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女神12集剧情介绍

 
火之女神剧情介绍

  太平站在慕华馆的院子里赏月,使者派人捉拿她,他解释给太平说让她跪地求饶,太平刚强的反抗说他是卑鄙小人,使者让人讲太平带下去。泰道正准备出手,光海骑马赶来让泰道和他一起行动,他去拖延时间,让泰道去找一样东西。

  泰道跳墙进入慕华馆,光海去问使者要人,他要见一面太平,泰道进屋找东西发现太平躲在一边,正在和光海说话的使者听说被盗,他说自己有急事赶光海离开,太平河泰道拿着他收受贿赂的证据准备告发殿下,下人传话慕华馆被包围,使者气愤又无可奈何。

  光海向太平道歉,太平说他帮助他更多,泰道说太平受惊他们先离开,光海看着太平远走的背影想起井儿,井儿也该如此大了。光海回宫向父王禀告今天所发生的事,殿下问他是否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光海义正言辞的说如果再有此事他还是会如此。临海看见光海说他做了了不起的事,临海让他准备哥哥当上世子弟弟该做些什么,他俩指的不是一件事,临海认为光海救了自己喜欢的男儿身太平。

  仁嫔对吏判说光海不可以做世子,吏判安慰说临海市不能成为世子的,让他不要担心。师父问太平非得去分院,太平还要完成对父亲的承诺,所以她一定会成为最好的沙器匠,师父劝不动她,太平搂住师父让他留在行首这里,师父说就是讨厌她才会离开。

  太平看见坐在院子里的泰道想起他说的话,她和光海一直结缘让他心里不安,太平上去对哥哥说她以后再分院会避开光海大人,不会和他结缘,让哥哥放心。江天假好意向太平道歉,还说她没事就太好了,毓道看着父亲说他是个可怕的人,面对对不起的人还能心安理得,本来欲走的他又转身给父亲道歉。钟秀看见太平感到吃惊,太平说没去明朝以后就留在分院了,钟秀uo人就要有分寸,太平问她住在哪里,钟秀看见分院的那个女人就让她们住在一起,她交代太平她喜欢安静,让她不要吵她,太平为之前的事向她道歉,然后问如何称呼她,她根本不领情。

  太平区找毓道,毓道说他要给他加赏,让太平提出要求,太平说她想要跟他学习轮车,毓道想想工抄军的任务答应她的要求,太平感激不尽。信城喊光海问他是否受伤,信城问是不是太多,光海这才知道他是泰道。光海一个人发气练习武艺,他叫来泰道问太平的事,光海咄咄相逼说自己曾经见过他们这样的兄妹,泰道听他这么一说想要告辞,光海说他今天要和他真剑比较。

  俩人较量,光海问他为何不亮明身份,泰道说他们只是短暂相逢没有必要,光海很气愤说要治他俩的罪,泰道赶紧跪地请罪,光海问他装死离开的原因,泰道说为了躲避他,自从他出现井儿的生活发生变化,光海问又为何出现在他面前,泰道说明原因,井儿想要成为沙器匠,光海让泰道不要告诉井儿他知道了她。

  光海拿着井儿死前的鞋感慨,他想起和井儿第一次见面发生的事,他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光海在分院专门为难吩咐太平,让她做任何事,一口一个“太平”,井儿还是不得不好脸相迎。光海找江天说他想为他敬重的师父准备礼物,江天让他随便选择,光海说他想自己做体会一下做瓷器的活。江天让太平帮助光海,光海说太平只需要告诉他如何做就行,让太平陪同。毓道看光海很坚定,他说他要好好教大人,江天呵斥让他注意礼节。

  光海去瓷器室挑了瓷器让井儿画,他看着井儿认真的样子说他要等瓷器完成后亲自让井儿告诉他她的身份,如果她不如实他不会原谅她。光海又挑了各种各样的瓷器选择它们的特点让井儿画样,井儿反驳被光海阻止。井儿画成样品让毓道看,毓道让井儿帮忙,井儿说她做不要,毓道用学习轮车为交换条件。

  光海亲力亲为不要井儿帮忙,井儿挑他的毛病,光海用井儿说的方法踩泥很累,井儿让他继续,光海看着在一边看书的井儿说起他们在陷阱的事,井儿惊慌让光海出去她来收尾。分院的人讨论太平,看见泰道走过来赶紧假装干活,泰道看见光海吩咐着井儿干事情,井儿累的和泰道说几句话还是得跟着。井儿教光海和泥,结果她和的还不如光海。

  毓道去找火灵,行首说不在,他回去的路上看见火灵被人拦截,他出手救了火灵,他装晕等火灵去喊大夫使爬起来说自己丢人了。火灵关心他,毓道问她有没有受伤。

  江天看见儿子手上的伤就知道他又去商团了,毓道说是自己不小心摩擦的。井儿喊光海去学轮车,光海说他有地方要去,井儿说毓道在等他,光海说做好瓷器要虔诚他让井儿带路去祈求。井儿和他去山泉下,光海站在下面淋水,井儿帮他守着,光海祈祷完站在井儿背后喊“太平”,井儿在玩耍还说自己在守着。

  俩人回到分院光海让井儿帮他换了衣服,他看着井儿一点点帮他整理好。江天去商团找行首告诫他不要打毓道的注意,江天让她把火灵赶出商团否则分院不与商团交易,火灵跪地求饶,江天不理睬转身离开,行首让火灵先回家休息。

  泰道回去看了父母,他们在一起吃饭看见火灵就打趣他和火灵,泰道拉开火灵问是不是井儿出事了,火灵说是她出事了,她被赶出商团了。

  毓道教光海和井儿学习轮车,光海学习困难,毓道夸井儿有天赋,光海吃醋让毓道也帮他看看,毓道说不要着急。光海找毓道让他赢过太平,毓道竟然让他和太平学习。井儿告诉毓道说近日光海很奇怪,光海进来毓道借口走开了,他真的跟着井儿学习,井儿手把手教他,井儿抬头问他懂不懂,看见他笑得模样丢开了手,样具一下坏了,光海想起井儿说过的话。

  井儿每天晚上偷偷练习轮车被同屋的女人发现,女人教训了她,井儿希望她可以理解自己,她却说和她在一个屋晦气,不想被她连累。井儿被她赶了出去,井儿看着天空对父亲说她已经满足了。

  光海和井儿期待瓷器的出炉,他期待井儿说出自己的身份,光海说就算瓷器打碎她不是也很在行,井儿愣住了,光海失望的让她去拿瓷器,井儿送回瓷器给光海,光海让她如实评价瓷器的好坏,井儿劝光海不要失望,光海说他失望的事她,他给过她机会,光海拿出井儿的第一件瓷器让井儿看,喊出井儿的名字。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