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女神13集剧情介绍

 
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井儿没能亲口告诉光海她的身份,光海不承认眼前的是以前的井儿,他不听井儿的解释,转身离开,毓道和他说话他也没搭理,井儿抱着瓷器在哭。毓道去看光海亲手制作的瓷器,看见井儿泪眼汪汪,井儿说光海大人说她只是一个工抄军。井儿拿着自己以前制作的瓷器向光海道歉,她会去求得原谅。

  江天对信城说工抄军的试题出来,光海听说是“推拌泥”就想起前几天和井儿一起制作瓷器时井儿教自己,江天见他出神以为他不喜欢这个试题,光海说没事。在分院光海看见井儿直接走过。

  井儿喊泰道出来,她说光海已经知道她的身份,泰道说是他的错被大人认出来了,井儿坚定的说她是不会离开分院,她要成为好的沙器匠。

  殿下让儿子们品茶,临海听着父王的话随着附和,殿下强调清心寡欲,临海说王室需要以身作则,光海打断临海把责任归到自己身上,他让光海和临海去拿他们母亲最喜欢的茶具,仁嫔提着一颗心,殿下还念着恭嫔。临海认为父王还想着母亲,光海知道父王是为了避免世子的位置才突然出此下策,让仁嫔死了那条心。殿下托福临海重任,但是他的表现让他放不下心,殿下暂任他为副提调。

  仁嫔气愤,她找江天问原因,把错归结到江天身上,他应该做出质朴的茶杯,但是江天说王室应该和民间不一样。江天回分院拿出他和乙檀当年竞赛的茶杯让分院的人评价,他说低贱的瓷器是上不了台面,所以乙檀和他女儿死于悲命,井儿听着他的话强忍着,江天让下人把乙檀的瓷器杂碎,人都散了,井儿还在发愣,毓道喊发愣的井儿让她扔了。

  毓道找父亲说他赢得郎厅的那天,江天希望儿子继承他的职位成为最好的沙器匠。井儿拿着茶杯走到废弃的瓷器堆还是没有扔掉。井儿去找师父说这件事,她强忍住没站出来,井儿告辞时师父追出来交代井儿不能让江天知道她是乙檀的女儿,井儿说她会小心的,师父还是担心井儿。

  殿下认命了大题学帮助他。临海请吏判喝酒,他认为自己会成为世子,他问吏判仁嫔给了他什么,他让吏判跟随他,吏判惶恐。吏判向仁嫔禀报事情,他顾虑信城不是长子缺乏名分,仁嫔说他要见大题学。大题学和光海在下棋,大题学是光海的老师,他提醒光海该承担重任了,光海说希望到时候老师会站在他这一边。

  光海在分院看见人和井儿开玩笑,光海说他们偷懒,井儿顶撞了他,光海离开,井儿又亲自去给光海道歉,她希望她可以堂堂正正站在他面前,但是光海无动于衷说他认识的井儿已经死了。临海找光海时看见光海亲手制作的瓷器,他嘲笑光海,他 也知道了井儿女子身份。

  毓道去商团找火灵,行首说火灵身体不适回家休息了,毓道担心火灵,让行首带他去找火灵,行首不得已说出火灵的事。毓道见到火灵,火灵还是一心为毓道和江天着想,毓道很欣慰。回到分院毓道给父亲说了这件事,他希望父亲让火灵回商团工作,江天厉声警告毓道不要在有这种心思,毓道不屈服,他说他会在有成就的那天求父亲接受火灵。

  江天让光海去查看考试,光海拒绝了。井儿在练习,菊飞让井儿去山上找材料,她骗井儿说比赛时间推迟了,井儿碰到钟秀,钟秀说没有推迟,井儿赶紧回去了,炼菊飞让她离开分院,炼菊飞还把责任全部推倒井儿身上。毓道让光海去看结果光海依然拒绝,钟秀找光海说井儿被算计了,但是这次光海不帮忙,钟秀也没办法。毓道问井儿这件事,他说光海这次按严令办事,井儿找光海说她会尽快找到白土的,让光海不要插手。

  分院的人分给井儿白土,井儿不想连累他们,她还是要自己找白土。结果就要公布了,井儿才来,她的三个朋友偷偷将井儿的白土放在案板上,光海阻止毓道出声说他来了,钟秀宣布结果井儿竟然通过,菊飞又阻止他们说井儿根本没白土,井儿解释她是在材料室看见就要扔掉的陶石,就拿来做白土了,菊飞还是纠缠不休,但是毓道看在井儿卖力的份上,他让井儿通过,毓道说井儿的推泥土不能做瓷器,井儿说可以,毓道让她把自己的泥土和其他人的放在一起做,如果成功就留下她,井儿答应。

  晚上休息井儿还感谢菊飞让她明白一件事,菊飞说大家都知道却没有告诉她,说明大家都讨厌她,井儿白土问对她好的几个人为什么对她好,原来是泰道的威胁,井儿苦笑。井儿和泰道见面,井儿很感激他,泰道正要对井儿说话,井儿看见光海躲了起来,光海亲口对泰道说他会撵井儿离开分院,泰道说乙檀死的那天那人不是单纯的强盗,泰道让光海不要剥夺井儿的权利,等他抓到那个人他会告诉他,井儿听见他们的对话。

  井儿情不自禁在瓷器上写名时写了真名,她的瓷器被拿去烧制,她还是不承认自己的不行,毓道气愤她的坚持。钟秀和另一人拿着瓷器摔,看哪个结实,井儿一心担忧,结果井儿获胜,江天也吃惊,毓道输给了井儿,钟秀宣布“柳太平”合格,江天听见她的姓氏想到了乙檀。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