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女神4集剧情介绍

 
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毓道告诉殿下太祖的瓷器摔碎过,他根据父亲说的方法往瓷器中倒热水向殿下证明。井儿和父亲坐在院子里,井儿说她本来想用鸡子白,但师父让她用蚯蚓,结果真的看不出来,乙檀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江天放过他们。殿下说如果他证明不出来就是死罪,一刻钟过去了没有一点异常,殿下让人把毓道拉出去,江天颤颤巍巍上前捧着瓷器摔了,殿下大怒,江天说有粘着剂和没有粘着剂的地方不一样,殿下仔细观察果然如此,殿下问是谁修补的,光海说是他打碎的也是他修补的,周围人都屏气无声。殿下让他重新修补好,殿下看见祭阳所内乙檀的瓷器明白事情,命人将乙檀收监。

  乙檀把睡着的井儿抱进屋盖上被子,宫里来人带走他,井儿听见声音跟随出来求他们放过父亲,那些人推到井儿泰道赶到替井儿挨了几下,井儿心急晕了过去。

  仁嫔斥责吏判要他找众大臣商议如何除掉光海,光海去找殿下为乙檀开罪,殿下说这样是为了让他活命。殿下审问乙檀,乙檀承担了所有的罪责。井儿把自己关在屋里哭,泰道站在院子里心疼井儿光海再三思索后出去却被侍卫拦住。天亮泰道陪井儿进城。朝堂上,吏判间接请求殿下判光海的罪,低昂下故意会错意下旨判乙檀死刑。吏判去找仁嫔汇报情况,仁嫔说信城刚读完书经,不让说晦气的话,他退去。仁嫔告诉儿子因为他她才得到吏判等人的忠诚,她说他会是将来的世子。

  井儿在城楼上敲鼓鸣冤,泰道在下面担心她,光海后悔自己不应去找她,给她带来灾难。殿下觐见光海,井儿在宫殿内让光海说明是她做的,光海想起乙檀的话闭口不谈,殿下问江天是否相信瓷器是井儿所粘,江天不相信,井儿说如果是父亲他一定会有鸡子白,但她并未用。井儿害怕君王的威严已经被吓哭,殿下让她做一个让他感到无比满足的最美的碗证明自己。从宫殿出来,光海喊住井儿问她需要什么,井儿埋怨他不说出真相,井儿拜托他让她见父亲,光海无能为力。

  毓道找光海问他是不是对他很失望,光海厌恶的说没有,光海说他得到了父王的信任,间接告诉他粘瓷器的人是井儿。毓道回家对江天说,江天说井儿只是想为父亲开脱罪名,让他以后不要再参与此事惹祸上身。

  井儿不停的做瓷器,泰道劝她休息会,井儿郁闷最美的碗该是什么样子。临海带人“好意”帮光海整理东西让他快点搬出景云宫,光海对他忍无可忍发了脾气,临海狠狠说他不会让他要好运。井儿瞌睡了仍在制碗,实在瞌睡一头栽在半成品上,井儿熬夜都流鼻血了,泰道心疼她所以去找水灵借了一件明朝的瓷器。光海在去井儿家的路上看见钟秀运载分院的用料,钟秀忙跪地说他想帮助井儿,光海接下亲自给井儿送去,泰道说井儿打算放弃。

  泰道请求光海见乙檀,乙檀知道井儿和殿下的约定,乙檀告诉泰道让井儿去工坊工具箱下拿一本书。光海让泰道当他的武士,泰道说只要他答应守护井儿他就会答应他,光海为他们的互相保护所感动。师父得知井儿要制作最美的器皿,他间接向井儿解释了美的含义,井儿也从父亲留给她的书里有所体会,她也知道母亲的愿望,井儿制作好碗进宫见殿下。

  殿下让江天评价井儿的碗:粗糙不精。井儿向殿下解释了碗的含义,碗底的线条代表母亲喂乳的母之心,碗内的凹凸代表她承寿牢狱之苦的父亲的眼泪。井儿已泣不成声,殿下反问她这样就能动摇他的心,井儿说如此他就不陪坐上龙椅。吏判出面拖出井儿,众大臣附和,殿下阻止他们,吏判再次让治她罪,光海说那他该如何治罪。殿下最终感动赦免了与这件事有关的人,大臣仍不罢休,殿下说让他们先扪心自问,说完退朝回去。

  光海祝贺井儿取得成功,井儿向他道歉她打碎坛子,光海诧异她不知道实情,井儿听过他的解释后非常生气他差点害死她和父亲。井儿去大牢门口等父亲,看见憔悴的父亲放声大哭说自己以后一定会听父亲的话。光海被禁足,他招来江天肯定的告诉他他会向父王推荐乙檀去分院。乙檀看见乙檀父女恨不杀之。吏判对江天说他令他失望之至。

  乙檀带井儿去泰道家庆祝,泰道父亲说希望他们可以求光海给泰道一个职位,几个人开怀畅饮。江天在分院听钟秀说乙檀为人品质比他好,将这些记在心里。孙行首带水灵拜访乙檀,乙檀希望她可以放了水灵,井儿看见水灵很是激动,水灵告诉井儿她爹成为分院边首了。江天怀恨在心让马风去刺杀乙檀。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