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13-18集
与狼共舞剧情介绍

与狼共舞第13集剧情介绍

  梁海棠放下洗好的手绢就离开了,乔燕怀疑杨远是陈少杰和梁海棠杀的。陈少杰和商铭硕在办公室里谈话,他还为老魁的死感觉到难过,曾诚突然推门进去,商铭硕借机离开。西南局举办了新年晚会,陈少杰在会上还模仿起蒋介石讲话的腔调,曾诚上台提意让陈少杰表演节目,陈少杰让曾诚扮舞,他唱起了夜上海,周方淮和喻仲深携夫人前来,陈少杰和曾诚迎上去,周方淮让陈少杰去外迎接一下陆上将等人到来。

  喻仲深向周方淮说起趁着战争发国难财之事,他向他保证物资问题,两人相约共同发财。陆上将看到乔燕后并不高兴,陈少杰原本认为他不会来,没想到陆上将还是来了。陆上将见到周方淮后说起蒋介石下野,喝了一杯酒之后就匆匆离开,周方淮知道共产党是风声水起,还分析起势态发展情况,他清楚蒋介石还在忻口指挥战斗。

  梁海棠换上晚礼服来到宴会厅,这让众人都很吃惊,周夫人还让她和陈少杰站在一起。周方淮在台上发表新年贺词,他希望众人在新年里精诚合作。曾诚对梁海棠的着装大加夸奖,周方淮提出让陈少杰和乔燕表演一段舞蹈,两人的舞蹈赢得全场一片喝彩,余汉群和梁海棠的心里都不舒服,曾诚还故意在梁海棠面前说陈少杰和乔燕很般佩,梁海棠站在那里喝了不少酒,曾诚约她跳舞时被拒绝。

  周夫人提出让陈少杰请梁海棠跳舞,梁海棠有些尴尬地走入舞池,还按照陈少杰教的方法做起来,她十分紧张,陈少杰感觉她太笨了,还说她差的太远,梁海棠十分羞涩地从舞池跑开,喻夫人让周夫人看紧梁海棠这样的女人,喻夫人的突然呕吐让他们提前离场。余汉群约乔燕跳舞时被拒绝,曾诚过去安慰他。舞会结束后陈少杰开车送梁海棠回家,她在车上问起乔燕的舞蹈,陈少杰向她说起对女人的看法。

  梁海棠还向陈少杰问起对她的看法,他的话让梁海棠有些生气,但那都是实话,她问起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陈少杰的回答是都喜欢,这又让梁海棠突然感觉到幸福。回家后周夫人向周方淮说起梁海棠对陈少杰的眼神,是她故意安排陈少杰送梁海棠回家。大夫给喻夫人把脉后发现并没怀孕,只是胃部不适,大夫建议他和夫人通过现代科学查下病因,喻仲深同意前往,但要注意保密。

与狼共舞分集剧情介绍 第14集


喻老板和私人医生聊过之后,便让私人秘书秘密安排去洋人医院做检查。
  
  周方淮收阅了南京的电报,感觉南京电报发的太频繁了,是曾诚送来的,周方淮暗示了曾诚去暗查中共党员,叮嘱曾诚要小心去做事,曾诚想先引诱共党上钩,然后再一网打尽。
  
  办公室里陈少杰接到地下党组织秘密接头人新的联络地址,使陈少杰坐立不安,便请病假,乔燕这一次很是配合,去给陈少杰买药。余汉群看到乔燕给陈少杰买药后心里十分嫉妒,于是告知梁海棠,陈少杰生病了,梁海棠十分关心陈少杰,恰巧陈少杰从办公室出来,去与地下党组织新的联络人见面。对梁海棠的关心婉言谢绝。
  
  陈少杰一个人来到永盈裁缝店,见到的地下党却是在一起的乔燕,彼此间大惊一场,乔燕下达组织新任务,一个叫钱进的同志神秘失踪,组织判断可能被捕,乔燕安排陈少杰去秘密调查,陈少杰要求组织营救及安排谭一波的家人。
  
  曾诚在监狱审问钱进,曾诚首先开了个玩笑说:进钱也好啊。便拿钱收买钱进,钱进却骂曾诚无耻。钱进死不开口,曾诚对钱进使用生不如死的方法,对钱进恐吓,钱进宁死不屈,曾诚只有安排手下进行毒打,但要留活口。
  
  陈少杰回到办公室,看到梁海棠送来的药品,梁海棠走后,乔燕赶到办公室告知陈少杰钱进被关押起来,钱进未死,陈少杰赶到梁海棠的办公室,对梁海棠表示感谢,风趣的逗笑,趁机偷看了梁海棠的审问资料。陈少杰又偷偷禀报了乔燕,二人推测审问的人一定是曾诚。
  
  曾诚把审问钱进的细节上报了周方淮,周方淮表示十分赞赏曾诚。陈少杰在厕所撞见了曾诚,陈少杰告诉曾诚自己有好烟,曾诚来到陈少杰办公室,通过曾诚的谈话陈少杰看出端倪,确定以及肯定钱进一定在曾诚手上,于是陈少杰和乔燕准备营救。
  
  曾诚从办公室里出来,来到牢房,继续审问钱进,对钱进讲他剩余时间不多了,便给了钱进一支香烟。曾诚走后,陈少杰便来到了牢房,巡视一遍之后,他看到有一个犯人正在吸烟,对身边的狱长讲犯人吸烟在监狱里是不允许的,狱长随后禀报说是曾诚科长允许的,此时,陈少杰已经断定了自己和乔燕预言的一切。

与狼共舞分集剧情介绍 第15集


陈少杰到牢房里看过钱进。陈少杰回到办公室与乔燕商议如何营救钱进,安排下一步行动计划。
  
  钱进叫看守把曾诚叫到牢房来,有话要对他说。曾诚亲自与钱进对话,曾诚对上次吸的烟十分感兴趣,是因为曾诚在烟下了海洛因,钱进对这一次曾诚给的烟感觉就是雪中送炭,并且十分感谢曾诚科长,愿意为党国效劳。
  
  曾诚回到办公室,并向周方淮禀报审讯钱进的进展,周方淮指使曾诚假意枪毙钱进,引诱地下党的出洞,准备一网打尽。周方淮大笑曾诚聪明一时。曾诚听了周方淮的讲述方案,如的珍宝似的离开了。
  
  办公室里,陈少杰和乔燕正在准备营救钱进的方案,正好上一次准备营救谭一波时偷配的牢房钥匙可以派上用场。晚上,陈少杰来到监狱,和监狱看守一起喝酒,趁着大家喝的醉醺醺的时候,陈少杰让大刘去给曾诚送酒,自己以买烟为借口偷溜进牢房准备就钱进。但是,曾诚在这个时候来到了牢房,看见喝的醉醺醺的看守人员,曾诚大怒,他叫看守打开牢房,并走了进去,这时陈少杰正准备用配的钥匙打开钱进的牢房,还好乔燕及时赶到,陈少杰没有被曾诚发现。随后钱进被押解到刑场,
  
  陈少杰和乔燕对一直处于非常高的保密级别的钱进这么快就要被枪决的事情表示十分蹊跷,两人怀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玄机。
  
  夜晚,钱进被带到郊外,曾诚指挥队员正准备假装枪决钱进时,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同事突然冲了出来,双方开火,这是周方准的计谋,现在共党上钩了,曾诚立马指挥停火,顺势放走了钱进。
  
  陈少杰和乔燕在裁缝店等钱进的到来,陈少杰和乔燕争执,钱进营救得太轻松,表示深感怀疑,乔燕十分信任钱进,在一旁的陈少杰看出了钱进的问题所在,与自己之前所见种种迹象相吻合,乔燕喊陈少杰离开,陈少杰认为不妥,便安排乔燕留守在裁缝店看护钱进。晚上,钱进的大烟瘾大发,却难以控制,到处找曾诚给的那包烟,这时陈少杰出来了,自称是曾诚手下做的手脚。钱进对曾诚给他下毒的做法十分愤怒。
  
  曾诚上报周方准从信息科传来的消息,周方淮十分欣喜,把这个好消息上报上峰,周方淮进一步肯定了曾诚是未来副处长之位,曾诚心中乐滋滋的,回到办公室对手下的人态度突然变得严厉了,还派人去叫梁海棠跑步到他的办公室,梁海棠听后大怒。

与狼共舞分集剧情介绍 第16集


  梁海棠来到陈少杰的办公室,对陈少杰献殷勤,恰巧属下请梁海棠去曾诚办公室要求梁海棠跑步去,梁海棠十分气愤,无奈之下,曾诚只有亲自来请梁海棠,他邀请梁海棠去参加舞会,被梁海棠不屑的拒绝了,陈少杰对曾诚是奉承一番。曾诚是开心至极。
  
  喻老板把周方淮带到自己收购的大片土地,并告诉周方淮在这地块上发现了煤矿,并且已经找专家测量一下是矿场资源丰富。告知也有周方淮一部分,请周方淮在运输上提供帮助。在利润分成上是四六成,令周方淮十分满意,在喻老板的提议之下,周方淮又把监狱的犯人作为免费劳动力提供给喻老板。

  
  在车上,乔燕告知陈少杰不要爱上梁海棠,彼此间也似乎擦出爱的火花。
  
  周方淮回家之后,其夫人对煤矿利润十分在意,又对党国人员政治问题十分感兴趣,无意之中,说道曾诚陪同周方淮夫人一起去当铺,周方淮怕曾诚知道自己太多的事情,在周夫人游说之下,周方淮打消了戒备曾诚的念头,这时,曾诚又来给周夫人送礼,周夫人是眉开眼笑。机灵的曾诚没吃饭就离开了。
  
  余汉群向周方淮报告其手下准备调离军区,周方淮准备陷害其手下,故意设一个圈套。按计划行事,叮嘱余汉群一定要小心。
  
  随着陈少杰的出来曾诚也尾随而来,要看看陈少杰的机密。陈少杰给喻老板送通行证,喻老板十分开心。陈少杰看到喻老板送的金条十分惊喜。喻老板还带陈少杰逛自家的大院子。两人闲逛时,喻家的一个佣人抱着一个婴儿跑出来,说是要给孩子看病,喻老板见陈少杰在此,便假惺惺地给了欠这位佣人的工钱。
  
  陈少杰出来时,在门口看到了哭喊的妇女与婴儿,便将喻老板送与自己的金条给了妇女与婴儿,恰被喻老板家的下人看到,并禀报给喻老板,喻老板判断陈少杰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刚刚接到局座电话的周方淮气愤万分,对曾诚大发雷霆,大骂曾诚是酒囊饭袋。放走了钱进,是曾诚的失职。曾诚回到情报处,不停地发传真给钱进,可是久久不能联系上。
  
  回到办公室后,周方淮对陈少杰和梁海棠讲述了钱进投诚的事情,梁海棠怀疑地问道:有哪些人知道钱进假枪决事情?周方淮说:“只有自己和曾诚知道”。周方淮转身质问梁海棠:你在怀疑我吗?

与狼共舞分集剧情介绍 第17集


曾诚请求陈少杰帮他说好话。曾诚向陈少杰说,周方淮做的事情他都知道,周太太每次到当铺去当了多少根金条,他都有记载。要“整”周方淮,他是有办法的……
  
  周方淮将共党的活动频率图给梁海棠看,共党最近的活动比较频繁,梁海棠看后立即去查情况。周方淮询问梁海棠她最近和陈少杰的进展情况。梁海棠主动邀请陈少杰晚上8点一起去看电影。到了晚上,梁海棠一人坐在电影院里,电影已经开始了,陈少杰久久未到,不久后,曾诚拿着陈少杰给他的电影票来到电影院,并坐在梁海棠的旁边,梁海棠还不知道自己旁边坐的是曾诚,电影演到精彩的时刻,曾诚主动去牵梁海棠的手,梁海棠很生气并发现了旁边坐的人原来是曾诚,立即起身回家了。

  
  第二天,梁海棠的下属监测到共党地下组织又在发电报,还知道大概的位置,梁海棠带领手下去监听。陈少杰一个早上都没来上班。梁海棠监测到的信号正是陈少杰和乔燕正在接受的电报。梁海棠发现信号监测到的地方是永盈裁缝店,于是立即带人去搜查。梁海棠的下属发现陈少杰和乔燕在同一间屋子里试衣服,立即汇报梁海棠。梁海棠冲进来看见陈少杰和乔燕在同一间屋子试衣服,正在相互欣赏、试穿衣服,梁海棠非常的惊讶和尴尬,心里有很多的疑惑。梁海棠走后,陈少杰对乔燕说梁海棠对自己的好感有一天可能会救他们的命,乔燕质问陈少杰的想法就像花花公子,陈少杰调侃乔燕说,从乔燕的话中闻到了醋味。
  
  余汉群将偷拍的照片上报周方淮,周方淮对余汉群做的事情十分满意,得到周方淮的赞赏,周方淮叫余汉群把资料立即寄送。
  
  陆上将致电商铭硕询问马师长被逮捕的事情,并向下属质问马师长的事情。陆上将十分生气,认为周方淮在压自己的气焰。
  
  余汉群和周方淮在车上,余汉群得到周方淮的赞赏。一群人在会议室等待周方淮开会。曾诚等人调侃余汉群他与乔燕的事情。周方淮到会议室,宣布新的任命——任命余汉群为副处长,大家都很惊讶。
  
  梁海棠反复回想着陈少杰和乔燕在裁缝店的情景,心里很乱,下属向梁海棠汇报有间报社有共党的信号发出,里面一定有电台。

与狼共舞第18集剧情介绍

  陈少杰让乔燕不要小看余汉群,毕竟他已经是副处长,周方淮让梁海棠不要多想,余汉群主要负责情报工作,梁海棠怀疑乔燕是共产党。曾诚见到陈少杰后说起他们开会之事,他担心周方淮会故意疏远自己,曾诚让他小心行事。

  梁海棠向周方淮说起两次行动时乔燕都出现在现场,余汉群替乔燕开脱,梁海棠下一叔准备监控乔燕,周方淮让她将可疑报社一并端掉,还把曾诚的手下归她指挥。梁海棠派人对乔燕24小时监控,余汉群找梁海棠谈话,他提出调查乔燕的办法。

  陈少杰不相信梁海棠只是来喂鱼,特别是红日报社被端了之后。乔燕在街上被人绑架,还让张妈准备三十根金条,乔燕看到余汉群时问起原因,余汉群向她问起是否和共产党有关系,还要替她想办法,乔燕指责他虚伪,余汉群知道从情报学的分析上来看乔燕值得怀疑,他提起了张妈。

  张妈给陈少杰打电话说乔燕被绑架了,梁海棠监听到之后将陈少杰带到周方淮那里,周方淮向他问起那些花边新闻,还让他陪着夫人一起打麻将。余汉群在西南总署门口看到张妈后假装不知道乔燕之事,张妈很紧张,她想让他帮忙,还提出找陈少杰商量一下。梁海棠和周方淮托住了陈少杰,余汉群故意支开张妈,张妈无奈只好发报,这让她陷入梁海棠的圈套之中,陈少杰下楼时张妈已经离开。

  梁海棠带人悄悄跟在张妈后面,陈少杰在房顶看到这一切,他翻墙制止了张妈发报,还说那是个圈套,陈少杰让张妈按他说的做。梁海棠带人闯入张妈那里进行搜索,张妈假装镇定,他们没有发现电台,梁海棠命人将张妈带走审问,张妈在审讯时失口否认。陈少杰利用张妈留下的发报机继续发报,这样成功地洗清了张妈和乔燕的嫌疑,乔燕见到张妈受刑后指骂梁棠。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