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7-12集
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与狼共舞第7集剧情介绍

  周方淮知道梁海棠抓了杨远后赶忙过去解释起来,杨远的二哥杨长官在军方也是高官,杨远对他进行指骂,周方淮答应严肃处理给他一个交待,他让梁海棠向杨远道歉,梁海棠只好说了软话,但杨远仍然不依不饶,这让梁海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杨远回头打了梁海棠一耳光,梁海棠想开枪时被陈少杰阻击,周方淮让陈少杰带杨远离开,梁海棠十分愤怒。曾诚知道梁海棠不高兴后找陈少杰问起来。

  老魁从福子那里了解到学生们情绪很激动,福子提议采取行动,学生们已经包围了西南局总署,他们要求解除戒严、发放粮食,学生们要冲击西南局时被军警镇压,还发生了打斗,老魁将带头名叫保成的学生收留,保成自称是西南大学的团体骨干,老魁让他抓紧时间回学校,还派人跟踪了他。陈少杰见到老魁后建议他们不要轻易行动,陈少杰向老魁询问起乔燕,他感觉她身上有很多疑点。

  曾诚看出梁海棠闷闷不乐,他拿着口香糖逗她,陈少杰在一旁笑起来,梁海棠怀疑杨远的事情是陈少杰故意陷害他的,陈少杰和她发生争吵,周方淮来到后两人才停下来,他向他们问起应对学生游行之法,曾诚提出让军方介入用武力解决,谭一波表示反对,曾诚感觉这件事情是很好的由头,还准备向南京说明是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带头所为。谭一波认为坐下来和学生代表们谈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梁海棠还是想开枪抓人,周方淮向陈少杰问起来他的看法,周方淮将任务交给梁海棠来办。

  陈少杰看到谭一波后故意在曾诚面前说梁海棠抓了很学生代表,谭一波将他叫到办公室里,陈少杰还说那些学生被关在总署的监狱中,谭一波听完陈少杰的诉说后想亲自解决,陈少杰在会上看到了谭一波对学生们的同情,他故意在梁海棠和谭一波中间挑拨离间,谭一波将那些学生释放,梁海棠知道后过去找谭一波理论,还怀疑他就是总署里的内鬼,这让谭一波十分生气。陈少杰向周方淮说起梁海棠和谭一波的争吵,周方淮让他将梁海棠叫来。曾诚站在梁海棠的一旁替她说话,谭一波对她的行动提出质疑。陈少杰将梁海棠叫开,曾诚等梁海棠走后劝谭一波也消消气。

  周方淮将梁海棠放假休息,陈少杰从窗户里看到曾诚追赶出去,梁海棠生气离开,一切都如陈少杰预料中的一样,接下来他要想方设法搞清楚乔燕的身份。陈少杰暗中跟踪乔燕,却不料看到她和周方淮走入雅间,陈少杰给西南局打电话说那里有学生代表出没。乔燕是周方淮安排在陆上将身边的卧底,陈少杰等人到后对茶楼进行搜查,他们冲进去时见到乔燕和周方淮在一起,周方淮向陈少杰介绍说乔燕是西南总署的人,还说明了乔燕的工作,这让结果让陈少杰有些意外,周方淮让陈少杰注意保密。

与狼共舞第8集剧情介绍

  陈少杰到家后见到乔燕,她让他给自己倒水,还问起他为何要去淮阴路28号,陈少杰自称是误打误撞,乔燕没说出她的真实身份就离开了。陈少杰向老魁说起乔燕的做法,他让老魁先不要对她动手。学生运动闹的越来越厉害,谭一波向周方淮说起工人闹罢工的情况,周方淮认为他们都是井底之蛙,谭一波愿意和学生代表谈判来解决动荡问题,周方淮同意他那样做,梁海棠的行动队也交给谭一波指挥,谭一波认为他不需要行动队的帮助。

  谭一波希望周方淮能同意调他去广州,周方淮答应尽力帮忙。周方淮见陈少杰在办公室里睡着了,门还开着,将他叫醒后让梁海棠陪着陈少杰去买衣服,梁海棠接到周方淮的电话后去了服装店,陈少杰让人给梁海棠做一身最贵的衣服。学生们在华盛米行面前要求开仓放粮,他们强行冲了进去,喻仲深情急之下给周方淮打去电话,陈少杰跟着谭一波来到西南大学找学生代表们谈判。

  谭一波和学生们的谈判并不顺利,他们要求交也严刑逼供的物务,谭一波再三向学生们解释,陈少杰在后面一直观察着学生代表们言行。周方淮向南京报告以武力镇压学生,学生们在校园里被武力镇压下去,陈少杰救出谭一波离开。陆上将让乔燕代表自己和周方淮谈话,谭一波对陈少杰的相救表示感谢,周方淮向他们解释说这是上级的命令,谭一波表示愤慨。

  老魁救了受伤学生代表保成,还同意等他伤好后加入地一党组织。乔燕的到来让陈少杰有些不安,他在考虑着如何应对这个神秘的对手。谭一波看出陈少杰对学生们表示同情,陈少杰解释说他是一个随性的人,谭一波向他说起当时的时局,他感觉三民主义已经失去了当年的意义,还认为东北那块土地早晚会被共产党吃掉,他对国事十分失望,谭一波的家人也在东北,只是多年不见,对官场的事事非非已经看淡。

  陈少杰小心谨慎在维系着自己的安危,乔燕劝周方淮适可而止,这也陆上将的意思,周方淮想将闹事的学生先关押起来。陈少杰将路过的乔燕拉到办公室里,他向她问起周方淮的口风,余汉群找陈少杰时看到乔燕也在那里,他要送她回去,在路上还向乔燕说起陈少杰的坏话。保成向梁海棠汇报了成功打入地下党内部的事情。

与狼共舞第9集剧情介绍

  保成将那几处民宅的位置记录下来交给梁海棠,他用苦肉计取得了老魁的信任。陈少杰找老魁汇报谭一波的情况,还提议策反他,老魁提出当务之急是保护学生们的安全。梁海棠找周方淮说想尽快归队,还说起已派人成功打入共党内部,周夫人看到梁海棠在那里就很生气,梁海棠借机离开,周方淮向她保证梁海棠是来谈工作的。

  周方淮向夫人解释起梁海棠的来由。陈少杰给红日报报社送资料时发现对方已经知道学生运动的情况,他找老魁问起乔燕的情况,这让陈汪杰对乔燕更加起疑。梁海棠派人去监视老魁等人,还要等到他们的上线出现。陈少杰拿出报纸给梁海棠看,周方淮看到报纸后也十分生气,曾诚猜想梁海棠可能遇上小人,她想找到青松给对方致命一击。

  曾诚来到办公室里劝说梁海棠,梁海棠让他出去。周夫人安排陈少杰和梁海棠去看电影,两人只好免为其难,梁海棠在电影院里被人指指点点,她生气离开,她去了那处民宅查看情况。陈少杰带着订做的洋服给周方淮送去,周方淮向他说起东北失陷,还谈起锦州的战略意义,卫立煌被蒋介石软禁在南京。

  梁海棠在办公室里研究着那封信,她从信纸中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上面是酒糟的味道,梁海棠马上通知行动队的人到会议室开会,陈少杰在会议室外被曾诚看到,曾诚怀疑给报社爆料的人是陈少杰,陈少杰直接承认。陈少杰想搞清楚梁海棠的意图,他怀疑行动队可能和前些天的学生运动有关系。周方淮将乔燕发来的密电拿给陈少杰看,梁海棠带人要控制住城中三家酒糟坊,暂时不要抓人,要等到上线接头时再抓捕,还命保成乔装打扮去指认老魁等人。陈少杰向乔燕说起红日报的新闻,两人还谈起梁海棠,陈少杰说出苦恼,还提出要和乔燕相好,乔燕骂她流氓,他只好用无赖的方式始结了对方的猜疑。

  乔燕发现跟踪的余汉群,他们在一起的照片被人偷拍下来。保成伪装后来到万翔酒糟,老魁接来了谭一波的家人,还准备安排他们尽快团聚。梁海棠坚信地下党藏在那几家酒糟坊之中,研究过地图后梁海棠发现万翔酒糟的嫌疑最大,她派人马上行动,陈少杰在总署门口认出行动队其中一人是当时游行的学生,他感觉并不简单。保全看到救他的老魁出现在万翔酒糟坊,梁海棠得知消息后马上赶快过去,保全等人还看到陈少杰出现在万翔酒糟里,他们怀疑陈少杰就是梁海棠所说的内鬼。

与狼共舞第10集剧情介绍

  宝成想马上动手时被人提醒,他只好派人给梁海棠打去电话。陈少杰冒险通知老魁赶快转移,他知道万翔酒糟已被西南总署监视。当海棠到后说陈少杰曾进过万翔酒糟,她认为陈少杰就是处里的内鬼。老魁将机密文件烧毁后马上转移,梁海棠带人追赶过去,老魁奋力反抗,但已被重重包围,梁海棠等他弹尽之时命人活捉,她开枪打伤老魁腿部,老魁在最后关头开枪自杀,梁海棠从他嘴里拿出一些纸面,还命人一定要保密。

  陆允怀指责乔燕和余汉群来往密切,还拿出照片来质问她,陆允怀这才知道她是西南总署派来的,他将乔燕赶走。陈少杰发现梁海棠派人监视他,他不知道老魁已经遇害。乔燕回去后向周方淮汇报,周方淮在总署里给她重新安排工作,陈少杰来到周方淮那里发牢骚,他拿着枪大闹西南总署。梁海棠回去后一口咬定陈少杰就是卧底,她讲出已经捣毁共产党的地下联络站,周方淮让陈少杰解释清楚,陈汪杰坚持说他是去买酒糟。

  梁海棠又提起邵文光遇刺一案,陈少杰拿出纸条交给周方淮看,上面是周夫人的笔记,周方淮打电话向夫人询问起来,她承认是自己让陈少杰过去买的,周方淮这才认为错怪了陈少杰,还劝他不要生梁海棠的气,陈少杰又提起杨远的事情,梁海棠无奈离开,陈少杰让她把那个纸条留着做个纪念,梁海棠没想到证据被陈少杰轻描淡写地推翻了,她只将希望寄托在那张从沈阳来的车票上。

  周方淮感觉太多的巧合凑在一起让他不安,他让乔燕处理和梁海棠的交接工作。陈少杰的心里并不平静,再去失去上线的陈少杰只能等下去。乔燕被安排到陈少杰的办公室里工作,余汉群知道后急忙跑过去,他想让乔燕去自己办公室,乔燕让陈少杰叫上几个科长一起吃饭。梁海棠拿出票根交给周方淮,她对陈少杰仍然十分怀疑,周方淮认为她太心急,万翔酒糟在梁海棠的手下操纵下继续营业,他们的目的是抓捕福子。

  福子来到万翔酒糟接头时被发现,他及时逃走时被陈少杰救下来,陈少杰让他赶快撤离,还把一个小时以后的火车票交给他,剩下的事情陈少杰想办法处理,他们清楚老魁已死,福子没有执行命令,他到江城站时又回去了,他放心不下谭一波的家人,还想带他们离开江城,结果刚一出门就被梁海棠发现,梁海棠将他们带回去后马上审讯。梁海棠命人全城搜捕福子,还指责手下无能。陈少杰来到乔燕请客的饭局,他因迟到先自罚三杯,余汉群还起身替乔燕喝酒,结果很快晕倒在地上,曾诚和陈少杰将他扶到一旁。

与狼共舞第11集剧情介绍

  乔燕让陈少杰不要离开办公室,这是周方淮的命令。陈少杰给梁海棠办公室打去电话,没人接听,乔燕说梁海棠抓了一个共产党在审问。周方淮和谭一波喝茶时说起对他的看法,上峰调他去台湾,周方淮将调令拿给他,谭一波感觉到身心疲惫,周方淮有时也有那种感觉,谭一波只想平平静静地离开。陈少杰从乔燕话里想到福子,梁海棠的异常表现让陈少杰不安。

  周方淮收到梁海棠的审讯结果后召集高层人员开会,会议上他提出要为邵文光被刺的事情上做出了断,梁海棠说出具体情况,还拿出老魁和福子的照片,谭一波对她的说法提出质疑,梁海棠称她已经找到内鬼,还有板上钉钉的证据,她向谭一波说起他释放学生之事,谭一波合理解释,梁海棠一口咬定他就是共党,还说起他的家人,陈少杰替谭一波开脱,谭一波看到家人后很意外。

  陈少杰看到了被抬进去的福子,还称福子已经招认谭一波和共产党有联系,谭一波想和他们拼命时被抓起来,周方淮也对他很怀疑,谭一波面对陷害无能为力,他成了陈少杰的替罪羊。谭一波对曾诚大骂起来,曾诚也站起来将怀疑讲出来,陈少杰认为梁海棠的做法无法证明谭一波是共产党,他还说起梁海棠和谭一波曾大吵过一次,周方淮将审讯谭一波的事情交给梁海棠处理。

  陈少杰无法释怀,是他的策反计划让谭一波和家人陷入到这场风波里。谭一波在审讯室里坚持称他不是共产党,梁海棠问起福子带他妻儿逃走之事。谭一波受刑后求梁海棠放过妻儿,梁海棠置之不理。周方淮向梁海棠问起谭一波的情况,还建议给他用重刑。周方淮在梁海棠面前又提起陈少杰,陈少杰看到梁海棠脸红,曾诚约他下班后喝酒。曾诚感觉副处长的位置可能会是陈少杰的,陈少杰不想和他们争,曾诚对副处长一职觊觎已久,陈少杰答应帮忙找周方淮推荐。

  陈少杰以约了剿总的人打牌为由提出不能陪曾诚喝酒,曾诚听完后下车离开。乔燕将整理的资料交给周方淮,周方淮问起她对谭一波的看法,他让她代自己去看一下谭一波并讯问在审讯过程中是否遭遇不公正的待遇。陈少杰回到办公室里想着营救谭一波的办法,第一步要先拿到钥匙。陈少杰在审讯室外听到看守人员在聊天,他问起谭一波的情况,陈少杰趁送饭之机来到牢房,他刚将钥匙的模子拿到手就看到乔燕到来,乔燕看到钥匙上的红色印迹。

与狼共舞第12集剧情介绍

  乔燕将钥匙上的红色印迹抹去,她让谭一波交待上级和组织关系,谭一波极为恼火,他现在真的希望自己是共产党。陈少杰反复想着营救谭一波的方法,还制好了牢房的钥匙,乔燕见他一大早来到办公室。周方淮请乔燕等人过去说谭一波割腕自杀了,吃早饭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梁海棠还没有审讯出结果,她已经起草好谭一波的认罪书,周方淮让曾诚去办剩下的事情,曾诚来到牢房强行在认罪书上按下谭一波的指纹。

  曾诚办好后将认罪书交到周方淮手上,还让陈少杰去郊外找个风水好的地方埋藏谭一波。谭一波的自杀让西南总署的卧底风波平息,陈少杰清白这种愧疚是他一生无法弥补和偿还的。保成在金万利赌城赌博后被赶出去,陈少杰在他回去时将其杀害并替老魁报仇。陈少杰向乔燕问起和谭一波的谈话情况,梁海棠敲门进去找陈少杰表示歉意,晚上还请他吃饭,陈少杰同意和她进餐。梁海棠得知保成死后让人不要管他。曾诚带着文物送给周方淮,他还保证以后有好东西会在第一时间拿过来,曾诚提起副处长的人选问题。

  曾诚在周方淮面前说起余汉群的坏话,他还不时地溜须拍马。周夫人带着一箱珠宝首饰去了典当行换金条,曾诚陪她前往,他还承诺以后包下那些补品,周夫人向他问起梁海棠和周方淮的情况,曾诚说她经常去周方淮的办公室去,周夫人想让梁海棠和陈少杰搞到一起去。梁海棠请陈少杰去地摊上吃面,她的吃相让他有些吃惊,陈少杰没吃,他付完账后离开,离开时看到一群黑衣人找梁海棠的麻烦,陈少杰没有出手帮忙,梁海棠被那群人打晕后带走。

  派人抓梁海堂的人是杨远,梁海棠被送到杨远的房间,还被堵住嘴,她四肢也被捆上,杨远进层后对她动手动脚,陈少杰突然闯进去将梁海堂救下,杨远见他来后上前理论,陈少杰是实在看不下去,他已将杨远手下解决,杨远想和他做交易,陈少杰没有同意,杨远要掏枪时被陈少杰打翻在地上,陈少杰将梁海棠解开,她拿起他将杨远打死。

  陈少杰送梁海堂回去,她在路上一直哭个不停,下车时对他的相救表示感谢,梁海堂望着远去的轿车思绪万千,她知道杨远死后让她对陈少杰的怀疑彻底打消。周方淮召集高层人员说起杨远被杀之事,曾诚提出找个替罪羊,周方淮将事情交给他办妥,曾诚一口答应下来。乔燕在会议室看到梁海棠和陈少杰眉来眼去,散会后乔燕向他问起来,梁海棠进门时看到陈少杰的胳膊在乔燕的肩膀上。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