自己有了钱会还给江一丹。

江一丹看出林秀并不真诚,说我知道了,你走吧。林秀哭哭啼啼说江一丹不给别人认错的机会,所有经过的医生都觉得江一丹脾气是过分了。丁海不忍,见江一丹甩开林秀走了,上来安慰林秀。

徐达恺家里,徐达恺笑林秀被江一丹骂。林秀痛骂江一丹,徐达恺嘲笑林秀,江一丹有本事,身上有股正气,攻不破她。林秀反过来嘲笑徐达恺是医生本性未脱,还总拿医生的标准看自己,其实真正的医生根本瞧不起他。林秀狂言让徐达恺走着瞧。

王冬看到陈光远在餐厅吃饭,便凑过来坐下,故意挑拨金行长的事情,陈光远很窝火。王冬偷偷告诉陈光远听说丁祖望病了,这样对大家保密就是怕陈光远跟武明训抢权。看来丁祖望保武明训当院长是肯定的了,王冬故意凄惨的说将来武明训一上台,自己和陈光远就别再想有出头的一天。陈光远听的更加郁闷。

徐达恺到陈光远家送礼,陈光远拒绝,只希望徐达恺能陪自己下盘棋打发一下时间。他的家清贫寒酸,让徐达恺对他产生敬意,下棋的过程中,陈光远让徐达恺给江一丹弄些恶性高热的试剂,徐达恺痛快的答应。陈光远说其实很看好徐达恺,因为徐达恺毕竟是当过医生的。他把OPCAB(不停跳心脏搭桥手术)的事情透露给徐达恺,让他想办法进一批做OPCAB监护设备。徐达恺感谢陈光远'指点'。

医者仁心分集剧情介绍第18集

陈光远看上了林秀,想约林秀喝茶。徐达恺犹豫了一下,谎称林秀出差,等她回来再联系。

徐达恺回到家里,林秀追问生意的事,徐达恺警告林秀,这个圈子很乱,千万把握好自己。林秀脑子一转,知道徐达恺何出此言,定是陈光远打听过自己的事情,心里暗自得意。

清晨,江一丹来到办公室,看到那个患有恶性高热孩子的母亲带着一位干部模样的中年女人在等着自己,孩子母亲介绍说女干部是孩子爷爷曾经手术过的医院的医务处长,想好好感谢江一丹救了孩子的命,并了解情况,江一丹的神经放松下来。

林秀独自给陈光远打去了电话,要求见面。陈光远有些狐疑,林秀解释自己出差已经回来了,陈光远觉得不妥,便拒绝了,但对徐达恺跟自己撒谎很不高兴。徐达恺打电话想跟陈光远谈谈仪器的事情,被陈光远拒绝。

医务处长严如意的办公室里,严如意对女干部的到来很高兴,支持同行之间的沟通。孩子的母亲向江一丹鞠躬,表示感谢,还送了锦旗。

江一丹把锦旗扔在一边,说自己受不了这种事情,好的时候把医生捧到天上,不高兴时说翻脸就翻脸。严如意笑江一丹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还这么脆弱,劝江一丹别太清高了,碰到好事就坦然接受,碰到坏事别往心里去,这就是医生的命。

林秀在医院等了陈光远一天,陈光远下班刚出医院就被林秀堵在了。林秀二话不说就上了陈光远的车,并提出要请陈光远吃饭。陈光远见林秀如此放得开,不由心动。车在路上转了一个多小时,最后陈光远提议不如买东西去他家里做,林秀高兴的同意。

林秀跟陈光远发生关系,陈光远真挺喜欢林秀,但是嘱咐林秀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并答应林秀会对她的生意给予帮助。除此之外每个月还给林秀两千元,将近他工资的一半,林秀很开心。

林秀回到徐达恺那里就提出要求涨工资。徐达恺套出她和陈光远的关系,徐达恺警告林秀别得意,陈光远不会拿她当回事的。两个人正说着,陈光远打电话给徐达恺,告诉他医院同意进他们公司的麻醉机了。两个人高兴,徐达恺说起陈光远为人,认为陈光远算是正派的,提醒林秀别假戏真做,林秀让徐达恺少操心。

徐达恺来给陈光远送恶性高热试剂,趁机提出不停跳心脏搭桥手术设备的事,陈光远让他留下报价表,说以后医院的事交给林秀就可以了。

丁海再次来看望苏教授。

丁海苦口婆心的劝说,希望苏教授能通知家属。拿到苏教授儿子的电话号码,兴冲冲地把消息告诉钟立行,并给苏教授的儿子拨电话,但是电话里的回音却是空号。丁海和钟立行都为苏教授的执拗无奈。钟立行只能先安排其他患者进行不停跳心脏搭桥手术。

病人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开始了。刘敏帮苏教授整理床铺的时候掉出了苏教授的皮夹子,发现里面一张苏教授和儿子的照片,是在儿子的大学门口照的。儿子的名字叫苏越。

不停跳心脏搭桥手术顺利完成。全院的人都很激动,只有王冬很不平衡。武明训很高兴,跟江一丹和钟立行说感觉就像又回到年轻时候一样,让把手术过程的录像带送给丁院长。

王冬来看苏教授,撺掇苏教授去别的医院做心脏手术,并且如果由他来安排完全不需要家属的签字。苏教授同意了。

江一丹还处在钟立行的心脏不停跳搭桥手术的兴奋中,正忙着整理手术日志。两个人关于手术和学术聊的很兴奋,聊的不亦乐乎。这时丁海冲了进来,说苏教授出院了,是王冬开的出院单。

网络微评

尤勇 谢君豪  
导演:傅东育
编剧:徐 萌
出品人:薛继军 唐莉莎
出品公司: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重庆市委宣传部、卫生部及重庆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