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19-24集
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与狼共舞第19集剧情介绍

  余汉群不相信乔燕会陪陈少杰去看衣服,周方淮向他问起来,梁海棠劝他好好想一下对乔燕的了解,她准备对乔燕实施监控。乔燕将陈妈扶回去,余汉群追上去上前解释。陈少杰看着乔燕和陈妈离开的身影想到自己很可能被梁海棠监听,他回到办公室里开始搜寻,一备搜寻后陈少杰发现梁海棠安装在电话里的监听器,为了不打草惊蛇,陈少杰准备按兵不动。

  梁海棠命手下不要向乔燕道歉,还对红日报社实施监控,周方淮带着陈少杰来到梁海棠的办公室,他们看到她办公桌上摆了镜子,周方淮知道她是一个要强的女人,她明白他的意思,他建议她要给乔燕一个交待,陈少杰被安排过去代表总署向乔燕表示慰问。

  陈少杰和乔燕在郊外见面,她想干掉梁海棠,留着她会给他们的安全带来隐患,陈少杰感觉有些冒险,但最终还是同意了。陈少杰包下茶楼为周夫人提供打牌的场所,他刻意给梁海棠准备了坐位,周夫人还特意叫了徐太太。

  乔燕和狙击手在房上已埋伏完毕,周夫人向陈少杰介绍了警备命令部的徐太太,梁海棠最后一个到达聚兴园茶楼,她在路上看到一辆车里有一份红日报,还给行动队打去电话命人在茶馆附近巡视。狙击手的机会来了,正准备开枪时发现特务来到茶楼里,打牌时陈少杰故意将窗户关起来,这引起了梁海棠的怀疑。

  乔燕命狙击手将茶馆门口的特务干掉,街上乱成一团,窗外的枪声打乱了陈少杰的心,可面对牌局他只好敷衍起来。牌局结束后陈少杰最担心乔燕和狙击手的安全,他不知道梁海棠的洋洋得意该如何解释,回到接头地点后没有见到乔燕,乔燕回去后被陈少杰质问起来,她劝他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与狼共舞第20集剧情介绍

  陈少杰的真实名字叫王铭筠,他不会和特务有感情,还希望乔燕以后不要再怀疑他的信仰。国共和谈失败,周方淮开会向他们分析起时局的变化,曾诚认为国民党的那些军队就是螳臂当车,周方淮听后激怒,还把曾诚指骂一番,散会后他向陈少杰说自己就是光杆科长。

  曾诚对周方淮和梁海棠都表示不满,陈少杰劝他不要生气,还答应请他喝酒。曾诚想着陈少杰的话决定给周方淮一个教训,他派人给喻仲深家中的仓库放火,喻仲深派人将火浇灭,还问起老唐对此事的看法,老唐感觉不像是自己人干的,分析之后发现那些人只是想点到为止,喻仲深知道他们还有后续动作。

  老唐怀疑可能是陈少杰所为,喻仲深命人对多加注意。曾诚一大早来到喻仲深家中,喻仲深对他以礼相待,曾诚以火灾为由表示愤慨,他准备安排心腹手下在喻府巡逻,喻仲深同意了,还答应给些茶水钱,老唐和喻仲深都明白那火是曾诚所为,喻仲深派老唐找人跟踪曾诚,他也准备与之周旋下去。陈少杰接到组织上下达任务的消息后打开收音机,他的任务是获取江防图,密电中还提到姓肖的译电专家。行动队对红日报的监督仍然继续,梁海棠派人根据情况实施抓捕,搜查来的垃圾纸条被带回去查找线索,那些号码都是无效的,梁海棠命人不要放弃。

  陈少杰来到情报站的译电科查看情况,他也是头一次过来,打听之后才知道组长姓肖,陈少杰决定想办法接近此人来获取国民党的江防部署。陈少杰向曾诚问起译电室,曾诚说译电部归周方淮亲自指挥,情报科只是一个摆设,陈少杰这才知道译电科的组长叫肖恒。余汉群让曾诚重写报告,改好之后再交给他,曾诚的些生气,他感觉太窝囊,陈少杰建议他在余汉群面前要表现出纯爷们的样子。曾诚接完电话要出去一趟,陈少杰借机离开。

  老唐跟踪曾诚,还用相机拍下照片他的一些犯罪证据,那是曾诚和稽查队大队长私下做交易,老唐回去后向喻仲深汇报情况,还分析曾诚会近期出货。梁海棠从行动队那里了解到对乔燕的监视情况,陈少杰无意间听到肖恒的处境,他感觉些时接近正是良机。陈少杰听到周方淮在指责肖恒时故意进门劝说,陈少杰替他开脱,还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与狼共舞第21集剧情介绍

  陈少杰劝说周方淮不要生气,肖恒因此被周方淮饶过,周方淮将事情交给陈少杰处理,肖恒万分感谢,陈少杰看到他手上的手表很名贵,陈少杰知道以肖恒的薪水是买不起那种名表的,他意识到肖恒一定有故事。乔燕派人搜查了肖恒家里情况,衣柜里发现很多西装,还有很多名贵的手表,陈少杰让她派人将肖恒监视起来,乔燕对上次的误解向他道歉,他早就习惯了被人误解。

  肖恒从江城站接到未婚妻,监视他的车辆尾随上去。曾诚在郊外做军火交易时被老唐拍到,那是他从稽查队长那里得来的,喻仲深让老唐先保留证据,继续加强对曾诚的监视。周方淮让陈少杰代表他去喻府加以表示,主要是周夫人怀孕的事情。陈少杰带着补品来到喻府,喻仲深表示感谢,他看到陈少杰拿的怀表,喻仲深对怀表仔细查看,他看出它是特制的,表面上看去平常,那是独一无二的,喻仲深想知道它的来历,陈少杰解释说是家传之物。

  陈少杰从喻仲深的不断询问上恍然明白他是从表的做工上推断出来疑点,陈少杰自圆其说给他台阶下。陈少杰开车跟踪喻夫人,他看到肖恒和喻夫人私会的场景,这令陈少杰震惊不已,肖恒在夜里发现有人跟踪他,他借机将他们甩开。喻仲深从身体检查报告上知道他无法生育,这让他万念俱灰。

  喻仲深担忧家产无人继承,他只能面对现实。张妈找陈少杰拿去乔燕买的围巾,两人借机交换情报,梁海棠看到后转身离开。等张妈走后梁海棠找陈少杰质问起来,梁海棠认为乔燕不是那么单纯,还劝他不要与之来往过于密切,她看到那条围巾后更加生气。肖恒和未婚妻吃饭时被人带走,他们假称是喻夫人派来的。周方淮见不到肖恒有些着急,他有秘电要接收,周方淮想到梁海棠后派人将她找来,她以前是译电出身。

  在梁海棠的帮助下电文被成功破译出来,这让周方淮大加夸奖,他让陈少杰陪梁海棠吃饭,两人一起去了西餐厅,梁海棠吃不惯那些,陈少杰故意围着那条围巾来气她,结账时才发现那么贵。带走肖恒的人是乔燕的手下,肖恒知道他们想要的内容,他看着眼前的照片担心被喻仲深知道真相,思索再三之后他做出决定。肖恒回去后被周方淮训斥,周方淮向梁海棠问起共产党的电波之事,她仍对乔燕十分怀疑,她怀疑红日报社是掩护地点。

与狼共舞分集剧情介绍 第22集


  在会议室里,当周方淮讲述了南京要求提高保密等级,
  
  并发现内部电文被倒卖,周方淮令曾诚对译电员上下班的出入进行搜查,曾诚要求梁海棠归还手下人员配合自己。
  
  在译电处,肖恒拿到了密码本,陈少杰见状自己先走一步,在岗亭,肖恒见到查岗人员,自己便以忘东西回到了译电处,打算将原本欲带走的密码本放回办公室,但办公室门口已有士兵守护,规定下班后就不能再回办公室。正巧陈少杰路过,他叫肖恒一起下班,两人一起出门,肖恒排队等候搜查,陈少杰看出肖恒的紧张与不自在,于是上前调侃负责搜查的曾诚,并邀请曾诚晚上一起喝酒吃饭,在陈少杰的帮助下,肖恒顺利过关。
  
  在饭馆里,曾诚和陈少杰吃着大鱼大肉,喝着美酒,声称今天自己买单,跟陈少杰讲自己有钱,不差钱,并称将来无论是共党或国党天下,自己都是大财主。陈少杰告诫曾诚不要让周方淮抓住把柄。
  
  陈少杰与乔燕秘密见面,二人商议要转移肖恒和喻夫人。
  
  办公室里,梁海棠送围巾给陈少杰,梁海棠谈到肖恒被人暗杀,周方淮告知喻老板夫人意外流产。周方淮准备晚上到喻府上,陈少杰早已预料到肖恒的死和喻夫人的意外流产,但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
  
  周方淮和周夫人来到喻府上,周夫人准备与喻夫人到屋里详聊,得到喻老板回复是:喻夫人去了云南,云南那边气候适宜调养身体。
  
  余汉群见到乔燕,余汉群对乔燕表达了爱意,并拿出戒指向乔燕求婚,乔燕不知所措,离开了。余汉群被拒绝后,安慰自己这是乔燕对他的考验,还幻想与乔燕的未来,并坚定信念要坚持下去。
  
  梁海棠的手下汇报称有人谎称自己去过延安,梁海棠得知此事,于是,梁海棠亲自审问被关押犯人,得知顺华贸易公司有共党的人潜伏在里面。梁海棠亲自查看顺华贸易公司员工册,都未查到郭亚男,但是在库房里看到了红日报,梁海棠在众人之下查找共党人员,严加审问,梁海棠见所有人都不招供,气愤万分,当众,踢打顺华贸易公司老板,老板撞到后面的箱子上,突然一个箱子倒落,让梁海棠意外发现了大量红日报和大量枪支,当众审问谁是“郭亚男”。有一天自称是“郭亚男”。当场被梁海棠击毙,贸易公司工人见状只好说出枪支是社长侯文举的,并说出来侯文举的住址。梁海棠立即带人埋伏在侯文举家门口,待侯文举出门后,他们进入侯文举家里准备搜查。

与狼共舞第23集剧情介绍

  梁海棠在侯文举家中安装监控,周方淮向陈少杰说起要打仗之事,他并不相信报纸之言,还让他等着撤退的时候跟自己离开,周方淮劝他那些东西都换成黄金,陈少杰一口答应下来,他说起前些时候在黑市上用康熙年间的花瓶换回一根黄金,周方淮听后有些心疼。梁海棠找周方淮单独汇报情况,她将怀疑讲出来。

  侯文举接到张妈电话时被梁海棠的手下监控起来,两人在电话里约定见面地点,梁海棠听后感觉那个女人的声音十分耳熟,他想将侯文举和接头之人一同抓获,查看地址的人回来后发现肯定有问题,梁海棠带队出发时被陈少楼在楼上看到,行动队四处寻找那家茶馆,梁海棠发现接头地点的玄机后派人继续寻找。

  梁海棠找到了民怡茶楼后对那里进行布控,伙计被换成行动队的人,梁海棠还让店老板将接头之人带到指定房间。侯文举按约定时间和地点去了民怡茶楼,陈少杰知道梁海棠会顺着红日报社的线索追查下去,为了乔燕和张妈的安全他必须采取行动。张妈被带到茶楼房间和侯文举见面,他们的谈话被梁海棠监听到。

  张妈和侯文举在商量着武器的转移方案,梁海棠没有在茶馆动手,等他们离开后梁海棠跟踪过去。乔燕去了中和照相馆,余汉群跟着她进去,她在那里等着张妈的消息,余汉群坚持要留下来陪她,这让乔燕有些生气,但余汉群还是在一旁陪她,余汉群提出和她一起拍合影。陈少杰骑着摩托车赶过去,张妈看到照相馆门口余汉群的车后没有冒然行事,梁海棠命人包围照相馆。曾诚开车路过见到梁海棠,张妈和侯文举下车后去了中和照相馆,梁海棠将情况告诉曾诚,曾诚想到他曾和侯文举做过军火买卖,他不能让人活着落在梁海棠手上。

  陈少杰在高处开枪示警,街上乱成一团,张妈奋力还击,余汉群看到后知道乔燕也是共产党,乔燕拿枪指住他,余汉群万万没能想到。曾诚开枪将侯文举打死,张妈撤往照相馆时被乱枪打死,乔燕万分悲伤,余汉群拉着乔燕及时离开照相馆,但刚一出去被人发现,余汉群为救她中枪身亡,临死前他拿出那枚戒指让她收下。陈少杰蒙面和行动队展开搏斗,他赶到后将乔燕拉走。梁海棠在后门发现余汉群的尸体,他们分析余汉群是被自己人打死的。梁海棠命人将现场封锁,还让人封城,她看到余汉群的枪里没发出一颗子弹。陈少杰劝乔燕振作起来,她要好好想一下对策,乔燕想起了照相馆里有她和余汉群的合影,陈少杰判断她已经暴露,等他要送她出城时了解了侯文举的情况。

与狼共舞第24集剧情介绍

  上锋命周方淮搜查与乔燕有关的一切地方,他准备去陆上将那里搜查乔燕曾经住过的地方,陆上将生气地离开,电话是周方淮故意让译电组的打来的,周方淮将任务交给当梁海棠,陈少杰提出他的处理方法。梁海棠带着行动队来到陆上将家中搜查,周方淮接到喻仲深的电话知道采矿的工人被炸死二十多个,那里发生爆炸,周方淮有些担忧,家属们来到西南总署门口索要抚恤金。陈少杰向周方淮提出一些建议,周方淮派他过去和那些遗属们谈。

  周方淮让陈少杰多干一些实事,陈少杰下楼后教训了手下,他和那些家属们周旋,陈少杰大声吆喝说西南部总署半年多都没发薪水,他拿出自己的一点积蓄让他们先回去分一下应急,他们没要,还同意回去。陈少杰在夜里接收到组织上传来的任务,天亮后陈少杰去了一品茶叶店见到自己的同志大川,他看到门口的茶叶桶,大川向他交待了联系方式,这才乔燕已经安全地撤退到解放区。

  周方淮将死难下属的抚恤金存在南洋的户头上,周夫人向他说起曾诚变得服服贴贴。周方淮会后向陈少杰问起那些遗孀的情况,陈少杰很好的处理了大华山死难的矿工事件,周方淮对他大加夸奖,老唐带人给周方淮送去寿礼,周方淮带着陈少杰一周赴宴,在路上陈少杰提出要大办他的五十大寿,但周方淮知道此事不能太招摇。

  宴会上陈少杰向喻仲深提起镇宅之宝,周方淮也是第一次听说,喻仲深听后谎称并无此宝。陈少杰回去后被曾诚问起来,曾诚说他的把柄在周方淮手中,陈少杰向他说起周方淮五十大寿之事,这让曾诚心里再次活泛起来,那样会让舆论给周方淮不利,曾诚想取而代之。曾诚开车时向周夫人说起周方淮五十大寿,他称下属各部门的贺礼都到了,周夫人听后也支持小办一下,她想将下属们都请到家里。周夫人想给周方淮一个生日惊喜,曾诚答应替她将下属们的贺礼都收上来,他私下找人请报社的人在周方淮五十大寿之时去他家里爆光。

  周夫人看到满屋子的贺礼感觉十分高兴,她给陈少杰打去电话让他顺便去总署接周方淮回家。陈少杰用烧鸡指使一群乞丐去敲那些遗霜的家人,还让他们去周公馆吃饭并索要抚恤金。陈少杰见到周方淮后才知道南京失陷,周方淮要考虑退路,陈少杰将周夫人摆寿宴的事情说出来,周方淮急忙赶回家中。遗霜们纷纷来到周公馆面前索要抚恤金,新闻记者也纷至沓来,周夫人看着外面的情况让曾诚去处理。周方淮从后门回到家中,他指责周夫人胡闹,正当周方淮生气之时曾诚推出生日蛋糕,他认为是曾诚故意陷害自己,周方淮要开枪时被陈少杰阻止。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