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女神9集剧情介绍

 
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井儿闯到监狱门口,泰道护着她俩人被换进监狱。殿下惩罚光海和临海下跪。井儿请求监狱头禀告殿下光海无罪,泰道怒斥井儿她还要在意光海到什么时候,光海害她失去夫亲,害他们分离五年现在还不能再一起,井儿沉默了。

  信城回到办公的地方发现泰道被绑在椅子上,信城听泰道的话便告知光海太平(即为井儿)为他澄清事实,光海立马起身准备去见太平,临海以为光海想要自己求活,他无理取闹,光海说他只是让太平离开。信城说王兄擅自离开父王会生气的,光海说他不可以再连累其他人,他给信城讲了乙檀的事,泰道在一边听光海自责,他隐忍着。

  太平对光海说她要说明真相让殿下饶恕他,光海说她一个工匠的话谁会相信,他严厉的说了太平让她回去了。临海见光海平静回来,他抱一下光海说他果然是亲兄弟。

  井儿独自回到火灵那,火灵问她泰道怎么没有回来,井儿说哥哥生她气先走了,火灵激动的说泰道为了她进宫做侍卫,火灵让她不要在缠着泰道,放泰道去过自己的生活。她说她所认识的井儿是一个坦率的人,不会说谎,现在她对她失望。

  井儿站在分院仰望天空问爹她到底该怎么办,江天走过来问井儿她澄清光海的事办得怎么样,井儿说没有做成反而成了他的负担,江天说以前他的一个朋友就是因为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位置引来杀身之祸,井儿听着他的话发呆,江天说那么多天没有干活该认真干了。井儿想起江天对父亲的侮辱果断走进分院开始工作。

  仁嫔火上加油想要殿下治光海和临海的罪,殿下说事情发生在分院,如果追究责任信城也无法脱身,他是为了她和信城才没有治罪,仁嫔恨得咬牙。殿下下令饶恕了对光海和临海的惩罚。

  井儿因为道歉一事在分院受人排挤,毓道让她自己找点事做。光海让井儿认识了临海,让临海给井儿道歉,临海说他一个王子向贱民道歉成何体统,他愤怒的说如果不是他的出生他母亲也不会死亡,将罪责归到光海生死,临海摔门离开。井儿安慰光海后也离开。

  仁嫔拜见了使者说殿下下令的事她也无法反抗,她示意江天拿出瓷器,使者说不屑于这件瓷器,江天说如果他不满意他会重新做更好的,使者说提起信城对仁嫔说侮辱他这个皇帝代理人,他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使者进宫觐见殿下,他拿出意见瓷器传达皇帝的旨意,让他们做一个和这件瓷器一样的以证明该国的能力,殿下承诺他一定会做出来。

  殿下宣江天将任务交给他,江天说这样的瓷器不是轻易做出来的,殿下不听理由,江天不领命,殿下即将爆发脾气,毓道接下了这道懿旨。殿下让信城负责这件事,他说如果不成拿他试问。仁嫔拦住从宫殿出来的光海和信城,问光海分院近日发生的事与信城有什么关系,信城想要替他求情,仁嫔让儿子闭口继续审问光海,光海说他会负责,光海看看信城难看的脸色,让他回去休息,仁嫔以为他想让儿子称病逃避,信城说这样不行。

  江天责备儿子擅作主张,他听了儿子的意见问儿子准备如何做,毓道说了自己的方法,江天说那样是不行的。井儿在一边干活,听见有工人向钟秀请假休息,他说江天一定会失败,逃命要紧,井儿思索是否有事。江天让儿子品尝他调制的水,毓道尝过后惊讶不已,江天说他很久以前就开始这个课题,但都未成功。毓道回去准备开工,钟秀装病也请假,井儿提水进屋,毓道说近期不用来工作了,他不想伤及无辜,井儿说她想在一边学习帮助他,毓道应允了。

  光海去视察情况,发现沙器匠少了很多,他知道那些人是装病,让毓道召回他们,远东说有太平帮助就行了,光海交代一番说也会帮助他制作瓷器。江天请求仁嫔想办法和使者好好商量,帮助他儿子,吏判说他大胆竟然向娘娘提出问题,仁嫔说殿下的旨意她怎么可以改变,江天先离开了。

  江天看着儿子忙碌,毓道说青瓷已经做好,江天说外观可以就看能不能得到认可,井儿跑去请光海鉴别青瓷,江天也请各位沙器匠鉴别,效果甚好,井儿用青瓷倒茶让光海品尝,光海摇摇头劝他们不要气馁。江天找到孙行首问是否有青瓷,行首说在朝鲜青瓷早已消失,江天给她三天时间找到上好的青瓷土送到分院。毓道惆怅哪里弄青瓷土,井儿想起她在师父那里见到过青瓷土,师父还让她抓在手里体验土的粘性,她告诉毓道她知道那里有青瓷土,毓道正准备和她一起去找,光海进来说他和她一起去,让毓道留下查看他带来的书籍。井儿担忧一路上光海发现她的身份。

  火灵去分院送土,毓道接待了她说有东西给她,毓道送给她一件用回回青制作的瓷器,火灵说了一些好听的话,她放下瓷器笑着说等他成功时她会来收瓷器,江天进来让火灵赶快离开,他警告火灵不要有非分之想。火灵处理好事情和钟秀说几句话就离开了,她没有说出太平的真实身份。

  井儿和光海一起去找师父,井儿因为拦截船只不小心掉进河里,光海以为她在玩耍,待了一会才有所意识,他跳进河里看见井儿的衣衫被水冲开,他将井儿救上河岸疑惑她为什么女扮男装。火灵看见泰道问他是等井儿,火灵告诉他井儿和光海一起去找青瓷土了,泰道无奈。井儿醒来天已经黑了,光海带她在上山留宿,她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她出来问是不是他救她,光海说还会有谁,井儿问他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光海不说透却说她害他着凉,井儿跪下道歉帮他烤鞋,光海看着地上的井儿问她还要骗他到什么时候,她到底是谁。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