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25-30集
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与狼共舞第25集剧情介绍

  曾诚端着蛋糕给译电处送去,他看到周方淮生日之事上了报纸,周方淮因此被停职检查,西南总署的各项事宜交给曾诚代理,曾诚高兴之余找到陈少杰并将电文内容读出来。陈少杰听后对曾诚大加夸奖,还问起周方淮如何处理,他知道上锋会派检查组过来。观察组吕组长来到西南总署,曾诚率人迎接,观察组向总署工作人员问起周方淮的一些情况,唯有曾诚说了很多周方淮的坏话,还拿出记录,曾诚将之前准备的东西都拿出来,只求将周方淮置于死地。

  曾诚安排吕组长喝花酒,开会时曾诚坐到了处长的位置上,吕组长在会上要宣布对周方淮的调查结果时接到电话,他将之前的结论全部否定,上面有人对周方淮加保,当曾诚得意之时周方淮走入会议会,曾诚有些诚惶诚恐,吕组长宣布周方淮官复原职,周方淮在观察组临行时还送给吕组长不少礼物。大川来到陈少杰家中,他得到消息后向陈少杰说起国民党的蚂蚁计划,要秘送两人去台湾。

  陈少杰要尽快搞清楚蚂蚁计划,他想起了周方淮桌上的那个文件袋。陈少杰借还文件之机看到周方淮抽屉里的绝密文件,他见到梁海棠后置之不理,梁海棠追到他办公室里问起来。陈少杰在办公室里呆到很晚,等众人离开后他开始行动,陈少杰打开周方淮的办公室后打开抽屉的文件夹,可打开后里面没有内容,陈少杰迅速将门锁上,见到大川后说明情况,陈少杰认为他把蚂蚁计划交给梁海棠负责。

  陈少杰只负责把蚂蚁计划搞到手,之后送到茶叶桶里,行动不让他参加。周方淮亲自分配了任务,他让陈少杰负责总务科的工作,陈少杰不想管总务科的事情,周方淮也是无人可派。周方淮听说警备司令部来了一位特派员,他打算亲自去会一下这个朱特派员。陈少杰走马上任,间诚前去庆贺,陈少杰将他请到办公室里,曾诚看到一小箱珠宝,陈少杰让他帮忙将那些都换成金条。

  陈少杰故意支开曾诚,他判断名单上孙俊涵应该被梁海棠藏起来,陈少杰要找到蚂蚁计划的具体内容,他要冒险去梁海棠的办公室寻找那份计划。陈少杰趁无人之时打开梁海棠的房门,梁海棠在抽屉上放了鸡毛,陈少杰打开后看到需要的内容,他迅速将它们都记下来。梁海棠半路返回,陈少杰看到了绝密文件后听到外面声音,他趁机将鸡毛放回抽屉并藏在柜子后面,梁海棠回办公室后将机密文件拿走,陈少杰跳出窗外后翻到隔壁房间,梁海棠没有发现蛛丝马迹。等梁海棠开车出去后陈少杰跟踪上去。

与狼共舞第26集剧情介绍

  梁海棠发现陈少杰在后面跟踪,她停下车后问起陈少杰的去处,陈少杰说他去医院替处长取药,梁海棠见他离开后派人过去调查。梁海棠到后听说孙俊涵要绝食,那房子是周方淮亲自挑选的,孙俊涵认为他们的做法就是绑架,梁海棠派人给他打吊针。周方淮回去后有些生气,他向他问起对梁海棠的看法,陈少杰准备将处里的闲钱发给工作的兄弟们。

  陈少杰问起行动队的情况,他让人想办法联系一下王勇,主要是解决家庭困难的成员,以便趁机套取情报。陈少杰见王勇等人去了顺风酒楼,大川在焦急地等待消息,他拿到了茶叶桶里传来孙俊涵的位置。等王勇从酒楼出来后陈少杰跟踪他至孙俊涵的住处,大川找陈少杰商量行动事宜,他是擅自行动,两人见面后大川说出情报出现在茶叶桶里,陈少杰知道他们被人监视,很可能已经暴露。

  陈少杰感觉事情太过蹊跷,两人都面临危险,他们只能见面行事,陈少杰让大川提出警惕,还把茶叶店暂时关张几天。陈少杰给电话局联系让他们将最近三天城南的电话通讯记录送过来,陈少杰看到后仔细地研究起来,他发现每到吃饭时间衡山路23号都会拨打一个固定号码,陈少杰将消息传递给大川。周方淮让陈少杰去一趟码头见到喻仲深后将一些东西拿回他家,陈少杰的脑海中一直在思索着给大川提供情报的人,他心中有太多的疑问。

  陈少杰在码头上将货接走,他在途中将车停后检查货物,打开后发现那些都是假钞。大川扮成送饭人去了衡山路23号,孙俊涵将吊瓶全部拨出,梁海棠看到送饭的大川后询问起来,大川谎称以前送饭的伙计生病了,他趁机打探着那里的防守情况。大川回去后将情况告诉陈少杰,他猜出孙俊涵的房间位置,他们要想办法救出孙俊涵,两人商量好营救孙俊涵的办法,营救成功后大川会在第一时间内将他送到城外交通站。

  陈少杰发现小洋楼在深夜向某个地方打了很多电话,那个号码很陌生,打过去之后才知道是国立医院,陈少杰猜想孙俊涵可能在晚上出事,他去医院给周方淮取药时见到特务将那里包围,这让陈少杰判定孙俊涵就在国立医院,他要尽快通知大川取消行动。梁海棠知道陈少杰来后调查起来,结果没发现什么破绽。陈少杰出去后命人让大川取消行动,大川接到消息后匆忙离开。孙俊涵从手术室里出来,医生检查他留在医院里观察几天。周方淮指责梁海棠用医药维持孙俊涵的性命,曾诚在门外听到了他们的谈话,陈少杰看到他在那里。梁海棠仍然怀疑陈少杰,周方淮指责她一根筋。

与狼共舞第27集剧情介绍

  周方淮让梁海棠将事情搞清楚,还让她保证孙俊涵的安全。曾诚将换的十根金条交到陈少杰手上,他私下扣了几根。陈少杰将孙俊涵的处境告诉大川,这给大川争取了时间,陈少杰提出在医院里将孙俊涵营救出来,但不能冒然行事,陈少杰让他不要露面,大川将小伍介绍给陈少杰支配,暗中给他们提供情报的人还没有消息。曾诚向陈少杰说起蚂蚁计划,原本要开会也取消了。陈少杰向下属问起王勇在医院里站岗,这才了解孙俊涵可能得了心脏病。

  周方淮向陈少杰问起去医院拿药之事,他劝他以后和梁海棠在一起的时候收敛一下。曾诚在西南了无牵挂,陈少杰在车上向他问起如何知道蚂蚁计划,曾诚怀疑他和梁海棠有一腿。陈少杰故意把曾诚带到茶叶店,他想通过他的一举一动观察曾诚是否是送情报之人。医生发现孙俊涵曾有心脏病史,需要住院静养,梁海棠了解情况后要带他离开。

  小伍伴成医院电工要进特护室时被特务问起来,王勇搜身后让他进去,他在修灯之际将纸条塞到孙俊涵手上。梁海棠将孙俊涵转移,陈少杰和大川在一旁查看,他们准备在孙俊涵被送回医院的时候动手,陈少杰负责接应他们。孙俊涵按纸条上写的假装晕倒,小伍和大川配合将送入手术室的孙俊涵从窗户外放下,陈少杰接他离开,梁海棠见到医生后被问起病人情况。

  梁海棠冲入急救室发现小伍,大川成功逃走,梁海棠将小伍活捉。周方淮夜里接到梁海棠的电话后十分生气,孙俊涵被成功送到交通站进行转移,大川认为小伍牺牲了,大川感觉对不起他。周方淮看到报纸上关于孙俊涵的消息后十分生气,他派人查一下那家报社,是梁海棠故意透露给他们的,这让周方淮不解。小伍经过抢救脱离生命危险,梁海棠派人封锁消息。

  孙俊涵的失踪让梁海棠对孙少杰再次起疑,但她没有证据。梁海棠在门口看到电话局里来给陈少杰送通话记录的工作人员,她查看了那些记录,上面有衡山路23号的地址,梁海堂拿着电话记录生气地来到陈少杰办室室对他进行质疑,这激怒了陈少杰,陈少杰指责她想找替罪羊,梁海棠想去找周方淮时被陈少杰叫住,他不怕她的怀疑。上锋为孙俊涵的事情质问周方淮的能力,周方淮批评梁海棠,梁海棠要将功补过,还拿出电话局的通话记录,梁海棠将怀疑讲出,还请求二十四小时监控陈少杰。

与狼共舞分集剧情介绍 第28集


  梁海棠的理由是内部监控,周方淮提醒她不要莽撞,但最后还是同意了她的提议。梁海棠派人对陈少杰实施监控,小伍恢复的很快,他的情绪很激动。
  
  周方淮向陈少杰问起报社上的事情,陈少杰说梁海棠太不地道,周方淮不得不相信处里还有共党坐探。陈少杰去医院的路上发现有人监视,他是按周方淮的命令去那城取药,他没想到会在医院里见到喻仲深,尾随过去之后才发现了喻仲深的狠毒一面。
  
  陈少杰在西餐厅里整治了跟踪的特务,喻仲深向周方淮说起用假钞换真美元之事,那些假钞的伪造水平很高,喻仲深已经想到退路。梁海棠指责手下无能,陈少杰听到后推门进入,梁海棠解释说是内部监控,陈少杰也准备对她进行内部监控,他要跟着她不离开,这让梁海棠无法正常工作。
  
  梁海棠走到哪儿,陈少杰都跟着,两人来到周方淮面前,陈少杰要求她将跟踪自己的人撤走,他让周方淮给个说法,周方淮劝他不要往心里去。梁海棠派人将小伍从医院里转移到郊区监狱,小伍在监狱中被梁海棠质问,他知道他们的手段,梁海棠命人对他用刑的时候要多加注意,千万不能让其死去。
  
  周方淮让夫人近期再去一趟当铺,还交待不要让曾诚跟着。局长让周方淮进行内部了清查,周方淮保证把张副主席安全地送往台湾。跟踪陈少杰的人被周方淮撤回,梁海棠向周方淮问起来,周方淮向她问起审问小伍的情况,他建议她主协出击,给对手设置圈套,还把护送张副主席的密电告诉梁海棠。
  
  周方淮开会时说出蚂蚁计划,梁海棠坚持称内部有问题,曾诚认为泄密者就是知情人,梁海棠和他争论起来。周方淮开会时支开梁海棠,曾诚和陈少杰被留在那里,他们看到了张副主席的资料,曾诚知道他是亲共人士。梁海棠将报纸拿给小伍看,小伍面对刑罚守口如瓶,他没打算活着出去。

与狼共舞第29集剧情介绍

  小伍被送回监牢后吐血了,同一牢房的狱友对他加以照看。大川派人增凯德饭店打探张副主席的情况,到那里后一无所知,大川找陈少杰商量营救之事,最棘手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尽快找到张副主席的下落,陈少杰将张副主席的资料交给大川。陈少杰看到司机提着盒饭外出,他敏锐地感觉到那可能和张副主席的下落有关,陈少杰开车跟踪过去时遇上曾诚,他解释说是司机老王来送饭,处长派他来跟着,陈少杰无意中打听到张副主席在青年巷,但不知道具体位置。

  大川和陈少杰从地图上分析着张副主席位置的可能性,他们准备想办法先混入小旅馆。小伍要用最后一口气和对方战斗到底,狱友老方向他说起床下的地道,还让他一定要保密,老方自称他一直在云南做地下交通员,他试着从小伍嘴里套话,小伍对他没有设防,老方的话取得了小伍的信任。曾诚带人负责防守青年巷,大川带人住进那里的小旅馆,他通过望远镜看到梁海棠经过那里,大川猜出梁海棠是在唱空城计,他判断万国饭店是个诱饵,还怀疑张副主席就在前日军代表处。

  大川提出营救办法,他从掌柜那里知道青年巷的地下都是管道,大川还下去查看过情况,陈少杰感觉还是应该小心为妙。陈少杰来西南总署时发现周方淮、曾诚和梁海棠都不在,他心里感觉青年巷那里可能有问题,陈少杰决定冒险去试探一下周方淮,但为了大川等人的安全也只能如此。陈少杰来到周方淮家里见到裁缝铺的董掌柜,董掌柜被他问起来后有些紧张,陈少杰怀疑其中肯定有问题,他猜想那衣服可能是为张副主席而做。

  陈少杰将文件拿给周方淮,还说起曾诚的说辞,周方淮让他有时间多去青年巷照应一下。陈少杰问起周方淮董掌柜的来由,他意识到其中一定有问题,陈少杰将目肖投向了裁缝铺的董掌柜,他知道从内部无法打听到消息,陈少杰看到董掌柜进了一家小旅馆,他想尽快通知大川,大川从望远镜中看到陈少杰的到来。

  陈少杰到青年巷后向曾诚说起万国饭店对面的青年旅馆,他提出要带人去查一下那里的情况,曾诚派人中跟着陈少杰去旅馆里搜查,大川意识到可能真的出事了。陈少杰见到大川后让他们赶快撤退,大川出去后才知道张副主席在鸿运昌旅店,大川带人过去试探虚实,结果遇上梁海棠带人过去,大川扮作天津客商离开。大川回去后被陈少杰指责起来,大川不听劝说。

与狼共舞第30集剧情介绍

  陈少杰让大川不要鲁莽,他们了解了那里的守卫情况,一场大战在所难免。陈少杰冲入鸿运昌旅馆将张副主席带走,等梁海棠接到电话后知道张副主席被人劫走,交通站的老刘见到眼前的张副席后发现他是冒牌货,刘少杰收到消息后震惊不已,他想到自己可能已经陷入周方淮的奸计。陈少杰仔细回想着前面发生的事情,大川担心他有危险。梁海棠向周方淮汇报情况,她想辞职不干,周方淮对此也十分吃惊,挫败感让梁海棠很难受。

  周方淮让梁海棠不要管张副主席的事情,还告诉她说张副主席还在他们掌握之中,梁海棠这才知道那人只是替身。张副主席的事情让陈少杰意识到周方淮的老奸巨滑,陈少杰有些难以判断。老方告诉小伍说地洞已经挖通,小伍的双腿被打的不能走路,老方想带他离开,小伍让他出去后到闵行路四十三号茶叶店找大川说明情况,老方向他问起西南总署的内线,可小伍根本不知道。老方是梁海棠安排到牢房里套取消息的,他将大川的情况告诉了梁海棠。

  梁海棠听完老方的情报后知道西南总署肯定存在内线,老方认为内线在高层。梁海棠准备去抓捕大川,大川有些焦急,陈少杰听到敲门声,他出门时看到地上的纸条,有人给他报信说茶叶店有危险,陈少杰慌忙赶过去。梁海棠带领行动队将茶叶店包围,大川慌忙躲藏起来,梁海棠命人乱枪扫射,还亲自开车闯入,大川无力抵抗只好束手就擒。陈少杰在房梁上看到梁海棠端掉茶叶铺并活捉大川,太多的疑问让陈少杰思绪万千。

  梁海棠在周方淮面前力荐老方,周方淮让他们去找陈少杰领钱,梁海棠不愿意过去。老方敲开陈少杰办公室的门,老方对他溜须拍马,陈少杰套出他立功的原因。周方淮向梁海棠问起大川情况,她想从他身上揪出内鬼。陈少杰将钱拿给老方,老方看到钱后心花怒放,陈少杰约他晚上在南城黑市交易地点等着。

  周方淮来到喻仲深家中,喻仲深说起他有船要去台湾,还想让周方淮派人去押船,周方淮一口答应下来,周方淮夸奖夫人穿着漂亮,周夫人准备将一些名贵家具运到台湾。陈少杰见到老方后将他杀死,他替小伍和大川报仇。喻仲深将周方淮的那些家具运到船上,还想让他将张副主席一块捎走,喻仲深同意让他上船,一群人突然将张副主席劫走,周方淮也被人拿枪指住脑袋,船上的货也一并被拉走。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