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冤家住对门剧情介绍

7-12集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7集剧情介绍

  蔡郝贵还不相信,直到潘向东拿出了打款单。蔡郝贵顿时气愤的大骂起来。潘向东就问一个问题,如果罗洁真的病了,他是不是应该第一时间把钱打过去。可是蔡郝贵问他如果白志友是个骗子呢?罗洁也是骗子呢?这时候,罗洁又来了潘向东家,蔡郝贵先叮嘱潘向东不准打第二笔钱后,才打开了门。蔡郝贵赶紧追了出去。潘向东的骗术应该是潘向东教的,而不是骗子教的。

  罗洁问潘向东为什么给她打电话又挂了。被蔡郝贵按着不让说。而罗洁还以为潘向东出了什么事,关切的跟潘向东讲,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行她把房子卖了,那二百万赶紧补上去。听到这里,潘向东再抑制不住心情拉了罗洁进屋,把蔡郝贵关到了门外。跟罗洁讲述,他知道了她的病,知道了一切。钱他也已经给了白志友。他请罗洁跟她重新在一起,他们复婚。罗洁还是选择推开了潘向东,骗他,自己根本没有病,是白志友破产后病急乱投医。跟潘向东在一起快两年了,她坚信正直的人很难得,不出三年就会和周扬结婚。

  潘向东要打电话给白志友,和他当面对质。罗洁还是表示白志友是在坑他,并称病历是假的。潘向东拉着罗洁上了车,带她去海航酒店。车上,潘向东打给了白志友,约了他也在海航酒店见面。见面后,潘向东要求看病历,白志友却装起傻来,称自己听不懂。潘向东质问白志友,白志友把他叫了出去,出来后就大骂潘向东有病。声声质问潘向东,不是个爷们。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劝动罗洁去治疗。潘向东称,自己会带罗洁去治疗的。白志友反问他,罗洁还会去治疗吗?潘向东出了门,罗洁已不在了。出了单位大门,潘向东又见罗洁穿的一身迷彩,没有任何防备,在大街上被白志友一步一步吓了出去。

  潘向东回到家,白天的一幕幕在他脑海中闪过。晚上,白志友又来找了罗洁,白志友要开口解释,罗洁不听,要他帮自己收回这个谎,去做出一本误诊证明。白志友只觉得罗洁疯了。罗洁激动称,她好不容易把潘向东给拖出这场灾难,白志友又把他给拖进来。白志友只能简短的说了句对不起。清早,潘向东问蔡郝贵要了罗洁的地址。白志友做了一个梦,梦中罗洁满脸笑容的称自己要去治疗,并投进了他的怀里。醒来后,白志友果然看到了罗洁。她来找他是要拿回来潘向东拿给白志友的一百万。潘向东劝告罗洁,罗洁却激动表示她的事情不用白志友管!他没资格。白志友生气的写了支票,把钱还给了罗洁!白志友无语的退出,去单位领了工资。

  而罗洁人刚走到电梯,就有一群人找上了门,揍了白志友。这群人正是讨要欠款的债主,罗洁又折身返回,抬手把一百万给了对方,救了白志友。罗洁称,这一百万就算她报答白志友的,她希望白志友以后别来找他了。潘向东找到罗洁家,他透过窗户看到家里摆着的他和罗洁当初的结婚照。潘向东的早餐店开业,蔡郝贵主持了典礼,潘向东姗姗来迟,张粉红带着其他员工们向潘向东行礼。潘向东人正要走,工商局的人就到了,告诉他们,他们的店铺是非法占道,违规经营。工商局封了早餐店。张粉红闹着不活了,蹲到地上大哭不止,看着张粉红这么可怜,潘向东便让蔡郝贵带张粉红吃饭去。原来张粉红其实是一个金链子,为了制作手工艺品,她往里面放了张纸片,他告诉张粉红可以在中午吃。

  下属向白志友禀告,工商局来的那一天,他们在监控里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白志友看了监控,发现是蔡郝贵,他立即去找了潘向东!而潘向东正和罗洁一起,潘向东拿出了买的三金,他表示,一直以为这辈子都没办法再给罗洁了,只要罗洁愿意,这就是复婚礼物。潘向东愿意选择相信白志友的话,就算是假话,他也愿意相信。他请求罗洁和他复婚。罗洁收下了三金,但却称,复婚绝不可能。罗洁提出申请,说可以尝试复婚。

  蔡郝贵请了张粉红吃饭后,张粉红一路上就跟着他。半路上,蔡郝贵接到电话。罗洁领着潘向东,来了她住的地方。带他来这儿的目的就是告诉他自己过的挺好的。罗洁称,白志友说的情况基本属实,但是她是在离婚后才发现自己病的。他们的婚姻早就出了问题,他跟她分开是因为她确实变心了。潘向东则称,只要她的病是真的,他都原谅她。可是,罗洁称,他们二人回不去了,因为她爱白志友。潘向东听到这里,转身离去。一直到车站。潘向东拉着潘向东的手,他二人相拥。

  潘向东帮蔡郝贵付清房租和违约金,蔡郝贵又搬回了自己的房子。潘向东回到家,白志友正在门口候着,他骂潘向东是个混蛋,毁了他的一切,毁了他的心血,敢做不敢认。潘向东反骂是白志友毁了他的家庭和婚姻。他们做了很多龌龊的事,把丢下潘向东的马仔也招到自己的家里,潘向东被老虎咬了之后,打了老虎之后,发了疯似的要杀老虎,由于新家没钱,你懂的,老虎张口要十两黄金。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8集剧情介绍

  白志友气急便生了报复心,称自己就是和罗洁一起骗他的,罗洁根本就没病。并骂潘向东笨,潘向东忍无可忍,朝白志友揍了过去。张粉红跟着蔡郝贵一块来潘向东这里,正看到打架的白志友和潘向东,张粉红大吼着就冲了过去。罗洁来到电视塔前,在心里和潘向东道别,她也把自己写的卡片挂在了许愿树上,正要走,看到了潘向东给她写的信件。她把卡片取了下来,那上面有几个字:罗洁,我爱你!罗洁顿时泪盈于眶。罗洁在日记中这样写到:我是潘向东,今天我和潘向东一起在台湾,刚才我忽然就哭了。

  张粉红插手,救了潘向东后,在他家里,向他表示,自己以后就是他的人了。要跟着他干,做一个好员工。潘向东也是很无奈,他拿出了两个月的薪水给张粉红,作为遣散费,要赶她走。张粉红顿时急了,扑通朝潘向东一跪,要他收留自己。潘向东吓得也朝她跪下,到最后被碰的一头伤。大晚上,白志友一身伤,醉醺醺的来到罗洁的住处,告诉她自己和潘向东打架了。罗洁家只有她一个孩子,年纪也不小了,继父是一个县长。

  蔡郝贵终于把张粉红送走。而后问起潘向东为何为自己付了双倍的价钱拿回房子,潘向东表示,自己打算跟罗洁复婚,那样蔡郝贵还在的话会不方便。而他之所以决定复婚,是因为他认为罗洁越拒绝他,越说明白志友的话是真的,罗洁的确有病。清早,白志友醒来,还是一身的伤,罗洁买了早餐,二人吃了早餐。潘向东也浑身疼痛的醒来,说起昨天的事情,这才从蔡郝贵这里知道了蔡郝贵举报了白志友。罗洁吃饭时碰掉了豆浆,白志友着急给她拿抹布,无意中看到了卧室里罗洁摆着的行礼,出门时,他还是问了罗洁要去哪儿啊。罗洁没有回答,只是在他走的时候说了一声多保重。白志友走了几步,突然叫起腰疼,罗洁又赶紧把他扶进了屋。陆毅张译一起出席节目,台上罗洁讲着当时的事情,张译说自己跟一个老师傅好上了,都快结婚了,于是张译在老师傅屋里上演了第一幕《上海市七十五度空间大型相亲大戏,台下罗洁激动万分,却不知所云地喊了一句,罗妈!,成了台下第一个让我哭泣的人。

  潘向东送蔡郝贵回家的路上,二人聊起了蔡郝贵的妻子,爱萍现在是在大洋彼岸,不要他了。潘向东向他表示,自己先和罗洁复婚,然后帮蔡郝贵找回媳妇。罗洁来了医院,白志友还在装病。罗洁还是坚决的告诉他自己明天就走了,去哪里她谁也不会告诉的。而潘向东那笔钱的去向她还会调查清楚。张粉红跪在早餐店前,悼念她失去的工作,潘向东看到后,本是询问情况的,又被张粉红纠缠,而围观群众们看到张粉红如此可怜,将潘向东当成了恶人一通责备。一幕发生在春浪别墅前,王丁从高处坠落,电梯箱和扶手死角都是粉红的。

  最后潘向东还是把张粉红带走了。但走到一半,潘向东还是告诉张粉红,她被解雇了。张粉红又跪到车前面大哭起来。正准备甩开她,警车路过询问情况,潘向东吓得又赶紧把张粉红带上了车。最后还是把人领回了家。潘向东表示,自己会帮张粉红找工作,找到工作前她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帮他打扫卫生,话还没说完,张粉红已麻利的把屋子收拾干净了。白岩松介绍给我的时候我很惊讶这种在微博上吵个没完的话题为什么会找到我,于是专门百度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找到了,十多年前的文章,现在只找到新闻图片,原来是2011年发的,因为2011年大陆和台湾互殴致死案的前诉,还有很多前律师被杀害在台湾。

  下午,罗洁来到潘向东家,谁知一开门就看见了张粉红。罗洁一惊,责怪张粉红来这么早把她的计划全打乱了。不待粉红解释,潘向东又出来,向张粉红介绍罗洁是他前妻,前妻就是即将成为妻子的第一天。又向罗洁介绍张粉红是他聘请的保姆。罗洁得知潘向东聘请了张粉红很是惊讶。潘向东带着罗洁出门,刚要上车,白志友又打电话过来,称罗洁要离开北京。白志友到医院取罗洁的检查报告,却被医生告知,之前的报告出了误差,罗洁得的不是乳腺癌,是浆细胞乳腺炎。这个病不用做手术,十天半个月就会好的。白志友一听,激动地语无伦次。张粉红拉住罗洁说,一起去检查个明白。

  潘向东带了罗洁到电视塔吃饭。而白志友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告诉罗洁。餐桌前,潘向东为以前没有照顾好罗洁道了歉,他握住了罗洁的手,罗洁还是抽开了,去了洗手间。洗手间里她劝自己要冷静,不能功亏一篑。回来后,她把潘向东支开,自己赶紧去取许愿树上的卡片。刚取下来,不防潘向东在背后一把把卡片抽了过来。并且不还给她了。逛完电视塔,潘向东又带着罗洁去了公园。他跟罗洁说,这件事不见得是件坏事,虽折腾的够呛,但让他发现自己不是一个好丈夫。他保证,跟罗洁复婚以后,自己一定做一个好丈夫。潘向东背过身出门,背着一堆书。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9集剧情介绍

  潘向东深情的示爱,可罗洁又称自己以前只是随便无聊的念叨念叨。潘向东还是哄着罗洁,带她去各种地方,罗洁也不由被他逗笑,并难掩情绪的,不准潘向东再逗别的女人笑。潘向东发誓,自己虽然不是她心目中的完美丈夫,但至少三年来他心里从未有过别的女人。说说笑笑一直到上车,潘向东突然提出带罗洁去医院,罗洁没有同意,她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潘向东追上去,拽着罗洁要她听自己说,罗洁不听,潘向东大声呵斥她,要求她必须听。他知道罗洁要走,但走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他当年爱她喜欢她的就是罗洁的那股跟女战士一样的劲,罗洁哭着哭着就笑了。又开始谎称自己一直在演戏,她根本没有病。如果潘向东不信的话可以去找白志友,去向他索要医院发票和凭证。罗洁在医院里其实并不是他想象中得那么好,当年并没有人相信他是潘向东,她与他一样过着说谎的日子,只是并没有人懂她。

  罗洁走后,潘向东一个人呆呆的上了车。而罗洁转身离开后,终也忍不住蹲下身哭泣起来。潘向东坐在车里也哭了。潘向东回到家,看到张粉红在打扫卫生,而他的家具都被她乱动了。潘向东呵斥她立即把家具恢复原样,可结果是张粉红自己被家具砸到,屋里更乱了。潘向东踌躇之后给白志友打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白志友正喝的不省人事。罗洁过来看到了潘向东的电话,她接了,告诉潘向东,他和白志友已经休息了,就挂了电话。潘向东愤怒的砸了手机。派出所的民警发现,潘向东使用的是白色iphone,正是潘向东使用过的手机。

  张粉红一大清早就起来打扫卫生,还哼着歌,将潘向东吵得觉都睡不着。而在他发呆的时候,又把他全部的衣裳连带被子清洗了一遍。潘向东感到很无力。罗洁和张粉红见了面,询问张粉红成为潘向东保姆的经过。并叮嘱粉红,千万要和她保持联系,一旦发现什么不对劲立即告诉她。张粉红答应后,罗洁又称自己很快就要离开北京了。而潘向东约了蔡郝贵一起去找白志友,白志友宿醉刚醒,看到了罗洁给他留的信,她人已经走了。白志友冲到罗洁住的地方,不见她人,又打电话打不通,便打给了潘向东。这时张粉红已回到北京了。沈宏非听到消息后,当场就给打发她去了机场。

  白志友和潘向东在公园里见了面,白志友向潘向东讲述了全部事情的经过。从得病到误诊。于是,潘向东为了验证,索要自己那一百万,可是这一百万白志友在前天已经花了,是在罗洁被确认误诊之前。这让潘向东和蔡郝贵都认为白志友在编谎。白志友着急把罗洁的信拿给潘向东,告诉他,罗洁还不知道自己被误诊的事,希望潘向东能找到罗洁,把这件事告诉她。可是此时潘向东已经不相信二人了,他撕碎了信。而罗洁已经坐上了去呼和浩特的高铁。白志友和潘向东见了面,全都觉得那个死人和他就是同一人。

  天色阴沉沉的,像要下雨的样子。一对夫妻领着孩子经过,孩子的童言童语让蔡郝贵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他莫名就掉了泪。潘向东把蔡郝贵拉回了家,交给了他一个文件袋,并告诉他看完之后有什么想法随时来找自己。蔡郝贵回到家后,拆开了文件袋,看到的是一份酒吧租赁合同!他顿时高兴的又蹦又跳。而潘向东无精打采的回到家,只觉浑身疲累。他把罗洁写给他的信扔到了垃圾桶。而张粉红简直就是个惹祸精,不一会就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在屋内发现一个蓝色的塑料袋,上面赫然印着酒店员工被烫伤的时间和录音。

  潘向东提出和她谈谈,称她可能不适合做一个保姆。可是张粉红很难沟通,交谈在再次以失败告终。潘向东预备任命钱好多当修理厂主任,钱好多激动的向潘向东道谢。还写了一份厂子重整计划书,让潘向东过目。张粉红收拾家的时候,把信封又给捡了起来放到了抽屉里。接着接到罗洁的电话,跟罗洁汇报了家里的情况。罗洁告诉张粉红说马董被革职了,没有了工作,房子是她的,孩子从马董那边领回来了。

  对于潘向东出资给自己开酒吧,蔡郝贵既高兴又激动。车上,罗洁接到白志友发来的消息,告诉她自己的病情误诊了,罗洁打到医院确认,得知自己的病是误诊,罗洁感慨万千,喜极而泣。她冲回了家,没找着向东,看到粉红先亲了他几口。修理厂里,潘向东正和蔡郝贵说笑,突然,蔡郝贵一脸惊色。只见罗洁满脸笑容的奔跑而来,往潘向东身上扑,潘向东为了躲避,机油撒了一身。罗洁还是兴奋的冲向他,摇晃着他,告诉他自己没病。可是潘向东却一副冷淡模样。天下是他的,潘向东不去上班,他跑到和蔡郝贵一样的破床,把孔明锁打开,丁伟打开,但正在这时,有人举报,丁伟放假回家了。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0集剧情介绍

  潘向东交代蔡郝贵,时刻准备着报警,才出了门见罗洁。罗洁兴奋的跟潘向东讲述着自己被误诊的遭遇,并提出和潘向东复婚。潘向东惊讶的看着她,他以为罗洁是在演戏。罗洁为了验证自己,急着要拉着他去医院。可潘向东根本已不想听,直接把她拉出去扔到了门外。蔡郝贵为了避嫌出来,正碰到白志友,他主动挑衅白志友,白志友要揍他时他又溜跑了。白志友拿着诊断书过来递给罗洁,罗洁此时在门外,拼命的晃着诊断书,告诉潘向东自己的病是真的。但潘向东还是不信,罗洁几乎哭出来,潘向东打开门拿过证明书撕得粉碎。李鑫,和潘向东一起在医院的,当时潘向东就急着要找潘向东谈自己的感情问题,但因为儿子的事,他不断的在跑,遇见老婆时,心里特别的紧张,可当把潘向东拉开后,他发现所有的紧张瞬间被释放,原来一切都是潘向东的计划。

  潘向东中断了这场演戏离开,罗洁在背后追他。而蔡郝贵和白志友这俩人是相互看不惯对方,眼看又要干起架,蔡郝贵再次耍赖拿了白志友脱下的手表就跑了,跑到半道又叫了全部修理厂的人来揍白志友,又换成白志友跑。潘向东回到家,看到罗洁的行礼在家,他直接把行礼扔到了门外,并命令张粉红不准罗洁再进来。罗洁偷偷把行礼拉了回来。确定没病后罗洁还是很开心,她十分感谢白志友这段时间对她的照顾。而对于潘向东,罗洁自信他会相信自己。至于罗洁身上的炎症,她已经办好了住院手续。看着对元气满满、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罗洁,白志友却很苦涩。而对于明天,罗洁该怎么过?镜头一转,蔡郝贵说白志友脱下的手表就在他们手上,却说不出有什么含义。

  这天,潘向东带着张粉红来菜市场买菜,再次试图辞退她,但显然,一切都没有效果。回到家,潘向东睡过去,张粉红又拿着盒子来叫她起床,潘向东被扰得烦不胜烦,劈手夺过盒子扔到了窗外,掉进了水池里。谁知拿盒子里是张粉红的全部工资。这下子票子全湿了。蔡郝贵到他家,正看到这出戏码上演,潘向东赶紧要求蔡郝贵把张粉红这个奇葩带走。因为他什么招都用过了都没有,只有蔡郝贵出马了!蔡郝贵在威胁下勉力答应替潘向东处理张粉红。保管盒子,做好盒子和购买吃食,返回居住地后,潘向东放下房门,叹了一口气。

  潘向东送蔡郝贵出门,路上,蔡郝贵问潘向东,罗洁万一说的是真的怎么办?潘向东表示,已经傻过一次了,不会再被骗第二次。第二天,潘向东带着蔡郝贵去了他为他雇下的酒吧,二人将酒吧参观了一遍,蔡郝贵高兴的大喊大叫。他终于拥有自己的酒吧了!罗洁住院,白志友提了水果来看她,问及罗洁将来的打算,罗洁称,自己还是要回去,回到潘向东的身边。白志友的笑很苦涩。虽然这段时间他们俩过的提心吊胆的,但是不管多苦多难,但只要罗洁在他身边,白志友还是很开心的。白志友知道罗洁心里没有自己,也曾想过不把误诊的消息告诉她,也知道告诉她这个消息就彻底失去了她,但看着她开心幸福他就觉得值。张涵予从宁波赶来,对他们表示感谢。

  蔡郝贵和潘向东在屋里商量着酒吧歌手的事,突然闻到异样的气味,原来,张粉红做饭时打瞌睡,未注意到着火了!二人合力把火扑灭后,潘向东再次要求蔡郝贵处理张粉红,蔡郝贵答应一天搞定张粉红。可是这次他又以失败告终。他装邪恶意图欺负张粉红,反被揍得亲妈都不认识,还被张粉红绑了,逼着当了张粉红的小秘书。开局就失利。到了修理厂,蔡郝贵又被潘向东要求带着张粉红去兜风,回来后,潘向东正下班,便跟着张粉红一块去看酒水。可走到半路,车就没油了。原来今天二人兜风去了石家庄、张家界等四个地方!潘向东是打了一圈电话个个都有事,无奈,二人开始推车。同行的朋友们大多心疼二人,可是潘向东临时工的一把铲子,用圆规在二人车前侧切油门!潘向东还没来得及跑出几十米,手下已经被其他人给吸引了,气得他把刀扔地上,并拿纸包着车子开出大约半公里后,气浪就把一副油腻腻的油纸摔在了地上。

  张粉红推不动,于是潘向东让她坐到车里面,可是半道就溜车了,张粉红又分不清左右,车就撞到了马路牙子上。张粉红就这样住了院。而因为这一夜的照顾张粉红竟就爱上了潘向东!罗洁也在这家医院,意外和潘向东碰到,罗洁拿着自己的病历单给潘向东看,潘向东还是不看。回去时,张粉红一路看着潘向东,双颊粉红,一副发花痴模样。公交车上,更是摔倒在潘向东的怀里。蔡郝贵算了一个良辰吉时,也就是酒吧开业日。这天,在酒吧门口,张粉红大叫一声,酒品要不要也要比潘向东强!潘向东突然抬头,喊道:给你1亿,你还不走?张粉红感觉上可能要挨打了,她立马把手机还给张粉红,可是张粉红还是打了个哈哈。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1集剧情介绍

  酒吧开业这一天,人声鼎沸,生意兴隆。就在大家高兴的庆贺时,潘向东一个人端着酒站到了门外,他还在想着昨天在医院碰到罗洁的事情,昨天,他纠结了很久才决定去医院证实,经了解,罗洁得的是普通的炎症,没有大事,过几天就能出院了。蔡郝贵没看到潘向东人,便找了处理,听了潘向东的讲述,表示自己希望潘向东能早日从感情的漩涡中走出来。潘向东笑称,自己其实也没有那么难过了,而且比起罗洁骗他,他宁愿她不要生病。此时,潘向东处理了医院所有医生护士,并且询问了市科协、医院的情况,才决定带着酒去了。

  罗洁从医院走出来,看着明亮的阳光,满血复活。白志友来接她,她却拒绝了白志友,去了另一个地方。罗洁去的是电视塔,她第一时间站在电视塔上的大喇叭前,大喊:我发誓,一定会把潘向东重新追回来!接着,她就去了潘向东对门的大叔家,并告诉他以后自己要住他家!大叔惊的差点没犯心脏病。而潘向东这厢,无论潘向东走到那里,张粉红都一脸发痴的看着他。潘向东快被张粉红给逼疯了。然后他就回头来,见了罗洁,鬼鬼祟祟,躺倒在地。

  白志友得知罗洁住到了潘向东的对门,跟大叔合租。表达了对她的关心。另外,他还给了罗洁三十万。表示剩下的七十万他会慢慢还。他认为这是应该的。罗洁全副武装来到潘向东住的小区,还是一眼被张粉红给认出来。二人进了屋聊,罗洁交给张粉红一部手机,作为二人的联络工具。聊着聊着,张粉红突然给罗洁跪下了,告诉他,自己爱上她老公了!潘向东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解决他的烦恼,就是把张粉红发到蔡郝贵的酒吧去。蔡郝贵自然是不乐意,但被逼的情况下,他紧急表示自己还有个大招没放,如果放了这个大招还是没效果的话,就接受潘向东这个武断的意见。罗洁下了工夫在蔡郝贵的酒吧里没喝一口汤汁,罗洁就心软了。

  罗洁得知张粉红只因为一夜的照顾就爱上潘向东后,并没有生气。只是告诉了张粉红,自己对潘向东最近突然变得很有钱这件事情的怀疑,她请张粉红帮助自己调查这件事情。并承诺必要情况下还可以帮张粉红追求潘向东,以作为对她的回报。张粉红兴奋的直呼罗洁太好了,还称和潘向东结婚的时候请罗洁吃喜糖。出了门后,罗洁来到隔壁大叔家,隔壁大叔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外国女朋友,这几天要出去去美国。临走时,他告诉罗洁,这房子她爱住多久就住多久,不住了就把钥匙放信箱里。因为他知道罗洁是一个好女人,很爱她丈夫。罗洁看着这些信件各种激动,结果发现里面居然没有自己的联系方式。

  蔡郝贵想到用自己最擅长的喝酒的办法整治张粉红,可结果是张粉红比她能喝得多。二人把屋子里闹得乱糟糟一片。潘向东和罗洁先后回来,罗洁把潘向东叫了出来,呵斥他交的乌七八糟的朋友,把家里弄得乌烟瘴气。潘向东觉得很可笑,他认为罗洁没有资格管自己。气愤的罗洁再次诉说自己误诊的事情,并发誓自己做的事情上对得起天,下得起地。可是潘向东仍认为她是在演戏。并质问罗洁,就算她说的是真的,可她一遇到困难跟别的男人走,是剥夺了他的选择权。而罗洁恰恰认为自己就是在考虑潘向东的感受,长痛不如短痛。潘向东仍然不能谅解。转身时一脚踩到了水池子里。潘向东恼怒的骂道:如果你们对我没有吸引力,就是因为我对你们太好了!看他那副呆傻样,未料到自己此刻已经在一个名叫:潘铺的屋子里生活了一年多。

  潘向东回到家,看到蔡郝贵在电视机下趴着装壁虎,而张粉红在装猫头鹰。对蔡郝贵的杀手锏已是很无语了。蔡郝贵控诉张粉红喝起酒来简直不是人。潘向东给了蔡郝贵两个选择:a,马上把张粉红娶回家,b,把张粉红弄到他酒吧。蔡郝贵选择c,他死。酒吧的小高找了歌手,潘向东和蔡郝贵过去看,这名歌手长得很秀气,比女的还漂亮,而且有个性。罗洁还没死心,她打算倒追潘向东。却不知道要怎么追。于是上网搜寻:如何倒追前夫!一年没见,两人像老朋友一样。

  歌手的歌唱的很安静,潘向东觉得这样的歌挺好,让人释放和放松。但蔡郝贵不是那么满意,表示要再商量商量。张粉红现在对潘向东是情根深种,做菜时都畅想着和潘向东结婚的画面。直到潘向东唤醒她,她又开始痴看着潘向东。晚上,蔡郝贵约了张粉红出来吃烧烤,问及张粉红生活情感上可有什么困难,张粉红表示已经有心上人了,潘向东。蔡郝贵劝她死了这条心,因为潘向东的心被戳过很多回,已经不喜欢女人了。张粉红执拗地表示,与人相处终究是要经历磨难的,谁都经历过来了,其实现在男人女人都一样,没什么可羞耻的。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2集剧情介绍

  蔡郝贵告诉张粉红一个秘密:那就是罗洁的为人。他夸张的形容罗洁有多坏,称罗洁当初出轨养小三如何伤害潘向东,如今又为了潘向东的钱回来要复婚。张粉红惊得目瞪口袋。次日清早,潘向东要去上班时,张粉红突然表衷心,称有自己在,绝对不会让罗洁靠近潘向东半步!潘向东知道这是蔡郝贵告诉张粉红的后,让张粉红别掺和自己和罗洁的事。张粉红却称,这事关她的终身大事,因为她看上潘向东了!潘向东惊得目瞪口呆。此时张粉红又说了:这日子已经好了,靠罗洁会好吗?在她大事已成后,现在这事居然是郭德纲发出的通告让的。

  潘向东找到蔡郝贵,质问他把张粉红也搀到他和罗洁的事中。蔡郝贵却称这是计中计,对付张粉红这种奇葩一定要搬出罗洁来处理了。罗洁因联系不上张粉红,却敲开了门,张粉红却不让她进门,还称罗洁是坏女人。酒吧里,歌手小艾被潘向东给录用了,这事也没过问蔡郝贵。罗洁去找蔡郝贵,先来了修理厂,钱好多带领着手下齐声问罗洁喊嫂子,罗洁也笑应了。却被潘向东给打断,告知众人罗洁只是他前妻。罗洁因为张粉红逼婚,还到富商家里找张粉红,讨债。

  蔡郝贵去验酒,经验很老道。却还是忽悠了,对方暗中调换了酒。潘向东告诉罗洁,复婚的事情不可能。罗洁质问潘向东的钱从哪里来的,她怀疑潘向东跟了什么女人,觉得潘向东已经误入歧途了,被不三不四的人给带坏了。潘向东直接把她推出了门外。罗洁信誓旦旦的表示,等他除掉蔡郝贵的那个祸害再回来找潘向东。蔡郝贵正得意洋洋跟人打电话时,罗洁抱着大西瓜朝他砸过去,却被他一弯腰完美避了过去。罗洁没有放弃,再次拿着西瓜砸了过去,这次完美砸中。罗洁拿着西瓜过来,脸上只有一丝冷漠。

  看着蔡郝贵的衰样,潘向东还是挺乐的。告别蔡郝贵后,他决定自己去处理张粉红。罗洁又来跟张粉红解释,称自己回来是因为潘向东在外面有女人了!简而言之就是傍大款。这一次,二人站到了统一战线上,对付蔡郝贵,因为是蔡郝贵把这个富婆介绍给潘向东的。正说着,潘向东回来了,罗洁没有成功溜走,于是二人一同被赶出了门外。张粉红哭得稀里哗啦,罗洁在一旁道歉安慰,给粉红出主意让她去找蔡郝贵。张粉红于是去了酒吧。喝了酒的张粉红提了意见,她就跟她男朋友分手了。

  酒吧里,客人发现酒有问题,是假酒。蔡郝贵一尝,发现果然是假酒。而他到仓库验看后,发现全都是假的。蔡郝贵只能命令,把先前卖的两种酒给收回来,换成别的酒,不要声张。等蔡郝贵找来的时候,发现那客人竟跟张粉红一块喝起了酒,还喝得甚是欢畅。谁知,正喝着,唱歌的歌手突然走下台,劈手就打了客人。罗洁借送外卖,溜进了潘向东家。潘向东还是告诉罗洁,和她复婚绝不可能,并认为之前罗洁都是在演戏。一个夜晚,潘向东从卢姗姗家门口出来,让她骑摩托车给自己送东西。

  蔡郝贵把歌手小艾从警局赎出来后,小艾就质问蔡郝贵,张粉红在哪儿。蔡郝贵没搭理他。回去时打电话给小高,被告知张粉红被他送到蔡郝贵家了!罗洁赖在潘向东家里,告诉潘向东,他要是还是这么执迷不悟的话,就告诉婆婆,说潘向东在外面有了女人,弄得他俩离了婚。潘向东差点没被气死,他质问罗洁把他们的婚姻当成什么?想走就走,想来就来。罗洁表示她把婚姻当成她誓死守卫的东西。潘向东则称,他们的婚姻已经有了问题。潘向东假设,如果罗洁真的有病的话,她应该第一时间告诉他,与他患难与共,而不是投奔别的男人。而罗洁的看法,只是觉得潘向东承担不了,承受不起,所以选择一个人默默死掉!二人由争吵到逐渐沉默。晚年的罗洁选择了和曾共事的张粉红离婚,没有出轨。

  天晚了,罗洁正要走,潘向东还是心软让她别走了,凑和一晚。蔡郝贵回到家,看到张粉红在卧室里睡着,打着呼噜。次日清早,蔡郝贵被潘向东被叫到酒吧。蔡郝贵前脚走,爱萍和娅娅后脚就到了家。潘向东处理假红酒的事,却发现白志友竟是介绍那批假红酒的中间商,白志友告诉潘向东,这只是二人斗争的第一步。只要潘向东不做孬种,不寻求女人的保护,他一定会整死他的。而且,白志友称,自己一定会让罗洁回到他身边的,因为潘向东不配。罗洁问潘向东,这么有钱,你忘了一个人吗?潘向东说不记得了。

网络微评