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女神7集剧情介绍

 
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井儿抬头看见泰道就是那天抢她腰带的人,她大喊有小偷引来了官兵,泰道捂着她的嘴躲了起来才没有被官兵发现,他质问井儿草鞋的主人现在在哪,井儿说就是她,泰道不相信,井儿穿上草鞋用当初泰道系鞋带的方式证明自己真的是草鞋的主人,泰道不等她系好亲自蹲下身帮井儿系好,井儿这才意识到他是泰道,井儿抱住了他。

  光海在疗伤,太医说幸好没有伤及骨头,太医问光海是怎样受伤的,光海想起白天和井儿在一起躲避抢匪时井儿拿石头扔抢匪却扔在他的背上,井儿还说是为了救他,自称他的救命恩人。

  井儿靠在泰道的肩膀上昏昏欲睡,她求泰道让她去分院,他知道她为什么要进入分院,井儿也不想分开,泰道低头的井儿说话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天亮了,泰道伸手帮井儿挡住阳光,他看着井儿心里想他们刚刚重逢,她却又要离开他,她可知道没有她的日子他是如何熬过的,井儿醒了,泰道放下手,井儿说哥哥变了,她睡得如此不舒服他都不将她抱起来放在地上,泰道笑笑说现在她已经长大了,泰道拉井儿起来时伸脚绊住井儿,井儿吓了一跳,泰道说她这样如何在男人堆里生活,泰道又用井儿示范几个动作,井儿道歉说说好重逢后不再分开,她现在却食言了,泰道说趁他没有反悔前赶紧离开,井儿问他不送她,泰道说他还有事拿起剑先离开了。

  泰道将井儿必经路上的荆棘处理好,他说井儿要做什么就去做,他会保护她,泰道又抓住想要打劫井儿的人,井儿一路无阻走到了分院。在分院他们面临第一层考验,每个人去砍足够的柴回来,井儿到底是女孩抢不过那些男人,她独自前行想起师父说过红松是最好的烧瓷木材,她找到红松却不知自己已经越过禁线,她拿出斧头正要砍时被官兵阻止并强行带走。

  毓道向父亲汇报工抄军被捕盗厅带走一事,江天责备儿子这些天魂不守舍,如果宫里知道这件事分院的面子往哪放,毓道谁他会去请求信城不将此事传到宫里,江天说不可以让信城知道。江天去找光海说明了此事,井儿在大牢里不安生,看守她的人强忍着不发怒告诉她光海会来处理,井儿听光海会来她想起妓院的事高兴的说光海还欠她一个人情,他一定会相信她的。

  光海进来,井儿跪在地上说出玉带的事,她抬头看见不是自己见到的“光海”,她请求光海转达“光海”放她出来,她还想成为第一沙器匠,光海想起父王问她选工抄军的标准,他回会选有远大梦想的人,他听见井儿的话说他会去求“光海”看是否原谅她。泰道为了井儿去选武比赛想要进入王宫,他之前去找孙行首问是否有办法让他进入分院,孙行首没有办法,泰道从孙行首商团出来,火灵追出来说井儿已经死了,火灵让他为自己考虑考虑,但火灵还是告诉他选武的第一名可以选择自己想去的地方。

  井儿被放了出来,她带着东西去砍柴然后回到分院门口等待,钟秀看见井儿,井儿以为他认出她了,井儿请求他让她见见考试官大人,毓道看见井儿拽住钟秀就问有什么事,毓道看见井儿砍的柴,井儿向毓道解释她的看法和做法,钟秀说井儿就是昨天闯入禁线的人,毓道不听他的话收下井儿让他带井儿去工抄军宿舍。钟秀带井儿到宿舍,井儿看见他也要装着不认识,心里有些悲哀,钟秀以为她害怕了。

  毓道去给江天说他收了闯禁线的人,江天问他是要和他对着干,煜道问父亲不能相信一次他选的人。钟秀带井儿去见江天,江天考她辨别泥土,井儿看见江天又想起他对她的侮辱。江天让井儿找出最适合做瓷器的土,并说明它为什么最好,井儿蒙住眼睛根据师父教的方法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江天吃惊井儿的答案,井儿获得进入工抄军的资格。钟秀和同事打赌井儿是否可以通过,接货钟秀输了20两。江天服输承认儿子的才能超越了他,他也感到欣慰。江天在分院里看见太平(之后井儿改名为太平)喊住她,江天告诉她毓道德性格,让她多辅佐毓道,太平有些吃惊。

  仁嫔不放心儿子和光海在分院一起工作,她听吏判说太平闯禁线的事就以此事为由请求陛下辞了信城的职位,她将责任推在光海的身上。陛下宣光海和信城了解事情缘由后竟然让光海跪下求得信城原谅,仁嫔假装为光海求情,光海不领她的情,真的面朝信城向他道歉。

  井儿站在分院的门口告诉爹她进入分院了,光海心情不好骑马过来,井儿告诉他她通过了江天的测试,光海惊讶露出不相信的表情,井儿说今天她高兴不和他计较,她感谢他的帮忙请他吃饭也庆祝自己进入分院。

  井儿喝一杯酒就有些醉了,他说起“光海”喝酒,光海也感慨大哥一喝酒就惹事,井儿还说他竟然喊“光海”大哥,光海无奈,他说亥时分院就关门了,井儿抱怨他不早点告诉他,还让他这次不可以弃她于不顾,光海将井儿弄上马,井儿昏迷着还向光海道谢,光海拉着马走到分院门口,他想要敲门,井儿清醒过来不让他敲,井儿借他的马翻墙进入分院,井儿让他牵好马因为她小时候坠过马,光海想起他接住坠马的井儿,井儿跳进分院就让光海走了。

  毓道在画瓷器,钟秀看见桌子上放的回回青说是行首商团的东西,毓道白天就去了商团,行首说火灵不在,有事就告诉她,毓道得知那女子叫火灵,他说他想要回回青,行首没有给他,毓道苦恼的走出去,火灵喊住他拉着他的手跑到无人的地方将回回青交给他,她说自己不可以耽误太多时间,临走时回眸一看牵住毓道的心。火灵回到商团,行首高兴的说就等时机勾出江天。

  张贴的皇榜上没有泰道的名字,这时一个人带泰道去见吏判,吏判让他见了仁嫔,泰道本来要离开,但仁嫔让泰道进入分院保护信城,泰道答应了她。陛下接待了大明使者,使者让陛下慎重选择世子。仁嫔跟在陛下身后让陛下注意身体,陛下拍拍她的手让她清心寡欲照顾好信城,仁嫔回到居所大发雷霆,陛下的意思是不会让信城担任世子,她说她绝对不会坐以待毙,她要得到明使者的信任,吏判说江天已经开始准备。

  江天费心血做出精美瓷器准收买使者,吏判对江天说不能有一点闪失,江天逆吏判的意思说自己会亲自将瓷器交给仁嫔娘娘。临海也想讨好使者,他找光海要分院的最好沙器,他说这是他成为王世子的最好方法,光海赶走了临海,临海将光海桌子上的钥匙偷走了。井儿在分院看见临海,井儿还认为他是光海,井儿说她会为他做事,临海利用井儿去沙器室拿瓷器,井儿挑了江天刚刚制好给仁嫔的瓷器,她抱着瓷器出来恰好碰见江天,江天说他居然偷瓷器,井儿傻眼了。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