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31-36集
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与狼共舞第31集剧情介绍

  周方淮回去后十分恼火,他让曾诚联系警备司令部封城封江仔细检查,还派陈少杰去喻府查看喻仲深的情况,曾诚向陈少杰问起张副主席的情况,曾诚猜想船上有周方淮的东西,他暗自高兴,心情无法言表。梁海棠怀疑劫持张副主席的人可能是喻仲深,周方淮并不相信,他们一筹莫展。大川经审讯后没有开口,周方淮让梁海棠保护好大川的安全。梁海棠的车被陈少杰的车堵住,他让她自己将车开走,梁海棠没要奖励的那些钱,陈少杰不知道大川是否会叛变,此时的陈少杰面临着潜伏起来最大的危机。

  陈少杰来到喻公馆,喻仲深因受到惊吓导致心脏病复发,他被送往医院,老唐接待了陈少杰,陈少杰离开时看到喻府那个地方还在修缮。梁海棠接到大川要招供的事情,她汇报给周方淮,周方淮通知所有管事的干部去参加行动,集合地点是郊外监狱,陈少杰一直在想着如何营救小伍和大川,但接到命令后只了赶过去。

  梁海棠开车带周方淮到达,陈少杰和曾诚跟随过去,他们来到监狱审问大川,周方淮让陈少杰做笔录,大川醒来后说他这一生最憎恨的就是叛徒,他提出条件是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大川交待西南总署有内鬼,还说梁海棠就是自己的上线,大川的说辞让梁海棠很生气,周方淮让她将枪放下来,还派陈少杰送梁海棠回家,周方淮知道大川是在故意诬陷梁海棠,他派曾诚负责善后。

  陈少杰开车送梁海棠回家,梁海棠说她不是他想像中的那种人。陈少杰心里很清楚,大川对周方淮没有利用价值,他决定返回营救大川,因到监狱后见曾诚要将大川枪毙,大川为了不让陈少杰暴露只好扑向曾诚,监狱看守人员用枪打死了大川。

  周夫人想让喻仲深的船再帮他们运东西,周方淮认为喻仲深这次伤到元气。喻仲深从医院里出来后回到家中,老唐向他汇报说矿上又发生爆炸事件,矿区陷入停产状态,已经无法控制局面,喻仲深给周方淮打去电话,两人约定见面后详谈,周方淮答应帮忙,他知道最重要的是保命要紧。陈少杰见乔燕回来后十分高兴,她扮作男装入城,乔燕是主动要求回西南区,这次的任务是策反陆上将。

与狼共舞第32集剧情介绍

  乔燕让陈少杰一定要盯紧梁海棠,他说起给他传递消息的人,乔燕也没听组织上提起过此事。乔燕来到陆上将家中,她承认自己是共产党的身份,说明来意后陆上将让她马上离开,但又让她留下来,还叫张副官给她安排住的地方,乔燕有了秘密居所,张副官出门后被徐副官问起来,他搪塞过去,送饭的人是张副官的老乡老赵,陆上将让他特殊关照一下。

  徐副官看到老赵给乔燕送饭,他将情况汇报给梁海棠,梁海棠十分震惊,她让徐副官盯死乔燕同,先不要声张。梁海棠向周方淮汇报陆上将收留乔燕之事,梁海棠想马上抓捕她,周方淮同意了梁海棠的计划,梁海棠带人去军营做防疫工作的检查,徐副官带她去了地下室检查,张副官欲想阻止,接到消息后他向陆上将汇报。

  梁海棠搜索之后没有发现乔燕,张副官带兵请梁海棠等人离开,徐副官想替她开脱,双方争执起来,陆上将知道后派人将梁海棠等人抓起来,周方淮生气之下给局长打电话,他只能忍着。陈少杰向周方淮提议现在不能去要人,他担心会激怒陆上将,曾诚也同意陈少杰的观点。

  梁海棠被关在军营的监狱里,她从没受到这样的委屈,三天后周方淮带着陈少杰去军营里向陆上将要人,周方淮向陆上将赔礼道歉,陆上将最后同意放人,陈少杰在许诺之下去领梁海棠回去,他在走入监狱的那时起看到了不同寻常的梁海棠,她没有了往日的飞扬跋扈。

  梁海棠看到陈少杰时哭着抱住他,周方淮拿出电文给陆上将,让他去重庆国防部报道,陆上将认为此时不太妥当,他知道这是国民党的调虎离山之计,陆上将的手上有十万大军。乔燕劝陆上将不要去重庆,陆上将知道她是想让自己和共产党接触,他听后要好好考虑一下。

与狼共舞第33集剧情介绍

  周方淮接到上锋命令准备制订破坏西南区爆破图,爆破主要对象是重点建筑,周方淮将任务交给陈少杰,主要考虑到梁海棠身体太弱,陈少杰答应下来,会后周方淮留下梁海棠。曾诚想参与制订爆破图的任务,他找陈少杰商量,还答应暗中帮忙他。周方淮让梁少棠回去好好休息,考虑一下撤退的事情。陆上将接到调令后没有离开的意思,周方淮派人继续对他进行监视,他担心陆上将率军投靠共产党,梁海棠想抓住陆上将的弱点逼他去重庆,周方淮同意了。

  周方淮在街上看到很多店铺都暂停营业,他深夜来到喻仲深家中,周主淮说起盛华开业时候事先说好的分红,喻仲深同意分红,但兑现有些困难,喻仲深同意凑好后给他送去。喻仲深准备亲自过问公司账目,他对周方淮有些痛恨。陆夫人和女儿囡囡被人绑架,陆上将知道后十分生气,他命人查询原因,乔燕在一旁听到,她感觉此事有蹊跷,乔燕猜出对方的目的是想要挟他,还判断是西南总署的特务所为。

  乔燕让陈少杰尽快搞清楚对方目的,陈少杰需要陆上将的协助,他将爆炸图的事情告诉乔燕,他们要想办法把西南区完好无损地交到解放军手里。陈少杰对曾诚的举动有些奇怪,他拿出经过筛选的建筑交给周方淮看。陆上将找周方淮要人,那是陈少杰故意安排的,陈少杰看着周方淮的样子感觉他确实不知情,也许是梁海棠私下所为。陈少杰跟踪梁海棠时被她察觉,但陈少杰巧妙地避开,他躲在一旁看到梁海棠关押陆夫人和囡囡的情形。

  陆夫人听出是梁海棠的声音,梁海棠交待手下不要伤到母女两人。陈少杰等梁海棠走后来到那间屋里,他自称是梁海棠让她来的,行动队的人拦住他,陈少杰只好动手解决他们,他答应将她们安全送到家,陈少杰为保护她们的安全还挨了一刀,他带伤开车送她们见到乔燕,乔燕见陈少杰受伤后急忙送去医院抢救,乔燕在外面焦急地等着,幸好那刀不是致命伤,只因失血过多要好好休息一下。

  陈少杰醒来后见乔燕在身旁,陆夫人和囡囡被安全送回去。梁海棠向周方淮汇报情况,他没想到她会用那种极端的方式。周方淮准备用暗杀的方式来除去陆上将,任务交给梁海棠,她准备从行动队找人。乔燕拿出组织上的条件交给陆上将,她向林代表汇报情况。曾诚将爆破方案交到陈少杰手上,他对台湾的也不看好。

与狼共舞第34集剧情介绍

  陈少杰在卫生间听到行动队的谈话,他猜出他们准备暗杀陆上将,陈少杰命门岗对进出车辆严加盘查,梁海棠出门时被检查,陈少杰在车上看到检查情况,车上发现一些武器与和尚的衣服。陈少杰给乔燕打电话得知陆上将在去空闻寺的路上,他说出可能遇到的危险,梁海棠派人在空闻寺里布防,乔燕及时赶到将实情告诉陆上将。陆上将在重兵保护下来到空闻寺,梁海棠看到后只能命人撤退。梁海棠开枪后被发现,他没能狙杀陆上将,行动队的人被士兵追杀,梁海棠逃脱。

  林代表和陆上将成功会谈,陆上将为了西南百姓的安全愿意和平起义,对于部队的改编特意成立工作组,林代表将和平解决西南区问题的方案交给陆上将,陆上将也拿出西南军力部署图。乔燕知道刚才那个狙击手是梁海棠,陆上将也怀疑他身边有特务,乔燕知道给梁海棠报信的人就在那几个副官之间。陈少杰和乔燕在酒馆的谈话被特务听到,他想搞清楚暗中帮助之人,陈少杰拿出西南区爆破图给乔燕看,他说出那些细节都是曾诚完成的。

  陈少杰看出曾诚不想让西南区毁于一旦,每个爆破点都没有引线。陈少杰在回去的路上怀疑酒馆刚才趴下的人有问题,他调头回到酒馆,问过伙计之后了解了情况。陈少杰听到电话铃声响起,他接过后确认对方就是梁海棠,这明白那个就是梁海棠安插在军方的内线,陈少杰一声不吭,他挂过电话后让伙计以后不要再在那里工作。梁海棠派到小酒店后,那里已经关门,她给军区打电话找徐副官时发现军区所有电话已经无法接通。

  除副官将保险柜的钥匙交给一名士兵,还说出行动计划。陆上将及时封锁军营才使得陈少杰避免暴露,徐副官在士兵的陪同下过去开会,他的办公室被查封,陆上将已经命人查封所有副官的办公室,徐副官去开会时被缴械。几名副官被软禁,电话线已被切断。徐副官趁机打死看守在夜里逃走,张副官向陆上将汇报情况,乔燕担心陈少杰会暴露。

  陈少杰从门卫那里接到乔燕的电话,梁海棠已对电话内容进行监听,陈少杰和乔燕用暗语对话,他清楚军内的卧底已经逃走。梁海棠将电话录音拿给周方淮听,她怀疑陈少杰在说暗语。此时的西南总署已经形同虚设,梁海棠知道自己已经接近目标,她猜出徐副官已经接受核心,梁海棠认为陈少杰就是内鬼。周方淮告诉夫人离开时间,他们准备晚上悄悄逃走,还让她准备两身朴素一些的衣服。

与狼共舞第35集剧情介绍

  周方淮收拾东西悄悄离开西南总署,周夫人也在家里让仆人们收拾值钱的行李。梁海棠想过之前的事情之后拿枪来到陈少杰面前质问大黄狗的意思,她怀疑给他打电话的人就是乔燕,她在总署里从来没遇上对手,还一口咬定他就是内鬼,陈少杰不慌不忙,梁海棠无奈离开。徐副官给梁海棠打去电话,他没说出内鬼是谁,徐逼官提出要三张去广州的火车票,还约定见面地点。西南军区提出和平起义,梁海棠听到广播后心有不甘。梁海棠见到徐副官行色慌张,徐副官索要火车票,她拿出自己的票交到他手上,徐副官说他看到共产党卧底是曾诚。

  梁海棠不相信曾诚是共产党,她让徐副官给曾诚打电话,曾诚接到电话后洋洋得意,两人约定见面地点,梁海棠监听到通话内容,她让徐副官可以带着妻儿离开,梁海棠要杀死曾诚,曾诚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乔燕和陈少杰会面说起西南总署的事情,那里已经乱套,只有梁海棠不慌不忙,乔燕让他调查清楚曾诚的真实身份。

  梁海棠在约定时间和地点上见到曾诚,曾诚转身想走时又回头和她谈起来,梁海棠听了曾诚的话后有些激动,她看到他拿出全城的爆破图,梁海棠拿枪指住他,曾诚中枪后倒在地上,梁海棠轻而易举地拿到爆破图。陈少杰在曾诚办公室没发现他,与陈少杰的暗战早已成为梁海棠的动力,曾诚死在她的枪让让梁海棠没有一点兴奋,她在怀疑自己的直觉。

  陈少杰仔细听着那卷录音带,他判断出电话里的人正是徐副官。张副官带人冲入西南总署接管,梁海棠趁机逃走。周方淮开车赶往机场,半路上遇害到封锁检查。陈少杰分析曾诚的死可能是梁海棠干的,案发现场没发现那份爆破图,他判断梁海棠已将爆破图带走。徐副官在火车站被抓捕,他将嫁祸曾诚的事情说出来。想要逃走的周方淮夫妇在城门口被抓捕,周方淮在审讯室见到陈少杰,陈少杰说出自己的真名叫王铭筠。

  王铭筠答应周方淮不会对他家人动手,周方淮不承认梁海棠护送他出城,王铭筠猜想徐副官可能被梁海棠欺骗。梁海棠悄悄地潜伏下来,她命人弄来一些炸药。排爆的同志在有些地方没能找到炸药,陈少杰想到梁海棠可能在城门闹事,他马上赶过去。解放军进入江城,乔燕和陈少杰在欢迎队伍中四处寻找,陈少杰看到窗户上伸出的枪口后开枪还击,并追赶过去,狙击手见状匆忙逃走,陈少杰和乔燕追赶过去,陈少杰开枪打死狙击手后带着乔燕赶往西南总署,他判断梁海棠已将炸药藏在西南总署的大楼里。

与狼共舞第36集剧情介绍

  陈少杰断定梁海棠已经将所有炸药安装在总署大楼里,因为破坏西南区的和平交接,和把陆上将,林代表,政委、乔燕以及陈少杰一网打尽,是梁海棠的终极目标。而现在的和平交接仪式,是梁海棠下手的最佳时机。陈少杰和乔燕来到总署大楼办公室,到处寻找炸药的位置,乔燕准备安排人秘密排查,却被陈少杰以时间不多而否决。突然间,彼此意识到被梁海棠掌控着一切,于是他们意识到可能已被梁海棠监控起来。梁海棠一定在会议室放置了窃听器,准备所有人到齐后引爆炸弹,陈少杰决定引出梁海棠,由乔燕负责大家安全撤离。会议里所有人都到齐了,陈少杰假装说要与乔燕结婚,并请陆上将做证婚人,骗取梁海棠未引爆炸弹,众人走出会议室,陈少杰与各位领导讲述了总署大楼被监控,及有炸弹事情后,大家安全撤离。大家来总署大楼外,按照陈少杰安排好的一切,陈少杰假装在总署大楼向乔燕求婚。陈少杰敏锐的眼光意识到在总署楼上出现了梁海棠熟悉的身影。陈少杰大声宣布向乔燕求婚,梁海棠听后为之一振。陈少杰邀请乔燕跳舞,来激怒梁海棠,引梁海棠现身,一边是欢声笑语,一边是危机四伏。陈少杰故作镇定环视周围的一切。乔燕和陈少杰等周边同志准备,见机行事。终于发现藏在楼上的梁海棠,陈少杰和共党同志已经安排好了下一步该怎么做,走廊里,陈少杰和梁海棠持枪而立,陈少杰告知梁海棠自己是中共地下党员王铭筠。告知总署已不再存在,共产党已经解放西南,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梁海棠是阻止不了历史的选择。立场的不同,爱情的失落,梁海棠准备同归于尽,梁海棠告知自己也是别无选择,由于梁海棠爱着陈少杰,在陈少杰和梁海棠跳舞之时,陈少杰趁机打落了梁海棠手中的引爆器,二人在走廊里进行生死搏击,由于彼此都有一个感恩的心没有对对方下毒手,最后梁海棠选择引爆炸弹。陈少杰被送医院得到救治,死里逃生。共党同志安排乔燕照顾住院的陈少杰,彼此间更坚定了那份信念,乔燕向陈少杰表达了爱意。一周后陈少杰出院,打点行装准备奔赴下一个战场,执行下一个任务。喻老板的手下唐经理将一封信交到陈少杰手中:讲述了自己叫王砚,原来陈少杰的亲生父亲就是喻老板。之前的‘蚂蚁计划’也是喻老板暗中帮助自己。陈少杰解开所有疑团……王铭筠终于得知,自己的身世之谜,却无力挽回什么,爱情友情乃至伦理亲情,在那样的动荡年代里,终究显得太过渺小,当记忆远去,化为历史中的一缕青烟,唯有信仰力量支撑着他,不畏艰难险阻的继续前行……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